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无义

作者:青墨居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永隔2

      苏玉踉踉跄跄的起了身,在宝珠的搀扶下出了刑房,但见门口两个侍卫倒在地上,已然昏死过去,而碧玉正拿着一柄剑守在外面。
      
      看见碧玉,他露出惊讶的神色。
      
      她怎么来了?就她这样的伤腿,如何禁得起这些!
      
      宝珠低声问了句:“东西都拿了么?”
      
      “拿了。”碧玉应道,腰间坠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
      
      至此,三人均是噤声,宝珠和碧玉搀扶着苏玉往东南角走。这东南处的角门,素来是何府厨子进菜运粮之路,平日里少有侍卫,只有个老汉看守,是最易进入之地。方才宝珠就是翻墙而入,捂了老汉的嘴将其击昏,又放了碧玉进来。
      
      只是进来好进,出去难出。
      
      碧玉随她疾行这一路,纵然是宝珠打前锋,她这一路走来也并非易事,伤腿直打颤。如今往回走,这伤就更明显,可她不敢表露出来,因为苏玉远比她伤重得多,她不能因为自己这点小事让宝珠瞻前顾后。
      
      苏玉是勉力随着她们逃,可终究是在熬刑的时候耗尽了体力,再刚强也不是铁打的,他遍体鳞伤,最严重的是双手和肩头的刀口:十指连心,无时无刻不痛,痛感盖过鞭伤和烙伤,他如今被宝珠和碧玉扶着,难免触碰,他需要拿大量的精力来忍痛前行;肩头的刀口被剜开,极难愈合,这稍微动了动就已渗出血来,染红了绷带和乌七八糟的衣衫。
      
      还有他这犯了旧病的内伤。
      
      何府之大,大得有规制,从偏僻的刑房穿过小花园就能到东南角的小门,路途不远不近,正常人倒还好说,他提着这口气跑了许久,却终于是受不住了。他嘴上没喊停,脚却不由自主的磕磕绊绊,这高大的身躯左右踉跄,两个姑娘也扶持不稳,就都不由自主的停了脚。
      
      碧玉一直扶着他的胳膊,此刻停了,喘口气儿的功夫方才觉得手心湿滑,借着月光看去,骇然失色,是从肩头渗出的血。
      
      “苏玉哥哥!”她唤了一声。
      
      苏玉气血翻涌,捂着胸口,嘴角丝丝渗着血,这回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内伤外伤,疼得他天旋地转,也就凭着这股子信念撑着不倒下,要说一鼓作气跑到东南门是真跑不动了。
      
      月色下,苏玉和碧玉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宝珠着实为难,正想要不要进到树丛里歇息片刻,忽听得背后一声断喝:“什么人!”
      
      她猛然回头,但见两个家丁提着灯笼和铜锣站在不远处,正是巡夜偶遇。
      
      他们三人一怔,那俩巡夜的倒是机灵,当即看清了是谁,扯开嗓子敲着锣就大喊:“来人呐!犯人跑了!”
      
      宝珠这回再心疼他俩也不好使了,猛然拽了碧玉一把:“快跑!”
      
      可他俩谁是个能跑的?
      
      跑不了也得跑,因为那二人喊声震天,碧玉空有把宝剑却不敢出鞘伤人,像拎了根多余的棍子似的只能往前跑。
      
      花园不大,穿过去就是小门。
      
      可这咫尺距离,他们仨却仿佛相隔天涯。
      
      不多时,剩余的家丁和带刀的侍卫就集结了过来,步履矫健而迅速,逼得宝珠不得不连拖带拽的揪他俩:“快跑!”
      
      苏玉是舍了命的往前跑,扭头看碧玉拖着伤腿仿佛显出力不从心的样子,便忍着手上的钻心剧痛,一把拉住她的手,带着她一起跑。
      
      这一段路,大概是他们此生跑过最长的路。
      
      门就在眼前,可偏偏是身体不做主。就在几步之遥的时候,追兵终于都追了上来,腿脚快的几个人已逼近了他们身前,苏玉使劲拉了碧玉一把,将她护在了身后。与此同时,宝珠向前两步,挡在了他二人前方——这三人里,唯独她是个全须全尾的,也唯独她的身形能让这几个家丁稍有犹豫,不敢贸然进犯。
      
      “你们快走。”她对他二人说。
      
      门就在身后,他们只须跑出去即可,即便她留下来也没什么可怕,总不致死。
      
      “小姐……”碧玉呢喃了一声,拖着伤腿在她的掩护下步步后退,心却已紧张得几乎停止跳动。她不能让宝珠一直护着自己,总得想个法子让小姐先跑,自己是个丫鬟,不论是逃了还是被捉了都不打紧,小姐若是被何子青捉住必不肯放人,等陈家来了如何是好?
      
      还是小姐的名声要紧!
      
      正在步步后退之时,关管家带着又一组侍卫举着火把追了过来,边往过跑边喊道:“老爷有令,但抓无妨!抓住他们!”
      
