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笺

作者:冯二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卧室一片静谧,窗帘挡住外头的日光,显得室内愈加昏暗。地上散落着好几件衣服,夹杂着几个长条状的R胶制品,混乱的痕迹无不说明昨晚战况的激/烈。
      
      思思依偎在男人的胸膛,静静地听着男人轻微的鼾声,弯起的嘴角透露出她此刻的心情。她抬起手轻轻触碰着男人的下巴,细碎的胡须扎的指尖痒痒的,她笑得越发欢畅。
      
      “嗯?”男人因为她的动作醒了过来,“怎么了?”
      
      “吵到你了?”思思柔声道,“我先起床了,你再睡会儿。”
      
      孙耀斌含糊的“唔”了一声,翻身拥住她,大手摸进了被子里。
      
      思思面颊一红:“别……我妈妈还在医院等着我呢……”
      
      孙耀斌将脸埋入了她的发间深深嗅了两下,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声音低/哑道:“那晚上再过来?”
      
      思思面色潮/红地应了一声,孙耀斌这才放开她。
      
      她下床简单收拾了一下,临出门时在孙耀斌脸上轻轻一吻:“我走了。”
      
      孙耀斌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思思出了楼道正欲回复昨天几条未回的微信,却听“咯噔”一声,又收到一条微信。她点开一看,是孙耀斌发来的,是一条转账消息,前面数字是二,后面跟了四个零。
      
      接着又是一条微信:给妈妈买点东西补补身子。
      
      思思抬头看向孙耀斌家所在的楼层位置,他站在窗口对她扬了扬手机。
      
      她羞涩地低下了头,眼中闪烁着动人的光。
      
      ***
      
      海港市人民医院。
      
      思思坐在病床边上替母亲薛芳削着苹果,一边儿说着逗趣儿的笑话,还没说两句自己便笑得前仰后合。
      
      薛芳年纪不大,长相也算中等,但眉间常年的忧愁却是藏不住,她羸弱地躺在病床上,苍白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专注地看着思思,眼神中充满爱怜。
      
      思思笑着把苹果切成了小块儿,用牙签插了一块送到薛芳嘴边。
      
      薛芳张嘴吃了,思思笑眯眯地问道:“甜不甜?”
      
      薛芳点点头,突然用力捏住了思思的手:“佳佳,妈妈不想治了,我们不治了,好不好?”
      
      思思带笑的表情微微一滞,她的原名叫赵佳佳,夜场很少人用真名,她便化名思思,现在她身边,只有她的母亲会这样叫她了。
      
      她回握住薛芳的手,换上嗔怪的笑容:“妈妈,你说什么呢?你不要多想,好好治病。”
      
      薛芳红了眼圈儿:“佳佳,这一次复发我心里也有数,妈妈不想再拖累你了,这么拖着也是浪费钱。”
      
      思思急了:“妈妈,你别胡说!医生说了,只要你放平心态,好好休养,配合他们治疗,还有很大的希望!”
      
      薛芳摇摇头,笑容苦涩:“佳佳,你别再瞒着我了,你和医生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活到这年纪,也够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我走了之后,就只剩你一个人了。”
      
      思思的眼泪唰一下就下来了,她趴到薛芳身上哭道:“妈妈,你都没看到我结婚生子,你怎么能就这样丢下我呢。妈妈,我知道你是担心钱的问题,我有钱的,我会努力赚钱给你治病的……你不要走……”
      
      薛芳叹息着摸了摸思思的头:”不要再骗妈妈了,你一个女孩子在外头,做什么工作能赚那么多钱,上一次生病你说你问你朋友借了钱,可你身边有什么朋友能借你那么多钱?”
      
      “我……”思思说不出话。
      
      薛芳缓了缓情绪:“你从小就很懂事,妈妈还记得,你五岁的时候,妈妈生病了要去县里看医生,你在家里没人照顾,我就把你带上了。咱们那个村子啊,那会儿连公路都没通,弯弯曲曲的小山道,你一声不吭的跟在我旁边,我要抱你,你就跟我说……”
      
      说到这里,薛芳哽咽了一下:“你跟我说,妈妈痛痛,不抱。那么远的路啊,大人都吃不消,你一个孩子却咬牙走了下来……是妈妈对不起你,这辈子没有好好照顾你,以后你一个人一定要好好过……”
      
      思思呜咽着摇头,泪流满面。
      
      ***
      
      房门被微微打开,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悄悄搭住了门边,一双眼睛从门缝边上露了出来,顾湛警惕地观察着四周,在看到外头空无一人的时候,便迅速地闪出了门。
      
      “上哪儿去呀?”
      
