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民国文里的女配

作者:一碗叉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190709

      苏小姐,您确实已经怀孕了。
      
      ……怎么会。
      
      白兰舟狼狈慌乱的从医院逃一般的出来,连给那位苏小姐道别都没有便上了黄包车。
      
      浑浑噩噩半响后,才在快靠近白府的时候逐渐回神。
      
      两手|交握用力,试图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冷静下来,恰好黄包车停下,车夫放下扶手后一面用挂在脖子上的破布巾擦汗,一面转身冲白兰舟笑。
      
      “到了小姐。”
      
      白兰舟点头下车,将铜元递过去的时候顺便道谢,在车夫有些诧异的回应中进了白府。
      
      ——这件事不能让家里知道,只能……想办法和天阙哥商量一下了。
      
      白兰舟慢慢捏紧手包,一面跨过门,一面暗定主意。
      
      心中惴惴。
      
      ----------
      
      石子扔进湖中,“哗啦”一声打破湖面平静,荡起一圈圈涟漪的同时,也吓跑了原本已经看清鱼饵,蠢蠢欲动的鱼。
      
      “哎!你做什么白兰声!”同样在钓鱼的王家三少爷王陌善先是快速的瞄了他的大哥王天阙一眼后,这才一放鱼竿,起身去追着白兰声打闹,同时也算是给他大哥和未来大嫂创造独处的机会。
      
      “哈哈,谁叫你刚才说我胖,让你钓不到鱼。”白兰声是白家二小姐,也是姨娘生的,但自己的亲娘相比苏姨娘便没那么得宠了,不过靠着白夫人和苏姨娘明里暗里的叫板,也在白家生存了下来。
      
      所以白兰声从小就知道要和自己亲娘统一战线,和大夫人和姐姐白贺兰站在一边。
      
      这几年白贺兰一直在外留学,家里就只有她和白兰舟而已,所以多少有些收敛。现在嫡出大姐回来了,就代表靠山回来了,觉得腰杆又直了起来的白兰声自然也敢和白兰舟叫板。
      
      在白贺兰回来的这一个多月里,她先是将这几年王天阙和白兰舟走得很近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许多。当然还算有些脑子,都说的是白兰舟缠着王天阙,而王天阙对这些一点都没察觉,完全就是把自己和白兰舟当妹妹而已。
      
      可是白兰舟这个小浪|蹄子不是啊!她和她娘一样,都是给人下迷魂汤的狐狸精!
      
      但白贺兰大概真是喝了几年的洋墨水回来,对于白兰声的添油加醋只是莞尔一笑,大气温婉的表示不在意,因为在国外她见过很多关系很好但只是朋友的的男女。
      
      更告诉白兰声这才是友谊,没有男女之别的束缚。坦诚而纯粹。
      
      就像她和钱垒之间的友谊一样。并劝解白兰声,以后不要再这样说白兰舟了,她们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应该相亲相爱才是。
      
      一番话下来倒是让白兰声云里雾里各种怀疑人生,觉得她大姐白贺兰不会真是个善心、大度的活菩萨吧?
      
      那以后还怎么玩儿?
      
      白兰声有点儿懵,但等白贺兰说完这些话后,还是讪笑着连连点头。
      
      说起来至白贺兰出国留学至今,她们中间也有整整七年的时间没见过,唯一的往来也是每月白贺兰写给白父的家书,以及偶尔从国外寄回给白大夫人的礼物。
      
      虽说是有血缘的亲姐妹,却不代表在家时相处亲昵。
      
      加上白贺兰十四岁留学,她那时十三,白兰舟也就十二。都是小丫头片子,七年的时间不短,倒也将从前白贺兰是什么性格,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早就忘得差不多了。
      
      再说随着长大,哪有喜好一成不变的道理呢?
      
      所以白兰声在应声后收敛了一段时间,她就是想看看白贺兰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果然,这次坪山出游,她故意自告奋勇要转告白兰舟,白贺兰明显知道自己想做的小动作却还是在犹豫后同意了,甚至在王家等着“故意迟到”的白兰舟时,看似缓和气氛,实则绵里藏针。
      
      白兰声虽然不是特别聪明,但也不是笨蛋,立刻明白她在以后在白贺兰身边应该扮演个什么样的角色了。
      
      果不其然在前往坪山时,白贺兰见她手上太素净,立刻摘了自己手上的花戒带到她手上,说是最近正流行带这种可爱造型的花戒。
      
      哼,她白兰声还是很聪明的。
      
      白兰声一面略感得意的想着,一面和王陌善打闹着往旁边的草地跑,故意给王天阙和白贺兰制造独处的机会。
      
      只是这丢石头到湖里,以及吵闹声,却惹得附近其他垂钓的人投来不满的神色。但无论是王家还是白家都不是他们惹得起的,所以也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毕竟这坪山别院,有三分之一都是属于王家的。
      
      “你们两个小心点。”白贺兰冲跑远的两人扬声叫了一句后,这才脸带笑意重新扭头看向身边的王天阙,见他依旧拿着钓鱼,一动不动的直视湖面,眼眸微闪后嘴角又多了分笑意,脸颊上露出一点点梨涡的影子后,伸手轻拍了下他握鱼竿的手。
      
      在王天阙微惊回神,朝自己看来后才又娇嗔了一眼他,“天阙,你在想什么呢?专心到兰声一颗石头砸到湖水里都没发现?”
      