      几个侍卫听令,便知可以放开手脚了。
      
      宝珠闻言心道不妙,她扭头看向碧玉的剑——碧玉不敢拔剑相向,她敢!正要说让她拿剑来,碧玉就像和她心有灵犀似的,将剑递到了她的手上,同时擒住她的肩头一拽,宝珠猝不及防向后踉跄退了两步,跌在苏玉怀里。
      
      “带她走!”碧玉喊道。
      
      苏玉一怔,当即不敢耽搁拉起宝珠就向后面的门跑去。
      
      宝珠腿脚无碍,苏玉忍着气血翻涌和钻心之痛拼了命的往前跑,全然不敢回头。
      
      “碧玉!”宝珠大喊道,扭头去看,却见碧玉夺了一个侍卫的刀,且战且退。
      
      方才有她在,碧玉也没夺刀,这些侍卫的利刃都未出鞘。如今不必避讳伤了小姐,又被夺了武器,他们自然也都亮出刀刃与她相抗起来。
      
      宝珠急死了,这个碧玉,在想什么!为何要把武器给她!
      
      然而苏玉紧紧攥着她的手难以挣脱,就在她要用全力甩开手的时候,他们已经跑到了角门前。苏玉一手拽着她,一手拉开门,率先将她推了出去。
      
      火光接踵而至,碧玉踉踉跄跄的连退带战到了他跟前。
      
      苏玉向前了几步朝她伸出手,要接应她,结果未料到她竟大力朝他一推——碧玉自幼习武就非常刻苦,比宝珠勤奋,故而是真有几成内功的——这一推自然力道十足,当即把他推得身子往后一闪,不由自主的摔在了门外。
      
      可是跑出门是不够的。
      
      他们还得跑到巷子口的马车里。
      
      碧玉心里很清楚,这几步路,宝珠拖着苏玉再快,也快不过这些咄咄逼人的家丁。何况自己腿伤加剧,自然更是个拖累。
      
      她匆匆扭头看了一眼连滚带爬起来要扑过来的宝珠,泪水夺眶而出,随即将门在背后关上,双手在后插了门栓,紧紧靠着门,任凭宝珠在外面拍得山崩地裂也不动弹。
      
      宝珠在门外几乎要吓死了:“碧玉!你干什么啊!碧玉!!!”
      
      她拍了几下无果,推又推不动,却能清楚地听到里面关管家的怒喝:“把门打开!”
      
      如此,她连忙宝剑出鞘,准备全力撞开门救碧玉。
      
      这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听到门内传来碧玉带着哭腔的一声呐喊:“小姐!我们来生再见!”
      
      喊完这一声,复又听得关管家的叫喊,以及众人的惊呼。
      
      而刹那间,一切归于平静。
      
      苏玉也听得清清楚楚。
      
      “碧玉……”他跑上前,想要和宝珠一起去推门。
      
      也就在此刻,宝珠无声无息的后退了几步,含着泪看那扇依然严丝合缝紧闭的门,攥着剑的手和身子都在颤抖。但她没有多做耽搁,扭头拉起苏玉,向马车的方向跑去。
      
      门内,碧玉拿方才夺来的刀自尽了。
      
      她知道,关管家和何子青是一类人,同样阴鸷、暴虐、残忍,她在这儿堵着门,他们自然会到别的门绕道去追,她也会落到他们手里生不如死,像苏玉那样受尽拷打逼问。让她受那些酷刑,她熬不住,也不想在这些残暴之人手中受辱。士可杀不可辱,与其被他们慢慢折磨,不如此刻一了百了。
      
      她也知道,唯有死,才能暂时震慑住眼前人,让他们有片刻的措手不及。
      
      而有这片刻就够了。
      
      碧玉从小就是个不安分的丫头,此刻,这胆大包天的灵魂在生死之间下了个赌注:她拿性命相赌,小姐与自己心意相通,定会识大局、办大事,带着苏玉逃跑。
      
      她拿刀抹了脖子,却未立即毙命。
      
      血流如注期间,她仍死死抵住门,纵然意识渐渐模糊,却听得外面归于寂静。
      
      如此,她才松懈了精神,身子一软,靠着门慢慢的滑落下去。在跌坐到地上的时候,她已濒死而恍惚,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救了小姐,她再不必受那望门寡之苦,终于能像过去一样快快乐乐;救了苏玉,他再不是何府的罪奴,有了自由之身,能逍遥自在的过他的好日子了。
      
      他们好,她就安心。
      
      碧玉生命最后的念头,停在了白师父家的那个小桥流水、落英纷纷而又娴静恬淡的庭院,她散开的瞳孔里,仿佛看见了长身玉立的苏玉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拎桃酥,向她微微偏头一笑:“碧玉姑娘,桃酥爱不爱吃?”
      
      旁边,宝珠坐在石凳上,与她说:“腿可好些了?都说了不要乱跑,若再伤了可怎么好?”她边说着边上前扶她,拉着她坐在身旁,“要静养才是,喏,你最爱的桃酥,快吃吧。”
      
      画面定格在此处。
      
      碧玉已逐渐发冷的面容上,似有笑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写完我还挺难受,双玉CP再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