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天命师

作者:糖二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银之致饶有兴味的看着缓缓走来的妇人,仿若恍然大悟一般,对着走来的女子,轻轻嗤笑:“没想到仙门考核,竟然出现鬼门的招数。”
      
      那妇人忽然一变,脑袋和身体分开向银之致冲来,黑发下面目可憎,抱在怀里的婴孩重重落地,却犹如种子一般,婴孩一个接着一个的长了起来,嘶叫着,哭泣着朝银之致奔去。
      
      银之致撩起耳边长发,缓缓闭上双眼,凝神聚气在空中一笔一画,划过之处升起一阵阵白烟。
      人人都道她是千年难遇的仙门天才,实则,她还是仙鬼双修。
      
      天命师者,能知天命,融万物;而鬼门,知往事,了前程。
      
      天地万物,若不是鬼门从中协调,仙门又怎会一帆风顺;而若没有仙门,鬼门早已横行无忌。
      
      万物存在皆有因,也都有各自的平衡,仙门鬼门本就是一体。
      
      电光火石间,银之致忽然明白,仙门考核,竟然是这个道理,怪不得这么多年都没有人通过。
      手掌划过的痕迹绘成了一道符文。
      
      祭鬼符,符文所过之处,恶灵尽散。
      
      银之致精通鬼门,在还只是改命师时就已经修炼到鬼门噬魂师。对付这些小鬼,轻而易举。
      
      银之致衣袖一顿,符文穿透空间,向外震出,所过之处,小鬼尽散。
      
      空中升起一阵祥光,黑森林中竟然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黑叶逐渐褪去,一抖全是金叶子,银之致周围,被一股暖流包围。
      
      这是,要晋升天命师了?银之致心下一喜。
      
      然而此时,地面却继续震动起来,顷刻山河倒塌,银之致四处逃串。
      
      咔擦,清脆的破裂声在银之致耳边响起。
      
      这?
      
      银之致转头,眼前景象破碎,无论是石晶还是黑森林都如同画布一般被撕得粉碎。这不是阵法,也不是幻觉,是真真实实的空间破裂!
      
      饶是仙门首徒也无法破解!
      
      几息间,空间加速破裂,可见的物体在空间压力下一个一个粉碎,银之致无处可逃,在空间压力下,渐渐停止呼吸。
      
      天命师,难道终究是梦一场?
      
      凌晨四点,古宅后院里四周一片漆黑寂静,一个身形消瘦的女子手脚被捆绑在院子正中央,早已不省人事,地面上满是用鲜血画出的古老的图案。
      
      女子左右两侧站着一胖一瘦的两人,面容凶狠:“能选中你来祭祀妖主,是你的福气,好好享受吧。”
      
      说完两人念着不知从哪里学来咒文,一边念咒一边快速结印,霎时,地面上的血色图案开始幻化成形,竟一点一点与地面剥离,升上空中。
      
      银之致缓缓睁开眼睛,便看到这一幕。
      
      ——漫天血色符文将自己包围,十分诡异,微弱的月光洒下来,除了符文,头顶上被夜风摇晃的树叶影子正好遮住眼帘。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充满鼻腔。
      
      她竟然,没死?
      
      手脚被束缚横躺在地面,银之致使劲晃了晃脑袋,再睁眼。
      
      树荫、血色符文依旧在!她真的没死?竟然从空间乱流中活了下来?
      
      随即,一阵疼痛感涌上心头,银之致这才发现自己手脚竟然被捆绑着,想要使力却无力可使。
      
      手腕的粘腻和痛感,明显是被利器所伤,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竟然是从自己身上的伤口来的。
      
      银之致没有想到,现在居然有人敢绑架自己还放血,是嫌命不够长吗?
      
      一胖一瘦两人看着眼前忽然动弹的女子,表情诡异。
      
      完全想不到被放了这么多血居然还能活。
      
      眼看时辰快到,但献祭还没成功,额头上渗出点点汗珠,口中念着的咒文也加快起来。
      
      脑海里面有个声音不断的在催促着他们。
      
      银之致艰难的打量四周,发现罪魁祸首是这两个念着咒文的凡人,眼神开始变得阴冷起来。
      
      这么低级的献祭咒,就想要她的命?是有多不自量力。
      
      在第一眼看到飘在空中的血色符文时,银之致就怀疑这是献祭所用,只是掂量自己的身份怎么可能会有人用如此低级的阵法来献祭,便打消了这种疑虑,但听到两人口中的咒文,便确信无疑了,果真是低级献祭阵。
      
      这……在她还是算命师入门阶的时候就掌握了好吗!
      
      银之致心中难免感慨万千,不是自己快被献祭,而是,现在居然还有人用这个破阵法!来!侮辱自己!
      
