有一个仗势欺人的丫鬟(穿书)

作者:喵了咪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银钗子,金镯子珠嬿要了

      今日的天气难得回暖一些,霞光院里高大茂密的榕树柏树枝桠上的树叶子一片片闪着光,叫人心情甚好。
      
      老夫人准备把埋着脑袋瓜子不肯见人的珠嬿叫起,自己去容树底下转一转,谁知又冒出一个哭丧着脸的青衣婆子来。
      
      正是方才这丫鬟嘴里声声讨伐的抢她雪花糕子的婆子。
      
      婆子未察觉到老夫人微变的脸色,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咧着一张哭得像死了男人的脸,“老夫人,今早奴婢正巧在院子当值,听到院子外面有声响便出去查看,看见珠嬿姑娘手里提着个盒子站在门口,嘴里嘀嘀咕咕不知在说些什么话。”
      
      “婆子上前问了才知,原来是得了三少爷的吩咐给您送点心来了。这是三少爷的孝心啊,奴婢便把点心接了过来,要给您送去。”
      
      珠嬿跪了太久,腰酸膝盖骨也疼,干脆趁老夫人等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矮下身子跪在脚肚子上,用自己的小粉长裙子盖个严实。
      
      眼皮一翻斜了一旁的人一眼,对这个被自己抢了银钗子,又搙了金镯子的青衣婆子倒是有些另眼相看了。
      
      哼,不容易,讲得挺顺溜的。
      
      青衣婆子似是接收到珠嬿的视线,转头看了她一眼,神情倒有些闪烁,转而继续跪在老夫人脚下侃侃而谈。
      
      这个婆子在院门口看到自己老相好送予的金手镯挂在珠嬿那个小蹄子手上时,当下近乎失去理智,就要扔了怀里的点心扑上去把自己的东西抢过来。
      
      然而,她没有想到珠嬿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竟然直接转身往里头跑,意欲要把事情闹大。
      
      青衣婆子怕啊,她也有不想被人知道的事,一点不想吸引霞光院同仁们的注意,被围在院子里当猴看。
      
      所以珠嬿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的时候,她并不敢现身,而是躲在不远处一棵树下心惊胆颤着,万一老夫人听信了那个小蹄子的话,那她要怎么办。
      
      还好,老夫人没有上当。
      
      等到了珠嬿喊天哭地要撞树的时候,青衣婆子心底生了些许不忍,正下定决心说服自己走出来一起认错的时候,忽而想到那只金手镯,又回想到当初家宴上,她一时贪心跟风抢了珠嬿头上镶着小珠子的发簪子时,珠嬿朝她看过来的那一双眼睛。
      
      是凶兽的眼睛。
      
      青衣婆子到底没有走出去,紧紧抓着胸口的衣襟,呐呐道:死吧,去死吧,反正和幽崖院沾了边的人最后都是要死的。
      
      哪知,老夫人不许珠嬿死在霞光院,说脏了她的树,命人把那个小蹄子救了回来。
      
      青衣婆子肚子里的整颗心啊跟着珠嬿坐了个过山车,听到她和老夫人全程下来都未去关注,因为害怕容孱拿鞭子把她抽死,又偷跑回去从地上一个一个捡起,擦干净了捂在怀里的雪花糕子......
      
      唉,心中不知作何滋味的青衣婆子转身要退下。
      
      可是,老夫人说什么?要阿沓妈妈把她找出来!
      
      惊惶下,破罐子破摔,青衣婆子咬咬牙自己从暗处跑了出来,她不想落在阿沓妈妈手里,她可是个狠人。
      
      此时,院子里安静得很,静得只剩下青衣婆子一个人跪在老夫人脚下哀哀叫唤的声音。
      
      叫得老夫人眉心皱起,能夹死一只蚊子。
      
      一旁有眼色的老奴不等主子发话,立即手一挥,又是先前解救榕树于危难的两个年轻仆妇,冷着脸站了出来把青衣婆子按在地上,老脸朝下,吃了一嘴的土。
      
      “哭哭哭,这么大个人了你说你哭多久了?你不嫌累,我还嫌你烦呐。”
      
      老夫人朝前走了一步,手里的佛串珠子有些不争气地用力敲打着只剩个臀部高高翘起,脑袋壳子朝天的青衣婆子,“丢脸丢死个人,越老越不要脸面了,你在我这里说这个小丫鬟偷抢了你的东西,那你呢,你不是也拿了人家的簪子在先吗。”
      
      一直很识趣,没有再去开声争辩的珠嬿视线一转,看了老夫人瘦巴巴的面皮一眼:哎呦,原来您老人家是知道的啊,不容易啊!
      
      而被压着在地上,头都动不了的青衣婆子原本还想试图挣扎辩解,突然身子一抖,就安静了下来,安静的在场众人只能听到她吸鼻涕水的声音。
      
      老大个人了,还吸溜玩鼻涕虫...啧啧,嫌弃。
      
      从银钗子婆子变成青衣婆子的老婆子,并不知道她又有了一个新称号:老鼻涕虫。
      
      老鼻涕虫被按在地上的一张老脸惊惶交加:这...家宴上...她抢那个小蹄子的东西,老夫人竟然知道了。
      
      她竟是到了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地步吗,只怪自己当时鬼迷心窍被郦夫人院子里那些个黑心的怂恿了。
      
      恨啊,她的金镯子可比那什么簪子贵多了啊。
      
      ......
      
      半个时辰后,从霞光院出来的珠嬿臂弯里挎着一个点心盒子,左手一根银钗子,右手一只金镯子,晃晃脑袋有些想不通。
      
      老夫人啥个意思?
      
      就在前面,不久之前,半个时辰前,青衣婆子居然给自己...道歉了。
      
      不仅不再提偷抢钗子镯子,和骂她老虔婆的事情,还主动承认她在家宴上对自己的偷盗行为。
      
      什么她那天头上那支簪子好看的惊鬼迷心窍便顺手一拿。
      
      什么做惯了跟风的事情,别人拿了她也拿,不拿心里不舒服...
      
      “我真的是有理由怀疑这个喜欢玩鼻涕的老婆子,脑子抽风了?或者,难道,难道她不喜欢金镯子,我抢错东西了?”
      
      珠嬿想不通,所以她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决意要想通,便开始双手抱胸咬着下嘴唇仔细回想起来...
      
      青衣婆子耳朵上的金耳环,手指上的金戒指,手腕上的金手镯,头上的银钗子。
      
      !!
      
      马德,一个只能守院子的老奴,老有钱了!
      
      “原来如此,原来这些都是不义之财啊,怪不得了,那就怪不得她如此心虚气短,在老夫人提及家宴一事后便像霜打的茄子,菜了。”
      
      若是她要再没脑子的瞎逼逼,下一秒老夫人该是要问一句:你这些金子银子,我何时赏你的?从哪盗来的?
      
      啊嘿嘿,给力,今日老开心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珠嬿:读者小宝宝们,你们都是什么星座呢?
    我是标准的天蝎女哦。
    有仇必报的那种。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