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霸道反派的alpha

作者:时毛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压制

      
      站在严馨眼前的确实是宁靖远。
      
      或许因为刚刚的搏斗,他的黑发湿漉漉地贴在脸颊,细密晶亮的汗珠从额侧划下,沿着他的脸颊,脖颈,然后滑入锁骨,最后在衬衫上的浸染出了一片黑色。
      
      黑发的青年身上还穿着之前的黑色衬衫,然而此刻,却因为与刚刚alpha的搏斗而被撕裂,结实匀称的肌肉若隐若现。
      
      他的侧脸,锁骨和胸口都被溅上了鲜红的血液,红白黑三色的极致交映,加上他锐利的眉眼与乌沉沉的眸子,显得说不出的危险和邪气。
      
      看到这样的宁靖远,严馨心里有些发怂,顿时又变成了那个文静而柔弱的小beta,不,如果Omega都是面前这位的标准的话,她根本没脸说自己是个beta。
      
      宁靖远微微眯了眯眼睛,往严馨身上扫了几眼,似乎想问什么,但他还没开口,却突然又跪了下来。他的一只手紧抓着地毯,另一只手握紧了匕首,力道大的指节发白。
      
      严馨可以看见他肌肉绷紧,似乎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她这下什么想法都没了,反手一撑站起了身,强忍着饥饿感靠近宁靖远,想扶起他。但在她靠近的一刹那,宁靖远却瞬间绷紧了脊背,反射般地握住匕首朝严馨挥了过来。
      
      严馨霎时一身冷汗。
      
      如果不是因为她身体不适走得慢了一点,可能她就要被直接横劈了!
      
      宁靖远连头都没有抬,一击不中,立刻收回了匕首,支撑不住般的喘息起来。汗水从他的脸上像雨滴一样滑落,落在地毯上,不多时便浸湿了一片。
      
      严馨这才突然想到,宁靖远正在Omega最为虚弱的发情期。
      
      当Omega发情的时候,无论是Omega还是被他吸引的alpha都会变得毫无理智。
      
      但和alpha比起来,处于发情期的Omega才是最煎熬的。此刻的他们,不仅会被欲望支配,身体也会为此变得异常柔软而毫无抵抗能力。
      
      说实在,宁靖远能够在这种情况下维持理智,甚至还能和alpha搏斗,简直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范畴。
      
      可从宁靖远现在的表现来看,就算他再强大,能支撑到现在,应该也已经到了极限。
      
      严馨不敢继续靠近,鉴于宁靖远刚才的表现,就算他如今这虚弱的状态,对付她也不需要三个回合。
      
      但是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
      
      Omega的发情期会持续三到七天,如果没有alpha的标记抚慰,这种情况会越来越严重,甚至会把Omega逼疯自残。
      
      唯一有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就是注射Omega抑制剂。
      
      但现在,他们连大宅都出不去,怎么可能拿到抑制剂!
      
      宁靖远的意识似乎已经陷入彻底的混乱,就连原本犀利而冷静的黑眸都泛起了一层雾色。
      
      ——必须要让他冷静下来。
      
      冷静,冷,对,用冷水。
      
      严馨连忙往房间里的卫生间跑去,随手抄一起一只铜盆,接满了一盆水跑出来。
      
      “我这是为了救你啊,你可不准记仇。”
      
      严馨自己叨叨着,然后也不管宁靖远有没有听到,直接对着宁靖远把一盆水泼了上去。
      
      冰冷的水到底是带走了不少欲望带来的燥热,宁靖远攥紧拳头,手指几乎要掐到肉里面去,他使劲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目光已经恢复了清醒。
      
      他抹了一把脸,把脸侧的头发尽数往后梳理,然后扶着墙站了起来。
      
      严馨能够清楚地看到,宁靖远扶着墙的手臂肌肉,都在微微地发抖。
      
      她对刚刚发生的事情还是有点后怕,依旧谨慎地拿着铜盆在宁靖远眼前试探着晃了晃。
      
      ——还好,不会攻击她了。
      
      “你在做什么?”
      
