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他还在跑路

作者:苏怀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坦白来说,萧晚是有些疑问的。
      一般的情况下,天赋是遗传的,萧晚知道自己如此特殊,那照常理来说,爹爹自然也不可能是表面上这样简单,至少,他绝对不可能是十七重天土生土长的人了。
      
      他有旁敲侧击问过沈叔叔,但沈观总是一脸为难的样子。
      “雪满不想提,”他道,“不是什么开心的回忆……都过去了。”
      
      若事情真的过去了,萧晚不问就不问了,可他总感觉心里有个疙瘩。
      自己身上的问题已经找到了解决方法,爹爹果真就真的再没有忧虑的事情了吗?
      
      “爹爹,”萧晚拉了拉他的衣袖,声音轻轻的,“即使现在,你是不是还是不想我往上走?”
      萧雪满听了这个问话,皱了皱眉头,然后开口,同样小小声的回答他,像是在说着悄悄话:“是。”
      “为什么呀?”
      
      沈观还没全醉,他还有点理智,想要上前去打断这对话,怕萧晚真的问出什么,但还未等他出声,萧雪满就回话了。
      “小晚要小心呀,”他捧着自家儿子软软的面团脸,声音依旧很小,像是在说着一个秘密,“如果我们被一重天发现了,你和爹爹都会被关起来,关到天荒地老也出不来,可怕不可怕?”
      萧晚:“……可怕。”
      
      沈观也是一愣。
      
      他和萧雪满喝酒喝过许多次,知道他喝醉从来不会说胡话,只会说实话。
      这人绝大部分时候都非常有自制力,知道自己的酒量,只是实在高兴的时候会多喝,这次大概是因为小晚的危机算是过去,才少见地喝得尽兴。
      
      但他这句话说出来,叫沈观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他也是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萧雪满告诉他的事情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他埋在心里,连亲生的孩子面前也不愿意提,任由这些记忆腐烂。
      
      沈观没什么被瞒着失望的情绪,他只觉得心疼。
      他和萧雪满是很好的朋友,即使隔了这么久,还是巧而巧之地被他救了性命,两个人之间说是过命的交情都说不出来到底过了几条命了,然而沈观知道,自己也不过是萧雪满复杂人生里的一段而已,毕竟他认识萧雪满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叫神王低头的大佬了。
      
      但萧雪满并不属于那种一帆风顺的人,很多东西他不说,并不代表不存在。
      
      萧晚听到这句话,倒是没有再问下去。
      
      因为萧雪满真的喝多了,现在又是大晚上,他又醉又困,抱着儿子一闭眼睛,就睡了过去。
      
      萧晚和沈观一起把他扶到床上躺好,沈观被那句话一刺激,酒醒了大半,连睡意也没有了,他盯着萧雪满的脸看了很久,轻微地叹了一口气。
      
      萧晚也在一边,他没走,只是听了沈观的叹气,转过头去看了他一眼,开口道:“沈叔叔,我懂了。”
      
      沈观:“???”
      我都不懂,你懂什么?
      
      萧晚却想了很多,联系到沈观为什么会来这里,他自然会生出许多联想。
      爹爹也是被通缉的吧,他想,逃了很久,要避着上界的仇家,所以才会有这样多的顾虑。
      
      “爹爹也是为了我好,”萧晚道,“但我以后会努力修炼的,让他不用害怕任何人。”
      
      沈观不知道萧晚想到哪里去了,但他能得到这样的结论,倒是也不错。
      从另一个角度想,萧晚这样想也是有点道理的。
      
      “你也不用想这么多,你还小呢,”沈观道,“我和你爹爹还在呢,会保护你的。”
      
      二年级结束之后,学校又放了一个月的假。
      
      萧雪满总觉得自家儿子修炼又努力了许多,可能是终于找到自己身上的秘密,有了努力的方向。
      
      他在这一个月内从四段灵之力迅速修成了六段,确切来说,这并不是在升级,只是一种稳定状态下的释放而已,那本来就是他身体里的灵力。
      萧晚对自身双系灵力的控制也更加炉火纯青,但随着灵力的提升,火系灵脉的力量也越发强大起来。
      
