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他还在跑路

作者:苏怀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萧雪满对帝后这件事接受不了,而且觉得沈观的描述肯定有主观夸大的成分。
      
      在他的认知里,以秦楼的个性,对自己有些不舍和后悔很正常,立个帝后,勉强算是纪念,毕竟也相处这么久了,风里来雨里去,睡也有睡过,感情多少有一些的,但痛不欲生还折腾了这么久绝对不可能,他不是这样感性的人,况且已经成了天下第一的望天帝君了,还怀念自己做什么?
      
      大概是以讹传讹了,灵界大陆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讲话总是很容易夸张的。
      
      不过到沈观收到秦楼出关的消息到现在也差不多快一个月了,十七重天好像也没发生什么不一样的事情。
      “我觉得他可能是找到一点小线索,能确定你没死,但具体在哪里应该还不清楚,否则早就找过来了,”沈观推测,“而且,按常理来说,也应该先在上界找你,没人能猜到你会跑到十七重天来吧。”
      
      萧雪满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
      他不禁联想起萧晚要去十六重天的事情,心里稍微有点不安宁。
      
      十六重天灵力比这里要好一些,灵力的压制自然也要差一点,当然也差不到哪里去,萧雪满前段时间晚上出去了好几趟,但都没有找到鬼狼王,都不如第一晚那只好,他便没有再出手,只拿那根脊骨练了器,想了想,又决定在骨器上再加一个小小的印。
      
      有这个,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在一个星期内保障小晚身上灵力稳定绰绰有余,也绝不会叫人发现他身上的异常。
      
      和他比较起来,沈观反而有些担心。
      “他才四岁,身上情况又这么复杂,你真放心叫他一个人去?”
      
      “我已经答应小晚了,不能出尔反尔,叫他失望,”萧雪满认真,“虽然要保护他,但小孩子总有自己的想法和愿望,我只是希望小晚高兴而已。”
      
      沈观倒是想起一点其他的事情。
      
      十六重天,这地方也和秦楼有些关系。
      望天帝君经历复杂,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跌落低谷,又从十六重天一步一步爬上来的,萧雪满在他最开始的时候就陪着他,这两个人之前是在十六重天呆过一阵子的。
      
      萧雪满当然也想到这一点,他也是认真考虑过的。
      
      每一重天地域都很大,他当时和秦楼住在北边青叶城边上一个小村庄里面,萧晚去学习去的是南边的柏雪城,两个地方一南一北差地很远,光路上就要半天。
      况且,他和秦楼那时候在十六重天认识的人很少,按那里人的天赋和寿命,这一百多年过去,应该早就不在了,不会勾起什么没必要的回忆。
      
      傍晚时候,萧晚拿着一兜兜的书就自己回来了,一张小脸很是严肃的样子。
      
      他今天下午是做了些简单的培训,老师也详细说了计划,这叫萧晚对未来的行程多了一些期待,回了家就很主动地和萧雪满分享了。
      “有四天呆在那边的小学上课,学习一些修炼的方法,剩下三天,就是参观了,”萧晚掰着手指和萧雪满复述一遍,“有那边很有名的大市场,也有竞技场、佣兵工会之类的,听起来很有意思。”
      
      一个礼拜其实学不到什么东西,这一趟本就是学校想让这些年级里面最优秀的学生去上面见见世面,多点修炼的信心和冲劲而已。
      
      十六重天虽然只比十七重天高一小截,但这一截确实是致命的差距,灵者是灵修的第一道坎,十七重天约有半数的人一辈子都无法修为灵者,不能将灵之力转化为正式的灵力。
      而十六重天,除了正在成长的孩子以外,绝大部分成年人都修成灵者了,已经熟练掌握了灵力的使用,所以这里才有完整的灵修体系,用于比赛的竞技场、接派雇佣任务的佣兵工会、交换买卖灵器灵药的大市场是灵修体系的一部分,这些东西对十七重天来说确实挺新鲜的。
      
      萧晚看起来也对这些地方很有兴趣,萧雪满便更不可能说出叫他不要去的话了。
      
      “挺好的,”萧雪满摸摸他的头,“小晚玩地开心,爹爹在家里等你回来。”
      “嗯!”
      
      三个人便准备开始吃晚饭,萧晚已经习惯了家里多了个人的存在,他拿碗筷的时候也拿了三双,沈观身上还有伤没好,他还上前去扶了一下。
      
      “沈叔叔,”萧晚糯生生地叫他,又很新奇地说道,“今天您的耳朵也看不见啦。”
      他这句话说出来,又有点失望。
      
      毛茸茸的东西总是讨小孩子的喜欢的,现在消失了,总是有些不舍的。
      
      随着伤势渐渐好转,同时也钻了空子不受规则制约,现在沈观身上的耳朵和尾巴也控制住了,可以收回去了。
      沈观的灵力被萧雪满封印,其实就是一种隐藏,他的能力还存在,化形不需要使用灵力,那只是灵力到了一定程度自然而然就可以转化的一种形态而已。
      
