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民国文里的女配

作者:一碗叉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190713

      也算白兰舟运气好,刚从消防通道出来后便见心中烦闷的王天阙从王家的包厢内出来,打算抽根烟。
      
      那次意外后至今也已过许久,所以现在再见,两人各自站在走廊一边相望,竟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心中微微泛起涟漪。
      
      王天阙脸上表情未动,却不知自己看向白兰舟的眼神已柔和得不像话。
      
      白兰舟现在紧张又心虚,在短暂的心思浮动后赶紧收心,左右看看后快步上前,脸上有不知道怎么办的彷徨无依,压低声音对王天阙说,“天阙哥,我、我有件事一定要立刻跟你说。”
      
      王天阙见她这副样子,看了白兰舟一眼示意她跟上后,便率先举步。只是两人即将转过拐角时,却被送钱垒出来,顺便权当散步的白贺兰两人看见。
      
      “是你未婚夫?”钱垒不会认错自己的情敌,哪怕只是个背影,但跟在他身边的……
      
      钱垒扭头看向白贺兰,见她脸上神色便确定了心中所想。
      
      旁边的纤细身影确实是白兰舟。
      
      “……也许是兰舟找天阙有事吧。”白贺兰扭头冲钱垒勉强一笑,随即睫毛微微垂下,温婉的气质中便带了一分涩意和轻愁。再次轻声开口,“你也知道,这几年……我在国外留学,想来他们的关系比我更亲近一些的。”
      
      “那也不能当着你的面这样吧?”钱垒心疼的看向白贺兰,替她不值。
      
      “算了,我想两人相遇只是偶然而已。”白贺兰又冲钱垒强笑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后又说,“抱歉阿垒,我突然觉得不舒服,不能继续陪你散步了。我想……回去坐坐。”
      
      “贺兰——”钱垒心疼的看着白贺兰,忍不住转身,双手握住她的肩膀看着她,“你真的不用这样委屈自己,现在是民国,提倡婚姻自由、恋爱自由。王天阙这个样子,根本就不值得你付出不是吗?”
      
      话音刚落白贺兰便抬起头看向钱垒,眼里有点点水光,更添楚楚之色,“就是因为我喜欢他,所以都值得!”
      
      “你……”钱垒听了白贺兰的话,心中又气又妒又心疼,“你真是……”
      
      他那么喜欢,愿意一辈子捧在手心上的女神,怎么能被这样对待?!
      
      一想到这里钱垒猛的转身,大步朝白兰舟和王天阙离开的方向走去,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话,“我倒是要去看看他王天阙有什么值得的!”
      
      “阿垒?!”白贺兰错愕,见叫不回钱垒后跺脚不得不跟上。
      
      但担忧的表情下内心却是窃喜和得意。
      
      今天的事一旦闹大,最吃亏的人绝对是白兰舟。
      
      到时候,上海滩的人会说什么呢?
      
      哦,那个勾|引自己未来姐夫的小|贱|人。
      
      白贺兰嘴角轻轻上扬,抿出一点儿得意的笑来。
      
      ……真是个好听的称谓,非常适合白兰舟呢~
      
      而另一边,跟着王天阙离开的白兰舟,在到某个偏僻的拐角角落后才将事说出口,语落后彷徨无依的抬头看向王天阙,“天阙哥,怎么办?”
      
      ——“打掉!”
      
      毫不犹豫的冷声让白兰舟一愣。犹如被人当空浇了一盆带着冰渣子的凉水。
      
      白兰舟明白这是对两人来说最正确的选择,但还是因为王天阙那份毫不犹豫,以及随着话出口随即撇来的轻蔑一眼伤到。
      
      “你……你那个时候……”白兰舟慢慢红了眼圈,觉得脑子嗡嗡,也不知为什么要提这些,但就是提了。
      
      那时王天阙趁她不备,将她硬拉上床时,白兰舟一直挣扎,甚至冲他大喊了一声“你看清我是谁!”
      
      她为什么停止了挣扎呢?
      
      为什么呢?
      
      因为王天阙回答自己,“我很清楚你是谁,非常清楚。”
      
      他没有醉,他没有将自己当做是姐姐的代替品。他很清楚自己是白兰舟。
      
      就因为这样,白兰舟一时意乱情迷才……
      
      王天阙看着白兰舟这张和白贺兰有几分相似的面孔,又想到刚才去白家包厢时看见的钱垒,心中领地被侵犯的妒火便烧得更旺,加上白兰舟脸上的不可置信和受伤,更让他想偏。
      
      以为白兰舟这几年对自己的好,说白了也不过是觊觎王家大少奶奶的位置而已。
      
      各种负面搅合在一起,连他自己也分不清现在的愤怒失望是因为白贺兰,还是面前的白兰舟,只是无论是谁,此刻再出口的话便变成了毒汁,全数喷向白兰舟,“那个时候?什么那个时候?你抱着什么目的我再清楚不过。但你真以为怀个孕就能得到白家大少奶奶的位置,是不是也过于天真?!”
      
      王天阙一面口出讥讽,一面一步步的朝白兰舟逼近,逼得她步步退后,直到被逼至于墙角无路可退。
      
      “你别污蔑我!”白兰舟又心伤又羞愧,整个人都因为王天阙的话微微发抖,偏又不敢大声,就怕被人发现。
      
      “污蔑?”王天阙嗤笑一声,伸手一把捏着白兰舟的小巧下巴的,强硬的让她抬起头,“那你现在来找我做什么?难道是想跟我商量秘密打掉的事吗?如果是,你刚才又为什么露出那样的表情?”
      
