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后只剩零级了

作者:长眠未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1章

      “汪淮!”S大图书馆门口,身材高挑的女子叫住了正欲离开的大男孩。
      
      “楚藤?”汪淮脸上天生的小酒窝就像是在笑,“有事吗?跑慢一点,当心别摔了。”
      
      “我喜欢你。”女子稍一停顿后就毋庸置疑的一口气连续道:“我觉得我们挺合适的可以试一试所有我们交往吧。”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汪淮有些惊讶,面前的女子他有印象,是大二的学妹。前些日子她和人撕的时候,那干脆利落直攻下三路的英雌壮举也让人不由一凉。
      
      所以此刻听了告白,江淮只想夹紧双腿,就算面前学妹英姿飒爽的气质和颜值很让他心动,可还是想喊
      ——救命o(╯□╰)o
      
      “汪淮学长?”楚藤再次催促,让江淮觉得自己离当公公只有一步之遥了,不要啊,他一点都不想翘着兰花指自称“杂家”!
      
      但……不敢拒绝怎么破?故乡的女孩子真心凶残啊!
      
      决定了,他的回答是:“看,那里有灰机!”
      
      三!
      二!
      一!
      
      转身,跑!
      
      “啊啊啊啊啊!够胆!你个XXX吃了熊心豹子胆!哔哔哔~”楚藤抓狂的叫声一直传出三十米,也不知道骂了什么都被消音了。
      
      事后,汪淮对此评价为战略性撤退。
      
      等等,这剧情不对啊!
      明明楚藤不是和这家伙交往了吗?所以告白应该是成功的啊!
      
      这个念头闪过的时候云蔓察觉到了光感,睁开眼,天色才蒙蒙亮,刚才的告白场景只是一场梦。
      
      不,她垂下眼,那不是梦,是以梦境形式的预言,是窥探到的命运线,是命运已经被废弃的另一种可能。
      
      联系几日前见到汪淮后他身上的那股阴气,云蔓若有所思。
      
      没等她如有所思、思前想后、后知后觉的想出什么明堂来,秦·对棉被封印抗性满值·萝就挨个房间叫人起床了。
      
      昨天祭灶,今天是“扫家”,就是大扫除啦。
      
      当然,到了现代大家也就是指挥指挥清洁机器人检查一下清洁的成果什么的。
      
      打扫的过程中,大家还能听见不断响起的找到旧物的惊喜声音,比如:
      
      “宝贝,那是你小时候的尿布哦,记得那时候……”
      “妈!”那是十几岁正值中二期,满脑子玛丽苏七彩梦的秦萝在崩溃大喊。
      
      “婶婶说的是真的,我也记得,当时你每次拉在尿布上都不断的哼哼,跟小猪似的……”这绝不是在报复这些天早上的叫起服务,绝不是。
      秦萝:生无可恋.JPG
      
      大扫除(翻黑历史)结束已经是晚饭时间了。
      云蔓和楚藤主动从厨房端菜。
      
      等到饭菜摆好,她正要坐下来的时候却突然察觉到了不协调,顺着感知看向来源:
      是楚藤的那个发卡!上面的阴气,加重了。
      
      也就在这时候——
      “叮铃铃~叮铃铃~”
      
      “什么事啊?在吃饭呢。”楚藤抱怨了一声就离座到旁边。
      
      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来耳机戴上,同时语音智能管家接听了电话:“喂?这里是楚藤,你谁啊?”
      
      “什么?”随着电话里交谈的继续,她脸色大变:“怎么可能?!之前人还好好的呢!……耗子你说清楚!……知道了,我立刻就去。”
      
      挂了电话,楚藤匆匆往玄关走去,边走边说:“朋友出事了,我得去医院看看。”
      
      她行色匆匆,别说吃到一半的饭菜了,连包都没拿,几乎是小跑着走的。
      
      云蔓的目光微微一凝:看来是汪淮出事了,只是……为什么没直接死掉?
      
      前几天这么重的阴气还能活蹦乱跳本身已经够奇怪了,现在爆发出来人却没马上死掉,这不合理啊。
      
      或许,该去看看?
      
      那就去吧,楚藤是她的血亲,纵使不是直系也不容许别的超凡者插手,这是她的领域!
      
      传说中堕落的独角兽叫作梦魇,能踏梦而行。执掌梦魇权柄的云蔓也具备这样的能力。
      
      于是,夜深人静的亥时,她以血缘为媒介进入了秦萝的梦境。
      
      然后——
      “咚咚咚”一大片雪白飞奔而来。
      
      这是什么鬼?
      
      云蔓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群雪人正在戈壁滩上狂奔???
      是不是哪里不对劲啊?
      
      秦萝呢?梦境的主人秦萝呢?
      
