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隔壁男神举铁的日子

作者:灯下听轻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遥遥无期

      “天才兽人,还有360中作死方式!”
      抓紧最后一秒,成功把自家主人带回训练室的智脑表示脑生艰难。
      “夏一的训练还没有结束吗?”
      已经第四次休息并进行营养补充的书凌一脸佩服的看着隔壁紧关的训练室。
      “兽人的训练方式与半兽人不同,书先生您不必过于担忧。”
      保姆机器人十分淡定的说道。
      对于主人强行终止治疗并外出救人的事情,家中的机器人反应很同意:
      多希望能够自行更改程序,那样就可以把这个让机器人和智脑操碎了心的主人暴打一顿。
      反正伤痕累累是常态,原以为要消停了,谁知道没过几个月就再次开始了作死日常!
      特别是医疗机器人,当接上智脑得知主人的最新伤势之后,差点没有直接暴走:
      伤成这样要用多少药剂才能治好呀,旧病未愈又添新伤,简直就是行走的星际币挥洒机。
      没错,身为一个治疗机器人,它是一个财迷,总想只进不出的那种。
      但是它的主人从来都不会体谅它的心情,每次喝起药剂来就像不要钱似的。
      这简直要了机器人的老命!
      而已经进入第二阶段治疗的夏一其实没有那么糟,她此次的外伤加内伤,其实都比不上之前未痊愈的伤痛。
      精神世界的伤真的太难治了,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给弄成傻子,还是个高武力值的傻子。
      扩大了三倍的疼痛让夏一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我,夏一,十四岁开始执行家族任务,……,几经出生入死,不断变得强大,活的好好的……”
      为什么会这么痛,痛到她连在心里自述都觉得很累。
      倔脾气上来的夏一硬是顶着这种疼痛进行自述,没事儿还想加两句废话。
      所以,永远不要和倔的像牛一样的生物犯倔,谁知道会激发什么了不得的潜力。
      大概是连病痛都看不过去夏一这股劲儿了,不仅出现幻觉,还学会了和人聊天。
      “这些你本可以不经历的。”
      一道充满蛊惑的声音响起:
      “你是夏家的孙辈,以你的身份,应该是别人为你出生入死,额不是你出生入死的为别人,想想你现在的伤痛,不恨吗?”
      夏一,表示懒得理它。
      就这种程度的蛊惑,还没有星际网上的产品推销者厉害——曾经花了不少冤枉钱的夏一如是想到。
      “你说,你真的不恨吗?”
      三百六十度带回响音效的声音不绝于耳,夏一觉得自己大概有一段时间要静养了。
      毕竟这些声音太过魔性。
      “你真的不恨吗?”
      还在继续的环绕音效,让夏一不得不正面回答:“
      “真是让你失望了,我还就真的不恨!现在的我可以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说拒绝家里安排的婚姻就拒绝安排的婚姻,实在忍不了还能像现在一样直接来个断绝关系,如果没有那些年的出生入死,恐怕连兽人星球都逃不出来。所以我一点都不恨!”
      “你,你这个不肖子孙!”
      “哟,还真的被我气到了!”
      夏一忽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作为被植入我大脑中的精神干扰外加毁灭装置,听到我不恨家族就这么气愤,难道你才是家族所谓的叛徒?”
      每个家族的死士,或者其他能够接触到家族核心秘密的人,脑子中都有一段精神炸弹,夏一曾经眼睁睁的看见一名叛徒“砰”的一声化成血雨,这是她一段时间的阴影。
      “不过你觉得,以我的性格会允许你留在我的脑子中吗?你以为我自愿进入研究所成为实验体的交换条件是什么?还是说你觉得就以夏可那个脑子,轻易地就能暗算到我,致使我的精神受到伤害?”
      为了避免实践“反派死于话多”的定律,夏一直接控制着自己的精神力将其包围,搅碎,然后消灭。
      这年头,一个□□还话这么多,非要在自己治疗的时候和自己说话,现在把自己作死了吧!
