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他还在跑路

作者:苏怀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萧雪满看懂了他的眼神,他揉了揉眉心,转身坐在木椅子上,一时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你想知道什么?”他问,“我看你这幅狼狈样子,估计也是一堆的事情要说吧。”
      
      沈观张了张口,一堆的疑问瞬间涌了上来,他也是不知道先问什么好,倒是先憋出了一句:“我的事情先放一边。萧雪满,他们都说你死了,我不信,找了你很久,也没找到一丝线索,你如果还在,为什么连一点消息都不传给我?我真的担心你很久。”
      
      沈观在问这句的时候并不是抱怨,在十七重天重逢意味着很多东西,他现在依旧在担心着。
      这一晃数百年都过去了,再见面的时候,什么东西都变了,还好,至少老朋友的情谊还留存着,谁能想到这么久之后,萧雪满又救了他一次。
      
      “我没死,”萧雪满道,“和秦楼结束以后,我就回家了,家里实在偏僻不好送信,而且那时候我以为我不会再出来了,反正往后都见不到了,便没打算再和外面联系。”
      
      沈观一听到秦楼这个名字就咬牙切齿:“我就知道是秦楼这个渣男的错!”
      
      “沈观,你真的不用脑补这么多,我们性格不合,两清之后就分开了。”萧雪满倒是脸色很坦然,甚至还笑了笑,“正如我那时候所说,各取所需罢了,我没什么遗憾,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了,我们老死不相往来,就是最好的结局。”
      
      “到底发生什么了?”沈观追问,“我那时候在二重天,什么都不知道。”
      萧雪满面对这个倒没有直接回答,他想了想,没有说地太详细,轻描淡写的,好像真的已经不在意:“最后一战,天枢院派人偷袭后方,我上去拦了一下,对方人太多,我受伤有些重,又听到前线已经胜了,他大业已成,我大仇得报,我和秦楼的交易也结束了,我没有什么必须要留在那里的理由,就回去养伤了,走得太急,也没来得及让人去狐族给你打声招呼,不好意思。”
      
      沈观摆了摆手,哪需要萧雪满对他道歉呢?他垂下头想了很久,之后问了最重要的一句:“那小晚算怎么回事?”
      “我们分开这么久,小晚今年才四岁而已,他是我一个人的,和秦楼没有关系,一开始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提到儿子,萧雪满就没有那么冷静了,他脸色也严肃起来,“若不是没得选,我甚至不会带着小晚从家里出来的。”
      
      沈观张了张嘴,接下来的话,他没问出来。
      
      虽然他很想知道萧雪满和秦楼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所有事情大约真的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但还好他没像传言那样死掉,如今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看样子也对之前的感情表现地十分平和,他这好奇心也散了一半,沈观是出于关心,并不是真的八卦。
      也不是说完全失去兴趣,只是萧雪满明显不想对过去的事情多做评价,特别是秦楼,他不想提的意愿表现地很强烈,沈观也不想只为了好奇硬要别人难受开口,还要和他解释地这样详细,这对萧雪满来说也是种负担。
      
      毕竟相对于秦楼,现在的情况更叫他感到好奇。
      
      萧雪满为什么要带着孩子来十七层?这里对实力很强的灵修来说非常不舒服。如果说自己是迫不得已,萧雪满又是受什么所迫?
      
      对于这样的问题,萧雪满思考了一下,花了一段时间来组织语言。
      
      “小晚对我来说是个意外。我回家之后,闭关修养了很长一段,前几年才醒来,醒来之后还就发现了有了小晚,但是我状态却不太好。”萧雪满道,“闭关确实提升了我的灵力,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体内的灵力十分混杂,也许在闭关的时候路子走叉了,吸收的灵力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像一团理不清楚的毛线球。
      若没有小晚,我自己在家慢慢梳理消化也不是大问题。但没想到有了小晚,他太小了,体内灵力被我遗传,既多又混杂,他刚出生,哪会梳理灵力?若找不到办法,他随时都会有爆体而亡的危险。”
      
