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种菜全星际第一

作者:西大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她的小动作这次三个老者都没有发现,他们紧紧盯着一起上方的显示处。
      
      那是一个透明的圆柱形,在那股能量开始从苏久久体内出来,反馈到仪器上的时候,那个本来空白的圆柱形就开始显现颜色。
      
      一开始是绿色的,缓步向上提升着,速度是真的很慢,蜗牛爬一样的速度。
      
      一直紧紧盯着苏晚晚一家和苏晚晚的男友都隐隐松了口气,这么慢的速度,一定可能是高属性者的。
      
      男友还在苏晚晚耳边说:“高属性者一开始提升很快的,很快就能到达黄线和红线,我当时就是这样的。”
      
      语气十分地自得。
      
      苏晚晚也娇笑道:“我男朋友最厉害了。”
      
      苏堂伯母也开始嘲笑苏妈妈:“看你们花了这么多钱,测出来的结果还不是一样?”
      
      苏妈妈却根本不理她,完全屏蔽了外界干扰,一颗心全在女儿身上。
      
      手里还拿着茶杯的老者淡淡地看他们一眼,似乎嫌他们朝,说话的三人被这眼神弄得心头一颤,双腿都麻了一下,好像被什么可怕的凶物盯上一样。
      
      苏晚晚心口噗噗直跳,脸色发白,一个老头眼神怎么会这么凶?
      
      男友额头也冒了汗,他听说过有的人不仅仅用“灵”来种菜养猪,还能用于战斗,他不明白“灵”怎么还能用于战斗,但确确实实有那么一群超然于凡人范畴的强者。
      
      难道这老头就是这种人,不然为什么一个眼神就这么骇人?
      
      他突然就心生悔意,自己不该来的,不仅把自己暴露在人前,还暴露在这样三个老头面前,万一人家看自己不顺眼,或许就像他从前的上司一样,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收回自己的工作,毁掉自己的前途。
      
      他越想越慌张,脚下一点点往门口蹭。
      
      而那喝茶的老人已经不再关注他们了,又看向那圆柱。
      
      绿色的光柱在缓步上升,似乎很艰难,又似乎不紧不慢地终于爬到了三分之一处,然后绿色停止了,接下来的就换成了黄色光柱往上攀爬。
      
      到了黄色,就代表这是中属性者了。
      
      苏爸苏妈紧紧交握着双手,已经是强行按捺着激动,要知道女儿前面三次测试都只停留在低属性那一块。
      
      苏晚晚那边四个人的脸色则都已经灰败下来了。
      
      苏堂伯母还在碎碎念:“就算中属性又怎么样,中属性者外面一抓一大把,也不稀罕啊。”只是中属性者的话,还是有机会把农场弄过来的。
      
      然而与她期待的不同,那黄色光柱还在攀升。
      
      苏久久现在也很专注,一边专注地看着光柱爬升,一边放松体内对那能量的限制,让它能够去到更多的地方更大的范围,接触到的灵气越多,那光柱就上升得越多。
      
      她要做的就是一点点放松,不然一个松懈,光柱绝对要满溢出去。
      
      于是她看起来也一脸紧张的样子,让那喝茶的老者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又看她一眼,也看不出来她的紧张是不是真的,有没有在暗中又做了什么小动作。
      
      就在众人瞩目中,那黄色光柱终于爬到了三分之二出,然后瞬间换了红色光柱接力。
      
      “唉!”这声叹息来自最沉不住气的苏堂伯母,其他人当然也没有特别沉得住气,苏堂伯父脸色都青了,他冷冷地看着堂弟,皮笑肉不笑:“三弟,藏得够深啊。”
      
      苏爸爸心脏都快崩盘了,只看了他一眼就扭头继续看光柱。
      
      这种无视比冷嘲热讽更像一记耳光拍到脸上,苏堂伯父胸膛起伏,一拽老婆:“走!”
      
      “走什么走啊?还没看完呢!”
      
      “没区别了!走!”只要苏久久是高属性者,无论是即将登顶的那种还是将将出线的那种,那就都不再和他们是同一类人,他们就不可能再动得了对方。
      
      不,别说动对方了,对方可能动动手指就有人愿意卖她一个好来收拾自家。
      
      这就是高属性者的特权。
      
      再想到刚才苏久久威胁的说要举报家里粮店,他就心脏砰砰乱跳,只想抓紧时间回去处理。他把妻子给拽走了,还要女儿跟着一起走。
      
      苏晚晚想看到最后,而最早生出退意的男友突然也很想看到最后,于是两人都留了下来,苏堂伯父也不理他们,拽着老婆一瘸一拐地走了。
      
      其他人都没有关注这里的动静,红色光柱依旧在爬升,但速度越来越慢。
      
      苏久久在心里想到哪个度停下合适?
      
      太低不行,高属性者中泯然众人也不是什么好事,但太高肯定也不行,最后她在红色光柱的最后三分之一处“艰难”停住。
      
      真的有点难,因为要维持那光柱最后一动不动,这就表示她必须让体内的灵气和那股外来力量保持一个绝对的平衡,她额头上都有点冒汗了,但好在最终还是稳稳地维持了十秒的稳定。
      
      地中海老头有些遗憾地关了仪器,这个结果虽然不是特别好,但也在中上水平了,他笑眯眯地恭喜苏久久:“小姑娘不错啊,中上水平的高属性者,来来来,我带你去办手续,这个成绩要录入属性者协会的,我来推荐你入协会,保证一步就到位了,也省得你到处跑去办手续。”
      
      苏久久正擦额头上的汗水,闻言一愣:“还要加入协会?”
      