      银之致咬牙半坐起来,散落的长发随着身姿慢慢遮盖在脸庞两侧,浑身血迹斑斑,旁边树影摇曳,银之致呼了一口气,眼神凌厉的打量着眼前两人。
      
      这2个傻子,找死。
      
      一胖一瘦两人看着阵法中心的银之致,那模样像极了厉鬼,不禁有些发毛,双腿打颤。
      
      之前那个软萌易骗小可爱呢?怎么忽然气场变得这么瘆人。
      
      但脑海里的声音告诉他们,一定要在天亮前献祭成功,让妖主重新现世。
      
      就算坐起来了又怎么样,这手脚不是被绑着吗,不用担心不用担心,遂瑟瑟发抖的继续念着咒文。
      
      银之致冷哼一声,随即,手指黏上地面的血液,在空中画出一个奇怪的图腾,凡是划过的地方便升起白烟,图腾绘完,银之致凝气,只需集中精力便可破解这简单的阵法。
      
      一阵阵白烟升起,环绕在银之致四周,所过之处符文嗤的一声湮灭了,阵法中心的红色咒文也慢慢变淡,然而,就在快要破解阵法时,白烟却逐渐消散了,压制阵法的力量也顷刻消失,红色咒文又席卷而来。
      
      银之致呕了一口血,聚气凝神检查着自己的身体。
      
      她的能力竟然消失了!现在完全是废柴一枚,苍天啊,要不要这么玩,不是刚刚进阶到天命师吗?!
      
      一胖一瘦定了定神,又闭起双眼,双腿打颤的继续念着咒文。
      
      银之致苦恼,身上的伤口没有一点复合的迹象,甚至流血速度还更快了。
      
      在空间乱流活过来,却要在这种低级阵法中死去?银之致的悲戚的望着头顶的天空,老天真的要这样玩她吗。
      
      真是不甘心啊。
      
      远处,陈川将发生一切尽收眼底。
      
      一星期前,老头子就叫他回祖宅把银家的人带回去,那个世代守在祖宅的银家。
      
      多年前,陈家举家迁到城里,所有的人都跟着去了,唯独银家,放弃去城里的机会守在老宅子里。
      
      外人看来,银家就像是陈家最忠心的家仆,但实际上,银家更像是这个宅子的奴仆,无论发生什么,他们都忠于这个宅子。
      
      而陈家对银家的态度却十分微妙,陈家每一代当家人都对银家很尊敬。
      
      陈川此次回祖宅,除了陈老爷子的安排以外,更多是对银家的好奇。以他的经验来看,银家不简单。
      
      然而,在见到银梦楼第一眼时,陈川就失望了。
      
      “你是?小少爷吗?”女子唯唯诺诺,怯生生的躲在大门背后,正午的阳光打在银梦楼脸上,由于很少外出,银梦楼的脸色异常白嫩。
      
      内向,不谙世事。
      
      用陈川的话来讲太普通了,没想到银家唯一一个留下来的人居然如此普通。
      
      “对。”
      简短有力。
      
      银梦楼小心翼翼的将门打开,许久未开的正大门上飞尘散落,在阳光下斑驳,顶侧门沿上,似人似鹤的图案浮现,像是守护兽般看守着。
      
      陈川跨进宅子,愣了一下。
      
      踏进大门,目之所及是一片宽阔的院子,两侧并排木制雕花走廊。
      
      从外观上看古宅是一个整体,不显山不露水,走进来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活像一个被隐藏起来的小城。
      
      大宅以祖堂为中心,左右排开,呈东西走向,宅内的雕刻随处可见,一门一墙风格独特,凝聚了苏州园林与徽派建筑的风格。
      
      大小院落共283个,独立木制雕花房间有1836间,大小花园34个,天井896个,除了住房外,这里还有学堂、鼓楼。
      
      占地面积如此之大,恢宏大气却又不被世人所知,足以想见陈家底蕴,饶是陈川也吃了一惊。
      “少爷,您住观宇楼吗?”银梦楼在前方带路,脸上红扑扑的。
      
      常年一个人住在这里,很少见到活人的银梦楼一说话就不自觉害羞起来。
      
      陈川嗯了一声。
      
      观宇楼是宅子内最高的建筑,在楼上方建有7层亭子,可鸟瞰四周。住进观宇楼的这几天,除了每日吃饭的时候银梦楼会送来,其他时候银梦楼都呆在自己的院子里。
      
      想到老头子安排的任务,陈川在饭间试探过,然而银梦楼一脸疑惑。
      
      “爷爷说过,我们家族的任务就是守在这里,不能离开的……”
      
      “那说过为什么不能离开吗?”陈川抿了一口茶。
      
      “没有……”银梦楼愧疚的摇摇头。
      
      …………
      
      回忆起之前银梦楼的样子,站在观宇楼上的陈川陷入沉思,这样的她和今晚的仿佛有点不一样。
      原本在那两人伤害银梦楼之前他可以阻止,但他却没有,他也想看看在极危的环境下,银梦楼会不会给他“惊喜”。
      
      自夜幕降临,银梦楼的院子就笼罩在一片黑暗中,陈川坐在高处,一切的变化都尽收眼底,包括银梦楼一点一点的变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