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元帅总被骗

作者:驿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约莫到了酉时,天色慢慢又要变暗的迹象,祁乐正在房里的小床上瘫着,拿着本房间里的二层书架上摆着的一本看着最不正经的书看的不亦乐乎,空气太过安静,只有她憋不住笑的时候会发出很轻的笑声。
      于是祁乐很清楚的听见,江朽歌的门开了,又关了。
      
      她自打回房间后,就没有再听到江朽歌房间有任何响动了。而江奕也似乎是一直没有回来。所以这开门又关门的,应该是江朽歌本人没错了。
      祁乐吸吸鼻子,放下手中的书,飞快地跑出去瞅了一眼,看到的是男人的背影。江朽歌换衣服了。
      这是祁乐的第一反应。
      
      江朽歌身上的衣服原本是银灰色的,看着像是水墨画一般。而现在换成了蓝白。
      明明只是简单的换了身衣服,却突然感觉像是换了个人一般。若说那身银灰的衣袍,穿上给人的感觉像是稳重成熟又君子。那蓝白的衣袍,便又将他化作了翩翩公子。瞬间少了几分温润如玉,多了几分清新俊逸,英姿勃发之感。
      显年轻!
      
      祁乐忙着品他的衣着,欣赏他的身姿时,突然,江朽歌转过身来,将祁乐抓个正着。
      一抬头对上江朽歌的眸子,祁乐愣住了,尴尬的挠挠头,“我闲得无聊出来转转,公子你忙你的,我没啥事。”
      江朽歌却像是听不懂她所说,只是对她说:“过来。”
      
      过去?
      祁乐咽了咽口水,完了,她怎么觉得准没好事呢。
      果然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因为祁乐刚一过去,江朽歌就说:“我想,我有必要为我说过的话负责,证明一下我的清白。”
      祁乐:“什么?”
      江朽歌:“今日你随我去百花楼。”
      祁乐:“?”
      
      祁乐被带着去领了一套家奴的衣服,不知到底为何江朽歌似乎是特别的有耐心。将她带去领完衣服又陪她一同回来,站在门口等她换衣服。然后再领着她一同去那百花楼。
      站在百花楼门口的时候,祁乐内心是抗拒的。这种地方,她这辈子都不想来。虽然是有那么一点点点的好奇这里面到底是如何的混乱,但是比起自身安全,这点好奇心是完全可以忍了的。
      
      祁乐试探性的问:“公子,要不我在外面等你?”
      江朽歌不肯,“随我进去,我护你安全。”
      这怎么说都不行,祁乐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力。只好步伐沉重的随江朽歌进去。
      
      江朽歌见祁乐一副吃了大亏的模样,走在前面趁祁乐看不到,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其实这百花楼里,哪有外界说的那么夸张。流言蜚语传的太离谱,以至于这些姑娘家进个百花楼像是过什么大坎儿一样。
      江朽歌进去后,环顾了一圈。
      
      像是安排好的一般,他刚进来,便有人上来招待。可这来者却是个男人,一路毕恭毕敬的将他带到一个房间内,里面早已坐着等候已久的姑娘。
      祁乐像个没见过事面的毛头小子,就这样跟着江朽歌也进去了,被这男人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
      “怎么不是江奕了?新来的不懂规矩?站外面候着。”
      
      祁乐乖巧的点点头,应着:“哦哦。”然后退后几步,出了门,站在外面等着。
      等那男人也离开后,原本紧闭的房门突然又被打开了。是从里面打开的。祁乐侧目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江朽歌。
      “公子怎么了?”祁乐以为他又是有什么事要让自己做。
      
      江朽歌不语,一把将祁乐拽进了房间内,没有任何准备的祁某人非常没有形象的扑进去,险些摔了个狗啃泥。
      将她拽进来后,江朽歌便又关上了门。
      房间内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
      
      突然,坐在床边从祁乐一扑进来就仔细打量她的女人突然笑了。对江朽歌说:“这不是江奕也就罢了,怎么还带来个姑娘?”她还有后半句碍于祁乐在场便没有说。带来个姑娘也就算了,怎么还带来个看起来傻乎乎不太聪明的姑娘?
      祁乐愣住,江朽歌没有带姑娘来过?
      
      转念一想,也对,他来这就是来找姑娘来了,还带上个姑娘做什么。
      “江奕明日才能回来。”江朽歌答非所问。
      坐在床边的女人却也像是早已习惯了他这样,没有在继续追问下去。
      
      “说吧。”江朽歌突然对女人说。
      祁乐站在一旁眼睛直转,在两人脸上来回扫个不停。心里却也是满满的疑问。
      将她拽进来欣赏春宫大戏?
      结果好像也没有春宫大戏。
      现在又是说,说什么呢?
      
      女人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江朽歌坐过去。
      见状,江朽歌也就直直走过去坐下了。
      祁乐还是在一旁傻傻的站着。
      
      待到江朽歌坐过去后,祁乐听到女人刻意压低声音的说:“没有结果。昨日彩凤与他周旋了一夜,喝的烂醉,都还说不知情。”
      江朽歌蹙眉,真不知情?还是守口如瓶?
      门口有来往进过之人的脚步声,女人眯了眯眼,往江朽歌怀里扑去,一改刚才的声音,提高了嗓音妩媚的带着笑意的喊着:“江公子,讨厌啦,不要这样对人家嘛!”
      
      祁乐:?
      第一次见到这种大场面,祁乐呆在原地。这女人转变的也太快了,只不过是听到一些脚步声而已。而且江朽歌就这样坐着,她就能自导自演的用这么娇媚的姿态与模样开始一顿乱喊。
      若说这种时刻江朽歌经历的多的去了,可今日不知是因为祁乐在场还是什么原因,突然自己也觉得这有几分好笑。女人在那盯着门掐着嗓子表演的时候,江朽歌没忍住的笑了一声。
      不过这笑声放在这种场合倒也不显得突兀。
      
      待到门口再度安静下来,女人理了理头发坐好,看着江朽歌面上还有笑意,自己也没忍住的笑出了声,在江朽歌胸膛拍了一掌。“还不都是为了你,你倒好,还敢取笑我。”
      江朽歌咳咳两声,“并非。”
      
      于是乎,祁乐见识到了江朽歌所言——我虽进出百花楼,却从未做出什么出格之事。
      所以,江朽歌进出百花楼,就是为了每日听这些姑娘说这天南海北的事情?
      待到入夜时分,江朽歌便起身离开,出了这百花楼后,江朽歌抢在祁乐前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恕我不能言。我有我的打算,你只需要知道,你助我一臂之力,我定不亏待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