      顾湛紧绷的神经瞬间松懈下来,他暗自叹了口气,转过身看见江易抱手斜靠在门边儿上,面色冷淡地看着他。
      
      他嬉皮笑脸道:“饿了,想出去吃点晚饭。”
      
      虽说合同早就生效了,但江易还是大方地给了他两天时间用来搬家,他东西不多,但拖拖拉拉直到今天晚上才搬完。
      
      江易住的房子是当初和邵鹿一起租的,邵鹿搬走之后,另一间房便空了下来,现在正好派上用场。实际上这间房间只是用来堆放顾湛的杂物,毕竟大多数时间他都不睡这里。
      
      “正好我也饿了,一起吧。”江易说着便向他走去,顾湛这时才注意到她早已穿戴整齐。
      
      “那个,我想了想……外头太冷了,还是算了。”
      
      江易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
      
      24小时便利店
      
      顾湛吹出一口冷气,将热烫的蒸汽吹散开,接着大口地将吹凉的泡面吸入嘴里。
      
      “哇……”他长舒了口气,能在寒冷冬日里吃上一口热乎的,真是人间幸事。
      
      江易看着他享受的表情,暗暗抽了抽嘴角,这人还真容易满足。
      
      顾湛吃到一半回过头去看她,她正慢悠悠地咬着一支冰淇淋,他奇怪道:“你晚上就吃这个?不冷吗?”
      
      江易点头:“冷啊,可是想吃。”
      
      顾湛欲言又止,扭过头又吸了两口面才说:“以后还是少吃这些冰的吧,对身体不好,特别是你们女孩子。”
      
      江易有些意外,自从提出失眠陪/睡师这个想法之后,她明显感觉到顾湛对她的躲避,却没想到他还会对自己表达关心。
      
      她没回答,想了想问他:“你很喜欢吃泡面吗?”
      
      顾湛点点头,理所当然道:“喜欢啊,泡面又便宜又好吃,不过我一般吃的都是超市卖的袋装,能省一半的钱。”
      
      嗯……他倒是从没掩饰过自己的贫穷。
      
      “你要不要也来一桶?很好吃的,这种天气吃泡面最好了。”顾湛眼里放着光,托着手中的泡面兴奋道,“这个牌子的泡面,我最喜欢的就是这款巨辣牛肉味的,真的特好吃!”
      
      江易略有点嫌弃:“不用了,我不吃……”
      
      “真的很好吃,我不骗你的,你等着!”顾湛不等她把拒绝的话说完,径直跑向了后面的货架,没过一会儿便端着泡面过来了,“来来来,尝一口。”
      
      都送到了嘴边,江易再拒绝就不合适了,勉强拿起了叉子,在顾湛期待的眼神中吸溜了一口。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真的很好吃吧?”
      
      “咳咳咳……”入喉是刺激的辣,江易被呛得咳嗽了好几声。
      
      好不容易缓过来,看在顾湛的面子上,她憋出一句:“……还行吧。”
      
      ***
      
      终于到了顾湛一直逃避的睡眠时间,他坐在房间里紧张地扶着自己的腿,轻微的水响声从微启的房门缝隙里流淌进来,令他更加忐忑。
      
      不一会儿,水声停止,江易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从里头走了出来,藏青色的真丝睡衣因为未擦干净的水渍黏在身体上,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
      
      顾湛只看了一眼就马上别开了脸,他抓住不停抖动的脚,压了压快要蹦出来的心脏。
      
      “你可以去洗澡了,睡衣我帮你准备好了,按照你的身材挑的,不合适可以换。”江易说完就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她一走,顾湛紧绷的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借此平静自己复杂的情绪。
      
      呆呆地坐了会儿,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再拖延也没有意义。
      
      万事开头难,凡事都有第一次,以后习惯了……就好了吧。
      
      顾湛推开浴室间的门,一股沐浴后的香味顿时钻进了鼻腔内,他走近几步看见架子上放着一套深蓝色的睡衣,看样式和江易身上那套是一模一样的。
      
      雾气氤氲的镜子隐隐约约照出他的模样,他忽然想到什么老脸一红,赶紧制止了脑中纷乱的念头。
      
      ……
      
      顾湛蹑手蹑脚地推开了江易的房门,里面只开了一盏小夜灯,光线极暗,模模糊糊能看到床上躺了个人。
      
      这样昏暗的灯光反倒让他原本心神不宁的心安定了下来,他在床边儿站了会儿,觑着江易没有动静才慢慢爬上了床。
      
      江易的床不大,他躺下的时候碰到了她湿淋淋的头发,犹豫了会儿说:“那个……女孩子洗完头不吹的话对身体不好,你要不要先把头发吹干?”
      
      没有任何反应。
      
      睡着了?不是说失眠吗?顾湛懵了。
      
      他轻轻戳了戳江易的胳膊,试探道:“江易,你睡了吗?”
      
      江易身子微动,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顾湛慌了:“江易?你怎么了?”
      
      “……胃……好疼……”
      
      顾湛赶紧开了大灯,白炽灯一打开,他就看见江易弓着身子紧皱眉头,额头上面覆了密密一层汗珠,一脸痛苦的表情。
      
      “胃疼?好好的怎么会胃疼?”顾湛皱眉想了想,问道,“不会是你大姨妈来了吧?对了!你刚刚还吃了冰淇淋!”
      
      江易原本疼的连话都说不出,听到这句话硬生生被气笑了:“顾湛,虽然我吃冰淇淋,洗头不爱吹头发……”
      
      她用力吸了口气:“……但我真的是个女孩子,我能分得清胃疼和肚子疼的区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