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元帅总被骗

作者:驿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7章

      话说最近祁乐被喂胖了不少,终于闲下来之后,她隔着衣服掐了掐肚子上的肉。看了一眼正在等着她说话的江朽歌,大大的叹了口气,然后说:“啊,我算不到。关于那个赵老将军,我真的算不到。”
      
      已经过去挺久得了,其余两个人她都能说上一二,唯独这个赵老将军,那是怎么都弄不到一点点有用的消息。祁乐看到了江朽歌脸上清晰可见的失落,心里又觉着有点对不起他,自己一个人闲人跟人家非亲非故的,人家养着自己可不就是为了能查事情的时候方便一些么,可现在她却连自己本职的事情都完成不好。
      
      祁乐放下捏着肚子上肉的手,她咽了咽口水,试探性的说道:“就有一个,不敢确定。就是,赵老将军大概不会把军队交给赵棋,他好像另有人选。”
      
      刚觉得脑子疼的江朽歌,听到这句话,又重新燃起了一点点的斗志,他眯了眯眼,问道:“另有人选?”重点并不在不会把军队交给赵棋,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赵棋不合适。赵家那么庞大的军队,不是一个武夫可以统治得了的。
      
      重点在这个,另有人选的人选。会是谁?
      
      还没等江朽歌细细的想一下这回事,门口突然传来一片嘈杂的声音。祁乐下意识的走出去看,没两分钟就又回来了,她咽咽口水,指着外面:“江牧来了。”
      
      江牧?
      
      前段时间江牧一直在被处理那个小婢女的事情,因此,二十出头的人了,被江戎一怒之下关了禁闭。这才刚出来没几天,怎么就又想着来找他麻烦了。
      
      江朽歌仔细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一点渊源。
      
      果不其然,门外的家仆根本拦不住江牧,到底是主子,碰都不敢碰一下的。虚虚的伸手挡着,也起不到什么实质性作用。
      
      江奕一直在竭力拦着他,就差把剑挡在他胸前了。不过被江牧一声令下,让手下给按住了。此刻的江奕,只能双手被人抓住按在原地,看着江牧一步步走进去。
      
      “我的好三弟,你好大的胆子啊。二哥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动不该动的人?嗯?”江牧进门后,盯着坐在桌前品茶的江朽歌,上来就是一段不明不白的质问。
      
      祁乐懵了,却又有些气恼,她上前一步挡住江牧继续向前走的脚步,“二公子,找我们公子所为何事?”
      
      祁乐原以为自己作为一个旁观者,江牧再怎么也不会迁怒到她一个姑娘身上。岂料这江牧看到她却更气了,“呵,你不知道?你们家公子做什么事情你会不知道吗?小-贱-婢。”
      
      且不论祁乐到底是不是婢。
      
      光这一个“贱”字,就让她一瞬间胸腔都要炸开了。祁乐冷眼看着江牧,“无事请回。”
      
      江牧这回直接上手,一把将祁乐推开,仍由祁乐站的再稳,也挡不住一个成年男人气愤时用力的一推,自是身子一软,失去重心,连连退步却也稳不住,祁乐闭着眼睛,视死如归的表情壮烈极了,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摔成八瓣儿。
      
      不过意料之中的痛感并没有出现,她被江朽歌稳稳地接在怀里,再睁眼,也顾不上什么江朽歌居然抱了自己之类的,直接站起来就冲过去,冲着江牧冷嘲热讽,“我说二公子怎么处处都比不上我家公子呢,就这个风度,连我一个弱女子你都要欺负一番,恕奴婢直言,您再回去修个几百年,修成精,你都赶不上我家公子。”
      
      闻言,站在门外等候的家仆中有一位没忍住,“噗”的笑出了声,然后现场展示了什么叫做笑声会传染,没一会儿门外就笑成了一片。不光是江朽歌的手下在笑,就连江牧带来的人都没忍住。
      
      不过在自家主子的眼神中还是管住了自己笑出声的冲动。
      
      “我江牧,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婢女来指责?江朽歌就是这么管教婢女的吗?如果是这样,那他也不过如此。”江牧怎么可能惧一个小姑娘,祁乐敢往前,他就更敢了。
      
      被他这话气个半死的祁乐,突然语塞,一时间想不到该说什么反驳了。似乎她说的越多,就越支撑了江牧的这句话。
      
      看着祁乐整个人都气的在抖,江朽歌无奈,揪着领子给她拽回来,然后双手将她带向自己身后,“乖乖等着。”
      
      祁乐看着眼前此刻显得高大而稳健的背影,低下头咽了咽口水。然后就真的乖乖的一句话都不说了。
      
      江牧冷嘲热讽,“哟,终于自己出来了,让一女人给你挡了这么半天,你可真有脸面啊三弟。”
      
      “二哥来我这可是有什么事情?”江朽歌好声好气的问。
      
      江牧一想到那件事情,嘴角就不禁抽了抽,他狠狠的咬了咬后牙槽,然后走上前一把抓住江朽歌的衣领。
      
      “你还有脸问!你对婳儿做了什么!你怎么还有脸问我为什么来找你!”
      
