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笺

作者:冯二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电炖锅里炖着汤,沸腾的水不断顶着洁白的瓷盅,发出轻微的撞击声,排骨浓浓的香味已顺着盖子缝隙缓缓飘了出来。
      
      顾湛洗了几个土豆放到砧板上,拿刀熟练地切成了细丝状,锅里下油爆香,倒入土豆丝之后“呲嚓”一声,溅起了些许热油。
      
      洗手间的推拉门被移开,刚结束洗漱的江易看到这一幕略微一愣。
      
      顾湛听到动静,回头对她笑了笑道:“再等一下,就差这一个菜,马上可以吃饭了,你先坐吧。”
      
      江易看见床边放了一张高度不足一米的小型折叠桌,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还有两盘菜,葱油鲈鱼和番茄炒蛋,还冒着热气。
      
      顾湛炒完土豆丝盛出了锅发现她仍旧站在原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一个人住,地方也小,所以随意了一点。”
      
      说着,把汤盛出来和土豆丝一起端了过去,江易看了他一会儿,跟着在桌前盘腿坐下。
      
      “我也不知道这些菜合不合你胃口,凑合着吃点。”顾湛这话明显是谦虚,光看菜的卖相就知道味道不差。
      
      江易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了嘴里,咀嚼了两下不由一怔——她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家常菜了。
      
      她和邵鹿一起住了四年,除了邵鹿偶尔心血来潮做一次黑暗料理或者拖着她去拔草网红料理外,平常都是吃外卖,邵鹿搬走之后,她吃得就更加随意了。
      
      顾湛偷偷瞄了一眼江易,见她神情无异,才略略放心下来,可脑中还是一直萦绕着两人初醒时的画面——
      
      那会儿他脑子还是懵的,江易的表情同他一样不可置信,但她的反应比他快了一点儿,立刻翻身坐得离他远远儿的。
      
      “不是……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昨天晚上喝多了,闹着不肯回家,所以我就把你捡回来……啊,不……是带回来……”顾湛赶紧解释,突然间又觉得这样解释越描越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到家你就睡了,我盖的被子是和你分开的……”
      
      说着,他想拿身上的被子出来作证,才发现身上凉飕飕的,他的被子正被江易抱在怀里,而昨天盖在江易身上的被子不知什么时候掉到了地上。
      
      OMG,所以他们昨天真的是同被而眠!
      
      ……顾湛觉得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正当他急得抓耳挠腮的时候,江易已恢复了常态:“我知道,你不用解释,你不是那种人。”
      
      顾湛一愣,他还以为要多费劲才能把事情掰扯清楚,这么简单就整明白了,总觉得不符合剧情走向。
      
      “你的伤好了吗?”正当他神游天外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这样道。
      
      顾湛回过神,江易正看着他的肩部,是在跟他说话。
      
      他反应过来赶紧答道:“已经好多了。”
      
      “谢谢你啊,帮了我两次了。”江易是真心的。
      
      第一次牵了手,第二次“睡了”,虽然都不是出自本意,但顾湛一个大男人都觉得尴尬,幸好江易没有在意。
      
      “不客气,不客气,我也就是凑巧看到了,都是应该做的。”他连忙摆手。
      
      江易抿了抿唇像是在笑,旋即岔开了话题:“你做的菜很好吃。”
      
      顾湛微微一笑:“你喜欢吃就好,我以前在东兴街那头做过夜宵大排档,生意还行,后来那边来通知要建什么楼,勒令我们附近一条街的商户搬迁掉,我就直接不做了。”
      
      江易有些意外:“为什么不接着做?”
      
      顾湛耸了耸肩:“做腻了,我做过很多行业,外卖快递、保险销售、服务员健身教练……对了,我还去乡下帮人搬砖盖房子,好几年前了,不过工资没城里高,基本都两百五一天,包吃住。”
      
      江易停下筷子看他:“你……很缺钱吗?”
      
      顾湛想了想,点点头:“算是吧。”
      
      详细的却没有再说,江易也无意探问别人隐私,也低下头不再言语。
      
      两人相对无言地吃了一阵儿,顾湛放下筷子看了看表:“一点多了,我两点还有个兼职,等一会儿我把你送到地铁站吧。”
      
      江易推辞:“不用了,太麻烦你了,我自己打车吧。”
      
      “我这里特别偏,不好打车,还是我送你吧,我兼职的地方就在地铁站附近,也是顺路的。”
      
      “那……麻烦你了。”
      
      ……其实江易是怕被交警逮住。
      
      ……
      
      今天天气非常不错,久违的阳光跳出云层,驱散了些许冬日的湿冷,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
      
      江易坐在电动车后座紧紧地抓着顾湛的衣服,她难得有些局促。
      
      清醒时果然没有醉酒时放得开,昨天的她可以不管不顾地抱着他的腰,今天却要保持矜持避免太多接触。
      
      连她自己都想吐槽自己的别扭。
      
      不过,昨天的那一觉睡得还真是舒服啊,她已经许久没有睡得那么安稳了,真希望每天都能睡得这么好……
      
      正在她怔忡出神的时候,车身忽然一阵颠簸,震得她差点掉下车,她下意识抱住了他的腰。
      
      顾湛身体一僵,明明跟昨晚一样的动作,可感觉完全不同。
      
      江易感觉到了他的僵硬,扣住的手也顿在了那里,她想,要是突然松开的话,会不会有点奇怪了。
      
      她想打破这种尴尬,开口说了句:“你的技术蛮好的。”
      
      顾湛没反应过来有点懵逼。
      
      江易想了想又补上半句:“我说的是骑车。”
      
      顾湛:???
      
      嗯……这话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不过他也没多想回了句:“骑多了就练出来了。”
      
      ……江易突然觉得楼歪了。
      
      顾湛回味过来也觉得车速太快了。
      
      气氛比之前更尴尬了。
      
      幸好很快便到达了地铁站,江易扶着顾湛的肩头下了车,向他道了谢就转身想走。
      
      顾湛看着她的背影犹豫了一会儿,出声叫住了她:“江易。”
      
      江易不明所以回头看他。
      
      顾湛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你上班的时候少喝点酒吧,像昨天那种情况太危险了,如果以后觉得自己快要醉了,就……发个微信给我,我送你回家。”
      
      江易怔怔地看着他,他虽然神情扭捏,但是并未回避她的眼睛,目光澄清。
      
      顾湛其实原本只是想让她自己多注意一点,海港这个大城市治安虽然还不错,但人口众多鱼龙混杂,昨天是运气好遇到他,但下次保不齐会出什么事儿,女孩子还是要有点安全意识。
      
      可是……不知道怎么,话越说越顺,把自己给绕了进去。
      
      他见她一直不说话,心里不由打起了鼓,正想解释什么,却见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顾湛,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顾湛被她突如其来的笑晃了眼,结结巴巴道:“什……什么?”
      
      她说:“我可以睡你吗?”
      
      语气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