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

作者:蓝梦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九郎第一世

    作者有话要说:
    [工作组]
    原 著:暮商将离
    美 工:阿蝎虎
    制 作: 墨 【决意同人】
    导 演:蓝梦缈
    监 制:柯暮卿【优声由色】
    [配音组]
    何子箫:阿 春 【天籁之星】
    黄九郎:柯暮卿 【优声由色】
    黄四娘:梵 艳
    齐野王:墨离殇
    友 人:天屿流芳【决意同人】
    小 厮:米迦勒-肖 决意同人】

      【一】
      子萧: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呵,南雁归啊。
      友人:哈哈,子萧,你莫念了,几日烟花路上不见,倒自个儿在这伤起秋来,谁不知道我们何子萧何公子可是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主儿。
      子萧:你又不是不知我读的虽是四书五经,谈的是政论礼法,但这赏花弄月、咏月吟风却也一样不落,如今不过是吟诗而已,有何不可?
      友人:非是不可,只觉得你这诗伤,心却不伤。常说这情劫若是到了,是由不得人的。子萧,你可得小心了。
      何子萧:情劫?可笑,可笑至极啊~
      友人:你那是还不曾动情而已,若是遇到了钟情之人……怕是再不会说这样的话了吧?
      何子萧:那可……【呆愣】说不准……
      何子萧:这位公子,天色已晚,正是山精鬼怪出没之时,你若再往前去只怕会有危险。不如……
      九郎:不劳挂心。
      何子萧:公子。在下见公子器宇不凡,定是人中龙凤,风流名士。不置可否借步,与在下小酌一二?
      九郎:不必了,我今日有要事,无暇饮酒。
      何子萧:公子!只一杯,一杯就好。
      九郎:【沉默注视良久,叹气】
      何子萧:敢问公子姓字?
      九郎:姓黄,排行第九。无字。
      何子萧:九郎……
      何子萧:九郎为何如此频繁路过?
      九郎:唉……家母在外祖家里,总是病着,只好常去探望。
      何子萧:九郎真是孝心可嘉啊。
      九郎:过奖。
      何子萧:如此美人,便是酒不醉人,只怕,也会醉吧。
      九郎:不早了。
      何子萧:九郎,你要走?
      九郎:天晚了,自当告辞。
      何子萧:不行!
      九郎:为何不可?
      何子萧:不行!!
      九郎:你这是做什么?
      何子萧:九郎,九郎,这……这天色已黑,更何况大雨倾盆,你一人行走恐有不便……
      九郎:那,还真是多谢关心。
      何子萧:九郎,这文人雅士,最爱饮酒吹箫。那是什么酒?什么箫?但是你可知,
      九郎:【倒酒声】
      何子萧: “寒天鸳帐酒,夜月凤台箫。”九郎,若能共你同鸳帐,可否……叫你替我品一箫?嗯?
      九郎:【沉默喝酒,把酒杯放桌上】
      何子萧:呵呵,九郎,方才都是说笑的,你我都喝多了。这……你看,夜近三更,也是时候就寝歇息了,你便与我同榻,如何?
      九郎:不必了,我坐一宿就好。
      何子萧:那怎么行,倘若是冻坏了你,令堂怕是要怪罪于我了。
      九郎:你!
      何子萧:九郎,九郎,你给我抱可好。
      九郎:当你是真风雅之人才与你流连相交,没想到,你竟逼迫我交欢,连禽兽都不如!
      何子萧:【喊】九郎!九郎!!九郎!!!九郎……
      
      【二】
      何子萧:都过了这么多天了,九郎,怕是不会再来了吧。咳咳,咳咳……
      小厮:公子,喝药了。
      何子萧:咳,拿走吧,就算喝了又有什么用。
      小厮:公子,您就喝了吧,总是有点用处的啊。
      何子萧:咳咳,咳咳………
      九郎:还是我来吧。
      小厮:啊,是!
      何子萧:九郎……真的是你吗?
      九郎:唉……你,何以为我至此?
      何子萧:你知我思慕你的心,情深刺骨,爱欲削肌,分明是不可剜剔了。
      九郎:情爱一事,我本不解。但……你渴慕我的心,我知。只是两人知心就好,何必一定要有肌肤之亲。
      九郎:你?!
      何子萧:这是断袖之意!黄九郎!我不要与你知音挚友,我要的是花开并蒂,是交颈鸳鸯!
      九郎:就算知道又如何。
      何子萧:黄九郎!!!!这相思因你而起,也只有你能解!!愿为双飞鸟!比翼共翱翔!!!!
      友人:常说这情劫若是到了,是由不得人的。子萧,你可得小心了。
      何子萧:呵呵……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我这次,恐怕是要命尽于此了……【呢喃】九郎啊九郎……我这颗心,为你喜,为你哀,为你思,也……为你痛……然后,怕也是要无怨无悔得为你死了吧……
      黄九郎:你……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何子萧:呵……呵呵……九郎……你……竟真的不解么……我要的又哪里是与你春宵一度!我是要与你琴瑟和谐,举案齐眉,白头到老……然后,生死相依……
      黄九郎:你为我……连命都不顾了?
      何子萧:九郎,但得你一眼钟情,再顾不得了。
      黄九郎:我……知你爱我如斯。只是这事,于你于我都无益处。所以……一直都不肯答应。如今,你既已情根深种,生死两抛,我还有什么可顾惜的。
      何子萧:九郎……【心理】这一次,若是一辈子该多好……九郎……
      
