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酒儿

作者:九千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酒酒

      许酒敲了好一会儿,才把房间门给敲开了。
      
      李秋婷看见她一身狼狈样,隐约想起刚才好像下了一场大雨。
      
      “……你出去了?”
      
      许酒把袋子递给她,“嗯。”
      
      李秋婷接过,轻手打开袋子,“药店开门了?”
      
      许酒没精打采应付道:“二十四小时药店,回来晚了,你吃吧。”
      
      没动静。
      
      许酒不解看着她,莫不是还要等着她倒水?
      
      李秋婷微微抿唇,“……我不痛了。”
      
      许酒:“……”
      
      “我晚上头痛得厉害,就……偏头痛,白天没事。”
      
      许酒盯着李秋婷,大概是缺觉,她只觉得脑子里一团浆糊,分辨不出李秋婷是真话还是玩笑话。
      
      TMD还有这种病,晚上才发作,白天就好了,怕是故意耍她玩吧!
      
      她略微不爽的语气:“那是什么病?哭得我都不敢睡。”
      
      李秋婷大概有些愧疚,一只手抓上拿着袋子的那只手背,搓了搓,“就是神经衰弱……谢谢了。”
      
      不是神经病就好,许酒脱下身上的湿衣服,换上睡衣,卸了劲,躺倒在床,“我咪一会儿,准备出发的时候叫我一声。”
      
      “早餐不吃了?”
      
      难得李秋婷会关心人,许酒哼笑一声:“不吃了。”
      
      一大早和许酒起冲突,武扬雷打不动的运动习惯被打破了,不到半个小时草草结束,冲了个澡到酒店餐厅吃自助早餐。
      
      潘越杰来了,看见武扬,端着餐盘坐到他跟前。
      
      这一顿早餐吃得费劲,武扬不走,潘越杰不敢走,他已经加了两个火腿了,武总还闲闲坐着不动。
      
      这是要等人齐了开早餐会的意思?
      
      李秋婷到了,没一会儿,季博也到了,就差一个没来。
      
      “许酒呢?”
      
      李秋婷:“她说她不吃了。”
      
      “为什么?起不来?”
      
      李秋婷有些难为情,“我昨晚头痛,她五点多就出去给我买药,现在在补觉,待会儿我给她带一点吃的上去。”
      
      潘越杰皱眉:“头痛?现在怎么样了?”
      
      李秋婷抬眼,有些局促,她总觉得武总那双眼冷冰冰的,好像很不喜欢她似的,这两天从来没和她说过一句话,她虽然是在乙方公司,可在盛安,还真没见过这么高高在上的高层。
      
      她挠挠额头,“没事了,就是偏头痛。”
      
      季博:“五点多,天都没亮,她去哪里买药?”
      
      “她说二十四小时药店。”
      
      潘越杰想起了什么,“五点多不是下雨了,她怎么出去的?”
      
      李秋婷默了默,“……打的吧。”
      
      武扬拉开椅子,一言不吭走了出去,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餐厅尽头,以为这顿早餐要吃到地老天荒的潘越杰暗松一口气,终于解放了。
      
      最后一天的行程是参加一个智能家居系统的推介会,推介会开完就可以返程了。
      
      几人在外面用了简餐,回酒店拿行李,接送的商务车没到,几人在酒店大堂等着,武扬下来了。
      
      “武总,你不和我们回去吗?”
      
      季博会来事,这两天接触下来,成了这个小团体里唯一能和武总交流自如无心理障碍的人。
      
      他大堂里扫过一眼,“我还要办点事,你们先回,回去好好总结。”
      
      “不会要考试吧?”
      
      武扬淡笑,一个沉稳营销总,一个闷声置业顾问,一个嘴炮策划专员,真是神奇的配置。
      
      还有一个更神奇的……连影也不见。
      
      “要考,你策划岗的,先出一个策划案,我看看你是什么水准,销售岗……”他顿了顿,看向潘越杰,“许酒呢?”
      