      “我……”白兰舟急得不行,却不知道该从哪里反驳他好,比起这个现在下巴被他捏得生疼才是最重要的,便伸手去试图掰开王天阙的,“放手!你弄疼我了!”
      
      白兰舟这句话听在王天阙耳里,却更像是被说中心事后的“顾左右而言他”,冷笑一声后心中火气更旺,手上动作也忍不住加重,“怎么?被我说中了所以现在就开始装可怜了吗?!”
      
      白兰舟哪怕是庶出,可也是白家的三小姐,怎么受过这种污蔑,顿时气得嘴唇微抖,想张嘴辩驳,却不等出声倒是眼泪先掉了下来。
      
      砸在王天阙捏着她下巴的手上,竟觉滚烫。
      
      但心中刚升起的不忍便又被自己居然还会对她产生这份联怜惜而更加生气,将手一甩,放开白兰舟的同时人也往后退了两步。双手插兜眉头微皱的看着白兰舟,“贺兰在我心目中是不一样的,你别妄想能撼动半分。将孩子赶紧处理掉,我不想让她知道伤心!”
      
      白兰舟又气又伤,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偏偏话哽在喉中,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想冲回去找苏姨娘,躲进她怀里好好的哭上一场,把所有委屈都跟她说。
      
      她伸手摸到自己一直贴身挂在脖子上的物件,很想现在就把那东西解下来,丢到王天阙脸上。偏偏因为哭得泣不成声,手脚发软而什么都做不了。
      
      实在狼狈窝囊。
      
      王天阙看着白兰舟伸手捂着心口,一副心痛到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眼眸闪烁后“哼”了一声,这便想转身欲走。
      
      脚步还未跨出却又停下,微微侧首对身后的人又说,“借口我这两天就帮你找,你只需要招办就行了。”
      
      说完这才大步离开。只是眉头比之前皱得更加厉害,而眼中的迷茫之色也更盛。
      
      ——他实在理不清此时心中纷乱,到底是因为白贺兰,还是因为……
      
      白兰舟在王天阙离开后顺着墙壁滑坐在地,抱着膝盖无声痛哭。
      
      明明自己来时的想法也和王天阙一样,明明自己也明白这个孩子是不可能留的,可当亲身面对王天阙的绝情和几近轻蔑的言论时,却依旧忍不住伤心欲绝。
      
      所以各自混乱的两人并未留意到白贺兰和钱垒,带着“白兰舟怀了王天阙的孩子”这一震惊消息悄然离开。
      
      等到了僻静之地后,钱垒看着暗自垂泪的白贺兰,气得在原地转了几圈后,一拳揍在墙上,咬牙切齿,“太过分了!”
      
      骂完后又重新站在白贺兰面前,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默默流泪的佳人,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好。
      
      “阿垒。”白贺兰抬起头,睫毛上沾着泪花,给钱垒另一种心动的柔弱感。她看着钱垒,勉力扯了嘴角露出一点笑来,“我能借你肩膀靠靠吗?”
      
      钱垒一愣,未等他反应过来,白贺兰已向前微倾,将额头抵在他的左肩下方,双手如孤苦无依的小女孩儿一般,轻轻抓住钱垒的左手西装袖口,语气悲伤,“阿垒,……我该怎么办?”
      
      “一个是我的妹妹,一个是我深爱的未婚夫。为什么偏偏是这两个人背叛了我?怀孕?那我……该怎么办呢……”白贺兰的声音幽幽,彷徨得让钱垒心疼。
      
      忍不住便伸手轻轻揽抱住她,微拖长了音唤了一声“贺兰——”
      
      顿了顿后又说,“放手吧,这种人,不值得的。”
      
      “放不了,放不了手的。”白贺兰摇头,慢慢抬起头看向钱垒,四目相接仰望他时,眼中泪水便夺眶而出,在她温婉的脸颊上留下泪痕,惹得钱垒更是心疼。
      
      白贺兰将这份情深的心疼看在眼里,又开口,“如果你爱上一个人,我叫你放手你就能轻易放手吗?如果能说放就放,那还是爱吗?阿垒,我放不下的,也不想放下,可……我妹妹怀孕了。她怀孕了呀!”
      
      白贺兰说到这里情绪微微激动,终于让钱垒不顾平时极力保持的“朋友”距离,一把将她抱近怀里,连声轻唤“贺兰”,希望她可以冷静一点。
      
      “你说怎么办啊阿垒。”被抱进怀里的白贺兰哭着问,“我真的好像让事情没有发生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啊!但是……这根本就不可能,难道我还能让我妹妹肚子里的孩子彻底消失吗?怎么办啊阿垒!”
      
      白贺兰终于忍不住哭着回抱钱垒,在他怀里大哭。
      
      钱垒抱着白贺兰,心中某个念头一闪而过,眼眸中也透出一点儿阴冷,他抱着白贺兰,眼底阴暗语气酌定的开口,一字一句,“贺兰,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我会帮你幸福的。”
      
      白贺兰似未听见,依旧抱着钱垒哭得肩膀微耸。
      
      但没人看见,应该暗处的唇却在等到钱垒这句话时,微微向上一勾,变成了个很浅很浅的,带着得意的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
    我早就想写这种了(得意叉腰)
    另外大家不要方!虐什么虐,一点都不虐。
    你们看我什么时候虐过?!
    我用我的腿发誓!要是我略了我就变短腿!
    哈哈哈哈!
    晚安~
    -----------
    19:35↑:????!
    我只是写错字!写错字!(破音)
    辣辣扔了1个地雷 铃铛小朋友扔了2个地雷
    读者“半度微凉丶”,灌溉营养液 +1
    -------(づ ̄3 ̄)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