      这句话简直是宁靖远咬着牙根说出来的。
      
      严馨立刻把铜盆扔到了一边,用手指了指宁靖远手中的匕首:“就,你刚刚状态有点不对。”
      
      宁靖远大口喘息着,目光涣散又重新聚集地看向严馨:“你没事?”
      
      他身上的alpha转换剂已经彻底时效,Omega的信息素已经足够让任何alpha发狂,他是真不敢相信面前的小alpha居然还保留有理智。
      
      严馨想说什么,宁靖远却似乎不用她的回答,直接再次开口:“过来。”
      
      严馨:“那,那你不准用匕首捅我啊!”
      
      “呵……”宁靖远简直没见过这么怂的alpha,虽然浑身无力,但是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是第一次认识到求生欲的威力,居然能让一个alpha拒绝一个发情的Omega。
      
      不过这反倒让宁靖远更放下了一些警惕:“宁家的人很快就会赶过来,不想死就跟我走。”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靠近一个alpha,但他也知道,按照他现在的状况,别说离开宁家,可能连走出房门都成问题。
      
      闻言,严馨立刻跑了过去,并且很真诚地建议:“你要不搭着我吧……放心,我不会占你便宜的。”
      
      宁靖远的眸色暗了暗,他一直以alpha的身份自居,倒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但这只alpha看起来太弱小了,让他生不起恼怒,反而有些哭笑不得。
      
      他到底还是接受了这个建议,严馨微微弯下了身体,然后揽抱着宁靖远的腰,让他大半个身体都支撑在她身上。
      
      严馨虽然身为alpha中少见的菜鸡,但是总归还是一个alpha,支撑起宁靖远还算绰绰有余。
      
      宁靖远确实已经完全脱力,严馨贴近他的时候,都能够感觉到他的每一处肌肉都在发抖,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大概是意识有些迷茫,他不由得把头倚在了严馨的颈窝,呼出来的气喷在严馨的锁骨,让严馨一下子绷紧了身体。
      
      这个状况其实十分暧昧。
      
      一个发情的Omega就这样全身无力地紧贴着一个alpha,他的呼气带着湿热的水汽,喷在alpha敏感的脖颈……任谁都能想象到接下来会发生的香艳场景。
      
      ……前提是,如果这个alpha脑子里不是全是吃,脸上写满我好饿的话。
      
      宁靖远半闭着眼睛,听着耳边传来小alpha咽口水的声音,还是抬了抬眼皮,做好了随时反击的准备。他当然不会真的相信这个alpha能够完全摆脱信息素的影响,直到——
      
      “咕噜噜……”
      
      宁靖远:“……”
      
      他开口,声音带着沙哑:“……你很饿?”
      
      这种情况下还能肚子饿,她这是饿了多久了?!
      
      宁靖远一说话,气息中带着更加浓烈缱绻的信息素,严馨动了动喉咙,偏头离他远一点,含糊道:“还好……”
      
      “嗯?”
      
      严馨偷偷咽着口水:“可能离饱就差一头猪。”
      
      说完她就小心地顿住了。
      
      她的饥饿源就是宁靖远,说差一头猪,岂不是在说宁靖远……
      
      幸好宁靖远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在严馨眼中和猪的距离那么近,反而默默将手中的匕首收了一些,这是他原本随时准备好制住这个alpha的。
      
      ——如果逃出去了,就让安厦给她安排好好吃一顿吧。
      
      菜么,就定烤乳猪吧。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宁靖远依旧强撑着吩咐道:“前面往右,下楼,去庭院。”
      
      只要去那里,就会有人接应他离开。
      
      严馨按照他的指示往前走。
      
      宁家大宅十分的奢华,长而厚实的金红色地毯铺满了走廊,踩在上面,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声响。
      
      突然间,宁靖远伸手拦住了她:“停,有人来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前面转弯处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如果不是因为人太多,踩在地毯上几乎很难让人听见。
      
      “这味道……他妈的,宁靖远肯定在这附近,给我搜,一定要把他给老子找出来!”
      
