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隔壁男神举铁的日子

作者:灯下听轻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虚假的美好

      “我的死期?”
      
      胡颖的眼神里满是憎恨:
      
      “我告诉你,在我的脸变成这个样子的时候我就每天都恨不得去死,但一想到你还活着,我就明白自己不能去死,我还有仇没报。”
      
      “你还有仇没报?”
      
      夏一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葱白的手指捂上红唇,眼中泪光莹莹,这是昔日好友常有的姿态。
      
      “你!”
      
      看到身边的副官竟然看着夏一走神,伸手一巴掌扇了过去:
      
      “废物,那个丑女人有哪里比得上我?”
      
      “可是我觉得,自己哪里都比得上你呀”,夏一的手指慢慢抚上自己的脸颊:
      
      “无论是这完美无瑕的脸颊,还是——”故意的停顿,带着点委屈的糯糯的声音,夏一实力演绎了“楚楚可怜”四个字。
      
      “还是,这装柔弱的本事。”
      
      “你这个贱女人,装模作样,做作的让人呕吐!”
      
      曾经大大的猫眼在夏一故意的掩藏下并没与什么诱人的魅力,额前的长发总是将这一双星眸遮住,但此刻夏一却不想隐藏了。
      
      对于背叛,夏一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原谅,并且热爱打击报复。
      
      而对于一直自誉为兽人星球第一美人的胡颖,最好的报复方法就是毁了她的容貌,然后展现自己的魅力。
      
      “这不是你惯常的模样吗?”
      
      夏一收起先前的模样,嘲讽的反问道。
      
      “夏一!”
      
      胡颖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听着呢。”
      
      夏一举起手中的枪:
      
      “我在这把枪里装了一颗自己的小发明,数据表明连星际最新型的防御材料都阻挡不了它的穿透力,并且在击中目标后会‘砰’的一声炸开,分离的碎片接触到血液之后将会有强烈的腐蚀性,唯一的不足大概是这腐蚀性不致命,只会在皮肤上留下难看的疤痕。”
      
      看着一堆把自己锁定的枪口,夏一耐心的向胡颖介绍了自己的新发明:
      
      “你说,是你带来的这群废物的枪快,还是我的枪快。”
      
      “夏一,我的脸已经毁了,你以为还能威胁的了我吗?”
      
      在剧烈的情绪下,胡颖逐渐接近疯狂:
      
      “反而是你,夏氏一族最优秀的天才,无数男人心里爱而不得的女神,就在今天,在这里变成一堆宇宙垃圾!”
      
      “开枪!”
      
      胡颖命令道。
      
      无数子弹和光束射向同一个焦点,交错相撞,巨大的能量导致空间仿佛都要被炸裂。
      
      而作为能量爆炸中心的夏一终是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没有人知道她是逃跑了还是被炸成了飞灰和爆炸产生的烟雾混合在一起。
      
      “啊!”
      
      脸上狂喜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彻底展现,胡颖就发出了绝望的尖叫。
      
      扭曲的脸庞上一双几乎要爆出来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颈部逐渐出现一条条蚯蚓一般丑陋的疤痕。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是——”
      
      我不是拉人帮我挡了子弹吗?
      
      胡颖看着已经倒在地上,被她拿来当做人肉盾牌的副官,心里的恐惧逐渐扩大。
      
      “夏一!夏一你这个贱人给我出来!”
      
      这一定是夏一搞的鬼,只要能够抓到她就一定能够治好自己的脖子。
      
      曾经引以为傲的天鹅颈此刻只剩下犹如枯木般的伤痕。
      
      各类的治愈药剂和药膏不停的向上抹着,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滚!”
      
      经过一番抢救依旧毫无作用后,胡颖一脚将随军的医生踹到一边。
      
      看着镜子里丑陋的自己,胡颖有一瞬间生出了悔意。
      
      如果当初没有出卖夏一,自己是不是就不用承受这些,依旧可以顶着兽人第一美人儿的称号,依旧有一个话少却处处维护自己的朋友,但现在这一切都完了。
      
      而且,错的根本不是她!
      
      怪只能怪夏一总是抢走他人的注意力,怪只怪夏一不懂规矩,非要闹事,都是因为夏一才会有人胁迫她。
      
      如果没有夏一,自己根本就不用经历这些。
      
      “那个人已经死了,我们立刻撤退!”
      
      立刻撤退去兽人科研基地,她不相信那么多人还治不好自己的疤痕。
      
      “是,长官!”
      
      旁观了自己上司的死亡,副官的助手颤颤巍巍的答道。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丑!”
      
      看到此人躲闪的目光,胡颖阴测测的问道。
      
      “没有,长官!”
      
      强迫自己维持一个副官助手该有的素养,他坚定地答道。
      
      “没有?”
      
      寒光一闪,胡颖袖口中的匕首直接随着她的抬手刺向此人的双眼。
      
      “叮!”
      
      预料之中的场景并没有出现,胡颖惊慌的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身旁的女人:
      
      “怎,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没死?”
      