      头发浓密的老头不肯让同伴专美于前,就说:“当然要加入协会,所有高属性者都要加入的,一会儿我跟你说详细说说,我看你资料上写着家里有农场,有农场好啊,我所在的公司叫绿树,你听过吧?也有很多农场,我们可以合作,要种子还是要人,要销售渠道,都好说。”
      
      一听这话,苏爸苏妈的眼睛都亮了,主要是听到那个销售渠道,他们还堆积着无数最低档的粮食呢?但他们什么都没说,这事上完全顺着女儿的意思来。
      
      地中海老头一瞪眼:“在农场里干活有什么好的,我跟你说小姑娘,我所在的研究院可是国家机构,进去就有编制,还有一笔客观的安家费,各种福利都很好的,你们家那个农场的问题随随便便就解决了。”
      
      苏爸苏妈眼睛更亮,对于长辈来说,吃公家饭这一点听着就很动心。
      
      而等到这个时候的苏晚晚和她的男友终于看不下去了,两个人听着那绿树公司,听着那研究院编制,眼睛都红透了,嫉妒得牙齿咯咯的。
      
      什么叫一朝翻身,这就是了,从此和他们就是两个阶层的人了。
      
      他们谁也不敢惊动,灰溜溜悄咪咪地走了。
      
      来的时候有多趾高气扬,现在就有多灰头土脸。
      
      喝茶的老头一直任那两个老的说说说,坐着没动,这会儿看着这两人离开,便笑着插了一句话:“小姑娘,你的‘灵’有些特别,十分稳定,你应该已经能够催生植物了吧?”
      
      两个老头一愣,都看向他,苏久久也看向他,后者指了指一边桌上的一个光长着叶子,不知道是什么植物的盆栽,他说:“小姑娘,来试一试吧。”
      
      苏久久微微皱眉:“这也是测试的一环?”
      
      老者道:“是。”
      
      她怎么没听说过?而且看另外两人,刚才都已经要拉着她套近乎了,所以测试不该已经结束了?
      
      老者道:“高属性者才会有这样的附加环节。”
      
      苏久久就转头,苏晚晚一家都不见了,那眯眯眼的男人也不见了,她刚才可听到了,那男的是高属性者。
      
      跑得倒是快……
      
      老者笑道:“有的人虽然是高属性者,但未必知道怎么用‘灵’,就算知道怎么用也未必用得出色,就比如刚才在场的那个青年,虽然是高属性者,但没用,业务水平太差。所以对于测试中表现优异的人,会增加一两个测试环节,你去协会登记的时候也要有这么一关的,日后求职,也是如此。”
      
      他这么一说,其他两人也淡定了,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
      
      但那是负责测试的人只有一个、或者是一个阵营的,不存在彼此竞争的关系,那样才能够不疾不徐地增加测试环节,这会儿他们不是都想赶紧套近乎,把人拉过来再说吗?就忘了这一茬。
      
      苏久久看他们的表情,猜测对方应该没有骗她。
      
      这么说如果她没法当场催生植物,这个高属性者的头衔也没多大用?
      
      苏久久有些不懂了,原身一个屡测屡败的也不懂里头的门道。
      
      于是什么都不懂的苏久久想了想后,还是乖乖地拿起了桌上那个盆栽。
      
      她眉头皱了起来,心底很发虚的,想到那截像塑料又像玉雕的葱,觉得特别不靠谱。
      
      她默默地催动了灵气,一分钟,两分钟,盆栽都没有动静,正在地中海和头发浓密的老者开始叹息的时候,突然盆栽的叶子动了动,几个枝头突然慢慢长出了一个个小包,那包越长越大,竟是长成了一颗颗手指大小的白玉般的果子。
      
      苏久久看着这个质地就更虚了,不会又是硬邦邦的石头一样的东西吧?
      
      那地中海老头一抚掌:“玉玲珑啊!老徐你从哪里弄来的这盆东西?小姑娘你更了不得,竟然能够把玉玲珑催生出来!”
      
      苏久久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很珍贵难得的样子,难道她做错了,不该催生出来的?
      
      正想着,地中海老头一把拿过了盆栽,爱不释手地看着,倒是喝茶的老徐,这玉玲珑的主人看着这几颗果子,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是看出了问题来。
      
      这个质地,好像不太对啊。
      
      地中海老头大概也是少见这东西,没有看出来,对喝茶的老者道:“老徐,我来帮你尝一尝啊!”然后就摘了一个丢尽了嘴里。
      
      头发浓密的老头骂道:“哎你这老头,这么珍贵的东西你说吃就吃,你这不厚道啊!”
      
      心里则遗憾自己手慢,只是这么个东西说摘就摘说吃就吃,自己还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
      
      与他的遗憾不同,苏久久则是睁大了眼睛,阻止道:“别……”
      
      已经晚了,地中海老头生怕老徐阻止,动作快得不行,一眨眼就丢到嘴里了,一口咬下,然后下一刻,实实在在惊天动地的,令人牙酸的嘎嘣声响起。
      
      地中海老头惨叫一声,绷断了老牙数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