      今天得知柳婳居然被一群人绑到郊区的小屋里关了整整一天,江牧一听到这个消息,也不顾是在和江戎探讨问题了,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江戎吼他都没用。
      
      他快马加鞭赶去寻柳婳,彼时柳婳正面色苍白整个人虚弱无力的坐在床上,边上的婢女来喂她喝药她都颤颤巍巍,目光呆滞。江牧一进去,柳婳像是被吓了一跳,往后一缩。那模样,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江牧问她:“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吗?”
      
      柳婳懵懵的摇摇头。两人沉默了半晌,然后听到柳婳弱弱的说了一句:“当时,我看到了一个人。很眼熟。”
      
      一听有线索,江牧立马来了精神,蹙眉问道:“是谁?”
      
      见他询问,柳婳重重叹了口气,她闭了闭眼睛,仔细回忆着一幕幕,过了良久,她说出那两个字时,声音都在颤抖,“江奕。”
      
      江奕。这个人在汴京城也是挺有名的,出生低微,却相貌堂堂一身英气,功夫那是一绝。这个人最大的特点便是,他没有奴籍,只是自小便只认一个主,便是那不学无术的江家三公子,江朽歌。
      
      “江、朽、歌!”说到江奕,任凭谁人都会想到他的主子,江朽歌。江奕这个人,几乎做什么事情都时为了主子。
      
      于是江牧又匆匆离开,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找上江朽歌来。
      
      江朽歌故作不解,“谁?我想,我大约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人。”边说,他边将江牧抓着他衣领的手推开,推了半天不见成效。江奕冲进来,一把捏住江牧的手腕,“二公子,请松手。”
      
      这下江牧是怎么也得松开了,这江奕力气着实是大了些,捏着他的手腕甚有将他手腕捏碎之感。
      
      江牧无奈下松开手,然后江奕也同时松开了抓着他手腕的手。前者一甩袖子,冷哼一声,“人不怎么样,养的狗倒是一个比一个忠。”
      
      江朽歌整理了一下领口,看着那褶皱,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微笑道:“二哥羡慕?”
      
      江牧气的吹胡子瞪眼,“我羡慕你作甚!你哪点值得我羡慕!一个对女人都下得去手的人,你也好意思说这些话。”
      
      江朽歌摊摊手,一脸无奈。“二哥,方才分明是你对我的人下了手,怎么反倒还说起我来了呢?”
      
      祁乐一怔,听到“我的人”三个字,脸不自觉地红了点。不行不行,不要误会,这三个字可是很有歧义的。他想说的只是,我的婢女。
      
      还没把自己的小心思平复好,就听见江牧又开始骂起她来,“这个贱-婢!我今天就是将她打死,也是她该的。可婳儿呢!婳儿岂能是一个贱-婢可以比的!你对婳儿做了什么?你将她关在城郊一个屋子里,那里潮湿阴冷,暗无天日。婳儿自小就没受过那般委屈,你凭什么!”
      
      如果不是今天江牧找上门来提醒,江朽歌都快忘记了,江牧原来一直喜欢柳婳。那前些日子他不还跟赵云烟吐露心意吗?这两个女人,身份地位皆尊贵,不论哪一个都是不可能做妾的。这江牧胃口也是真的大。
      
      “哦,柳婳?”江朽歌恍然大悟。
      
      江牧指着他,“你别给我装!你会不知道是谁?”
      
      说罢,却见江朽歌还是一脸不解的盯着他。
      
      江牧也失去了耐心,他说:“那就我来告诉你。”
      
      “昨天你让江奕带人将婳儿绑去城郊一个屋子里,一个潮湿阴冷无光的屋子!将她关了整整一天,一直到今天上午,才将她放回来!婳儿和你有仇吗?你不喜欢她大可以告诉她,劝她放手,再不济你告诉我,我帮你拦住她。可你呢?你居然对一个弱女子下手!你还是人吗?!”
      
      江牧说起这件事,越说越激动。
      
      祁乐呆呆地听着,感觉真的超刺激的,原来那个女人叫柳婳啊。她本来以为就那天告状完就没什么事情了,没想到江朽歌居然留了个大招在昨天放了。好一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江朽歌见他似乎已经了解清楚了事情,便点点头,转头看向江奕,“哦?你说说,我们为什么要绑柳小姐?”
      
