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男主的炮灰前妻

作者:文房二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学习生火

      第二天一大早,江佟彤就起来了。楚白杨已经不见人影,两个孩子倒还在睡着。
      
      含笑睡得脸红红的,软软的发丝覆盖在额头,红艳艳的小嘴不时地吧嗒一下,好像在梦里吃着什么好吃的东西。她的嘴角还遗留着一丝疑似口水干涸的痕迹,看的江佟彤真想捏一捏她肉乎乎的小脸。
      
      九里睡觉比含笑斯文多了,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双手高举在头两侧,平平地躺着。随着呼吸,胖胖的小肚子一鼓一鼓的,让江佟彤想起某种两栖动物。尤其是九里的腿并没有伸直,而是两腿向内弯曲,看上去就更像了。
      
      江佟彤怕吵醒两个孩子,小心翼翼地从床尾爬到外面,下了床穿了鞋走了出去。洗漱完毕后,江佟彤往灶屋走去。
      
      在院子里碰到了楚小妹,楚小妹正在洗一家人的衣服。
      
      江佟彤停下来跟小妹打了招呼:“小妹,我先去跟娘学怎么生火,一会再过来帮你洗衣服!”
      
      楚小妹停下手头的动作,看了江佟彤一眼,再一次确定,这个大嫂脑子应该是真地出了问题。
      
      楚小妹用怜悯的眼神看了江佟彤一眼:“不用了大嫂,你去跟娘学灶上的活吧!夏天的衣服薄,我一个人洗得过来!”
      
      江佟彤被楚小妹的眼神看得莫名其妙,好在她不是纠结的人,跟楚小妹告辞之后,就去了灶屋。
      
      灶屋内,楚母早已生好了火,这个时候正在烧水。看见江佟彤过来,便淡淡地问道:“我听白杨说,你脑子受了刺激,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江佟彤黙了一下,才答道,“是的,很多事情都模模糊糊的,好像知道,但是去做的时候,又感觉不对。”
      
      江佟彤在心里吐了下舌头,她胡乱编的理由,楚白杨还真的信了,还拿回来敷衍江母,江佟彤觉得有些脸热。
      
      楚母看着江佟彤,女孩子的脸蛋又白又嫩,即便是穿着粗布衣服,也看得出与这个黑洞洞的灶屋极为不相称。
      
      楚母叹了口气,当初她就不看好儿子与江佟彤的婚事。这个女孩子太过娇气,也太过漂亮,在她们这样的人家根本留不住。可是当时那种情况,白杨不娶她,她在村里的日子就难过了。一个女孩子,没了名声,还是外地来的,还咋活?她也只能点了头。
      
      “既然你肯过来学,就好好学。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还像从前一样,只是做个样子,你还是趁早歇了的好。我没那个功夫陪你在这灶屋里磨洋工。”
      
      到了后面,楚母的语气严厉了起来。毕竟这个儿媳有过前科,楚母也不知道她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要是真地和以前一样耍着她们玩,她可没这个功夫陪她玩。更不想像傻子一样,被人牵着鼻子走。
      
      江佟彤愣了一下,脑子里渐渐出现了一些事情。看完原主的这段回忆,江佟彤忍不住想骂娘了。楚家人真是脾气好啊,要是换成自己被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捉弄,不打死她才怪。
      
      替原主背锅的江佟彤尴尬着一张脸笑道:“娘,从前是我不懂事。您放心,这次我是真心想跟您学的。”
      
      江佟彤只能用保证加上实际行动来打动楚母了。偏偏原主的记忆只有遇到事情时,才会出来,她对许多事情都是两眼一蒙黑。
      
      楚母看着江佟彤一脸的沮丧,脸色淡淡地:“你记住自己的话就好!你得知道,撒谎这些小聪明,用一次两次管用;时间长了,谁也不是傻子,能让你一直骗下去。”
      
      江佟彤点着脑袋:“娘教训的是!”
      
