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后只剩零级了

作者:长眠未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3章

      云蔓:来,让我闻闻味道……咕咚,就闻闻,真的,不吃,就闻闻味道……咕咚……真香啊,我忍不住了……啊呜~
      游魂:……
      
      那什么,云蔓如何两眼放光的大快朵颐放到一边。
      
      郝述这里在仪式后捧着一块作用和之前古玉相同的暗沉木牌,正等着游魂回来汇报呢,游魂不同残魂对于神秘侧萌新的自己来说很可能会反噬,需要小心应对。
      
      一分钟……
      十分钟……
      半小时……
      
      郝述终于忍不住动了动:
      木牌晃了晃,一下子变成了粉末坍塌在手掌上。
      
      他神情立刻僵硬了起来:又一次?
      
      呵呵,看来他不用担心回头怎么安抚还没完全掌握的鬼怪了。
      
      ——这游魂,它,一去不回!
      
      “阿嚏!”飘洒的粉末落到鼻子里,郝述狠狠连打了几个喷嚏。
      
      打完喷嚏捂着红彤彤的鼻子,他完全没有了再进医院的想法:“这也是我学艺不精?”
      
      【……当然,如果你能扔一个怨灵进去不久全解决了吗?】
      
      “呵呵。”听到对方说话前可疑的停顿,郝·呵呵怪·述对句狡辩冷笑了两声,“你有办法你来啊。”
      
      大约是不满于今天郝述的质疑与反抗意识,又或者准备一举压服他,那个始终没用尸体的沙哑声音道:
      【好啊,我上就我上。今天我就告诉你一个道理:在里世界,有时候需要谨慎小心,但也有些时候就是需要迎难而上!】
      
      立好flag,声音的主人又道:【就像是刚刚这件事,你都试了两次了,即使幕后人不是为你来的现在也注意到了你,逃跑是没用的。】
      
      语毕,这个声音就再没有响起。
      郝述可以清晰的察觉到某种被注视感消失了。
      
      伸手在随身的包里掏了掏,确定里面那个古怪的木质人也不在了,他勾起了一个嘲讽的笑:
      你以为你吓住我了?不可能!
      这次你愿意出手是打算压服我,但何尝不是我在试探你?将来总有机会摆脱你的,等我成长起来早晚要把你揍的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等等,刚刚的话怎么有种立Flag的赶脚?by不知不觉稳定了两层flag的郝述
      
      ……
      
      暗色的迷雾包裹了新出现的游魂,在对方的哀嚎挣扎中,一点点一点点的融化吞噬了它。
      用餐完毕,迷雾的一角微微掀起,细腻的烟缠雾绕间,明明没有脸,却还是让人感觉有种莫名的意犹未尽。
      
      很显然,云蔓并没有心满意足:
      还没饱呢,可以再来一杯吗?么么哒O(∩_∩)O
      
      现实中的楚藤察觉到了这个念头:
      诶?我没饱吗?不可能啊,虽然晚饭是没吃完啦,可后来不是叫了外卖吗?
      
      忍了忍没忍住,她直接从病房的衣柜里找出了一袋饼干。苦大仇深的撕开包装袋,从里面捻起一块拇指大小的饼干往嘴里塞。
      
      “嗝儿~”
      才塞了五六块饼干,楚藤就连打了几个饱嗝。
      
      一边是心里泛起的没吃饱的念头,一边是身体明确传达的吃不下了,胃部好撑的感受。
      
      楚藤:(⊙_⊙)
      你妹的!谁能告诉我,我到底吃饱了还是没吃饱?!
      
      她现在竟然连自己的身体情况都傻傻分不清楚,见鬼的!
      
      在堂姐的心灵世界中,云·真是你妹妹·死灵·蔓心虚的重新收敛起自己。
      
      某个小小的木偶从通风口钻进病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楚藤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一脸崩溃的样子。
      
      木偶:吓!
      木偶的膝关节猛的下弯,拟真的双腿一蹬一踢生生向后跳出了数米才轻盈落地,整个过程中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然而,这么大的动作后,始终注意着楚藤的木偶却发现她没有任何反应。
      
      仔细一看,木偶就发现楚藤虽然是正面朝着自己,但其实目光涣散并没有真的发现自己:
      她和其他人一样——看不见木偶!
      
      松了一口气,木偶开始仔细观察整个病房:
      之前游魂的消失究竟是怎么回事?
      
      每个平方每个病床都仔仔细细的用灵视检查一遍,特别是唯一清醒的楚藤身上它甚至检查了足足有三遍,最后的结果是:
      它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病房里没有任何问题。
      
      所以,之前的游魂是怎么回事?难道动手的人是路过?现在已经离开了?
      好像只有这种可能了。
      
      这样想着,木偶就准备联系医院附近的郝述,为了省事减少灵异力量的使用,就先附身在楚藤身上然后直接用手机吧。
      
      有了决定,它迅速靠近了楚藤,无形的傀儡线落在了女子的身体关节以及头颅上。以傀儡线为媒介,它进入了楚藤的心灵世界。
      
      心灵世界是一片大海,那么凡人活跃的主意识就是海面的冰山一角。
      
      避开主意识小心的落在海面的礁石上,人偶的意识化作一个身披黑袍的身影,目光扫过这片心灵世界:
      
      天空白云寥寥,主意识是一座巨岛,然后海面——
      
      卧艹!这什么东西?!
      海面的浪头下分明藏着大片大片的深暗迷雾,那张牙舞爪的模样,明明没有长眼睛却像是在盯着自己!
      
      黑袍一脸懵逼:???
      云蔓一脸惊喜:咦?这就是我要的再来一杯?
      
      “咳咳,不知道阁下是哪位?”黑袍人谨慎的后退了几步问。
      依照他的经验,面前的迷雾应该是某个存在所化,这样的手段明显比自己要厉害的多,所以他心里其实相当小心。
      
      云蔓轻轻流动迷雾,不无好奇的说:“我是夏国的修炼者,这片心灵世界的主人和我有关,所以,你因何而来?”
      
      黑袍人心里咯噔一下:该死!
      
      修炼者都是精神病,他可不会认为对方不会发现自己在楚藤发卡上动的手脚。无论这个“有关”究竟是好是坏,对方都很可能将此视作冒犯。
      意识到不好的他立刻转身试图离开。
      
      看到黑袍人试图离开,就像是被逗弄的猫咪伸爪子那样,云蔓所化的迷雾立刻扩散开来,弥漫到了对方所在的位置。
      
      由于之前残魂和游魂的倾情奉献,云蔓明显更强大了。
      
      表现在这里,就是被迷雾包裹后,黑袍人的意识迅速模糊迟钝起来。
      
      片刻后,他眼前楚藤主意识所化的岛屿好像边大了。
      
      不对!不是岛屿变大,是自己变小了!
      
      察觉到问题,黑袍人艰难的低头,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分明正在融化!
      就如人体用胃酸消化食物那样,融化后就诡异的析出雾气,并且迅速染上深谙的颜色,成为了这片迷雾的一部分
      
      之前的游魂也是这么消失的?
      
      “对啊!”迷雾中传出沉静空灵的女声。
      
      黑袍人:我说出来了?我还有力气说话?我还能苟!!!
      
      “不是哒,你没说话,你不能苟。”先来个否认三连,断了对方的念头,毕竟这里是唯心的心灵世界,这样“消化”起来更省力。
      
      然后云蔓才不紧不慢的继续插刀打击:“你刚刚是在心里想,只不过现在的状态下你不说我也能听到。以及看来之前的那顿小点心是你送来的,谢谢你了,你真是好人啊。”
      
      黑袍人:MDZZ……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