      江奕看着江朽歌一脸揶揄,心下无奈,全盘托出,“前几日,柳小姐因妒忌祁姑娘,将她绑去了一个地方,那里同样,潮湿阴冷无光,关了祁姑娘两个时辰,并对她出言不逊。”
      
      江牧一听这个理由,更怒了,“就这样?就因为这个?因为一个小-贱-婢,你就那样对婳儿。”
      
      江朽歌鼓鼓腮帮,一脸无辜,“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是个小姐,大家都是平等的,这不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这么简单的道理二哥不明白?”
      
      江牧心中怒气翻涌,眼看都快被江朽歌气的昏过去,呼吸都大喘气,“好,好,那你说说,为何婳儿关这贱-婢两个时辰,你却让江奕关她一整天!”
      
      闻言,江朽歌微微愣了愣,然后摆摆手,“我收回刚才那句话吧,我还是觉得我的人更重要些,既然是惩罚那就肯定不能按原来的量算。”
      
      江牧听到他说出祁乐比柳婳重要的话的时候,整个人气血翻涌,就快被刺激上头了。
      
      “好,好你个江朽歌。你宁愿护着个贱-婢都要跟我这个二哥闹不愉快!很好!那我也不介意让父亲看看清楚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罢,江牧转身带着门外后者的一群人离开了。
      
      等人都走了之后,江朽歌赶忙对江奕说,“去给我准备一套新的。”
      
      这么大一片褶皱,忍不了忍不了。
      
      江奕一边往衣柜那边走,一边说道:“公子,我今天早上去把她放出来的时候,她还在那谢谢我呢。”怎么一转头就告知了所有人,连江牧都知道了。
      
      祁乐撇撇嘴,“那不是怕你要了她的小命嘛。”
      
      江朽歌:“祁乐,你去厨房看看今天做什么菜,还有想吃的就跟厨子说。”
      
      把祁乐打发走之后,江朽歌将门关上,走过去一边换衣服一边说:“不是什么大事,世家小姐一天到晚吃那么多好的身子骨都好着呢,关了一天也就是给个警告。父亲也不会说什么的,毕竟这事她不对在先。”
      
      江奕不认同,“可在旁人眼中,祁乐就是个小婢女,柳婳确是侍郎之女,身份差距悬殊。”
      
      江朽歌自然是知道,“父亲是个明理人。只是到时候跟父亲解释为什么要护着一个婢女这事,比较麻烦。估计会被盘问。”
      
      一语成谶,当江牧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江戎后,后者只是站在公道的立场上说:“朽歌说的也不无道理,毕竟大家同为人,柳小姐也不见得就比任何人尊贵,只是你觉得她尊贵罢了。”
      
      江牧大笑,“父亲!你一直是这般,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在偏袒三弟。”
      
      江戎叹气,吩咐王管家,“去把朽歌喊过来。”
      
      等到王管家把江朽歌带到的时候,三人坐于一堂。江戎先是问他:“可是你将柳小姐关了一整日?”
      
      江朽歌此刻大方应下,“是。”
      
      江戎又问:“何故?”
      
      江朽歌:“前些日子,柳小姐将我的……”他顿了顿,虽然在别人眼中祁乐是他的婢女没错,但是他本人并不愿意这样说,“柳小姐将祁姑娘绑去关了两个时辰,并出言不逊。”
      
      江戎点头,喝了一口茶,然后继续问:“那这与你何关?”
      
      江朽歌垂眸,“此事因我而起。柳小姐心生妒忌绑了祁姑娘。”
      
      “好。所以祁姑娘到底是你什么人呢?”江戎竖起耳朵准备听答案。
      
      江朽歌却敏锐的发掘了,他道:“父亲,偏题了。”
      
      江戎“咳咳”两声缓解尴尬,他又看向江牧,“牧儿,事情的原委是这样吗?你可认同?”
      
      这件事情自然是这样的,江牧却还是觉得很不对劲,“父亲,事情是这样,但是三弟有没有想过,婳……柳小姐毕竟是个养尊处优惯了的,在那种地方关上一天,对她而言,这个还击未免太过了。”
      
      江戎点点头,然后又看向江朽歌,“朽歌,听到没有,对人家女孩子下手要轻。”
      
      江朽歌撇了江牧一眼,然后把桌上的茶端起来品了品,“父亲,好茶。”
      
      “有眼光,这是皇上赏的茶叶,府里茶叶用完了还没添上,我就让王管家从仓库把它拿出来了。这可是峨眉山……”
      
      “父亲!”江牧不满。
      
      江戎也注意到了自己严重离题,又是尴尬的清了清嗓子,继续问刚才的问题:“朽歌你说,你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
      
      江朽歌笑问:“柳小姐是弱女子?论起来,柳小姐自小锦衣玉食,身子骨应该是非常好的。不然各府那么多的补品喂了狗?而祁姑娘,你眼中的奴婢,你觉得她身体会比柳小姐好吗?再论,祁姑娘那日在街上被……”江朽歌抿抿唇,然后又说,“被江奕捡到的时候,已经烧致神志不清,如果不是江奕偶然遇到,结果会是什么?”
      