      楚母看江佟彤这样,也没再多说,反正怎么样,也不是靠一两句话就能改变的,关键还是江佟彤的行动。要是她还像以前一样,时间长了,总是能够察觉的。
      
      “咱农村不比你们城市,家家户户都是用这种土灶,你不会生火可不行。今天,我教你,你记着步骤,明天早点起来,过来练习练习,这东西没啥,多练几次就上手了。”
      
      “这生火,把灶膛灰拨向两边,中间放点废纸稻草,上面再放小树枝或者玉米棒。点着后,再往上面加大点的柴火。要记得,不能一次加太多,加太多,就像你上次那样,只冒烟没有火。还有,点火之前,千万别忘了锅里放水。”
      
      楚母讲得很细,江佟彤一边点头,一边从口袋里抽出纸和笔:“娘,你讲慢点!我给记下来。”
      
      楚母看着江佟彤这副模样,眼底倒是露出了好笑的神情,“这也不是啥难事,上两次手,就会了,咋还拿笔记上了?”
      
      江佟彤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娘,你这就不懂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我现在脑子不好使,这东西得记下来。等我回去多看几遍,给背下来,明天上手的时候,心里也有个底。”
      
      “随便你!”楚母心里觉得没必要,不过江佟彤愿意认真学是件好事,她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跟她较真。
      
      楚母今天要做杂粮稀饭,跟江佟彤说了,放多少米,放多少水,大概煮多长时间。江佟彤一边点着头,一边拿着笔记下,嘴里还念叨着:“一碗米、五碗水、煮四十分钟。”
      
      楚白杨挑着柴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江佟彤这副样子,他挑了挑眉,装模作样。不就学个生火么,用得着拿个笔记?装给谁看呢?
      
      不过楚母在,楚白杨也就没说话,把柴放下后,就过来帮楚母做饭。
      
      等饭煮好了,九里和含笑也醒了。江佟彤想帮两个孩子洗漱,奈何两个孩子都不要她。江佟彤只能无奈地站在一边,想给楚白杨打下手,递递毛巾之类的。
      
      楚白杨看了她一眼,没有理会她。江佟彤只好尴尬地走开。
      
      等吃饭的时候,江佟彤抢着帮两个孩子盛稀饭。两孩子和刘媛吃的一样,都是大米稀饭,不像他们吃的是杂粮稀饭。
      
      不过江佟彤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一个孕妇,两个孩子,自己总不好跟她们抢饭吃。
      
      刘媛看着江佟彤讨好两个孩子的模样,嘲讽地笑了笑:“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大嫂,从前你可是理都不理两个孩子的。怎么的,回家一趟,回来居然发现两个孩子的好处了?”
      
      刘媛眼珠子转了转:“我说,大嫂,你不会又想打什么坏主意吧?还是你想着把两个孩子一起接回城里去,这会儿先笼络笼络他们?”
      
      这话一出,除了楚白杨,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江佟彤,包括九里和含笑。毕竟江佟彤最近的表现实在是太反常了,经刘媛这么一说,众人觉得,刘媛说的似乎也有道理。
      
      江佟彤皱了皱眉头,放下筷子。这个刘媛真是不讨人喜欢,整天见到她就跟个乌鸡眼似的,自己不理会她,她还越发来劲了。
      
      “刘媛,你用得着天天盯着我不放么?我对我的孩子好,不行么?对人好就是有目的?那你整天巴结娘,是有啥目的?”
      
      “你,你胡说什么?娘是咱婆婆,我对她好是应该的呀!怎,怎么能叫巴结?”刘媛没想到平日不怎么理会她的江佟彤,嘴皮子竟然也这样厉害。她巴结楚母自然是有目的的,但是那能说出来么!
      
      江佟彤冷笑了一声:“是,娘是婆婆,我们对她好是应该的。那九里和含笑是从我肚子里出来,我对他们好有什么问题吗?”
      
      “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刘媛反驳道。
      
      “是,以前是我糊涂。但是还不兴我悔改了?连那些犯法的人,国家都能过给他们机会进行劳动改造。你刘媛多大的面子,就把我一锤子钉死在墙上了?”
      
      江佟彤心里冷笑,她对楚母、小妹还有楚白杨暂时服软,那是因为原身做得太过了。可原身可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她刘媛的事情,更不欠她什么!刘媛要是以为她是好欺负的,那她可就看走眼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花灯游”小天使送的营养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