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元帅总被骗

作者:驿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正厅。
      
      “老爷!”方才竭力拦住柳婳的家奴大步冲进正厅,见尚书江戎依然在与那吏部侍郎商谈,便又走到江戎跟前,行礼后道:“老爷,有要事。”
      
      江戎蹙眉,看了这吏部侍郎一眼,尴尬的笑了一下,又转头对家奴说:“何事,说就是了,又没有外人。”
      
      这话说的吏部侍郎爱听,家奴在两人脸上看来看去,最终还是一咬牙说道:“三公子和柳小姐发生了争执。”
      
      顿时,面前两人的脸都是一黑。近乎同时,一甩袖子站了起来。江戎先反应过来,微微侧身安抚吏部侍郎的情绪。
      
      “贤弟不要着急。”又转头对家奴指着门外道:“你,立刻去把那个逆子给我带过来!”
      
      江朽歌跟在柳婳身后,慢悠悠的踱步进去。
      
      柳婳见到她爹的瞬间,眼泪就止不住了。直接向她爹扑过去,边哭边喊着:“爹!江公子,他,他不愿娶我!可他明明说好了会娶我的!”
      
      吏部侍郎闻言,顿时喘的气都粗了三分。抬头两个眼睛直直的瞪着江朽歌。后者也不惧,就这样对他对视。
      
      江戎见状立刻佯装震怒,用力一拍桌子。
      
      “朽歌!你与柳小姐可是早已有约?今日柳小姐亲自登门,你个逆子!居然做出违背约定这种大逆不道之事!”
      
      江朽歌先是对吏部侍郎行礼,“拜见吏部侍郎。”继而转头不慌不忙对江戎道:“爹。朽歌愚钝,属实记不得与柳小姐约过何事了,还望柳小姐指点一二。”
      
      柳婳双眼红彤彤的,泪珠顺着精致的脸庞流下,她声音里透出一种虚弱之感。“江公子若不愿,我也不会强求你,但公子不要说这等话。我这女儿家,公子偏要一点颜面都不给我留吗!”
      
      江戎微微眯眼,安抚道:“柳小姐莫急,待我好好问问这逆子。”于是,当即又是一拍桌子,大骂逆子,质问江朽歌:“你可是与柳小姐有约?”
      
      江朽歌处之淡然,眼睛在每个人身上轻轻扫过,对吏部侍郎和柳婳那好似要冲上来将他千刀万剐的眼神也置若罔闻。
      
      “未曾。”
      
      “你胡说!”柳婳跌跌撞撞的站起,又是拿起手中玉佩:“刚刚虽然你已经告诉我,这种玉佩你们尚书府多的是,但我还是要说,如果我与你未曾有约,你这玉佩,又怎会到我手中?”
      
      吏部侍郎冷哼一声,看向江戎,指着柳婳举起的玉佩,“这玉佩,小女随身携带已有半年,可是睡觉都要放在枕边。”
      
      于是乎江戎又问:“朽歌,这是怎么回事?”
      
      江朽歌微微摇头,“柳小姐要我说出当天之事吗?”
      
      闻言,柳婳脸色微变。她快速转移了话题。“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轮得到你说!你且说说这玉佩,到底是不是你的!”
      
      “是。”
      
      吏部侍郎冷笑:“这都承认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江朽歌这次也不等江戎开口问过再说话了,他淡漠的看着父女二人,说道:“是。我承认这玉佩是我的。但这又能证明什么?只是因为得了我的东西,就要我娶。那这全汴京城的女子……我爹这尚书府,怕是塞不下。”
      
      柳婳情绪立刻激动起来,她摇摇晃晃的向江朽歌走去,眼睛自始至终都是死死的盯着他。那个失望甚至绝望的眼神倒是让江朽歌对她有了些许心疼。
      
      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像柳婳这样勇敢的喜欢一个人更是没有错,可这一切偏偏就错在,柳婳喜欢的人,是他江朽歌。
      
      江朽歌的计划里,从来都不会有伴他身侧的女子出现。尤其是柳婳这样的,性情中人。
      
      江戎自然是懂江朽歌的意思,三言两语的搪塞一番,又叫人把二儿子江牧喊来,这才把吏部侍郎与柳婳打发了。
      
      父女二人甩袖离去时,江牧追在柳婳身后,还一遍遍的说着:“婳儿,我哪里比江朽歌差,你若嫁我不是更好?我会宠你爱你一生一世的!”
      
      却也之换来柳婳的不回头。
      
      父子三人回到正厅,江戎一坐在椅子上,便面色不佳的盯着江朽歌。
      
      “昨晚到哪里疯去了?你现在胆子真肥,明知我今日要与吏部侍郎谈你们的婚事,你还给我野到外面整宿不归!”江戎说着,给自己倒了杯茶。
      
      还没等江朽歌替自己辩解,江牧便先等不及了,“就是啊三弟,你这一清早就找不见人,可把全家急坏了,都不知道怎么给吏部侍郎交代。”
      
      “哎,我这都把牧儿找来顶替,可这柳家小女就是不肯,楞是要找你。还得你爹我甩脸色看,这儿媳若是进了门,可得让我早死十年。”
      
      江牧闻言,眨巴眨巴眼睛,摇摇头:“并不是的爹,婳儿只是因为三弟才这样,如果嫁给我,我肯定好好管教,不会让她给爹脸色的。”
      
      听到这里,江朽歌笑了一声,盯着江牧,“我说二哥,你这爱慕柳小姐就爱慕,我可不喜欢。你这大费周折的把我弄在外头晾了整宿,这不仅柳小姐看不上你,还把爹与这吏部侍郎的关系弄得极为尴尬。这可如何是好,你说呢二哥?”
      
      江牧瞪大了眼睛,“你胡说什么!”
      
      江戎闻言蹙眉,转头看向江牧,好似是从鼻子里发出的一声冷哼,“你又给我干什么好事了?”
      
      “我……我没有!爹你别听他胡说,我怎么可能做出不利于咱们江家的事情。我看就是三弟对我心存不满!故意这样说的!”江牧一甩袖子,在旁边椅子上坐了下来。
      
      江朽歌也踱步过去坐在一边,面对江牧的急躁,他倒显得很是冷静。江戎也就偏偏喜他这副冷静模样,问道:“你二哥做了什么好事,说来让爹听听。”
      
      江朽歌抬头扫了江牧一眼,看到了他眼里的慌乱以及措手不及。他又转头看向江戎,眼里有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并非什么大事。不过就是……”江朽歌顿了顿,欣赏着江牧这怒不敢言,做贼心虚的模样,“不过就是找了几个漂亮姑娘,缠了我一整晚。”
      
      江戎:?
      
      江牧:??
      
      漂亮姑娘?
      
      在江戎审视的目光下,江牧尴尬的笑了几声,“啊哈哈,是,是啊,就就是几个漂亮姑娘。我寻思三弟肯定喜欢,就给三弟送去了。”
      
      面对这样的话,江朽歌不置一词,只是端起桌上的茶,轻轻抿了一口。
      
      “是,多谢二哥了。”
      
      江戎的眼神意味不明,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他们两个逆子都滚回去自己反省,就甩甩衣袖离开了。
      
      江戎走后,面对面坐着的两兄弟大眼瞪小眼。
      
      最终还是江牧败下阵来,先开口说话了。“为什么帮我?”
      
      江朽歌笑道:“不打自招了?”
      
      反应过来的江牧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这不争气的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