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元帅总被骗

作者:驿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9章

      几日后,祁乐又一次坐在江朽歌桌案旁,缩成一团,像是在想些什么事情。时不时的抬头看江朽歌一眼,然后欲言又止。
      
      这已经是江朽歌这几天间第不知道多少次看到她这副表情了。
      
      他蹙眉问:“有话想说?”
      
      祁乐张了张嘴,想了想又摇摇头,摆摆手,“没有没有。”
      
      江朽歌将手中的书抖了抖,瞥了她一眼,又把视线放回在书上,“直说无妨。”
      
      “唉,想说,但又怕。”祁乐撅嘴。
      
      江朽歌迷惑,“怕什么?”
      
      祁乐:“怕公子听完不高兴啊,你不高兴周围空气都降温了!更不高兴的话万一把我撵走或者罚我干活什么的,那我岂不是得不偿失。”
      
      江朽歌挑眉:“我何时罚过你?何时说过要撵你走?”
      
      祁乐想了想,也不跟他再论,索性直说:“那个赵云烟啊,不对不对,那个赵小姐啊,是不是就是拒绝你的那个姑娘?我想了一下,你与她相谈甚欢,甚至将旁人都打发走,是为了聊些只有你们两个人才知道的事情,对不对。”
      
      江朽歌表情呆住,拿着书的手轻轻抖了抖,刚想出声反驳,却又听见祁乐说:“你还让我给人家算姻缘,我挺不敢算的,我怕算出来不是你,你又得伤心难过。你真的,痴情啊公子。不过也没错,我仔细打量了一翻,发现这赵小姐啊,长得真的是……”祁乐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一个夸女孩子好看的词,于是非常通俗的接着说:“很美!对。所以公子这样倾心于她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江朽歌:“我还做了些什么,让你觉得我对赵小姐有情?”说出来,我改。
      
      祁乐仰头想了想,“我感觉吧,就是能感觉出来,你对赵小姐的关心。这赵小姐也是奇怪,为什么拒绝了你没有觉得尴尬呢?”祁乐说着,又一脸同意的样子回答了自己的问题:“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终于在昨天晚上,得出了答案。”
      
      江朽歌顺着问:“嗯?”
      
      祁乐轻轻一拍桌子:“说明,赵小姐也喜欢你!但是碍于面子,拒绝了你。如果你们两情相悦,多表达表达自己内心的情,那不就成了!”
      
      江朽歌:“你看过很多话本?经常听说书先生讲故事?”
      
      祁乐眨眨眼:“你怎么知道!难道我们是同行!”
      
      江朽歌连连摆手:“不不不,你如果没什么事,就去沏壶茶来。”
      
      看到祁乐离开的背影,江朽歌松了口气,顺了顺自己胸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当事人,并且知道她会这样误会的原因,他自己都要信了。
      
      这姑娘莫非还拜过什么说书先生为师?
      
      祁乐最先整理好并逐条分析告诉给江朽歌的,是有关赵棋的。
      
      赵棋这人看着难相处,五大三粗一副凶巴巴的模样,但却什么都是最简单的。心思单纯没心机,就连经历都是简简单单。
      
      “命数。没弄错的话,赵棋前半生算过的顺心,只是由于他心思太过单纯,易遭小人暗算。后半生过的不会那么愉快了。如果没有弄错的话,在不久后赵棋将会丢半条命在战场上,终身残疾。但我,不保证这些都准。”
      
      “姻缘。不久后,也许就在本月或下月,他将会大婚。迎娶一位张姓女子。两人的感情应该已经有了一点点基础。”
      
      在听到终生残疾这几个字的时候,江朽歌微微眯了眯眼,听完姻缘之后,江朽歌问:“赵棋残疾后,这位张姓女子,会作何?”
      
      祁乐摇摇头:“我不知道。”说完又低着头有些失落的说:“我学艺不精。”
      
      “无妨,这便够了。”
      
      而后是赵云烟。
      
      祁乐在一句一句说出赵云烟的命数以及姻缘时,字字句句小心翼翼,并时时刻刻关注着江朽歌的表情。见他没有反常的表情,这才放心继续说下一句。
      
      “赵云烟。自幼体弱多病,具体原因不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祁乐致力于夸赵云烟,夸了几句之后,听到江朽歌一声轻笑,“不必这样,说该说的便是。”
      
      祁乐咳咳两声,有些为难的说,“直说?”
      
      江朽歌点头:“直说。”
      
      祁乐:“直说就是。虽然她是个才女,可能天妒英才,她的人生只到20岁。”说罢,连忙观察着江朽歌的脸色,见他并未有反常,心里不禁感叹,不愧是一个善于伪装的男人,她话都说这么绝了,他居然还能伪装的这么好。
      
      心里一定难过的快要昏过去。
      
      祁乐叹口气:“一次痛完吧!”然后给自己顺了顺气,面露难色的说:“如果我没有弄错,赵小姐应该会被天子亲自许配给江……”她顿了顿,见江朽歌蹙眉,摇摇头说出名字:“牧。”
      
      说完,江朽歌的眉头却放下去了。祁乐刚觉得奇怪,就听见江朽歌的一声叹气,其实搞不懂是叹气还是松口气。而后又听他说:“也好。只是苦了江牧。”
      
      祁乐:“什么叫苦了江牧啊!明明是苦了你啊!你不苦吗?我看着你都觉得苦。哎,你要是想哭,我现在就出去,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懂我懂。”
      
      江朽歌无奈,“你懂什么?分明什么都不懂。小孩子心性,行了,坐下吧。以后跟我说事也不用站着了,看着很拘谨,给我很紧张的感觉。”
      
      祁乐点点头,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边坐下一边摇头:“不行,我师父说了。跟天意打交道,在泄露天机的时候,一定要站着。”
      
      “这是什么道理?”
      
      祁乐比划了一下:“因为站着高啊,高才能接收到天意啊。”
      
      江朽歌:“……”
      
      这两个人江朽歌大致了解清楚了,只是这赵老将军。如果不是连续几天没看到祁乐的影子,却又总在半夜听到到隔壁的房门被推开再关上。江朽歌都快以为她是忘记了赵老将军这一茬。
      
      知道她如此忙慌,江朽歌也没有催促。
      
      待到她“算”清楚了,告诉自己便是。
      
      某天江朽歌路过祁乐房门口,听到里面传来一声重重的叹息,和一句:“老奸巨猾!”
      
      他笑了。
      
      他自然知道赵老将军是个城府深难洞察的人,知道会难,但不知道居然把姑娘难成这样了。
      
      江朽歌停下步子,轻轻敲了敲祁乐的房门:“祁乐,我饿了,陪我去吃点好吃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