      顿了顿后脸带询问,完全是女朋友对男朋友的关怀之色,“怎么?是生意上遇见了什么难题吗?”顿了顿后伸出食指,温柔又带了点儿俏皮的戳到他的眉心,心疼的帮他揉开微皱的眉宇,“你呀,不要老皱眉嘛,明明就比我大三岁,这样看上去倒像是比我大了一轮了。”
      
      王天阙脸上神情缓和,任由白贺兰在他脸上放肆后才伸手握住她的手,举至唇边轻吻了一下,抬头看着他日思夜想了七年才终于回来的白贺兰,声音微沉,“……多谢。”
      
      “这点小事就说谢谢,那你惨了,以后每天你说得最多的大概就是谢谢了。”白贺兰开玩笑。
      
      ……以后?
      
      王天阙微怔,但脸上却带着温柔的笑冲白贺兰伸手,将她揽进怀里。眼里却有些迷茫。
      
      也不知是怎了。明明现在佳人在侧,可他眼里却老是晃过白兰舟那丫头的身影。
      
      白贺兰依偎在王天阙怀里一会儿,大概是从他时不时轻拍的动作上察觉了王天阙的心不在焉,便重新坐直看向他,眼在王天阙脸上巡视一番后开口,“天阙,你是还在为我和阿垒的关系,耿耿于怀吗?”
      
      白贺兰口中的阿垒,便是钱垒。他的父亲便是上海滩最有实权的官员,而钱垒是其独子,宠爱程度无须赘述。
      
      这次白贺兰留学归来,同行的便有这钱垒。听闻是在留学期间结识的,两人一见如故,至今已经是三四年的好朋友了。而这次白贺兰留学归来,原本原计划还有半年才回的钱垒竟也决定提前归来。
      
      充当了一路的护花使者。
      
      一个是留学归来的绅士贵公子,一个是手握上海滩四分之一房地产的大亨王家掌舵人。可以说白贺兰刚回来便成为了无数少女们羡慕嫉妒的对象。
      
      一跃成为当前上海滩最引人注目的千金小姐。
      
      但也因为这样惹得不少无良小报捕风捉影,编造了许多白贺兰小姐和勋贵公子,以及地产大亨的爱恨情仇。让众人听得可是津津有味。
      
      当然这里面多是杜撰,但王天阙之前的醉酒,却也确实是因为这个钱垒。
      
      他是男人,所以非常清楚钱垒看白贺兰时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所以当他无意看见白贺兰和钱垒在一起时才会生气、吃醋。甚至……当白兰舟将自己扶到酒店休息时,生起了报复的念头,以至于做了些事。
      
      但……应该只是一时的报复而已不是吗?
      
      可为什么他现在眼前老是会时不时划过那个丫头的身影呢?
      
      一定是昏了头了。
      
      王天阙收敛心思,看向白贺兰,重新牵起她的手,认真的说,“我相信你。就像你相信我一样。”顿了顿后伸手摸摸白贺兰的脸,笑,“之前……是我不对,不应该胡乱和你生气,毕竟你可是我的救命小恩人呀。”
      
      白贺兰听了,脸上的笑微僵,有些不开心的扭开脸,“我都说了那都是小事,你又何必一直提呢。以后被其他人听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为了报恩才和我订婚的呢。”
      
      “好好好,我不提我不提。”王天阙揽住白贺兰的肩,顺着她说,“你说得对,经常说这个倒是让人怀疑我对你的感情,以后一定不提了。好吗?”
      
      白贺兰轻应,抬头看他,微皱鼻子冲王天阙轻哼,“知道就好。”
      
      “那……”王天阙伸出右手,做出“六”的动作冲白贺兰笑,“盖章?”
      
      白贺兰看看他的动作,眼眸微闪后笑着学他的样子伸出手。
      
      王天阙见了,摇摇头后主动勾上她的小指,一面上下微微摇晃一面念叨,“拉钩盖章,一百年不变。”
      
      白贺兰上扬着唇角等王天阙做完后,才重新依偎到他怀里抱住他,眼眸看着一边和王天阙说话,“天阙,你是因为我帮了你才喜欢我,和我订婚的,还是单纯的喜欢现在的我?”
      
      “嗯?”王天阙听了,顿了下后低头轻吻她的发,下巴摩挲发顶,笑,“傻姑娘,不都是你吗?”
      
      白贺兰看着湖面,将脸埋进王天阙怀里,闭眼笑着应声,“你说得对,反正都是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网友【冬洛彤 】:我想知道,保大,难道最后孩子还是生了?
    ↑:冬宝看文案最后一句哈。那句话好像是挺容易看漏的233
    -----
    这个故事我想试着写那种……唔,华丽转身利落报仇的那种吧?这本会尽量克制以前写故事的一些习惯。
    比如可爱的词语,逗笑的一些描写等等。总之应该和从前的故事都会不太一样一点。
    想挑战一下类似商战复仇升级打怪爽文。
    哈哈哈哈!来啊!搞事情啊!哈哈哈!
    晚安~
    ---------
    水仙很甜扔了2个地雷 静音夜雨扔了1个地雷 青渚扔了1个地雷 false扔了1个地雷 神TM睡不醒啊扔了1个地雷
    读者“叶上初阳”,灌溉营养液 +6
    -----------(づ ̄3 ̄)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