      萧晚先天太足,旁人是三岁觉醒,他刚出生便是灵力暴动。刚出生的崽也实在脆弱,萧雪满也不敢强行出手帮他梳理,梳理灵力是细致又私密的动作,旁人实在插不了手。
      萧雪满为了救命,只能自作主张,先把他体内的绝大部分灵力封起来再说,至少先把命保住。
      
      但事情不是封起来就完了。
      
      萧雪满说到这里,又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还有个麻烦的事情。萧晚不是木系,或者说,不仅仅是木系,”萧雪满道,“他是木火双系。”
      
      沈观突然察觉到什么,他被这信息量弄懵了一会儿。
      
      火系。
      哪个火系?秦楼的火系?
      
      虽说两人分开许多年,但灵修孕育后代本就困难,特别是实力强横的灵修,已经不像是人与人之间的交融,更像是灵力和灵力之间的集合。毕竟父系越强横,孕育的后代天赋是生来强悍,从难度到时间跨度都不低。
      
      真是秦楼的儿子?
      
      除了孩子到底是什么血脉这种八卦之外,沈观的头脑一样也很清醒。
      
      双系灵力是一种很少见也很优异的天赋,比变异灵力更为稀少,世上已知的双系灵力无一不成了一方强者。但双系灵力大多是有联系的,例如水和冰,又例如金和雷,相互配合起来会有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木生火,按理来说,小晚应该极强,”萧雪满接着说道,“但他继承的天赋实在特殊,与常见木火不一样,我的木系排他性何必厉害,那火系也不是安分的。他实在应对不了这两种过于强悍的属性共存。”
      
      他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小晚情况比我还复杂,我在家时便下了两条封印,分别封印了他太过强横的火系天赋和大部分灵力,只为了让他不被体内互斥的能量弄丢了命,但这不能解决问题,十七重天天然对灵力有压制,对小晚和我的情况,多少有些帮助。”
      
      沈观不说话了。
      若是秦楼的火系,确实和常见的火不一样,众所周知,他的火是变异过的。
      
      封印本来就是不好控制的事情,萧雪满会这手段已经算很少见了,他是存着保护的心思,又不能封印的太死,把萧晚未来的后路都断了,这个度很难把控,所以他需要十七重天的外力作为助力。
      
      “另外,把力量封印起来,在这里就不会感到不舒服,地域压制没有用,算是钻了一点规则的空子,”萧雪满道,“你受伤的时候我也这么做了,让你好受一点,当然,只是小封印而已,更像是一种隐藏。”
      
      沈观一愣,问道:“十七重天灵力不够,你怎么做到的?”
      “你那种的不需要灵力,和小晚的是两回事,”萧雪满解释,“简单,只是一点技巧而已,当然,只能在特殊情况下用用,身体虚弱、昏迷和自愿状态下,用这个会顺利许多,待你休养好了,一抬手便能轻易冲破,这东西在战斗的时候没有用,现在倒是有些特殊用场。
      如果要在十七重天久待,最好一礼拜找我补一次,再日常小心一点灵力流传就好了。”
      
      “厉害啊,”沈观由衷感慨,“你上哪学的这招?”
      萧雪满轻描淡写地说道:“以前的经历罢了,当时没想到会在这时候派上用场。”
      
      但这不过也是小手段,做不了长久。何况,再好的封印根本封不住天赋和成长。
      萧雪满只是把问题压下去了,并没有解决。
      
      “小晚修炼的灵力没有消失,只是被蓄积而已,他百分之九十八左右的灵力都是被封住的,然而即使在仅能使用百分之二、三力量的情况下,他还是在一年之内从一段灵之力修到二段,”萧雪满说到这里,脑子也有点疼,“但是我还没想到解决方法。”
      
      萧雪满不是不相信小晚,他知道自家儿子很聪明,但是等他学会细致地梳理灵力还有段距离,更重要的,特殊的木火双系是个无解的题,小晚灵力越强,双系灵力的冲突越强。
      
      “可我不能拦着小晚成长,他很喜欢修炼,而且他自身强横了,才有可能找出解决的办法,外力的作用毕竟有限,我的作用也非常有限。”萧雪满叹了口气,“这让我左右两难。”
      