      丝毫没有认识到自己也是一个作精事实的某人十分淡定的继续开始自述,然后不出意外的又看见了无数她曾经见过的,或者曾经幻想过的温馨画面。
      “确实很美好。”
      夏一关于少年的自述即将结束:
      “在少年结束的前一天,我受了重伤,精神世界受到重创。关于这次创伤,主使者夏可,但她只是被人利用的傻蛋,真正的幕后主使依旧在调查中。”
      夏一缓了缓想要喝口水,即便这自述一直都只是默想罢了。
      “我的整个少年,昏暗却有趣,我看到过发生在他人身上的背叛,也看到过生死相依的真挚,而最为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多出来的自由,和更多的,好吃的小鱼干。”
      最后一句话说完,夏一急忙在第三段治疗开始之前终止治疗,现在的她已经虚脱了,只能无力的靠在墙角。
      “哼,你还知道自己是一个有新伤在身的人啊。”
      带着治疗舱进入训练室的治疗机器人嘲讽能力max。
      “曾经我总想着会有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在我受伤的时候保护我,为我治疗,然而事实上每次走来的只有你这个呆板的机器人。”
      夏一笑嘻嘻的说道。
      “看来精神恢复的不错。”
      一道蓝光在夏一的额头闪过,治疗机器人看着新数据,觉得自己以后可以少储藏一些止痛剂了。
      “之前你一直一副任由病痛折磨的样子,我还以为你要放弃治疗了。”
      如果治疗机器人放弃最初始的数据设置,它大概是可以用表情让夏一感受到它的嫌弃的。
      “如果我是真的想放弃,懒得治了呢?”
      夏一好奇的问道。
      “那我就直接自毁程序然后暴揍你一顿。”
      治疗机器人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绝对不会让她死的安生。
      “唉,你们这些机器人,跟了我这个主人还真是,嗯,还真是丰富了自己原本被设定好的一生呢。”
      夏一感受到伤口正在逐渐愈合,笑嘻嘻的说道。
      “然而我们却时刻面对着可能主机过热发生爆炸的危险,请不要继续作死,主人。”
      夏一:难道机器人生气真的会发热吗?
      好奇心爆棚的她简直想要直接拆一个机器人来试试,可惜家里的这几个都动不得。
      “对了,隔壁男神的情况怎么样了?”
      被治疗机器人灌下一支药剂的夏一,终于想起来家里貌似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他在认真锻炼,并且深深的折服于你的训练时长中。”
      保姆机器人直接请求智脑进行了一个跨训练室的对话:
      “目前身体状态稳定,且能够确定训练内容确实能够激发他的潜力,就现有成果来说,他至少还需要两年时间才有进行外出历练的资格。”
      夏一感慨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始继续当个话痨:
      “话说,半兽人和纯人类真的让人羡慕,一支基因进化剂就能够让他们有无限的可能,而兽人,却几乎已经到了进化的终点。”
      “哎你们觉得他们的进化方向和当初的兽人一样吗?要是一样就糟了,万一多年以后他半兽人也进化成了兽人,那就只能希望纯人类有新的进化方向了。”
      絮絮叨叨说个不停的夏一终于整个人都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状态,疲惫让她即将进入睡眠。
      “你大可放心,半兽人的进化方向和兽人不一样,最起码书凌的进化方向是这样的。”
      自己好奇的事情得到了答案,夏一终于彻底失去意识,陷入了睡眠之中。
      治疗机器人慢吞吞的将夏一放在训练室内的临时休息台上,然后取来了柔软的棉被为其盖上。
      自家这主人,明明娇气又怕疼,没事还爱撒娇,偏偏注定要经历风风雨雨。
      “你不是说作为高端治疗机器人,照顾人这种事情有损你的尊严吗?”
      智脑在家中机器人独有的内线中说道。
      “你还不是把自己发展成了一个全能型的保姆。”
      冷冷的机械声毫不留情的嘲讽了回去。
      “你们两个可闭嘴吧,抢我的工作还很得意是吗?”
      隔壁的保姆机器人及时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而在夏一沉睡的时间里,Ar星系的星际异种终于被赶来的星际警卫消灭。
      “到底是谁给咱们发的信号,看之前的战斗场面那绝对是个狠人!”
      其中一个打扫战场的兽人说道。
      “我怎么知道,咱们来的时候这里就只剩下那些发狂的星际异种了。”
      另一人显然对这个问题并不感兴趣。
      “唉,竟然会有人能够如此慷慨,直接说把发现新型星际异种的奖励留给了咱们,这么算来咱们小队每个人都能分到不少的星际币,可以多买点儿酒了。”
      说这话的人明显是个爱喝的。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星际异种能力越来越变态了,咱们几百个人围剿它们十几个才刚好压制,如果这些异种实力再强一点,怕不是要更多人。”
      有些问题,这些经常在前线战斗的人早就意识到了。
      但是解决的方法还遥遥无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