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笺

作者:冯二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顾湛一边揉着胳膊一边从天下汇后门出来,上次被砸伤的关节还没有好完全,有时仍酸疼得厉害。
      
      今天包厢走得晚,他凌晨两点才下班。
      
      外头温度极低,边上停着两辆挂着空车牌子的出租车,冷冷清清的,迎面一阵冷风吹来,顾湛鼻子一痒,忍不住捂着嘴打了个喷嚏,暴露在空气中的手很快便失去了原本的温度变得麻木。
      
      他快速地把手上挂的披风穿上,扫开一辆共享电动车,接着从背包里拿出了帽子口罩围巾手套,全副武装地穿戴完毕之后,才哆哆嗦嗦地骑了上去。
      
      尽管做好了准备,但飞驰的寒风依旧如刀刮一般生硬地闯进没有被遮盖住的皮肤缝隙里。
      
      他住的小区离这里十二公里,开车也要二十分钟不到,骑电动车快一些的话半小时出点头,每日都是这样来回。
      
      换了其他季节都还好,冬天是最要命的。
      
      顾湛骑着电动车快绕出圆形环岛时,不经意瞥到绿植边上坐着一个人。他一开始没在意,开了过去,后来想想不对劲,又挪着车倒退回来。
      
      “江易?”他试探性地问道。
      
      那人茫然抬头,用浓浓的鼻音嗯了一声。
      
      还真是她。
      
      顾湛下了车,刚走到她身边就闻到了浓重的酒精味儿,他蹲下身扶住她,问道:“你没事吧?你怎么在这儿?这是喝多了吗?”
      
      江易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红色,她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叫道:“顾湛。”
      
      口齿清楚,眼神也不飘忽。
      
      顾湛一怔:“是我,你几点下班的?一个人这么晚坐在这里干什么?你不回家吗……”
      
      他话还没说话,就被一根冰凉手指堵住了唇,江易看着他认真的嘘了一声:“不回家,我家里有……”
      
      话越说越小声,突然,她扒拉住他的衣服,猛地凑到他耳边道:“……鬼。”
      
      就在她说出‘鬼’字的瞬间,周围莫名吹来一阵寒风,将周围干瘪的树枝打得噼啪作响,看起来异常的诡异。
      
      顾湛怔怔地看着她,她的眼睛很亮,里面盛满了光。
      
      看来真的是醉了。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好了,别闹了,你告诉我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江易听到这话,“唰”的一下甩开顾湛扶在她肩头的手,生气道:“我说了我不回家,我不回家!”
      
      顾湛是真的头疼了,但作为社会主义接班人,优秀的三好青年同志,他怎么也做不出把醉酒姑娘扔在路边不管的禽兽行为,可如果要管,又心有余而力不足。
      
      比如他替她去酒店开个房,他总不能让一个醉酒的姑娘掏钱吧,那要是他垫付了,基本上也就是打水漂了,他怎么着也干不出厚着脸皮去问人姑娘要回来的事儿。
      
      正当他左右为难的时候,忽然听见江易小声呢喃了句:“冷。”
      
      顾湛这才看到她的嘴唇已冻得发紫,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他心软了。
      
      他叹了口气,伸手扶起江易坐到电动车上,把围巾和披风都给她系上,还特意跟她强调了几遍,一定要牢牢的抱住他,因为电动车车座小,小颠簸也会从上面掉下来。
      
      猛烈的风从四面八方袭来,顾湛冻得牙齿都在打架,幸好身后的人没给他添麻烦,一直紧紧地抱着他。
      
      换作平时也许他还会起些旖旎的念头,现下冷风一吹,他就只有一个想法:赶紧回家!
      
      闲事莫管,无事早归。
      
      古人诚不欺我。
      
      ***
      
      “啪”,微黄的灯光亮了起来。
      
      顾湛小心翼翼地把背上的江易放到床上,轻轻吁了口气。
      
      他活动了下已经被风冻得僵麻的身体,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归宿。
      
      他这房子就是个小单间,二十平方不到,包含一个厕所和一个阳台,房间里放下床和衣柜之后,空间已经十分逼仄,根本没有空余的地方睡人。
      
      他看着已经陷入熟睡状态的江易,决定先洗个热水澡暖暖身体。
      
      等他洗完澡出来看见江易已经拥着被子缩到了角落,身上的羽绒服被她扔到了一边,许是穿着睡不舒服。
      
      顾湛替她挂好衣服,又犹豫着从衣柜里拿出一床被子铺到床上,挣扎了许久,直到好不容易回暖的身体逐渐降温的时候,他才关灯躺了下来。
      
      或许是太累了,不一会儿他的呼吸便平稳下来。
      
      黑暗中江易嘟囔了句“好冷”,翻身环住了他的腰。
      
      ***
      
      ——“你自己选一个……”
      一对男女相对而立,男人正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女人手执纸巾按着眼角,泪眼婆娑的看着对方,最终女人哀伤地低下头,突然她的余光瞥到了什么,男人也顺着看过来,表情逐渐变得阴沉。
      
      ——“乖,张嘴……”
      ——“妈妈,好苦……我不想喝了……”
      ——“你不是一直都想长大吗?喝了这个就可以很快长大……”
      ——“啊,那我要多喝点,我长大了就可以保护妈妈了……”
      女人端着一碗黑糊糊的药放到他嘴边,眼神闪烁,眼里似乎一丝不忍。
      
      ——“不管成功失败,你们都是黎家的功臣……”
      有一个长得很奇怪的男人这样说着,男人对着他点头哈腰。
      
      ——“妈妈,我好难受,妈妈……救救我妈妈……”
      ——“对不起……对不起,小晏……”
      女人泪流满面,握紧了他的手。
      
      ——“现在看来应该是失败了……”
      ——“嗯……他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扔了吧……”
      那个很奇怪的男人的声音很冷淡。
      
      ——“爸爸别走,不要丢下我,我好怕……”
      一双脚压倒了茂盛的杂草逐渐远去,视线的最后是繁茂高耸的老树间一小块儿阴沉的天。
      
      顾湛倏然睁开了眼,胸腔里仍旧溢满了恐惧、不解、绝望的情绪。
      
      那是很久之前的记忆,久到他以为自己都忘了。
      
      他抬了抬手想抹去额上沁出的汗珠,却发现有什么东西占据了自己的半边身体。
      
      他茫然的侧过头,看见一个面熟的姑娘正靠在自己的肩头。
      
      脑子一时卡了壳,他还没整明白是怎么回事,却听那姑娘一声嘤咛,缓缓睁开了眼睛,正对上他的目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