      他并不急躁,即使心知自己身怀强大力量,也并未着急全部拿回,一步一步走得扎实。
      
      但萧晚现下五岁六段灵之力的情况,在十七重天也显得突兀了。
      他身上大问题已解决,十七重天天然的压制便显得可有可无,这里不再适合他修炼,萧雪满想了想,也同意他的往上走的想法。
      
      换个环境也好,也恰好迎合了萧雪满到处看看的想法,下界无论哪一重天都没差,沈观的通缉令早就撤了,那些人不会找到这里来的。
      萧雪满信心满满地确定。
      
      倒是萧晚听到这个,愣了许久。
      “没关系的吗?”他小小声的问,“其实在这待久一点也没什么的。”
      
      萧晚如今只是在释放,环境的灵力浓度对现在的他来说确实差距不大。
      “没事的,”萧雪满摸摸他的脑袋,“迟早要走的,不如早点准备。”
      
      只是十六重天是不打算去的,他听了那边对望天帝君盲目崇拜的样子,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好感来,干脆把这层越过去,决定到十五重天去看看。
      
      三人收拾和准备的这几天内,萧晚已经升到七段,就他这个飞快的速度,摸到临界线灵者三阶也用不了多久,不如早做些准备。
      
      他们对药铺常来的客人解释要去远行,选了一天早晨,便离开了这里。
      
      对于灵力不足的人来说,冲破重天需要交通工具,但若是实力到了,直接上去就好了。
      萧晚被自家爹爹护在怀里,脸埋在他的外套里面,眼前一黑,旁边似乎有剧烈的风吹过,只觉得过了一会儿,他们就已经到了。
      
      他们落在一片树林子里面,周围无人,萧雪满抱着儿子,远远地看到前方好似有亮光。
      “这里应该离城市不远,”他道,“我们往前走吧。”
      
      萧雪满其实想地挺简单的,他手上有些钱,先找间房子安顿下来,然后再谈其他,但他们走到城门口,还未进去,问题就已经出现了。
      
      守城的士兵盯着他们三个人看了一会儿,然后问道:“牌子呢?”
      
      萧雪满和沈观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牌子……是什么?
      
      “没有牌子不许进城,”士兵也不多做废话,“赶紧走,不要挡路,后面还有人在等。”
      刚来这,也没必要和别人起冲突,萧雪满带着一脑袋的疑问走到了一边。
      
      “什么东西呀?”沈观同样摸不着头脑,“雪满,你不是来过十五层吗?”
      
      萧雪满更茫然了,实际上,他虽然来过十五层,但这里只是他往上走的一段必经之路而已,他和秦楼在这里呆了三天不到就很快突破到上一界了,什么牌子不牌子的鬼知道是什么东西。
      
      幸好萧雪满长了一张很有欺骗性的脸,又抱着一个孩子,看起来确实很需要帮助的样子,他没多久就问到了。
      
      “牌子”说白了其实就是身份证明。
      
      十五重天里的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出生在这里的原住民,他们出生的时候就能领到一块身份牌。
      另一种,就是从下面升上来的灵修,十六重天的天花板是灵士,突破了便能升上来,升界是不能跳过的,不管出生在十七重天还是十六重天,能修成灵士的,肯定有丰富的修炼经历。
      
      这所谓的修炼经历,就可以依靠某种途径来证明,这途径,就是萧晚在十六重天看到的三个地标,佣兵工会、竞技场和大市场。
      
      佣兵工会的证明其实是个勋章,里面记录了两种信息,一是灵力等级,二是累积的任务完成积分,积分可以升级,对应的徽章也不一样。竞技场的是个六角形的吊坠,具体功能也类似。大市场面对的人群小一些,商会只针对商人提供身份证明,是个带在手上的戒指。
      