      “你,真当我会傻站在那里等死吗?”
      
      夏一看着几近毁容的胡颖,再也无法将她和初见时的柔弱坚强的女孩联系起来。
      
      哦,也对,当初的柔弱坚强也有一定的表演成分,只怪自己太年轻。
      
      “你,要做什么?”
      
      胡颖彻底的崩溃了。
      
      她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将眼前这个人踩在脚下,自己惨,对方就一定要比她更惨。
      
      可是现在却是对方还活得好好的,她却失去了一切。
      
      “我没想做什么,只是想和你报个平安,告诉你我很好。”
      
      夏一淡淡的说道。
      
      “你很好!哈哈哈哈!你很好!”
      
      胡颖撤掉包扎伤口的白布,指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脖子:
      
      “你很好我却变成了这个样子,夏一你不是说要保护我这个好朋友吗?你到底有没有心?”
      
      “是你先背叛的。”
      
      夏一心中有悲伤涌起,脸上却依旧是冷漠和嘲讽。
      
      “是,是我先背叛,可是那是别人逼我的,他们说如果我帮你保守秘密就毁了我的脸,你是知道的,我的容貌就是我的一切,我不能失去它,而你只需要为此付出一点点的代价!”
      
      胡颖喃喃说道:
      
      “只是一点点代价罢了,你又没有死,凭什么还追究这一切,凭什么觉得我做错了。”
      
      “你是没有错。”
      
      夏一将眼睛闭上一秒,敛起所有的情绪,再次睁开的时候只见一把匕首朝自己刺来,带着浓重的杀意。
      
      握住持匕首之人的手腕,夏一看着恨不能立刻在自己脸上划两道的胡颖,心彻底的冷了下来。
      
      “你不该想着划伤我的脸,你应该朝这里刺。”
      
      把持着对方的手腕,夏一将匕首的尖端对准了自己的心脏:
      
      “如果刚刚你刺的是这里,可能就伤到了我。”
      
      “为什么,为什么你永远都比我强,明明是一样的身份,你是夏氏一族的明珠,可我也是胡氏一族的珍宝呀,凭什么那些人谈论起你总是说你比我强,凭什么?”
      
      “凭什么?”
      
      夏一低低的叹息:
      
      “就凭我这张脸曾经在出任务的时候伤痕累累,凭我对这利刃刺入身体的感觉习以为常。”
      
      “当初,是我连累了你,科研院最新的修复霜能够修复今天的疤痕,至于你脸上的那道疤,我会在此次宴会中帮你求情,只要拿到相应的解毒剂自然也可以治愈。”
      
      向来嘲笑别人圣母的夏一此刻也做了一把大度之人。
      
      心里的酸涩慢慢归于虚无,希望以后,两人桥归桥,路归路。
      
      听到自己的伤还能够治愈,胡颖的眼里泛起亮光,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一把抓住了夏一的胳膊:
      
      “真的吗?真的可以治愈吗?”
      
      “真的可以。”
      
      夏一肯定道,却不再像以前一样接受胡颖的靠近,在被对方抓到的瞬间反射性的将其推离。
      
      “砰——”
      
      爆炸声响起的瞬间夏一反射性的躲进了空间裂缝,但由于警惕性的下降导致了内脏被一定程度的震伤。
      
      “呵!”
      
      从另一个地方走出,夏一止住手臂不停向下流的鲜血,并向空气中喷洒了一些可以掩盖血腥味和自身气味的气体。
      
      喝下一支药剂后,夏一忍不住笑出声,只是笑声卡在喉咙里,更像是呜咽。
      
      “宁愿自己做炸弹的载体也要杀了自己吗?”
      
      想起自己在最后一刻看到的那个得逞的眼神,夏一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感受。
      
      她是一个缺爱的人,她很清楚。
      
      但是她更清楚的是她的处境不允许自己有朋友,但凡是都会有一个例外。
      
      大约是九岁那年,她一个人在星际无人区进行生存训练,被当时远远强于自己的星际变异种追得狼狈逃窜,甚至在最后因为失血过多而休克。
      
      等她再次醒来就发现自己被救了。
      
      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小女孩冲自己笑的特别温暖,毫无疑问,夏一有那么一瞬怀疑自己看到了天使。
      
      但是再美好的回忆一旦蒙上尘埃就注定维持不了虚假的美好。
      
      在遭遇背叛之后她无意听到了真相,当年救了自己的并不是小女孩,而是一个路过的半兽人女士,而自己之所以会在胡颖的目光中醒来只是因为胡颖和朋友打赌只要能把这脏兮兮的小东西救活,小东西就会成为一条听话的狗。
      
      所以,他们从半兽人女士手中抢走了自己这个小东西,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份特殊,醒来后即便对当时的胡颖有着强烈的感激之情,也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让胡颖如愿。
      
      可能,自己在胡颖眼中还是当年脏兮兮的,随时都可能死掉的打赌工具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