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你算什么垃圾

作者:桃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Five.

      我只好压低声音对他说:
      
      “难得能免费观赏睡美人,你这家伙得了便宜居然还卖乖?”
      
      “睡美人?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词汇,就你也能算美人吗,那我就是高文了。”
      
      我很庆幸他没有大声说话,不然伊迪肯定会爆炸的。
      
      不过,高文是谁?
      
      我脑子转了一会儿,这名字有点印象,大概是白马王子的原型?圆桌骑士?
      
      就他还白马王子,恐怕是地窖垃圾。我笑出了声。
      
      “噢很抱歉,我忘了您是有多么孤陋寡闻,连家喻户晓的睡美人童话都不知道。”
      
      哼,见识短的地窖垃圾。
      
      “我想我也没必要去了解麻瓜的愚蠢文化。”
      
      真是个糟糕的特拉弗斯。
      
      我捡起掉在地上的长袍,重新盖在身上,对他说:
      
      “我相信高贵的斯莱特林是不屑趁别人睡觉的时候施恶咒的,高文殿下?”
      
      “切。”
      
      之后就是一阵沉默,我也不去管他,理了理头发(虽然没什么卵用),继续睡我的回笼觉。
      
      只有一年级的学生才要坐船。我们现在改坐马车了,但是我看不到拉车的马,它们就像被施了隐形咒一样,完全看不见,只能看到缰绳。
      
      我知道这是夜祺。《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中提到过。它们身躯高大嶙峋、全身漆黑、龙头马身、背部长有一对宽阔的翅膀,能在空中高速飞行,只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才能看到它。
      
      没错,我没见过或经历过死亡,但或许有人和我不一样?
      
      特拉弗斯的脸色惨白,死死地盯着那片空气,很明显,被夜祺引发了一些不美好的回忆。我看到他放在身旁的手,紧紧地攥着衣角,指关节早已泛白,而他浑然不知。
      
      放在平时看到他难受我可能会幸灾乐祸,但这次情况不同,或许是我最近受伊迪感染,变得更感性了,关乎死亡的事情,看得我莫名揪心。我特别想去把他手掰开,但也仅仅是想想,我没有那个资格,我们算是,仇敌。
      
      我们比新生早到,坐到了各自学院的长桌上。去年我们还在惊叹着礼堂顶上的星空,今年又是另一群小毛头仰着脑袋在欣赏了。我和伊迪相视一笑,仿佛看到了当时的自己。
      
      一系列的分院鼓掌操作后,丰盛的晚餐出现在了银盘中,比平常种类还要多,卖相更好,可能是为了给新生留下好印象。我站起身去拿离我比较远的海盐餐包,眼神却控制不住的朝另外一边的长桌飘去。
      
      虽然没见到夜祺,不可否认,由于过多的关注,这种神秘又诡异的生物仍对我的情绪有一定影响,我忍不住想看看特拉弗斯,看看他是否还是一直低迷着。我可不是关心他。
      
      然而,他正在和纯血新生友好交流。看来他并没有受太大影响。特拉弗斯礼貌又疏远地笑着,是我经常见到的斯莱特林式假笑。他好像只有在我被捉弄时那肆意的狂笑,欠揍是真的,却也是最真实的。不是吧,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他头发也长了。去年我经常嘲笑他那短短的卷毛就像炸毛的小黑犬,而现在随着头发的增长,看上去也没有那么卷了,还给人一种直发的错觉,他是不是去拉直了?我的思维又开始发散。
      
      直到视线里撞进那双黑色眼睛,定神时如一潭墨水,好像撒着点点星光。好吧,应该是蜡烛的缘故。不对。
      
      和我对视的是特拉弗斯!
      
      我盯着他发呆太久了,久到连他自己都发现了。梅林!
      
      我赶紧低头吃盘子里的餐包,仿佛刚刚正是碰巧对着那个方向发呆。又悄悄地抬眼看了看。
      
      真是狡猾的斯莱特林,特拉弗斯还在看着我。
      
      他浓密的眉毛微微向上扬起,恶劣地朝我笑了笑,似乎看透了我的小把戏。与之前的假笑全然不同。
      
      他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在我忍不住瞪回去的时候,特拉弗斯扯扯嘴角,张口说了几个词,我看懂了。
      
      ——“礼尚往来。”
      
      谁跟你礼,呸。
      
      怎么感觉新学期的相处方式有点不一样了。
      
      不管了,再不吃待会儿晚餐就消失了,我可不想开学第一个晚上就把行李箱里的零食吃掉一大半。
      
      邓布利多校长的饭后讲话结束后,我们跟着级长走上了楼梯。变化莫测的楼梯我们尝试适应了一年,颇有成效,而新生就不一样了。我一把抓住了一个顽皮的男孩的胳膊,防止他踩空摔下去。又把他掉的糖果扔回了他怀里。
      
      “医务室在二楼,没有人想开学第一天就去做客吧?”告诉他医务室是因为我知道他必会经常光顾。真是个好人。
      
      男孩涨红了脸,连忙道歉。
      
      我不在意地摆摆手,伊迪凑到我耳边说:“刚刚你抓住他和扔的那一下真帅。”
      
      ————————————
      
      回到寝室,我们把日常生活用品塞进柜子里,胡乱洗漱一通,一头倒在了床上。
      
      但我们似乎忘了一件事。
      
      今天可是在火车上睡了好几个小时的啊!
      
      扑在床上的那一瞬间很幸福,然而躺了一会儿发现根本睡不着。
      
      我和伊迪只好坐在床上边吃比比多味豆边打扑克牌。
      
      扑克牌是我带的。我以前的学校都有明确的校规不能带此类产品,哈哈,可是霍格沃茨大部分校规用在了学生友好关系上,关于这方面有很多疏漏。
      
      手不停嘴也不停。吃完比比多味豆就拆巧克力蛙,拆完巧克力蛙就啃糖果羽毛笔,啃完糖果羽毛笔就嚼乳脂软糖……
      
      ......
      
      我记得之前刚说过不想开学第一天就吃那么多储备粮的。
      
      我们是永动机吗吃了这么多?周末又要溜密道去霍格莫德了。蜂蜜公爵的老板在上个学期就认识我和伊迪两个常客了,总有学生能偷偷来霍格莫德,他默许了我们两个的洗劫。
      
      在熬夜的好像也不止我们两个,隔壁寝室传来了音乐声,哦不,还有安吉丽娜豪迈的歌声。
      
      唉,不眠之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