      还没等江牧反驳,他又问:“如果你问我这样做是否太过分,且先去问问柳小姐,那样对祁姑娘,是狗太过分?”
      
      这下江戎没有开口的机会了,江牧怒目圆睁,“你说什么!你一口一个祁姑娘,可她不过就是个奴婢,一个奴婢怎么能跟主子相提并论!”
      
      江戎道:“非也非也,牧儿你这话说的就不太对。人与人之间,贵贱何必那么分明。而且据我所知,这祁姑娘似乎是没有奴籍的,你一口一个奴婢,不合适。”
      
      江牧反问:“那敢问父亲,一个没有奴籍的人,凭什么领月俸,又凭什么心安理得的住在咱们尚书府。”
      
      江朽歌:“二哥,消消气。祁乐的月俸是我给发的,没动咱们府里的银子。而且,我好歹天天被三公子三公子的喊,若是连一个人都不能收留,那我这公子当的可真是有名无实。”
      
      江戎好奇了,“哦?那这个祁乐是有什么本领吗?像江奕那样?”
      
      江朽歌笑了,摇摇头,“自然是没有江奕那样的本领。”
      
      “那你为何收留她?”
      
      “就如父亲想的那般。”
      
      江戎点点头,如他想的那般?那便是……
      
      这混小子从十五岁起便喜欢胡整,但是无论他做的多么过火,江戎都知道原因,也知道他虽然时常流连于女人堆里,却从未对那个姑娘动过心思。
      
      眼看着这两个儿子都到了成婚的年纪,江牧他倒是不担心,花心着呢。可这看着比谁人都花心的老三,其实才是他最发愁的。
      
      不过这下他可算是能放心的下了。
      
      江牧似乎隐约听懂了什么,他一脸嫌恶,“三弟喜欢一个婢女?我们好歹大门大户,怎么可能容一个来路不明的婢女做了三夫人,顶多做个妾。”
      
      江朽歌也不怒,“我不纳妾。”
      
      江牧摇摇头,一脸不认同,“不纳妾?难不成还想一辈子就一个女人?你吃了什么耗子药,一生一世一双人?好笑。”
      
      江戎拍了拍桌子,“江牧,给我注意你的言辞!什么叫大门大户不能容一个来路不明的人,且不说这个什么祁乐,算不上婢女,而且就算是,又如何!你给我记着,你的母亲!曾经也是婢女!”
      
      提起母亲,江牧其实并没有太多感情,因为他从未见过那个女人。只知道是生他的时候难产离世了。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辱没了自己的母亲。
      
      于是这件事情被江戎按着强行翻了篇,等江牧气的甩袖走人之后,江戎又拉着江朽歌问:“什么样的姑娘?”
      
      江朽歌盯着江戎,看着后者一脸的认真,他也十分认真的说:“父亲,我不一定会娶她,毕竟她并不喜欢我。我对她也只是比平常女子多了几分挂心罢了。而且,如果有些事情我一直弄不明白的话,我不会娶妻生子的。”
      
      闻言,江戎愣了愣,他一脸的担忧,“朽歌,有些事情,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弄明白。还有,如果喜欢的话,就一定趁早下手。如果晚了……就来不及了。”说着,他像是想到了些什么,很快就把江朽歌打发走了。
      
      江戎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对着茶杯里清澈的茶水发呆,脑海里飘过年少时曾经倾心的那人的一颦一笑。
      
      机会是不等人的,爱情里面的机会更是。稍微晚一点点,有时候甚至只是晚了那么一瞬间,就会错过一辈子了。而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对别人笑对别人好,再悔悟,是无论怎么都来不及的。
      
      江朽歌回去后,祁乐赶紧凑上来问:“你爹有没有骂你啊?如果下次再说这个事儿,你就说是我求你的。”
      
      江朽歌被一个老管家带走后,祁乐心里一直觉得挺不是滋味。人家是为了帮自己出气,现在出了事情还什么都要江朽歌担着,怎么想怎么难受。
      
      “怎么?迫不及待的想死?”江朽歌挑眉。
      
      祁乐“呸”一声,道:“什么跟什么啊!那就让他们罚我呗,顶多挨顿打什么的,也不能把我打死吧?”
      
      江朽歌看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祁乐,突然鬼使神差的伸手放在她的头顶,然后捏了捏……
      
      祁乐:“???”
      
      江朽歌:“咳咳,好了。别想这些了,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江牧把这太当一回事了,柳婳也不敢找我麻烦,她理亏。赶紧去,读书补补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天呐!感动,我居然写出了六千字的大肥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