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天命风流

作者:Swir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属狗的

      ——“吾乃天选之人”
      
      才怪!
      
      阿橙打了个喷嚏,把自己寒酸的破衣服裹紧点。
      
      大头大头,下雨不愁,
      
      人家有伞,我有大头。
      
      阴雨连绵,滴滴答答,阿橙坐在屋檐下,自言自语地抹了把脸,原本漆黑的面容立即成了个狸猫样。
      
      她是个孤儿,上辈子也是,这辈子也是。
      
      她是个乞儿,上辈子也是,这辈子也是。
      
      时空管理局的人一脸诚恳地把她踢过来,就不管了。
      
      阿橙从芳龄六岁便知道无依无靠也没有金手指,便只能靠自己。
      
      她去青楼打工,去一家查封一家,去饭馆当帮工,去一家倒闭一家。
      
      不到七岁,阿橙就成了远近驰名的丧门星,江都城闻风丧胆。
      
      阿橙只好重操旧业。
      
      这个旧业还挺耐-操。
      
      阿橙乞讨到十岁,依旧是狗也嫌的小乞丐。
      
      她终于也知道,原来命不好,女尊男卑的世界,做强势的一方也只能做乞丐,真是无处说理。
      
      暴雨将歇,阿橙想,她是去刚纳了第十三房男妾的陈员外门口躺着,还是要给长女娶夫的郑财主门口蹲着。
      
      冷不丁,一把伞出现在阿橙头顶。
      
      眼前男人身着玉清色的袍子,飘飘若仙,一双幽黑的眸子冷冷淡淡,面若中秋之月,如春晓之花,单看脸就很不错了。
      
      何况,那样高雅的气质,正是阿橙的心头好。
      
      阿橙想,这莫非是传说中的白莲花成精?
      
      只听白莲花精轻描淡写道:“你身上湿了。”
      
      阿橙:“还很脏。”
      
      白莲花精不说话,却也不挪动步子。
      
      阿橙想,原来是个冰块精。
      
      冰块精穿着袍子是上等的锦缎,显得人物风流脱俗,冷的很的阿橙问他:“嗳,你叫什么?”
      
      “我姓裴。”
      
      听到这个特别的姓,阿橙的眼睛瞪大了。
      
      裴凤桐?城南那家大户的独生子?据说凤家父母离世,他们的独子没有继承权,家产要被虎视眈眈的叔父瓜分。
      
      裴凤桐一点尴尬都没有,淡淡道:“对,你猜到了。”
      
      “我百愁莫展,有一道人昨日来我家,要我来寻你,才能度过劫难。”
      
      阿橙惊讶道:“你要与我成亲?”
      
      裴凤桐嗯了一声,唇角抿着:“你可乐意?”
      
      阿橙眼睛转了转,忽然笑逐颜开,望着人家裴公子那完美无瑕的脸,一字一顿道:“你吻我,我考虑一下。”
      
      裴凤桐望着她,眼睛闪过一丝悲伤。
      
      阿橙被嫌弃了,原本应该生气的,她却没有,她狠狠地咬上去裴凤桐的嘴唇,直到出血。
      
      她一无所有,只会抓紧身边的一切,狠狠地,用力地,不顾一切,向往美好,向往光明。
      
      裴凤桐有些生气:“你是属狗的么?”
      
      阿橙舔了舔嘴唇,恶狠狠地说:“娘子这么说话,想为夫打你么?”
      
      裴凤桐的脸上有些不可置信,却又不可避免地起了红晕,一双眼睛潋滟地要滴水。
      
      阿橙心中狂笑,嘴角飞扬扯起,抱住裴凤桐:“带我回去吧。”
      这么多年,她终于要转运了!
      
      ……
      
      裴家豪富,一切都富丽堂皇,阿橙跟着裴凤桐,从大门走到精致的小花园,再到裴凤桐自己的房间,大大开了眼界。
      
      侍女们给阿橙更衣沐浴,等阿橙换上干干净净的衣服,梳上了优美的发髻,阿橙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了。
      
      裴凤桐看到阿橙的新形象,不免惊艳了一把,阿橙看着裴凤桐,更是没怎么掩饰眼神。
      
      裴凤桐低头喝茶,表情看起来有些后悔。
      
      “反悔也晚了。”阿橙雄赳赳气昂昂地,像个可恶的魔鬼站在裴凤桐跟前提醒他。
      
      裴凤桐冷静说:“你怎么知道晚了。”
      
      阿橙露出个圣母般的微笑:“因为你喜欢我。”
      喜欢我好看的脸,喜欢我好看的身材。
      不是阿橙自夸,她的脸就巴掌大,因为常年在外运动,腿也是笔直又好看,脱光了站在裴凤桐面前,指不定谁会喷鼻血。
      
      而且,阿橙也很喜欢裴凤桐。
      她喜欢把裴凤桐压在身下,吻他干净美好的嘴唇,让他变得无助。
      
      “别胡说。”裴凤桐扭开头。
      他的身体变热,这种感觉让他颤栗、不安。
      
      阿橙却索性地扭住裴凤桐下巴,吻了上去,她辗转着,厮磨着。
      
      他们的舌尖纠缠在一起,裴凤桐的身体也一点点软了。
      
      阿橙抱住了裴凤桐,吻一点点从唇角落到他的鼻梁,再到他的眼睛。
      
      “你……”裴凤桐的眼睛变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涩的。
      
      “娘子好害羞。”
      阿橙坏笑,目光幽暗。
      
      她在外行走,懂得不少东西,轻而易举地握住裴凤桐的两只手,然后从手心,一直舔吻到手腕。
      
      “放手啊。”
      裴凤桐的声音真的变了,阿橙灵巧的舌却换了地方,吮住他耳垂,蛮横地袭卷一切。
      
      肌肤触碰的地方,仿佛点起了火。
      
      逐渐的,安静的室内有了喘息声。
      
      真是幸福。
      
      调戏一番后,阿橙搂着不说话,眼睛红红的裴凤桐,还有些意犹未尽。
      
      裴凤桐如此的美丽,竟不能用语言去形容。她喜欢这个男人,她要娶他,入赘他们家。
      
      “你给我出去。”裴凤桐浑身都软了。
      
      阿橙唇角一勾,云淡风轻:“我不,你是我媳妇,这里是我的家。”
      
      “你卑鄙!”
      裴凤桐的耳朵又泛红了。
      
      “宝贝,我劝你省点力气。”
      
      面对阿橙的无耻,裴凤桐不说话。
      
      阿橙在他耳侧吹了口气,“因为我会劝你晚上用。”
      
      裴凤桐气愤地想扇阿橙巴掌,经常抢肉包子的阿橙却轻巧地抓住他的手,然后嫣然一笑,“原来,娘子还挺有劲。”
      她应该是他第一个女人吧,这种生涩的反应,真是可爱。
      
      “行了,千金大公子,我饿了,管饭么?”
      阿橙松开裴凤桐的腰。
      
      裴凤桐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阿橙忍不住地,红唇印上他的。“没有的话,我就走了。”
      
      裴凤桐的眼神魂不守舍地瞟着阿橙,然后说:“你吻了我这么多次,居然要走么……”
      
      阿橙哈哈大笑,连忙说了许多话安慰裴凤桐。
      
      一天之内,她居然多了个媳妇,还有了这么奢华的大屋子当家。
      
      虽然是临时的。
      
      阿橙想了想,怎么样也得想办法保住自己的老婆和家才好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