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嫁

作者:东阳之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5章

      王雨夕一脚正要迈出门槛。她看见二叔、三叔、二婶、三婶正从外面赶了过来。王雨夕的二叔三叔两家,也不是省油的灯,因为父亲继承了祖父的爵位。二叔呢?经常问着父亲和大哥要俸禄;三叔呢?虽不问父亲要俸禄,却一直嫉妒父亲比他过得好。他们家各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都不争气。
      虽说内地里有间隙,但是台面上的功夫还是要有。王雨夕见他们来还是主动的请安问好。
      王雨夕见二叔问道:“二丫头,我母亲此刻在哪里?”王雨夕将事情说了一遍。此时,见到三叔问道:“听说今日,三丫头与杨家和离了,那他们还在这里干嘛?”边说着便指了指大厅里杨老爷父子。
      王雨夕道:“他们呀,和我们家算账,算到最后欠我家不少银两,现在叫他们拿钱赎人。”王雨夕本不想让二叔三叔知道太多,没想到他们两家却在这个当口上过来了。二叔和王雨夕随便说了几句,就带着二婶去找王雨夕大哥要这个月的俸禄了。
      王雨夕见到三婶阴阳怪气地道:“三丫头是个精明能干的姑娘,比我家那不争气的丫头强上百来倍,不是说挺招婆家喜欢吗?怎么就离了呢?”
      王雨夕不做声。见三婶再次道:“三丫头现在在哪,听说她今日差点跳湖了,这深秋季节,穿着一件单衣,打着赤脚,怎么可怜成这般模样。她在哪里,我要去看看,可把我担心坏了。”从那忽高忽低的语气中,感觉到满满的讽刺。
      王雨夕知道自己的妹妹当时忤逆父亲和祖母,在自己那看不懂事理的母亲的帮助下,嫁给了杨家,吃尽了苦头。可是,见三婶讽刺妹妹,心里还是归不舒服,道:“劳婶婶挂牵,我妹妹好着呢。还请婶婶不要听那些喜欢嚼舌根子的人乱说便是。”王雨夕的三婶连连点头。
      王雨夕招呼丫鬟跟着三叔和三婶朝着后院走去,去看看王雨琪。自己去花园小坐一把,清空一下脑子。
      待二叔、二婶、三叔、三婶走后不久。王雨夕接到丫鬟的禀报,说三小姐放走了杨氏父子。王雨夕本来也就是吓吓他们,也并没有说一定要和他们算什么那些不清不楚的账。不过,他们若是非要咬着不放,王雨夕也绝不会轻易放过此事。
      从此以后,杨登科和杨夫人经常在外说一些败坏王雨琪及王家的话。
      ······
      三天后。
      王雨夕的父亲王宇宏、母亲彭明英、祖母颜氏、弟弟王长枫还有其他家眷五六十号人一同回京。王雨夕和大哥王长盛早就在家摆好宴席,为父亲、母亲、祖母接风洗尘,全家团圆。
      宴席分为男眷区和女卷区。王雨夕及母亲和祖母与太子妃、二皇子妃等皇公贵族等女眷坐在一起。太子妃坐在桌位的当头,二皇子妃坐在太子妃左边,自己的祖母坐在右边,母亲坐在二皇子妃的左边。作为身份最尊贵的太子妃还未开口,作为主人的自己的祖母未动筷子,王雨夕见二皇子妃先端起酒杯敬自己祖母:“太夫人,本宫恭喜您老回京,祝您身体福康。”二皇子妃父亲是威国公张威霖,手握兵权。
      不管怎么样,王雨夕一听二皇子妃当着太子妃面自称本宫,看得出她的目中无人和飞扬跋扈。虽说,二皇子将来是继承大统之人,可是现在,二皇子还没有继承,二皇子妃还不是皇后,怎么能在太子妃面前称“本宫”呢?
      王雨夕看得出二皇子妃的得意,将目光从二皇子妃移到太子妃身上,见太子妃一言不发,脸上并无喜色,右手放在桌上,紧握着手绢,推断出太子妃定是生气了。
      王雨夕估计祖母也在为难,喝了这杯酒得罪了太子妃,不喝这杯酒得罪二皇子妃。王雨夕看了看在座的其他女眷都默不作声,差不多也看出太子妃和二皇子妃的不合,看得出二皇子妃对太子妃的不敬,在座一席人连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王雨夕目光再次停留在祖母身上,见祖母笑了笑,转过头看了一眼太子妃,道:“太子妃,二皇子妃及其诸位贵宾,感谢大家还记得我这么一位老夫人,来来来,大家一起来。”王雨夕见祖母把太子妃和在座的其他人都拉了进来一起,既不得罪太子妃,也不得罪二皇子妃。
      这时,王雨夕才见太子妃微微一笑,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这太子妃出生也是高贵之家,她父亲是当朝宰相,权倾天下。也是书香门第,她父亲是先皇开科取士的状元,从性格来说,相对而言温和些。
      宴席上,太子妃和二皇子妃也不互相打招呼,都不时地与祖母和母亲攀谈,嘘寒问暖,也问一下关于父亲的情况。王雨夕看得出来,太子妃和二皇子妃都是在拉拢王家。
      目前,父亲既没有拥护太子,也没有拥护二皇子,只是深得皇上赏识。而因为妹妹嫁给杨家,那杨登科整日打着父亲的旗帜,成为太子的幕僚。所以,当二皇子即位后,父亲、哥哥、弟弟被流放三千里,不知生死,自己和母亲死于狱中。
      只是宴席上耳目众多,人多嘴杂,王雨夕并没有刻意接近太子妃,也没有刻意接近二皇子妃。
      ······
      
      宴席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太阳也落到了山头,宾客慢慢散去。祖母和母亲忙着送走太子妃、二皇子妃等女眷,父亲、哥哥、弟弟忙着招呼着太子、二皇子等男眷的离开。
      王雨夕带着小桃、小红两个丫鬟朝着后院的湖心亭走去,穿过后花园,路过假山时,假山与道路是并行的,在路的右边。王雨夕身后的丫鬟小桃轻轻拉了拉自己的衣袖,王雨夕回过头,顺着小桃所指的假山看了过去。
      王雨夕身后的小红紧跟着说道:“小姐,好像有人。”王雨夕停住脚步,仔细一听,好像还是男女之间打情骂俏“不要这样,让人看见了多不好”“怕什么,就让我再亲一口呗”之类的话。
      王雨夕见小桃从自己身后冲了上去,想看看是那个不懂规矩的下人,却被王雨夕一手拉住。王雨夕知道厅前还有很多未散去的宾客,万一当面被揭发,哭哭啼啼地被人知道了,又平白惹人笑话和非议。王雨夕指了指左边的一排花坛,示意躲在后面,轻声地吩咐着小红:“你去叫上几个家丁。”小红明白小姐的意思。
      王雨夕才朝着花坛走了两步,小红也未走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