      听见这个命令,严馨脚步一顿,转身就想带着宁靖远避开,可下一秒搜查队就出现在了走廊另一端。
      
      跑!
      
      没有其他办法,严馨下意识带着宁靖远往反方向狂奔,然而她原本就体力不如其他Alpha,自己跑尚且没有活路,何况还要带这么大一个男人!
      
      一旦被人追上,后果不堪设想。
      
      宁靖远当机立断,改变了逃跑的方案:“前面右拐,进左手第三间房。”
      
      严馨来不及问他为什么要改变路线,也没法思考要是被堵在房间里怎么办,只能下意识地按照他的命令右拐,直接推开左边第三间房,拧开把手的一瞬间,几乎可以说是慌里慌张地摔了进去。
      
      宁靖远闷哼了一声,略微松开了抱着严馨的手臂,但下一刻又把双臂收紧,简直就像是要把严馨锁进怀里一样。
      
      他与严馨之间原本一直都是严馨揽抱着他走,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在奔跑中有时候严馨揽着他的手会有些无力,宁靖远开始反客为主,将整个人都贴到了严馨身上。
      
      严馨的个头比宁靖远小上太多,现在被他侧抱在怀里,那么小小一只,显得手短腿也短。
      
      她试图动了动身体,想爬起来,但是却被束缚地根本动不了。
      
      ……就像是一个翻车蹬腿的小乌龟。
      
      严馨:……
      
      严馨:“大佬,门开着,你放我去关一下好吗?”
      
      他们就要追上来了啊啊啊!
      
      宁靖远这才不情愿似的放开了手臂,让严馨能够挣扎着过去赶紧把门锁上。
      
      “咔嚓……”门闩落锁的声音到底给了严馨几分心安。
      
      然而等她扶起宁靖远的时候,门外传来的谩骂和踹门声让严馨心跳都要骤停。
      
      “你们两个过来,把门给老子拆了!”
      
      “嘭!嘭嘭!——”
      
      门板发出了剧烈的震动,很快就会被破坏,门外是数不清的alpha,一旦门被打开,她和宁靖远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严馨都想去窗户边看看有没有跳楼这一选项了。
      
      “……去书房。”
      
      正当严馨慌乱的时候,宁靖远低沉沙哑的嗓音在严馨耳边响起。严馨顿时像是找到主心骨,把宁靖远带去了书房,然后按照宁靖远的指示,紧贴墙角站着。
      
      “接下来怎么办?”严馨有些茫然。
      
      回答她是腰间揽得更紧的手臂,宁靖远按下了按钮,结束了指纹检验,然后轻声道:“别动。”
      
      ……别动?难道就这么站着?!
      
      ——啊啊啊啊!
      
      严馨心念刚起,脚下顿时一空,整个人就这么掉了下去!
      
      底下很黑,掉落的过程中,原本环着她腰的一双手臂无力地松开。她慌张地想抓住宁靖远,结果只听见接连两声闷响,然后重重摔在了软垫上。
      
      “——啪。”
      
      在他们落地的一瞬间,四周的灯自动打开,严馨缓了缓,这才勉强支撑身体坐了起来。
      
      宁靖远就在她的不远处,似乎已经进入了半昏迷状态。
      
      严馨爬过去确认他除了昏迷并没有受伤,这才松了一口气开始打量四周。
      
      她现在所处的地方应当是一间简单的安全屋。屋子不大,设施也十分简单,里面放着一张床,一个柜子,还有一套桌椅。在正对着床的墙上,挂着一个液晶显示屏。而房间的一角,有一个五平米左右的卫生间。
      