      潘越杰:“武总,许酒她补休两天,要去见朋友,先不回去了。”
      
      他心下失笑,还真是今天不回,明天不回,后头也不回。
      
      “好,大家注意安全。”
      
      李秋婷垂下脑袋,别人听不出来,她听出来了,武总就是偏心盛安的人,敢情她就不是销售岗,许酒不在就略过了?
      
      许酒把行李箱存在酒店前台,出去找了一家网红甜品店,这家网红店外观是一艘船,主题是:我们的青春在迎风破浪中消散。
      
      许酒尝了两样店里的招牌,不过尔尔,她嘴巴刁,什么疼痛的青春,不过是残破的地中海。
      
      不过逼还是要装的。
      
      落在蓝色船沿的枫叶照,双皮奶和熔岩吐司。
      
      【这叫文艺女青年的下午茶,不接受反驳。】
      
      不赶时间,她坐了地铁,慢悠悠晃回酒店,这是一座快节奏的城市,路上行人如织,神色各异。有人忙自然也有人闲,高挡餐厅里人也不少,落地窗隔绝了室外的繁忙。
      
      那才是真正的下午茶,精致优雅,最靠窗的一对年轻男女,美得像一幅画。
      
      男的,今早才训过她,说她活该穷。
      
      女的,笑起来像电视剧里的白富美大小姐。
      
      没眼看了,她是一棵行走的柠檬树,要酸死这个大城市。
      
      武扬眼角的余光看见不接受反驳的文艺女青年雄赳赳气昂昂,两眼目不斜视地大步走过,莫名弯了唇角。
      
      纪妙安盯着他看,“你笑什么?”
      
      他收了笑,打开微信的一张图片,给纪妙安看,“这个店的东西好吃吗?”
      
      纪妙安看了看,“不好吃,我没去过,蛮有名的,都是外地人喜欢去。”
      
      “你没去过怎么说不好吃。”
      
      纪妙安强词夺理:“肯定不好吃啊,这些网红店都是靠营销才红的,就是给小姑娘们拍照打卡,东西能好吃到哪里。”
      
      武扬搓搓鼻尖,莫名一嗤:“要不说你年纪大了。”
      
      “你年纪比我还大,要点脸嘛!你都快老了,你爷爷不逼你结婚了?”
      
      他抹了抹下巴,“逼不了。”
      
      纪妙安小心翼翼看着他,“你爸呢?”
      
      他鼻腔冲出一声哼笑:“他管不了。”
      
      *
      
      颜一楠接上她,正赶上下班高峰期,两人被堵在路上,她抱着车里的一个玩偶,很困很困,却睡不着。
      
      “颜一楠,我穷吗?”
      
      颜一楠莫名其妙,“你穷不穷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
      
      她伸出食指,划拉车窗,有气无力:“就是没数啊,我妈嘴里,我穷得跟叫花子似的,她手里的钱又不舍得给我花一点,又嫌我的房子小,车子破,都是我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还完了首付分期,到车贷,还完了车贷,又来装修贷,没完没了,我就从来没有试过有钱的感觉!”
      
      颜一楠笑:“咱们又不是富二代,谁不是这么过来的,你看我那小破房,比你的还小吧,还花了我爸妈半辈子的积蓄,再搭上我半辈子,供完这套房子,我也快五十了,五十啊!都坐轮椅了!”
      
      许酒苦笑:“真惨。”
      
      “到时候我就卖了小破房,请个护工给我推轮椅。”
      
      许酒笑惨了,“我会时不时带点好吃的去看你的。”
      
      “带着你老公来,然后笑话我,看,谁让你不结婚,老了连个推轮椅的都没有!我说,我有护工,花钱不用看脸色!”
      
      她笑不出来了,谁说得准,说不定她才是那个请护工的人呢……
      
      颜一楠开车,本来不喝酒的,哪里知道许酒强烈要求点酒,颜一楠退了一步,饭后买了一些小吃,回家喝酒才能尽兴。
      
      这一喝,从九点喝到了快十二点,许酒上头了,躺倒在沙发上,颜一楠叫她去洗澡,叫不动,只好自己去洗了。
      
      憋屈,真他妈的憋屈。
      
      谁说了她活该穷,再好的公司也救不了她的?
      
      狗男人!
      
