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笺

作者:冯二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邵鹿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手机那端正淡定护肤的江易:“你真这么说了?”
      
      江易一边揭下面膜一边点点头:“对啊,不是你跟我说让我睡他的吗?”
      
      邵鹿失笑:“大小姐,我只是建议你以谈恋爱为名借此了解一下他的人品,毕竟这么特殊的人天底下未必有第二个,可你现在这么一说……换了我逃也来不及。”
      
      江易睨了她一眼,口气凉凉:“你就那么笃定人能看上我?万一他不接受,我不更尴尬?”
      
      邵鹿装作惊讶道:“还有人会拒绝你?那他肯定是瞎了眼了。”
      
      江易没理会她的反话,慢条斯理地按摩着脸部从容道:“他要是不接受我,我就是给自己挖了坑,没法再提睡的事情;他要是接受了我……我可不信一见钟情,再者结了婚还有离婚的,他要走我还能拦得住?”
      
      邵鹿一怔,她倒是没有想那么深:“那你的意思是?”
      
      江易笑了笑:“只有雇主与雇员的关系才是目前看来最为靠谱的。”
      
      邵鹿惊讶:“你要花钱让他陪/睡?这……我怎么觉得那么别扭?小明啊,违法乱纪的事儿,咱可不能干啊……再说,他能答应吗?”
      
      “不是那种睡,我让他不用立即回复我,给他三天考虑时间,今天是最后一天,一旦他同意,我们就会签失眠陪/睡师的合同。”
      
      邵鹿还是担心:“我还是觉得不安心……天天睡一起,难保不会睡出感情来,我怕你赔了夫人又折兵,人财两……”
      
      她的话还没说完,手机界面就黑了下来,屏幕转为聊天页面,显示通讯被打断。
      
      江易看着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微微蹙了蹙眉,来电显示是海港本地的,她想了想,没有接听也没有挂断,放到一边就让它自己响到挂断。
      
      等她涂完面霜化完妆后一看,七八个未接来电,是那个陌生号码打的,五六条微信,是邵鹿发来的消息,内容都是觉得她这个想法不靠谱,让她再考虑一下。
      
      江易轻轻一笑,发了条语音过去:“好的,我知道了,先不跟你说了,我去上班了。”
      
      ***
      
      邵鹿看着微信长长地叹了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想再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把打好的字一一删除了。
      
      五年的时间早已足够用来了解一个人,她知道江易表面上看似听从,实则打定的主意不会轻易更改,她说再多都是浪费口舌。
      
      可她又不得不多说两句,小姑娘一个人在外面,没亲人,没姐妹,甚至连过去都没有,唯一的朋友就是她,如果她再不多为她考虑一点,那她就真的太可怜了。
      
      “嗡嗡嗡”
      
      振动的手机将她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中,她按下了接听:“喂?你到了吗?”
      
      手机那头的男声很温柔:“我到了,就在门口,你出来吧,记得戴好围巾,外面冷。”
      
      她听着他的声音忍不住扬起了唇角,答应一声挂断了电话,她站起身收拾了一下桌面,想到刚才的话拿起挂在身后椅子上的围巾想要套到脖子上,却忽然顿住了手。
      
      ……
      
      邵鹿一出门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温暖的室内和冰冷的室外形成强烈的对比,但是想到门外有个人正在等着自己,竟也不觉得冷了。
      
      还没出大门,她远远儿地就看见杜清明的身影,他就站在副驾边上,身影笔直挺拔,目光一直注视着门内。
      
      邵鹿心头一暖,向门外奔去,门卫大爷正好在门口,看见她笑呵呵地道:“邵老师,又这么晚下班啊,你男朋友对你真好,这大冷天儿的还过来接你。”
      
      邵鹿大窘,刚才迫切的样子一定被他看到了,她羞赧一笑,装作矜持地从小门走了出去。
      
      “天气这么冷,你怎么不在车上等着?”她望着杜清明娇/嗔道。
      
      杜清明搂了她的肩温柔道:“我想早一点看见你。”
      
      他凝视着她的脸,目光挪到脖子的时候,微微皱眉:“不是让你系上围巾吗?怎么这么不听话?”
      
      邵鹿把手中的围巾递给他,撒娇道:“我想你帮我系。”
      
      杜清明一脸无奈地摸了摸她的脑袋,依言为她戴好。
      
      “好了,赶紧上车吧,不然得着凉了。”他伸手打开副驾的门,右手撑在车顶上避免她撞到头。
      
      待邵鹿坐上车后,他也上了车,俯下身子替她系安全带。
      
      他靠得很近,身上带着清淡的薄荷味,邵鹿心中一动,不由脱口叫他:“小五。”
      
      杜清明是清明节出生的,出生日子和时辰都算不上好,找了位大师算命,大师说他八字轻,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先用清明两字压一压,如果压不住,则要找一个八字重的人替他压。
      
      杜老爷子是生意人,自然笃信这些,于是杜清明这个名字就定下了,只是长辈叫起来也无妨,恋人之间称呼总觉得别扭,邵鹿便用他出生的日子取了昵称。
      
      杜清明闻言抬头看她:“怎么……”
      
      话说到一半,微凉的唇瓣就印上了他的唇,不过只是轻啄,很快便退开了,但送上了门,又怎么可能轻易全身而退,杜清明挡住了她的退路,wen得越发投入。
      
      微微的喘/息声响起,邵鹿抵住他的胸口将他推开,满面通红地看着他,眼眸里盛满盈盈水光:“我错了……”
      
      杜清明低低一笑,声音略有些沙哑:“那……就先放过你。”
      
      他的唇似是无意从她的耳垂滑过,邵鹿差点没忍住叫出声来。
      
      杜清明启动车子,单手扶着方向盘,另一手捉住她的手掌十指紧扣,低声道:“肚子饿不饿,想吃点什么?”
      
      邵鹿觉得他每个字都在诱惑她,她咽了口口水,呐呐道:“我不饿……”
      
      “嗯?”杜清明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还是先吃点吧,不然等下/身子吃不消。”
      
      邵鹿的脸瞬间爆红,她觉得自己没喝酒都已经上头了。
      
      “那……那就去吃火锅吧。”她小声道,声音娇柔得都能滴出水来。
      
      杜清明勾起唇角,轻wen了她的手背。
      
      邵鹿彻底沦陷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