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子先生的超能力女儿

作者:今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02 章

      第02章_关于剧本
      
      “喂!太宰!什么叫没关系了啊!为什么要把她交给我啊!”中原中也朝太宰治的方向挪了步,大声质问着。
      不过因为顾忌着还扯着他衣摆的雏,他只挪了一小步而已。
      
      “这是秘密哦。”那个手拿剧本的男人放下手,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
      
      当然,这个消失不是因为他走得快。
      而是因为……
      
      听着废墟后传来的一系列夹杂着夸张惨叫声的声音,中原中也都不用跑过去看就知道,那是太宰治又摔了。
      
      “中也~我好像手断了呢。能不能来背我一下呢?”刚刚还溜得飞快的人,此刻却提出了无理的要求。
      
      “滚啊!你是手断了又不是脚断了!你自己走回去!”中原中也暴躁得停不下来,低头看到眼巴巴望着他的雏时,都觉得更顺眼了。
      
      “中也~好吧,看在……”太宰治那边又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祝你天天开心。”
      
      “哈?”
      没头没脑的一句祝福,没有剧本的中原中也自然不知道这其中包含了多少的幸灾乐祸。
      
      他听着太宰治渐渐远去的脚步声,突然又反应过来。
      “混|蛋!你是在耍我吧!”
      
      虽然这里一团乱,但是那个家伙刚刚摔下去的那个地方也没有多高,怎么可能摔断手啊!
      
      然而废墟后再没有声音传来,也不知是太宰治没有听到,还是不想回应。
      
      不过当太宰治彻底离开,中原中也倒是冷静了下来。他低头看着雏这个真的断了手又断了脚的人,心中不禁产生了一种名为愧疚的感情。
      毕竟,这伤是他造成的。而出于对搭档的信任,他也相信这个女孩对港口Mafia没有恶意。
      那这样想来,他刚刚做的事,就是无缘无故伤了一个孩子啊。
      看着雏清澈的双眼,中原中也更愧疚了。
      
      这个女孩无缘无故被他打伤,不仅没有憎恶他,没有害怕他,还敢来接近他……
      
      雏不知道中原中也脑补了些什么,她只是凭着自己的直觉选中了他而已。
      虽然刚刚另一个人总是在笑,还打不过她,但是她还是宁愿选这个人。
      要问为什么?不知道,没有理由。
      
      “饿。”她重复了第三遍,肚子也应景地又响起“咕噜”一声。
      
      中原中也压了压帽子,对上了雏的视线。
      既然是他让她受伤,那肯定不能不管她。不过在吃饭之前,还得先处理一下她的伤。
      
      但是去哪里呢?
      这样纯白如纸一样的孩子,带回港口Mafia似乎不太合适。
      
      更何况……
      
      他回想起今天一大早就出现在他房间里,然后把他的房间差点炸成废墟后,又用那讨人厌的声音跟他说“生日快乐”的太宰治,又忍不住要暴躁起来。
      
      他的房间毁了,连他今晚都要另找个地方睡!该死的太宰啊!
      中原中也简直想立刻追上去揍太宰治一顿了!
      
      >>>>>>
      
      身为港口Mafia的干部,即使是刚成年,拥有几处房产也是正常。
      中原中也沉思几秒,便决定带雏去他附近的一处房子。
      
      至于医院这种地方,从来不在他的选择范围之内好吗,毕竟他可从来没去过。
      
      “那个……你叫雏?”他轻声问道。
      
      “嗯。”雏乖巧地点了点头。
      
      有点尴尬。
      所以说他刚刚为什么要断人手脚?现在怎么带她走?
      难道抱着不成?
      
      他伸了伸手,最后还是选择用异能力把雏悬浮到了空中,让她飘在他身侧移动着。
      
      飘浮到空中这种事,雏经常干,但是像现在这样被动地飘浮到空中,对她来说还是头一遭。
      有种……新奇的感觉。
      她歪了歪脑袋,低头看着中原中也。
      
      看着……看着……看着……渐渐闭上了眼。
      
      >>>>>>
      
      中原中也这辈子都会记得18岁的这个生日,那是一个一睁眼就面临灾难的一天,但也是命运赐给他最美的礼物的一天。
      虽然——
      打开这份礼物的过程,也是一场灾难。
      
      ·
      
      他把雏带回了勉强可以称作是家的房子。
      房子很久没人住,但经常有人来打扫,算是干净整洁。医生、食物还有衣服,他在来的路上都打电话吩咐部下送过来了。
      接到电话的部下对于他“再买几套女孩的衣服,大概12,3岁”这种命令是怎么想的暂且不提,眼下他还面临着另一个困境。
      
