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他还在跑路

作者:苏怀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萧晚一开始是没想到这些的,他听了几节文化课,觉得这里的老师讲的东西比十七重天要细致一些,年纪大了许多,懂得自然也多,他仔细做着笔记,还经常下课之后从图书馆那边再借几本书回去看。
      修成灵者之后,不同元素的灵修的修炼方法和要求也渐渐有了差异,分班是必然的,萧雪满的精修班也按照属性分成了不同的小组,分开教学,他入学的时候谨慎地藏好了火系的天赋,只展现出了木系,所以他的同学都是木系。
      
      同学和他灵力差不多,都是灵者左右,但他们都是十岁以上,相对于萧晚来说,已经晚地太多了,萧晚在他们面前就是个小不点,便坐在第一排。
      
      他平时也不喜欢和别人说话,只是埋头学习,但他天赋实在突出,由不得别人不讨论。萧晚便时不时地能听见同学对他的窃窃私语和指指点点。
      
      萧晚的家庭从表面看上来也很简单,他在学校里留下的入学档案也被人挖出来,从十七重天来的过往便也不再是秘密。
      萧晚也没觉得这个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从十七重天来的又怎么样?
      
      但他的同学好像不这么想。
      大概是十五重天里开始对“出身”和“家世”这些东西重视起来,灵修的天赋固然重要,但是后天修炼过程中能享受到的资源、能搭上的人脉有的时候堆天赋更重要。
      
      某些同学像是终于在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天才里找到一个污点一样,心理是平衡了不少,萧晚在头一次小考里面拿第一的时候,被原来第一现在就第二的同学当面甩脸色,还冷笑着蔑视地甩下一句:“你也没什么了不起,垃圾地方出来的人而已,做得了几天第一?”
      
      萧晚:嗯?我也从来没说过我自己了不起啊。
      
      第二名是个十岁的女孩子,长了一张挺娇俏的脸,但讲起话来也不怎么客气,萧晚甚至在看成绩排名的时候才知道她的名字叫洛茵茵,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就被人敌视,他向来安安静静学习,从不招惹是非,甚至也有老老实实隐藏起一部分天赋,尽量压低关注度,但还是不行。
      萧晚之前确实没遇到这样的人,十七重天的同学即使有些并不喜欢他这个第一名,但从来不会当面表达出恶意。
      
      萧雪满也多多少少知道一点,他坚持每天接送,对孩子向来关心,不可能不知道这些。
      
      “若是他们真的做的过分,小晚也不用害怕,爹爹还在呢。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子的,不遭人妒是庸才,正心静气,没必要浮躁,”萧雪满这样告诉他,“十七重天小镇里的生活是单纯,但小晚,我们本来也不可能永远住在那里。”
      萧雪满经历地多,他对小晚是很宠,但从来也没打算把他放在象牙塔里宠一辈子,小孩总有自己的人生,这些事情,他迟早也要经历,知道不是遇见的每一个人都会心怀善意。
      
      “我没有觉得受伤,”萧晚牵着自家爹爹的手,实话实说,“只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他来学校只是为了学更多的有用的东西而已,不是来学阴阳怪气的,幸好这学校管理严格,那女孩子和她的拥簇们也不敢做什么,平日里最多几句话,萧晚也权当没听见。
      
      萧雪满虽然打算做个开明又理智的家长,但是小晚还小,他不会真的不管,便时常去学校看看,生怕自家小孩真的被欺负了,回了家也不说。
      那个趾高气扬的小女孩他也看见了,打听了一下,是霜风城里佣兵工会分会长的女儿,家世很好,在小晚来之前,天赋也算是很好,从小便是宠大了,自然高傲。
      
      萧雪满一边教自家小孩修炼平心静气,自己其实小肚鸡肠又非常护食。
      “言语暴力也是暴力,真的过分了,”他回来非常严肃地对沈观说,“小晚虽然不在意,但我不能不管。”
      
      沈观也是教过族里的崽子的,但那些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小孩子们的相互较量他没时间管,只要不弄得太过分,他也没必要插手,毕竟作为大人,斤斤计较这些显得格局很小。
      但遇见小晚,就不太一样了。
      
      他也和萧雪满一样非常偏心,同仇敌忾,甚至语气非常正经,像是要做件大事:“你想怎么样?”
      
      可还没等萧雪满动手,学校那边就来了人,说萧晚在学校和人打架了。
      
      打架?小晚?
      萧雪满和沈观对视一眼,脸上都是有些不敢置信。
      其中萧雪满更是惊讶,萧晚是他从小带到现在,又乖又自律,从来就没和人动过手,他当即赶到学校去,在老师的办公室找到了自家小孩。
      
      对方家长像是已经到了,萧雪满还未进门,便听到了房间里面传来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孩子,怎么没有一点教养!学校里有这样的学生,叫学生怎么能安心学习?”
      