      狐族化人没有长得难看的,血脉越好化形越好看,沈观作为三昧真狐,是狐族顶级火系血脉,他自然也很好看,确切地说还过于艳丽,和萧雪满是不同类型的漂亮。
      但是就因为这张很有辨识度的脸,他现在也不敢出门,只能缩在后院的房间里面,他被通缉的时候样子被贴满了布告栏,虽然通缉热度降了下去,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指望大家都失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能收回去就好了,再找个方法把这张脸遮一遮,我就能出门了,”沈观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他刚知道萧雪满的事情,想着自己也应该尽点力,“到时候,也能帮帮你和你爹爹,总不能白吃白住。”
      
      沈观对狐族多少有些失望,就他现在这单枪匹马的情况,短时间内也报不了仇,倒不如先呆在这里。
      萧雪满也挺希望他能留在这里的,一来朋友有难他不能不帮,现在放沈观出去也不安全,二来沈观是火系,还是个火系中的佼佼者,他毕竟也在上界呆了这么久,见多识广,也许会对萧晚的情况有些帮助,甚至能找到解决方法。
      
      现在三个人一起吃晚饭,倒也挺其乐融融的。
      
      过了两天,学校开学的日子,萧晚的十六重天旅行也要开始了。
      这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萧雪满和沈观都给他准备了不少东西。
      
      作为狐族前族长,沈观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是凡品,只是一路逃跑破损严重,倒是有几块还算完整的布料能用,给成年人做衣服是不可能了,给小孩倒是可以。
      沈观自己状态不好动不了手,便拜托给萧雪满了。
      
      萧雪满看了看,做了件里衣,能包住要害部位。这里灵力不足不好炼器,破损也厉害,但这衣服在十六重天作用还是有的,至少灵者灵士级别的人打不穿这件衣服的防御。
      
      萧晚记忆力很不错,他认出了这布料的样子,虽然是爹爹给他换上的,他还是“蹬蹬蹬”跑去那边的床上给在卧床修养的沈观道了谢。
      “谢谢沈叔叔,我很喜欢这件衣服,”他认认真真地道,“我在外面会保护自己,不叫你和爹爹担心的。”
      
      多好的小孩呀。
      沈观心里软成一片,摸了摸萧晚的肉脸颊,道:“小晚平安就好了。”
      
      这么软这么乖,一看就不是秦楼那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的小孩。
      他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萧雪满给他戴上了骨质项链,当然,那骨头被他伪装了一下,刻成了一个白白的小兔子的样子,看不出是个骨头。十七重天灵力不足有的时候也很困扰,这个项链对萧雪满本应该是个很简单的东西,但他断断续续花了一个月才能完成,一点一点弄出来的。
      
      “小礼物,”他道,“小晚戴好看。”
      
      萧晚没想这么多,爹爹送的一切东西他都很喜欢,便珍之又珍地把项链戴好,放在衣服最里面。
      
      沈观暂时不能出门,萧雪满便自己把小晚送到了学校门口。
      
      门口停了一辆奇怪的马车,像是一个巨大的花苞,这是特殊的交通工具,毕竟是能带着这些小孩突破到上界的东西,是从十六重天那边的学校借过来的,还引起了不少群众围观。
      
      学校只选每个年级前三,小学共六个年级,本应该只有十八个小孩子,但有些有想法的家长实在不愿意放过这种好机会,四处托关系走后门,最后这个旅行团扩大到了将近三十个小朋友,学校派了七八个老师负责看护,校门口一下子挤地全是人。
      
      萧晚从爹爹手里接过了自己的小背包,放了他常用的一些东西,更大的行李箱给了带队的老师。
      
      旁边的家长叮嘱的声音在这时候传到他耳朵了。
      “一定要好好学,知道吗?”那男人反复告知自己看起来只有五岁的女儿,那小女孩看起来懵懵懂懂,大人的表情却激动地有些狰狞,“宝宝,你一定要努力,以后不要留在这种差地方,要做人上人,听到了没有?”
      那小女孩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
      
      其余家长和小孩的对话,大多如此。
      
      萧晚转过头,看了看自家爹爹。
      萧雪满蹲在他面前,在他手里又塞了一块小奶糕。
      “这个可以在路上吃,”他在这时候有点罕见的絮叨,“行李箱里也有放吃的,小晚如果吃不惯那边的东西,可以吃自己带的,知道了吗?”
      
      萧晚点了点头,忽又问了一句:“爹爹对我没什么期望吗?”
      
      像其他家长那样的。
      
      萧雪满想了想,笑了笑道:“一切平安,然后,小晚玩地开心就好了。”
      
      萧晚听了,便对自己爹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上前去亲了亲他的侧脸。
      
      “我会给爹爹带礼物哒,嗯,也会给沈叔叔带一份。”
      他离开前最后一句话是这样讲的,讲的时候还挥了挥手。
      
      小晚自出生后就没离开萧雪满身边,看着那辆花苞车凌空而起,缓缓地朝着上空走的时候,萧雪满立刻就开始有些不习惯了。
      
      他站在原地,像一个老父亲一样叹了一口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