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元帅总被骗

作者:驿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1章

      “你是知道的。”江朽歌毫不留情的直接戳破。
      
      赵云烟咬了咬下唇,轻声说:“嗯。”过了会儿,又说:“一年前,江牧就曾找过我。”
      
      “不说这个了。”江朽歌看上去面色很沉重的样子。
      
      赵云烟心下以为江朽歌误会自己喜欢江牧,有些急了,赶忙说:“但我对江牧没有。”
      
      江朽歌抿唇不语,过了很久,才开口说:“不说这个了。赵老将军近日身体好吗?”
      
      江朽歌平日里见到她时不会和她聊家长里短的东西的,今天突然这样问,赵云烟只觉得他是在想办法岔开刚才的话题,缓解刚才的气氛。
      
      所以她也很认真的回答着:“近日还不错,前些日子突然起不来了,应是从前线回来累着了。”
      
      江朽歌蹙眉:“起不来了?如此严重。”
      
      赵云烟垂眸,点点头说:“是。”
      
      “不过也是,赵将军年事已高,还是应当多歇息。你二哥正好可以接替。”江朽歌一口喝完杯里剩余的茶水,又将空杯子递给赵云烟。
      
      后者看着他的举动,会心一笑,接着便没有像刚才一般感到难过与交集,说起自己父亲也没有那么悲伤。“二哥不行的。”
      
      江朽歌挑眉:“我看得出,赵将军有培养赵二哥的意思了。”
      
      赵云烟摇摇头:“不是的,二哥太迫切的想立功,不稳。父亲之所以至今依然坚持,就是不放心把所有都交给二哥。”
      
      江朽歌:“我看赵倒是有勇有谋。”
      
      赵云烟摇摇头:“虽然我也不太懂,但是二哥他,唉,我也不好说。”
      
      江朽歌点点头,“那便不说了。”
      
      之后江朽歌便离开,去一边应付要与他玩骰子的公子哥,一边应付一个个赶着趟子投怀送抱的姑娘。
      
      上次已经被她明确拒绝并且丢光了脸面的柳婳,起初是跟姐妹几个说着:“又不是全汴京城就只有他一个男人了,你们又何必。”
      
      而后看到所有姐妹都不听劝的凑到江朽歌身边,他带着一抹玩味的笑,还会跟她们互相逗趣几句。柳婳顿时心生妒意,也凑了过去。
      
      到底都是从小受过礼仪教育的姑娘,并没有出现挤来挤去的情况。一圈子公子哥围着一个桌子,她们便安安分分又围了一圈。
      
      柳婳凑过去直接挤开了江朽歌身后站着的那个矮个子姑娘,矮个子瞬间不乐意了,推了柳婳一把:“是谁说全汴京又不是只有三哥一个人,现在凑过来做什么,还挤我!”
      
      围着桌子只注意骰子的男人们瞬间把注意力都转向了这边,江朽歌却头也不回一下,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样子,骨节分明的手在桌上轻轻敲了几下,“出去吵。”
      
      柳婳都没来得及开口反驳,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憋屈的抿着唇,想说话,又不敢。想骂人,更不敢了。真的被丢出去,脸就丢大了。
      
      江朽歌对面站着平日里与他玩的还不错的李家公子,他大笑几声,肆意的打量着江朽歌的脸色,调侃道:“你们可得消停一点,没看咱们江公子一直输心情不好吗?”
      
      此话一出,没等江朽歌说什么,矮个子先急了,“哪里一直输了!”
      
      “看看看,都输成这样了你们还护着他呢?”李致摇摇头,调侃意味十足。
      
      江朽歌玩了几局就出去了,站在不远处等江奕过来。谁知没等来江奕,倒是等到了个难缠的主。
      
      “江朽歌!”柳婳走了过来,像是之前被拒绝的事情没有发生的一般。
      
      江朽歌也好奇,她可以为了避免尴尬假装忘记那件事情,但是怎么做到对他还这么趾高气扬的。虽然这汴京人几乎都知道,柳婳小姐出了名的脾气火爆,但她在面对江朽歌时这般模样,他倒还是第一次见。
      
      哦,虽然一共也就正儿八经见过三次。
      
      “找我有什么事吗,柳小姐。”江朽歌抿唇笑。
      
      柳婳冷哼一声:“你别给我装。”
      
      江朽歌:“哦?”
      
      柳婳撇嘴,看了一眼紧跟着自己过来的婢女,“站这儿干嘛,还不滚一边去,没看到我忙着呢吗?没眼色。”
      
      婢女赶紧欠身行礼,然后飞速离开。
      
      江朽歌撅嘴不满:“柳小姐对自家的婢女都如此的凶狠啊。”
      
      柳婳瞪圆了眼睛,“你说谁凶狠呢?”
      
      江朽歌没接话,只是对她一挑眉。
      
      柳婳憋住怒气,问道:“你拒绝我是因为赵云烟,对吗?”
      
      江朽歌心里清楚的跟明镜一样,甚至还有点想夸夸自己的演技,居然成功的让大家都以为他是真的喜欢柳婳。尤其是那个傻姑娘,听了江奕的鬼话,还以为自己跟赵云烟有过什么。
      
      但他还是选择装糊涂,“什么?”表情带着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柳婳急了,“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认,喜欢人家又不敢说,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可不是什么英雄好汉。”江朽歌摊手,“我这人说难听点,叫市井流、氓。”
      
      柳婳:“那你作为一个男人,敢作敢当总应该做到吧?”
      
