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天命风流

作者:Swir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风月无边

      黎明,宛如匕首,劈开了沉默的夜幕。
      
      天空还镶着几颗稀落的残星
      
      繁复华美的裴家大床,床边流苏不断轻摇,让人想起一句诗:嫩寒锁梦因春冷, 芳气笼人是酒香
      
      微弱的声音从罗帐深处飘出来,明明是在夏日,却让人想起春天。
      
      “相公…”
      
      “呃嗯……”
      
      “相公。”
      
      原本应该在床上的鸳鸯被有一条卷缩在床下,寝衣和亵裤叠在一起,分不清谁和谁的。
      
      裴凤桐含着眼泪,脸上坨红,悦耳低沉的嗓音央求间,不知道泄露多少美态。
      
      阿橙唇角含笑,置裴凤桐的央求不顾,“宝贝体力真好,缠了我一个晚上没完,再亲一个。”
      
      裴凤桐简直被她要够了,眉头蹙着,意识沉沉浮浮,处于半醒半沉的状态下。
      
      “不说话,是不是渴了?”
      阿橙拿过床头的暖情酒,自己喝了一点,再贴上他的唇。
      
      “不是…嗯。”
      
      裴凤桐若雪莲般的干干净净的面庞,随着酒液入肚,眼眶还红红的,淡淡地诱人去欺负
      
      阿橙一夜未睡,眼睛却少有疲惫,她亲着裴凤桐的睫毛,“怎么抖得那么厉害,我抱你出去晒晒太阳。”
      
      “不要抱出去……”
      裴凤桐低低地说,含着浓浓的鼻音与沙哑。“因为太累了…呜呜。”
      
      阿橙看着外头真的天亮,终于说:“前日看得开不开心。”
      
      要不是有人默许,拦着别人,默随之怎么可能呆那么久,毫无打扰。
      
      亏她还煎熬那么久。
      
      亏她那日吓个半死。
      
      亏她并不知道的时候,默默规划着怎么净身出户,怎么让裴凤桐不那么难过。
      
      她要被这些变态男人榨干了。
      
      裴凤桐也羞耻得不知道怎么答。发现默随之来找阿橙,裴凤桐的确有一丝愠怒,便按兵不动来捉奸。
      
      可等他看到两人在室内相处,越看脸越红,越看越不想打扰,怀孕多日没有碰过的身体就更加难耐。
      
      裴凤桐只好说:“不知道。”
      
      不开心,会被折腾。开心,更会被折腾
      
      阿橙昨晚眼神淡得几乎没有情愫,现在消气好多了,还悠闲地说,“你怎么不把崔濯送我床上啊。”
      
      裴凤桐蹭了蹭阿橙道:“崔濯不行…”
      
      “还吃醋了。”
      
      裴凤桐撒娇说,“你跟他在一起,肯定会又兴奋又更加心疼他。”
      
      阿橙摸摸下巴,这倒是。
      
      “看。你现在就想他了。”裴凤桐醋醋地说。
      
      “让你多休息嘛。”阿橙喜欢裴凤桐醋夫的样子,把他亲得双眼迷蒙,一面低声含笑道:“我们家凤桐要是五官普通点,皮肤黑一点,脾气暴躁一点便好了,现在简直让我神魂颠倒,只想跟凤桐你施云行雨,共登极乐,生怕有一天不小心丢了。。”
      
      “不会丢的...我成为相公的人,就是一辈子的事。”
      裴凤桐的身上被落下款款记号,心底安心,一边气喘吁吁与阿橙接吻,一边说。
      
      “只盼相公...嗯...更加情难自制才好。”
      
      “凤桐的小嘴真甜,夏天都不用吃甜冰碗了。”
      冰碗里有蜂蜜、花瓣、藕粉、果脯、还有碎冰,是阿橙在炎热天气里最爱吃的食物。
      
      裴凤桐被她说得心头一甜,嘴上却淡淡说:“相公...跟...那个人也是那么说的吧....”
      
      阿橙看他害羞又有些别扭的样子,说“哪有,我什么都没说,就是折腾他而已。”
      
      裴凤桐想到自己看到的香艳画面,低声说:“那,下次我们也这样玩?”
      