      【三】
      【太医院】
      何子萧:太医,我今日是为求先天丹而来。
      齐野王:这先天丹不为常人所知,所治之症也是极刁钻,你从何而知?
      【回忆】
      【黄九郎:家母素有心疾,常常心痛难忍。唯有太医齐野王的先天丹才可医治。你与他素来是关系好的,应当能替我求到吧?】
      何子萧:怎么这么晚才来,天这么凉,也不来早些。来,我给你暖暖……
      黄九郎:我不是说过了,此事少为,怎么你又……我让你替我求的药,可有着落了?
      何子萧:这不就是……
      黄九郎:果然是先天丹!这下我娘的病终于有救了,不知道我该怎么谢你才好。
      何子萧:谢我……九郎,不如……
      黄九郎:不如我与你作个媒吧。......有一绝世姝丽,远胜我千万倍的。
      何子萧:【失落】哦?是谁呢?
      黄九郎:我表妹,美艳无伦。你若能垂爱于她的话,我愿做个媒人。
      何子萧:九郎,你是真的不懂我的心么……
      黄九郎:我娘身染重疾,到夜里尤其严重,我还是赶回去给她送药吧……
      何子萧:九郎……你果真只是为了先天丹么…………唉……
      
      【四】
      【开门声,走进】
      何子萧:你不是不来了么?这会子又来招惹我做什么?
      黄九郎:我不知你再气什么,现在看来你还气着,那我走便是。
      【拉扯】
      何子萧:你敢走!你弃我三日不顾,这下来了,话没说两句便走,倒是好大的脾气!
      黄九郎:我是好大脾气,若非我走投无路,也不会来求你!
      何子萧:你求我什么?
      黄九郎:家母那是宿疾,一副药是远不够的,因此
      何子萧:因此,便来找我了么......
      何子萧:好。我去给你求。
      黄九郎:多谢。
      何子萧:只是我也有个要求,你应了我才好。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要你每天都到我这来,如何?
      黄九郎:这……
      何子萧:九郎,你当真不欲与我往来了么?
      黄九郎:子萧,我本不愿害了你,才疏远你的。你为何就是不懂?
      何子萧:懂什么?你总说会害我,我的确不懂这个。我只懂若离了你,我再没什么活头,还不如死了!
      黄九郎:你......不后悔么?
      何子萧:不悔。
      何子萧:你可知桐叶传书?
      何子萧:拭翠敛蛾眉,郁郁心中事。搦管下庭除,书成相思字。此字不书石,此字不书纸。书在秋叶上,愿逐秋风起。
      黄九郎:桐叶上,写的是什么?
      何子萧:写的是:相思。
      【沉默】。
      何子萧:九郎,我的相思落了哪去?
      黄九郎:在我这里。
      【风声】
      何子萧:九郎可曾认字?
      黄九郎:不曾。
      何子萧:来,我教你写。
      【书写声】
      何子萧:此字是你我二人携手,方写得出。
      黄九郎:写的是什么?
      何子萧:我教你念……这个字念‘情'。
      黄九郎:情……
      
      【五】
      齐野王:脸色如此晦暗,你现在身上有病么?这是怎么回事!你的脉像沉细有鬼气,病在少阴,不自己小心一点就死定了!
      【夜晚音效】
      四娘:九哥真是硬心肠,既托他取药把姑母治愈了,难道还想玩死他不成?
      黄九郎:是他自己不听劝,我能如何?
      四娘:看在那凡人对九哥你情痴一片的份上,你就果断些离了他吧。否则他倒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等缺德事,只怕损了我们的阴德。
      黄九郎:四娘,你借得别人真身还魂,与我自是不同。何子萧愚顽不化,除我之外再不要任何人,他是自己把自己往死里逼,怪不得我。你眉目间有一两分像我,假若你愿意,我倒想给你二人做个媒。一来你有个好婆家,二来他也可以保全了一条性命。
      四娘:呵呵,要你使过了的东西,呸!九哥也太轻贱我了。
      黄九郎:四娘,何子萧这样的人打着灯笼也没地儿找去,我实在是为你好。
      【撞门声】
      黄九郎:(大惊)子萧!你……你怎么回来了!
      何子萧:大媒人,不是要替我做媒么?怎么姑娘倒跑了?"
      黄九郎:我……
      何子萧:九郎,为何她也劝你离开我?究竟为何你总想离开我?
      黄九郎:我……
      何子萧:今日齐野王说我有鬼脉,病在少阴......
      黄九郎:齐野王果然是神医......子萧,你到如今这步都是因我之故。
      【沉默】
      何子萧:为何?
      黄九郎:子萧,我非凡人,是狐妖。
      
      【六】
      何子萧:九郎......九郎......
      何子萧:九郎!九郎!我就知道,你会来……咳咳咳……
      黄九郎:你要死了。
      何子萧:我知道。
      黄九郎:我原想你当初若听我的,不要同我燕好,也断不至今日。谁知你那要命的相思症候也是因为我。罢了,皆是我欠你的。你现在要死了,还有什么话便都说了罢。
      何子萧:齐野王的药......尚有两副......我死之后,再没人替你......求药了......愿令慈......好生保重......
      黄九郎:你…….
      何子萧:我知你怨我......我原先想用它们留住你......现在......不必了......
      黄九郎:你为何要为我如此?你明明都知道我是妖狐了,你明明都知道是我害死你的!你为什么,为什么......
      何子萧:九郎......我还不想死......真的还不想死......死了,见不到你,可叫我怎么办呢......我也受着这么重的相思,这么重,我怎么负担着它们走黄泉路。咳咳咳……
      黄九郎:外面像是下了雪了。
      何子萧:九郎......院里桐树下......有株梅花......想必是开了的......你去......咳......给我择一枝......可好?别关上门......我想看着你......在梅花旁......
      【开门,风雪声】
      黄九郎:这里,只有梧桐,哪来的什么梅花……子萧……子萧……子萧!
      
      【主题曲】
      【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