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民国文里的女配

作者:一碗叉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190730

      苏姨娘睡眠及浅,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真正睡着,一直都迷迷糊糊的能听见周围的动静。
      
      ——哪怕白府下人已经将声音放得极低,也没用。
      
      甚至可以说她凭着这些动静便能想象出周围人的举动。
      
      比如轻手轻脚的下人似看见了什么,立刻放下手上的果盘,快步去开了房门,将一人领了进来,这些她都清楚。
      
      只是这几日太过劳心费力,所以现在整个人都浑噩的陷在半梦半醒里,累得睁不开眼,偏又静不下心睡着。
      
      不上不下的闹心。
      
      白府大管家无声的快步进来,走至白老爷身边后,弯腰在他耳边低语,“老爷,出事了。”
      
      白老爷听了忍不住瞪了大管家一眼,很是没好气的压着声开口,“什么事?”
      
      大管家自然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来,肯定是要受点儿罪的,但有什么办法呢?这件事这种时候,也就只有他适合出面而已。
      
      他顿了下没马上开口,而是面露犹豫的朝连现在睡着了还是皱着眉,明显睡不安稳的苏姨娘看了一眼。
      
      白老爷见他这个样子,也朝苏姨娘看了一眼后这才悄悄起身,轻手轻脚的往病房外走。将房门虚掩后这才开口又问,“出什么事了?”
      
      “刚才警局传来消息,说是那个车夫,……在牢房里因为害怕连累家人,所以……畏罪自杀了。”
      
      “什么?!”白老爷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而这句话也想是一根细针,一下子刺破苏姨娘本梦半醒的状态,猛的一睁开眼瞪着天花板。
      
      几乎没断过的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流下。没入枕头不见。
      
      几秒后,一声凄厉的“兰舟啊!!”从病房中传来,吓了白老爷和大管家一大跳。赶紧转身返回病房,安抚苏姨娘。
      
      同一时间。白府。
      
      “男胎?!”白大夫人一听这话,手指不自觉的捏紧了佛珠,用力到指节青白。
      
      但随即白大夫人便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又重新在座位上坐好恢复往常神色后,又再看着自己的亲信缓缓开口,“你确定?”
      
      “我问了医生,也趁着这几日找了几个接生婆来看,都说是男娃的相。”亲信恭敬的回答,低眉顺眼显得恭敬,“再三确定后才敢和大太太您说的。”
      
      “……这样啊。”白大夫人微拖长了腔调回答,慢慢靠向椅背,语气带着浓浓的遗憾,“……那就真留不得了。”
      
      昏暗的佛堂,光从佛像的上方照射而下,只照亮了放置蒲团的位置。当人跪在那儿诵经念佛时,至上方洒落一身阳光,一定会觉得自己受到了佛祖的庇护。
      
      无论做过什么恶事,好像都能在这束阳光的洒落下得到原谅和升华。
      
      此时向来面容温和从不见怒气的白大夫人坐在佛坛旁的椅子上,整个人都隐在昏暗中,完全看不清模样。只有那向来柔和显得善心的声音传出。
      
      透着一种诡异。
      
      顿了顿后白大夫人这才又抬头看向亲信,“那这件事,还是交给你处理吧。”
      
      低眉顺眼的亲信点点头,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开。
      
      等人退出佛堂,只剩白大夫人一人时,她又静坐了会儿,这才慢慢起身,双手合十跪在蒲团上,感受光至自己头顶洒下。半响后才睁开眼,依旧双手合十,看向慈眉善目的佛祖,轻声询问,“佛祖啊,信徒这次又不得已了,我佛慈悲,一定会原谅我的吧?”
      
      佛祖无言,只是带着怜悯众人的目光静立在那儿。
      
      白大夫人静静看了会儿,后又慢慢闭上眼,吟唱了一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阿弥陀佛——”后,伸手轻敲木鱼。
      
      直到这时,一直躲在一边听到一切的白兰声,才捂着嘴,轻手轻脚的在“咚咚咚”的木鱼声中快速离开。
      
      只是眼里还带着震惊和恐慌。
      
      三日后,回到白府养胎的苏姨娘因痛失爱女,终日神情恍惚,终于不小心在下楼梯时,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一尸两命,就此香消玉殒了。
      
      苏姨娘的突然离开让白老爷很是悲痛,连续近两月都没缓过来。
      
      白大夫人很是担心,贤良的又给白老爷抬了两个年轻姨娘回府,这才让白老爷慢慢走出坏心情。
      
      此乃后话,暂且按下。
      
      ----------------
      
        
      在宋府的精心照料下苏雁回转醒,和丫头简单交谈知道是这府的主人救了自己后,便决定亲自道谢,但因为过于虚弱被丫头劝下。
      
      “小姐您现在太虚弱了,还是别乱动比较好。”刚想掀被下床的苏雁回被丫头按住,“而且我家先生现在事务繁忙,不如您先告知我您的姓名,我先转告管事?”
      
      “好,多谢你。”苏雁回点头道谢,面色苍白显得楚楚,很是惹人怜爱,顿了顿后又急切开口,“另外,请问我可以打个电话回家吗?我始终这几日,怕我妈妈担心。”
      
      “这个……”丫头想了想后开口,“您现在不方便下床,我可以代为转告吗?”
      
      “可以,但请一定是告诉苏凤箫,其他人问你是哪里,是谁,都不要说,可以吗?”苏雁回想起之前被迷晕时听见的话,便多了个心眼。
      
      “嗯。”丫头点点头,“您吩咐便是。”
      
      又交代了几句后,丫头先将刚刚熬好的药拿给苏雁回喝下,见她因药效而睡下后这才出房门,准备按照她说的给上海白府打电话。
      
      走至一半便遇见从外回来的宋穆然和宋家大管家。
      
      见礼后宋穆然看了丫头一眼随意问,“那位小姐好些了吗?”
      
      “好些了,刚吃了药睡下。还说要亲自谢谢先生呢。”丫头一五一十的回答,顿了顿又开口,“另外白小姐还让我往上海打个电话报平安,说是怕她母亲担心。”
      
      “嗯。人之常情。”宋穆然点头,原本也是随意一问,所以对于家中下人的回答,没怎么真正听进耳去。反而正思考着怎么委婉的稿子他那位远方表弟,他的救命恩人已经非常倒霉的香消玉殒了这件事。
      
      但刚走两步便反应过来刚才的对话,顿足后转身叫住丫头,“等会儿。”
      
      等丫头恭敬转身后宋穆然又开口,“你刚才说什么?白小姐?上海?”
      
      “是。”丫头回答。
      
      宋穆然哑然失笑,忍不住扭头看向刚刚才跟自己禀告了上海白府事情的大管事,“不会这么巧吧?”
      
      大管事脸上也有些惊奇,微微摇头后看向丫头,“那位白小姐叫什么?”
      
      “白兰舟。”丫头老实回答,“她说她叫白兰舟。”
      
      话一出口宋穆然和大管事均齐齐一愣,不由生出缘分真奇妙的感慨。
      
      “知道了。”宋穆然冲丫头挥挥手,静默一息后叹气说,“这个电话不用打了。稍后……我亲自去见她一见吧。”
      
      因为她要报平安的对象,已经不在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要入V了,入V后防盗情况和从前一样哈~
    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这是30号的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