      没办法,这种事情又没有先例,谁也说不出正确的解决方法来。
      
      梳理灵力这事情还算好说,往后待小晚成长到一定程度他就可以学会,照他现在的学习速度,这个时间不会花费太长。可双系灵力就不好说了。
      
      萧雪满即希望他成长,却又害怕他成长。
      
      头一次把这事情和其他人说,叫他这几年压在心里沉甸甸的压力多少有些缓解,但他还是不忘叮嘱自己听完了秘密的朋友:“你知道这些就够了,不要和小晚说,一是说了也没用,平白叫他背负这些,除了忧心也得不到其他的,二来也是我担心的,天赋是封印不住的,小晚之前并非没有感知到,我怕这件事说开之后,他在修炼之时会忍不住去触碰,可能是无意识的,但这会让天赋复苏地更快,我不敢冒这个险。”
      
      而且小晚真的太懂事了,他若是知道自己身上有这问题,不会放着不管的,萧雪满更怕他知道了这些之后主动解决,他还这样小,若是路子走错一点,命就没了。
      
      “我没打算一直瞒着他,但小晚现在才四岁而已,让他无忧无虑地开心过几年,总没错吧?”萧雪满道,“这就是我的现在的问题了,沈观,你呢?”
      
      沈观听完也沉默了好一会儿,对于朋友的困境,他除了表示同情,一样没什么办法,且他现在多少处于自身难保的状况,还靠着萧雪满救命。
      
      “我的事情讲来也没什么复杂。前几年,我觉得累,就卸任狐族族长了,新上任的族长也是我一手教到大的,表面上看着好好,一上任就变了,不对,应该说是暴露本性了。”沈观言简意赅地把他的经历描述了一下,“他有些决策,我觉得不对,太激进了也很不理智,虽然能在短时间提升力量,但四处得罪人,不是长久之计,我当面反对过几次,他便把我视作眼中钉。族内长老大多收了他的好处,慢慢分了阵营,月初终于找了个理由诬陷我,我一路从二重天跑到这里,还以为自己要没命了。”
      
      沈观已修炼到灵神三阶境界,不看秦楼的话,他也是大陆顶尖,虽然厉害,但是那边群起而攻之再厉害也没什么用,能仅靠自己从二重天逃到这里已经不错了。
      他走地很急,身上也没带什么,一路跑到最后就剩下个灵药,能短时间内增强五感,逃跑时候倒是很有用,风吹草动都有感觉。
      
      这药时限快到的时候,他一身的伤已经撑不住了,但就在这时候,他感受到一点奇怪的东西。
      
      在大幅度提升五感的沈观眼里,十七重天就像是一片灰蒙蒙的灵力荒漠,可有一点不一样,那一点微弱的绿色,就像是沙漠里的绿洲,还让他觉得十分熟悉。
      他用了最后一点力气,一头栽在那里。
      
      那就是萧雪满的院子了。
      
      “院子里的藤蔓和树都是我种的,用了点特殊手段,小晚喜欢在那里修炼,主要是为了让他舒服一点,也没想到会引来你,”萧雪满道,“你先把伤养好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两个成年人相互交换了烦恼,双方倒是都轻松一些了。
      
      “对了,”沈观又想起一件事,“我逃跑之前,一重天那边传来消息,说秦楼出关了,又说,是因为有了帝后的消息,他才出关的。”
      
      萧雪满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他。
      “谁是帝后?”
      
      沈观这才反应过来,这人是真的再没关心过秦楼的一点消息,以至于没怎么听懂这句话。
      
      “你走之后,他一直在找你,要死要活的,闭关在断情峰上,建了个很大的星盘找你,不肯出来,”沈观解释,“一重天的人都知道,你,萧雪满,是望天仙门的帝后。”
      
      萧雪满:“……”
      他是真的挺迷惑的,他根本没和秦楼成亲,这帝后称号便非常莫名其妙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攻呢,没那么渣的,两个人之间误会居多吧,属于能救的。
    想来想去,还是改了一点设定,很多读者提了,还是怕大家阅读体验不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