      这些四大类身份证明,统称为“牌”,当然还有些少见的,例如药师炼器师等的身份证明,只是这种珍惜人群在这里实在不多。
      
      肯定还有些灵修就是孤僻的,什么组织也不参与,但这种人对于城市管理来说确实不太稳定,所以那守门的士兵对萧雪满这三个黑户只是驱赶,也没把他们抓起来。
      
      十七层哪里有这个,毕竟是大陆底层,连三大机构都不在那里设点,也无所谓谁是谁。
      到了十六重天,便开始有阶层感,需要界别身份,城市管理也更加完善,那时候萧晚是被邀请去的,他也没出过城,自然不知道这回事。
      
      至于萧雪满和沈观,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回听见这新鲜事。
      
      “上界……不怎么讲究这个,”沈观有点愁,“这些牌子,我都没有的。”
      他出生时候便被当做下一任狐族族长培养,没办法,天赋实在太好,生来就站在大陆顶端的人物,哪里还需要什么身份证明。
      
      况且像竞技场这类地方,说白了也是组织,只是具有些联合性质,其总部就设在一重天,沈观作为狐族族长,全盛时期的他和佣兵协会会长这类人是平起平坐的。
      萧雪满同样也没有这类证明,他皱着眉头,在城门口迷茫地站了一会儿。
      
      “我以前帮过竞技场的忙,他们倒是给了个牌子,”萧雪满想了想,“好像叫……长老令?可是我不知道扔哪里去了。”
      “拿过来也没用,”沈观倒是不惊讶,跟着叹了口气,“你在这用,这里的人能吓死,十五重天还能安静地了吗?”
      
      萧晚抱着爹爹的腰,只默默地听着这些话,安静地没说什么,抓着萧雪满衣服的手却抓紧了很多。
      
      “小晚还要上学呢,”萧雪满忧愁地想着办法,“怎么这么麻烦呀。”
      
      他送萧晚上学真不是吃饱了撑的,学校教的修炼方法虽然对萧晚没用,但是文化课程是很有用的,从写字到历史,还是对大陆十八重天内生物植物的介绍,各种各样的文化课程都有,灵修不是会打架就好,知识也一样有用。
      萧雪满虽然见多识广,但是他毕竟不能系统性地教,也不能自己一人编出教材来,学校在这时候还是非常有用的,萧晚学地也很认真,各重天灵力虽然有差距,但这种基础的文化教材差距不大,都是一样地学。
      
      他只愁了一会儿,但抱着软软的儿子,又觉得心情平复了一点。
      不急,总有能进去的办法。
      
      沈观一样皱着眉头,他在没必要藏着脸,毕竟通缉令只在十七重天贴过。
      
      他和萧雪满带了足够的钱,甚至来之前都调整好了灵力,对外露出的实力控制在灵士阶层,不会引人注目,谁知道被拦在城门口了。
      
      旁边有一排等着进城的人,里面有个年轻的女孩子,偷偷看了他们好几眼,她一直在这里,也听见萧雪满之前问别人的问题,知道他们在烦恼什么,最终鼓起勇气,上去小小声地说了一句:“有些城管得没那么严,不需要牌子的。”
      
      “在哪?”
      
      “离这里大约半天的车程,”她道,“叫霜风城,那里很大,是十五重天最大的四座城池之一,很有意思的,头一次去的人,在门口测灵力,超过灵士就能拿到通行符了。”
      犹豫了一下,她又补充了一句:“那边人多且杂,就是有点乱。”
      
      萧雪满就自己最关心的问题问了一句:“有学校吗?”
      “有的有的,”小姑娘点着头,“十五重天最好的学校就在那里了。”
      
      萧雪满非常满意。
      
      他和脸红红的小姑娘道了谢,当即和沈观下了决定。
      “我们就去那里。”
      
      就在萧雪满往传说中的霜风城走的时候,下界却来了个特别的人。
      也许,所有事情真的冥冥之中有天注定,所有的偶然交汇之后,也终究变成必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无责任小剧场:
    雪满:我要进城
    守城的兵:要身份证明
    雪满:我没有,哪里能弄到?
    士兵:城里的三大协会可以办
    雪满:那让我进城
    士兵:要身份证明
    雪满:我没有,要进去才能办
    士兵:进去就要身!份!证!明!
    雪满: ……凸(艹皿艹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