      想到这里,画面一转:
      十多岁的秦萝坐在沙发上,手上摆弄这化妆品,粉底唇彩腮红一样都不少,这也就罢了,关键是你TMD对着雪人化妆是在搞什么?
      
      非常神奇的,十几岁的女童长着三对手臂跟风火轮似的给一个个雪人化妆,而且那些看上去是化妆品材质上压根就是颜料的玩意儿竟然还成功留在了冰雪上。
      
      每一个雪人化完妆就动了起来,而且是随机往某个方向狂奔,不管哪个方向最后都是跑到前面的戈壁滩上,MD这么大的太阳你们怎么就没化了?
      
      画面继续变化,雪人们奔跑中到了一处不知道是佛龛还是神龛的东西前,然后,齐刷刷跪下像模像样的祭拜。
      这是祭灶的记忆影响?
      
      到这一步,秦萝又出现了,还是六臂哪吒的样子,开始烧东西,不过不是纸马和神像,而是一台电脑,why?
      
      扯淡呢,不,这是做梦!
      这奇葩又混乱,偏偏还有那么点逻辑的梦境让云蔓无语了。
      
      不看了,再看下去她要管不住手给这场梦加点料了,例如定了早上五点的闹钟什么的,大冬天的如果真那样,好不容易盼来寒假的小萝恐怕要抓狂了。
      
      **
      而在云蔓的目的地——S市中心医院附近,已经有人在抓狂了。
      
      “该死的,为什么会这样?汪淮到现在都没醒!这就是你说过的不会有事?!”一个胡子拉碴好久没剃的男生在心里质问道。
      
      但他身边并没有其他人,连只小强都没有。
      
      紧跟着,就像是听到有人在回答一样,耗子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紫,调色盘一样。
      
      半响,他似乎冷静了,再次在心里说:“你说过这样不会有事的,如果有人死了,即使我不报警还是你觉得我国的大数据不会发现问题?你不说清楚我不会再帮你,没有我遮掩,你猜你还能藏多久?“
      
      【你觉得你逃得掉?】冰冷沙哑,像是幻觉的声音在郝述的耳边想起,却没有人能听到。
      
      察觉到不妙,他马上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只是想告诉你,之前你卖出去的那些许愿木牌已经有人使用了,而且有人是用生命做的交易。】
      
      “你骗我?!”郝述脱口而出。
      
      【我骗你什么了?所有因此死掉的人都是死于意外,不会有人发现的,只要没人发现不就是没事吗?至于死掉的人,只能怪他们太贪心了。
      
      你也算是我的学徒,将来总是要离开这些凡人的,你要比他们高贵的多,何必那么在意普通人的死活。】
      
      随着这个神秘声音颠倒黑白的强盗言论和可笑蛊惑,郝述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是真的后悔了。
      
      好一会儿,郝述继续他们的交流:“就算按照你说的,可汪淮呢?他又没买许愿木牌,他为什么出事?”
      
      【你将是高贵的巫师,一个卑微的凡人怎么有资格和你平起平坐?这就是反噬!】语气里满不在乎的居高临下。
      
      郝述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说人话。”
      
      【就是你作为初学者控制不住灵异力量,影响到了他,用你们夏国的话就是人鬼殊途。】
      
      冷笑了一声,郝述直指这番话的漏洞:“我遇到你就是一月份了,巫师学习不过几天就是寒假,才多久就影响到汪淮了?那我们宿舍的其他人怎么没事?别跟我扯什么体质,真这样你早收汪淮做学徒了。
      
      说吧,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郝述几乎以为对方不会回答的时候才听到回复:
      【还记得你刚开始学习占卜的时候给他算的爱情吗?】
      
      “什么意思?”郝述有些颤抖的问道:是自己害了汪淮?
      
      【看来你也猜到了。
      
      没错,本来他不应该这么早就和正确的女生在一起的,或者说这不是他原本的命运。
      
      当你为他预言第二天就会遇到正确的爱情的时候,其实就改变了他的命运。
      既然他得到了,那么理应付出代价。】
      
      郝述勃然色变:“可是他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当时你又没说!”
      
      【不,我提醒过你的,关于里世界,也就是你们夏国神秘侧的恐怖与毫无逻辑。而且我也说过,预言即命运的领域尤为奇诡。】
      
      “不!”郝述痛苦的站立不稳,死死抓住自己的头发:
      是他,是自己,是自己在接触超自然力量开始时的大意害了他的好兄弟!
      
      那个冰冷沙哑的声音主人五行的目光注视着郝述,无声微笑:
      不仅是你的友人,他那个被同样改变命运的恋人也逃不了。
      这些人命都将会让你彻底落入毂中。
      
      一切似乎从头到尾,都在意料之中。
      
      尽在掌握?
      
      不知道正踏梦而来的云蔓是不是也这么认为。
      
      ——她恐怕有不同的意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