      严馨先把还在半昏迷状态的宁靖远搬到了床上。
      
      谢天谢地,这次他没有拿匕首捅她。
      
      然后严馨就开始搜查这个房间,看看有没有用的到的东西。
      
      柜子里垒着一些包裹,严馨翻了翻,都是些可以长时间储备的食物。另外还有几个木箱,则是一桶桶的纯净水和几瓶酒。
      
      除此之外,她还找到了一个密封的应急药箱,里面的药品倒是颇为齐全,甚至还有简易使用说明,然而可惜的是,其中并没有Omega抑制剂。
      
      Omega抑制剂不常见也极难保存,想来也不大可能出现在这里。
      
      不过严馨还是有了其他收获,她找到了一瓶绿色的药油,用透明的小圆管玻璃装着,一打开就是一股清凉刺鼻的药味。
      
      这瓶药油是用于治疗虫咬的,可以看成高配版的清凉油。但严馨却如获至宝,立刻打开药瓶在鼻下点了点。
      
      冲鼻而清凉的味道瞬间冲散了空气中和血腥味一样重的Omega信息素,她参着恶心的饥饿感霎时消散了大半。
      
      严馨简直喜极而泣。
      
      清凉油神在上,她终于不用担心自己盯着宁靖远咽口水了。
      
      ……搞得她好像色中饿鬼一样。
      
      不,更像是饿中色鬼……
      
      算了,总之不是什么好话。
      
      不过可惜的是,清凉油只对她有用,根本缓解不了宁靖远的症状。
      
      事实上,如果不是严馨是个能把发情转变成饥饿的非主流alpha,这瓶清凉油对其他alpha也不可能有任何作用。
      
      ——否则还要抑制剂做什么,大家出门就喷花露水和清凉油好了。
      
      等严馨深吸两口气,让那股气味充满了自己胸腔,确保自己已经不会被宁靖远的信息素迷惑之后。她这才想起宁靖远刚刚的狼狈,就打算给他拧块毛巾擦擦脸,或者让他喝点水。
      
      她还记得刚刚宁靖远大汗淋漓的样子,这是Omega发情期的常态,而宁靖远显然更严重一些。
      
      在alpha的生理课上,老师强调过,若是遇到这种情况,为了防止Omega脱水,要及时给他补充水分。
      
      严馨倒了一杯纯净水,然后大着胆子推了推看起来昏昏沉沉的宁靖远:“你,你要不起来喝杯水再睡?”
      
      宁靖远的睫毛颤了颤,似乎就要醒过来。
      
      因为担心宁靖远又拿刀捅她,严馨将杯子搁在床边:“我把水放柜子上了,要喝自己——”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黑发的青年便睁眼迷茫地转头看向她,下一秒,却猛然伸手抓住严馨的手腕,然后就这么把严馨给拽了下来!
      
      严馨猝不及防地扑到在宁靖远的身上,立刻听到青年发出了一声闷哼。她手忙脚乱地试图爬起来,就在下一刻,宁靖远的手臂肌肉绷紧,一个翻转,居然就把小alpha扣着手压制在了床上!
      
      “你干什么——”
      
      女孩挣扎起来,试图用另一只手去拉开宁靖远压制她的手,这让青年顿时不悦地眯起了眼,低笑一声,竟然直接将她另一只手也压制住了。
      
      就在严馨打算用脚把宁靖远踹开的时候,却见这个青年就这么倾下了上半身,把头凑到严馨的颈边,轻轻,轻轻地,舔了一下她的后颈。
      
      那是alpha腺体存在的地方。
      
      黑发的青年喉结上下滚动,脸上顿时出现了满足的神色:
      
      “……很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篇清水文(求生欲极强的大声逼逼)
    这只是因为Omega的异常状态!以后专注甜文纯纯恋爱这样子的!
    有小天使说alpha没有腺体,但是我也没查到关于alpha腺体的官方设定,但看到过有设定ao后颈都有腺体的文【不知道是不是私设。
    所以就假设本文的abo世界观要产生信息素就要有腺体,ao都有,但是o会被标记,a不会,只会散发信息素这样好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