      雏没心没肺的,虽然饿着,虽然手脚都疼,但却在来到这里的这段时间里……睡着了。
      
      中原中也看着她流着口水睡觉的样子,试探着把她往沙发上放去。
      但是右手和左腿都伤了,在她睡着的情况下,想全部避开伤处放下她有些艰难。
      
      于是,当拎着大包小包、带着医生的部下终于姗姗来迟时,就见到他的顶头上司身边悬浮着一个昏迷不醒(?)、口吐白沫(?)、身上只披着一件他家上司的外套的幼|女,脸色温柔(?)地开了门。
      
      难道是受首领的影响吗?
      终于在成年之夜……要……
      
      部下不敢再想下去,弱弱地喊了声:“中……中也先生……”
      
      “嗯,给我吧。”中原中也接过那大包小包,将医生让到门内,然后没多说一句话,就把大门重重关上了。
      只余下小部下看着漆黑的门板,咽了口口水。
      
      他好像验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呢。
      
      突然,大门又被打开,小部下看到了自家干部严肃的脸。
      
      “今晚的事,不许说出去!”
      
      “是……”小部下下意识应了,但在大门再次关上前,他赶紧又道,“等……等等!中也先生!”
      
      中原中也虽然脸上淡定,但其实心里慌得一批,冷不丁听到小部下居然叫住他,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回头,板着一张脸,嘴里重重哼了句:“嗯?”
      
      “那个……这件事,太宰先生好像……”小部下小心翼翼看了眼中原中也,发现对方在听到“太宰先生”这4个字的时候,明显脸色变黑了。
      这……还要不要继续说下去啊?再说下去,他怕啊!
      
      “太宰那个混|蛋干了什么啊!”中原中也忍不住暴脾气,几乎是用吼的把这句话喊了出来。
      
      这声音有些大,才睡着没多久的雏被吵醒了,她睁开眼,眨巴着深蓝色的大眼睛,似乎忘记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迷茫地看着周围。
      “啊……”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愣了愣又道,“饿。”
      
      中原中也听到声音回头,顾不上质问,再次关上了门。
      反正太宰那个家伙肯定干不出什么好事来!明天去揍一顿好了!
      
      门外,小部下看着再次关上的大门,咽了口口水,立刻转身跑路了。
      现在这样两头不得罪,刚刚好!
      
      屋内,中原中也把雏轻轻放到了沙发上,示意医生先给她处理身上的伤。
      
      而他自己则是把手中的袋子都放到了茶几上整理了一下。
      大包小包的一堆东西,他想了想,先找到了装食物的袋子。只是他刚想把袋子里的食物拿出来,就听到了雏的惨叫声。
      
      “好疼啊——”
      比他一开始把她手脚打断时叫得还惨。
      
      他手里的动作顿了顿,还是抬头去看了沙发上的雏。
      
      小小的一只,身上披着他的外套缩成一团,抗拒着医生的触碰。
      越看越显得可怜兮兮。
      
      “中也先生?”医生的声音响了起来。
      
      中原中也看了眼不敢乱动,小心翼翼抬头看他的医生,开口道:“快处理。”
      要是就这么拖着更不好,反正总是要痛一痛的,没必要拖下去。
      不过刚见医生有动作,他又补充了句:“你轻一点。”
      
      “啊,是。”医生应了声,额头上却冒起了冷汗。
      
      这轻一点是怎么轻一点?不管再怎么轻,总是要疼的啊!
      但是面对港口Mafia的干部,她也不敢问,只能蹑手蹑脚处理起来。
      
      “好痛——”雏的惨叫声再次传来。
      
      中原中也听着这声音,心里似乎产生了心虚的感觉。
      好吧,就是心虚,谁让他是罪魁祸首呢。
      不过又不能让雏闭嘴,他只能又跟医生说了遍:“轻一点。”
      
      “啊……是!”医生颤颤巍巍地,心想她已经够轻了啊!再轻,连工具都拿不住了啊喂!
      
      所以——雏的惨叫声还在继续。
      
      中原中也不再看,把装食物和衣服的袋子一一打开看了看。
      食物是一大份鱼子寿司,看起来三个人吃都够。而衣服,是宽松的家居服,很适合给断手断脚的雏穿。
      话说回来,他好像刚刚都忘记提这一点。
      正好误打误撞吗?
      
      他刚把衣服取出来,想给医生让她帮忙给雏换上,就发现房间里不对劲起来。
      
      伴随着雏的惨叫声,一片片蓝光出现,裹挟着房间里所有东西都飘浮了起来。
      包括医生。
      
      这种能量波动……是之前雏身上出现过的。
      
      中原中也感觉一阵头痛,异能力发动,加重了所有东西的重力,和雏进行了一场拉锯战。
      不敢下手太重,也不敢放任她,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束手束脚,连异能力都用得不顺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清澈的双眼”“如白纸一样”“小女孩”……
    战争机器·雏茫然:那是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