      阿橙笑眯眯的,“不用等下回了。”
      
      说着,她放开裴凤桐,把自家的衣柜打开。
      
      里头躺着一个人,默随之脸色通红,嘴里塞着阿橙的手帕,狐狸一样的眼睛里水润,紧张又期待。
      
      “我问他要了秘药,你们两个,我全都要。”
      
      裴凤桐大惊失色,扭动着身体要逃跑,却被阿橙按住了....
      
      很OO很XX。
      
      ——
      “相公?”
      
      阿橙睁开眼睛,定了定神,面对是一双冷清不掩关心的眸子。
      
      裴凤桐青丝垂落。两腮因为睡得好,像晕染着淡淡的桃花
      
      阿橙坐起来:“早上了啊。”
      
      最近,她总做这些怪梦。
      或许是默随之回去后,阿橙跟他在外面私宅,乱搞了好几次,越玩越过分,把默随之弄得像成熟的大樱桃一样诱人,造成梦中也荒唐无比。
      
      裴凤桐拿茶水给她,“嗯。”
      
      阿橙漱口过后,服侍他们的丫鬟就退下了。
      
      阿橙并不介意自己的丫鬟在场,不过每次裴凤桐都很害羞,寝衣一直包裹到衣领。
      
      阿橙看裴凤桐小媳妇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轻轻接了个吻。
      默随之成熟稳重,又放得开,当然不错,不过那都是单纯的鱼水之欢,阿橙更喜欢自己的凤桐大宝贝。
      
      裴凤桐搂着阿橙的肩膀,一阵亲昵后,牙齿却磕到阿橙。
      
      阿橙一摸嘴唇,幸好没有血。
      
      裴凤桐歉意说:“腰扭到了。”
      
      “昨晚太困,我给你揉揉。”
      阿橙做了对不起裴凤桐的事,越加努力滋润自己的宝贝。她比裴凤桐年轻不少,精力旺盛,有时候裴凤桐都吃不消。
      
      “谢谢相公。”
      裴凤桐垂下睫毛,轻轻亲了阿橙一口,脑袋又低下去。
      
      “在相公面前害羞什么。”
      阿橙手掌推拿着,很温柔地说,“今天正好不想看书了,我给你做个精油按摩。”
      
      这原本是裴凤桐怀着孩子的时候,阿橙心疼他小腿抽筋学的,后来她发现自己挺有天赋,还能增添情趣,等裴凤桐生完,就扩展了一下按摩范围。
      裴家巨富,精油品种繁多,有甜橙,有天竺葵,有檀香。
      每次阿橙按完,抱着滑溜溜的凤桐宝贝,都是不舍得撒手。
      
      “青天白日的。”裴凤桐忍不住想躲。
      
      “你是府里主人,谁说嘴赶出去就是。”阿橙对凤桐宝贝说,似无意开口:“对了,那个叫玉安的小侍,我给了点银子打发回家了。”
      
      “嗯?”
      
      “前两日我念书的时候,他来勾引我。”
      也是那个小侍倒霉。
      阿橙家里有裴凤桐,外头又有只绝色大狐狸,不是天上二郎神下凡,她都会一脸坐怀不乱的和尚样了。
      
      “姑爷…您渴不渴,我给您喂甜汤可好。”
      阿橙捏着嗓子,把扭哒着屁股来勾她的小侍的声音学了一遍。
      她出身街头,模仿竟是活灵活现的。
      
      裴凤桐早就知道这事,正好奇着,听了不觉笑出声。
      “你看书最烦别人打扰,别人怕被你发脾气,才轮到他去送。”
      
      阿橙:“还是宝贝了解我。”
      
      阿橙在他嫩豆腐一样的嘴唇补了一口:“我好不好。”
      
      裴凤桐翘起唇角,眼中有无限情谊:“好。”
      
      裴凤桐自然也很喜欢阿橙给按摩,因为身上舒适,不知不觉迷糊起来。
      
      阿橙按摩好一边,吻了吻裴凤桐雪白的耳垂作为奖励,再说:“今天正好不想看书了,我给你做个精油按摩。”
      
      听到阿橙开口,裴凤桐怕她累:“今日难得休息,不必了。”
      
      阿橙坏笑打趣:“宝贝水豆腐一样的皮肤,像吸着我的手一样,怎么会累。”
      
      裴凤桐想到两人在床上别的荤话,脸红了红,却是甜到心底深处去了。
      
      “那,要个什么味的。”阿橙别了别他脸颊沾的一缕青丝,放到鼻间嗅闻。
      
      裴凤桐的脸红到脖子,温声又清晰地说:“甜橙。”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