      江朽歌无奈:“我回答与否对跟你有什么关系吗?喜欢或不喜欢,都跟你没什么关系。”
      
      柳婳涨红了脸,心里有些酸楚,“我,问一下都不可以?”
      
      “可以问,但我也可以不答。”江朽歌依然保持着微笑的表情,但是已经不是最初那个笑了。
      
      柳婳离开后,江奕走了出来,江朽歌问:“躲那里干什么,早点出来我都不用这么伤人家了。”
      
      江奕绷着个脸,盯着江朽歌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的笑了出来。“公子,我真怕有一天你会变成疯子。”
      
      “什么?”
      
      江奕点头确认自己没说错,“怕你变成疯子。”
      
      “为何?”江朽歌慢慢走起来。江奕跟上。
      
      “每天这样,反反复复,像两个人一样。”江奕说完,江朽歌没有再答话了,过了会儿两人走到门口处准备离开,江朽歌又被李致跑过来喊住了。
      
      “这就要走啦?等晚上啊,宴会还没正经开始呢。”李致拍拍他的肩。
      
      江朽歌想了想,他自然是不能去做什么正事儿了。“那不家里还有一个呢,好几天没见着了,回去哄哄。”
      
      李致会意的笑了起来,“哟!让那些个女人听见,你那小婢女可就惨了。得了,那你回去吧,我跟他们说。”
      
      等李致离开后,江奕像是承接着前面说的话一样,说:“感觉累了,咱们就停一停吧。这事儿过去太久了,这样一步一步的查,短期不会有结果的。”
      
      江朽歌笑道:“怎么了,还轮到你来劝我了?不管过去多久,只要还有蛛丝马迹,就查下去吧。不然你说,我连自己母亲的事情都弄不明白,我这人活得还有什么意义。”
      
      江奕叹气,“嗯。但结果如果真的是最糟的,即使弄清楚当年的一切,也没有任何结果了。”
      
      说起那个很久前就猜到的最糟糕的结果,江朽歌眼中闪过一抹戾气,不着痕迹的咬了咬牙。如果真的那样,又如何。他也会像现在这般一步步算计下去,一直到那个最高点。
      
      “祁乐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他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搞不定赵老将军。
      
      江奕摇头:“没啊,最近没见她。”
      
      江朽歌问:“最近都没见?”他也没见到。他最近总是早出晚归,早上这丫头没起来,晚上这丫头已经睡了。已经接连快有七八天没有见过了。
      
      “我见她干嘛啊,公子找她有事?”江奕问。
      
      江朽歌想了想,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江奕摆摆手:“没事,现在回去她肯定在,直接问就行了。咱们整个府最闲的人就是她了吧,天天吃你的喝你的,也没见她做啥事。也不知道公子养这么个闲人有什么用。”
      
      江朽歌加快了步伐,笑了几声,然后说:“摆着好看。”
      
      江奕一愣神,已经落下他好几步,赶紧追上去,“摆着好看?……好吧,也还行,但也算不上国色天香啊。我看她还没赵云烟好看呢。”
      
      江朽歌挑眉:“我看差不多。你眼神不好?”
      
      江奕“呸”了一声,“我眼神好着呢,我看是公子昏了头。算了,养着就养着吧,反正顶多养几年,也不是多费钱。”
      
      回去后,江奕很懂的直接走到祁乐房门口,凶巴巴的拍了拍门,“祁乐!”
      
      里面没人应答。
      
      江朽歌已经先回了房间,将身上的衣服换成平日里在家穿的,门没有关,就听到江奕一个人的声音,并没有听到隔壁有应。
      
      过了会儿,江奕走进来,摊摊手:“可能出去玩了。”
      
      江朽歌点头,心里知晓,大抵是查那人去了。江奕离开后,他先是躺在床上静静的瘫了一会儿,然后吩咐下去准备沐浴。
      
      近日来真的是疲劳过度,可得到的远比付出的要少的多。但即使是这样,他心里还是有一团压了许多年的火,在等着他找出真相的那一刻发泄出来。
      
      今天江奕说,如果累了就停一停的时候,他一个这么多年什么都一声不吭的扛过来的人,竟然心里有些许酸楚。累啊,真的好累,但这一切累的像是无用功。累上加累了。
      
      “对了公子,前几天那边派人来说让你处理一下要务。”江奕站在门口叮嘱。
      
      江朽歌笑了,“芝麻大小的官,还处理要务?”
      
      家里有人做官终归不一样,不论他们科考如何,都能轻易在朝廷谋到一官半职。江牧现在在朝廷官做的不错,一年一年越爬越高。
      
      当年他主动跟江戎提出自己只要一个芝麻大小的官就可以,就只是为了图个清闲,有更多自己的事情可以做。刚好也可以让江牧心里平衡一点,再怎么说,他官也比自己大的多嘛。官大一级压死人,江牧大他可不是一级的事情了。
      
      如以此来,这九品芝麻官就做到了现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