      萧晚听着这话,坐在角落里,他手臂和脸颊上都有灼伤,像是火系灵力烧出来的,像是被学校里面的医生修复过,但校医灵力不高,治疗效果也有限,那伤口看起来依旧有些吓人,萧晚也不哭,更不喊疼,抿着嘴,冷冰冰地坐在那里,直到看见萧雪满进来了,才微微放松下来,露出一点依赖样子,微微伸出手要他抱。
      
      小孩这样子,别说萧雪满,沈观看了也是一股子怒火涌了上来。
      
      身居高位的人一般是很少生气的,大概是这世界上能惹到他的事情实在不多,但如今这种情况,两个大人皆是久违地陷入暴怒。
      
      萧雪满先是细细检查了儿子的伤口,先前他用沈观衣服做的那件防护服倒是现在起了作用,至少护住了心口重要部位,其余伤口他迅速用灵力一一治疗,那看着骇人的伤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还疼吗?”他轻声问道。
      
      萧晚摇了摇头,用自己的脸贴着萧雪满的脸,闷闷地开口:“是她先骂人的,是她不对。”
      
      萧雪满出手治好自家儿子之后,对面来势汹汹的家长突然就不说话了。
      木系主回复,水系才主治疗,这两个作用听着像实际上千差万别,且萧晚是被火系灼伤,用水系治疗是最正常的选择,眼前这个人指尖是绿色的光,分明是个木系,他看得清楚。
      
      萧雪满这时候还哪管暴露不暴露,没惹到他的时候,自然温温柔柔很好说话的样子,现下惹到他了,还是以最不好的方式,便什么都不管,要叫眼前的人付出代价了。
      
      站在一边的老师看着情况不对,还是站了出来,把事情解释了一遍。
      和萧晚打架的就是同班那个十岁的第二名女孩子洛茵茵,她站在家长后面,捂着嘴,脸上还挂着泪,她还未等老师说完,便尖叫声起来。
      “萧晚先动的手!他用东西砸我!”她道,过于扭曲的表情让她本来娇俏的脸看起来丑陋,“该死的垃圾种!”
      
      学校老师是想和稀泥的,而且多多少少有点偏向性,洛茵茵是霜风城佣兵工会分会长的女儿,向来娇惯又蛮横,甚至有些恶毒,一直没人敢惹她,可她这句话说出来,叫老师都有些下不来台。
      
      “垃圾种”是这里形容从下面重天爬上来的人,是对灵修出身的极大蔑视,和骂人十八辈祖宗没什么区别,任何灵修听见这个,选择动手都算情有可原。
      
      确实是萧晚动的手,但洛茵茵事先恶言挑衅也是事实。
      
      事实上,这女孩在这之前已经说了很多遍“垃圾种”这种词汇,萧晚并未被激怒,只觉得她嫉妒又丑陋,洛茵茵也觉得这话好像没有用,想起前几日,她在校门口看见萧晚的家长来接他,长地很好看,但却是个普通人。
      
      “那是你爹爹吧?我看见了,”她对萧晚说,“他凭什么带着你从十七重天到十五重天?靠那张脸吗?妖里妖气的,他是怎么走的后门,说说啊?”
      其实她更多伤人的话还没说出口,一直对她的挑衅没有反应的萧晚头一次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后面的事情,教师外面的老师也都看在眼里,萧晚用灵力把自己课桌上所有东西抬了起来,大到课本小到文具,一件一件精准地砸中了那张骂人的嘴。
      
      他这速度快的,叫老师都没有反应过来。
      
      “口出恶言,”萧晚从座位上站起来,盯着她道,“理应打嘴。”
      
      班里都是刚刚修成灵者不久的木系,对灵力使用都是刚起步阶段,且木系不擅长战斗,洛茵茵不管是成绩还是打架,都被练了许久的萧晚无情碾压。
      
      但这姑娘有不少护花使者,萧晚出手没有留情面,她脸上被打击地火辣辣地疼,嘴边一片红,还有不知道被什么割伤的细细小小的伤口,看起来确实很可怜,洛茵茵尖叫一声,然后哭着出去,转身便找了高年级的人回来。
      
      那是一个已经快要从学校毕业的火系,是学校里天赋最好的了,十五岁,灵者九阶,差一点到灵士,那男孩被叫过来,也没想到对手是个五岁的孩子。
      
      他也稍微有点良知,觉得对方实在太小,这样欺负人传出去真的有点不太好看,虽然洛茵茵脸上的伤是真的,但她性格娇蛮也不是什么秘密,主动惹事的可能性非常高。
      “我找个医师给你治疗,放心,小伤而已,很快就好了,”他一边哄着洛茵茵,一边又低头看看小不点,难得有点恻隐之心,但态度还是高高在上,“你给茵茵鞠三个躬道个歉吧,实在不行磕个头好了,这件事就算了,我也懒得和你动手。”
      
      萧晚若是能低头,他就不是萧晚了。
      “要打便打,我不会道歉,”他道,“她才应该和我道歉。”
      
      他这样一说,那男生也下不来台,洛茵茵又在一边催他,脑子一热,就动手了。
      
      萧晚身上虽然有伤,但他那时候也没站着叫别人打。
      那男生也在一边,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他脖颈上有一道红痕,大概是之前也被治疗过,现在没什么大碍,但他多少也被吓到了,未想到真有五岁小孩会还手,且一出手就是杀招,他那道伤口,便是萧晚拿文具小刀割出来的,他被拉出去的时候就已经顺手拿在手上了。
      
      那女孩子现在还在谩骂,污言秽语不断,萧雪满以为萧晚是因为“垃圾种”这个生气,却没想到儿子未对这个称号有什么反应,反而恶狠狠地瞪了回去。
      
      “你不应该那样讲我爹爹,”他道,“你以后再这样说,我还要打你,谁来也没用。”
      洛茵茵叫地像是一只被踩了脚的鸡:“你这个贱种!”
      
      她后面的那位家长,倒是没有一开始那样颐指气使,他见了萧雪满疗伤的过程,有点惊疑不定地看了他一眼,洛茵茵这样骂,他还往回稍微拦了拦。
      
      但话已经说出口,萧晚受的伤也是明明白白,萧雪满和沈观都听地看地清楚,这事情就不能随便了了。
      “小晚说的对,”萧雪满越怒,脸上的表情就越平和,“小小年纪,口出恶言,心思歹毒,没有家教,是应该教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