      她眯着眼找出狗男人的微信,他的微信头像是一片白雪茫茫中的一条德牧,看背景像是在国外。
      
      还真是冰冷的狗男人。
      
      她倒要遛遛他,她找到转账小方块,点进去,转账金额:10000,费劲数了数,一二……三四,四个零,转账说明:
      【十秒内自拍一张!】
      
      她把手机揣在怀里,煞有其事地数,十,九,八……
      
      没数到一,微信响了,拿起来一看,男人隔着屏幕,一如既往冷眼盯着她,真他妈的帅,就是太冷酷了!
      
      一万还买不到他一个笑么!
      
      她又开始费劲数数,一个一四个零 。
      
      【不要面瘫,要笑,笑!】
      
      这一次她不倒计时了,直直盯着屏幕看,哈哈哈哈哈,花钱买笑,她也算天下第一人了。
      
      狗男人发过来了,唇线有了变化,微微抿着似笑非笑,像是……在笑话她。
      
      不够,不够,买了当然要尽兴啊!
      
      转账10000,【加油!你一定会笑的!】
      
      这一回男人总算勾唇笑了,眸子里如冰山化水,澄净无双。
      
      有这样一双眼的人,怎么会是坏人呢?
      
      转账799,【棒棒哒!送你许酒酒哦~】
      
      微信界面变成了视频请求,她点了接受,狗男人那好看得一逼的狗脸出现在屏幕里。
      
      她眯着杏眼,心口相应:
      
      “狗,男,人。”
      
      他明显愣了愣,像是要确认一般,盯着她:“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许酒眼眨都不眨,干脆利落:“狗男人。”
      
      武扬顿了好一会儿,往后抬起下巴,蹙眉,“你在哪里?”
      
      许酒脑袋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他这是……要来找她报仇了?
      
      “我在颜一楠家,有本事你来啊!”
      
      颜一楠正好洗澡出来,渡着步子走过来,问:“你和谁视频呢?”
      
      许酒把手机往肚子上一盖,带着喝醉酒的娇憨,“走开……我不给你看。”
      
      颜一楠失笑,“是武则天她爹吧,我都听出来了,狗男人嘛。”
      
      许酒莫名火大:“滚啦!”
      
      “许酒酒,你在我家,你叫我滚啊,赶紧滚去洗澡!”
      
      许酒肚子上的手机突然传来低沉的男声:“为什么叫她许酒酒?”
      
      颜一楠脱口而出:“她本来就叫许酒酒啊,六年级才改名字,你以为为什么!”
      
      那一头静默了好一会,他低笑一声:“我以为?我以为她在装可爱。”
      
      装可爱?!
      
      许酒脑袋轰隆隆地响,装个屁哦!谁要对冷漠无情的狗男人装可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可爱的杠精》预收文,各位大爷收藏我吧!

    痞帅骚浪,猪朋狗友可以绕地球一圈的银河系团宠李正霆,要闪婚了!
      
      “嫂子是谁?”
      
      “嫂子厉害了,别的女人拧不开瓶盖,她拧得开消防栓!”
      
      李正霆翘着二郎腿,闲闲道:“九块钱而已,又不是离不起。”
      
      就在众人以为很快就会迎接自由身的霆哥,李正霆带着嫂子林白灵出现了。
      
      他亲手给林白灵拧开瓶盖,一脸温柔,“灵灵,拿结婚证出来,亮瞎他们的眼!”
      
      林白灵:“我撕了。”
      
      “撕了?”他捂着胸口,痛心疾首:“撕在哪儿,我去看看还拼得起来吗。”
      
      “碎纸机。”
      
      猪朋狗友们:“嫂子好飒!”
      
      嫂子何止拧得开消防栓,连霆哥的脑袋也能拧得下来。
      
      李正霆把林白灵环抱在怀里,斥兄弟们:“你们懂个屁!我老婆哪里飒,她碎了结婚证是想生生世世和我在一起,这叫傻,傻得可爱!”
      林白灵冷眼看他:“并不是。”
      李正霆捏她的脸,“天天和我杠,可爱不可爱?”
      
      先婚后爱,放飞自我的沙雕之作,没有虐,只有日常杠和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