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无义

作者:青墨居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下山1

      宝珠对于苏玉之嘴贱,近两日已有了领教,并且她贵为深闺千金,自幼别说骂人,连与人争执都少之又少,素来讲究以理服人,斗嘴之功能已经退化。同时发现,苏玉其人,消遣就是贫嘴解闷,若是接茬说下去,要被他逗得没完没了,她说不过还挺生气,他逗闷子还挺开心,唯一让他彻底闭嘴的办法就是不理他。
      
      于是,她选择沉默不语,权当没听见他的挑衅。
      
      苏玉发现对方不言语,一怔,闷得无聊非要再逗她:“哎哎,不说话就等于默认了啊,明日走出去,逢人要叫我一声大哥,或苏玉哥哥,若再对我哎呀、喂呀的,我可不理。”
      
      宝珠的沉默计策也就只维持了一秒。
      
      听闻明日要走出山去,不得已开了尊口:“明日何时动身才安全?”
      
      “当然是天一亮就动身了。”苏玉说,“何子青的人马早就散到外面去了,他们在村里和镇里找不到,必会往远了找,一时半刻是想不到回头的。我们明日,光明正大的下山进城,找个好馆子吃顿酒菜,岂不快哉?”
      
      他不提这茬,宝珠还忘了,如今便问:“我先前疏忽了,你请大夫的钱是哪里来的?”
      
      苏玉看了她一眼,思忖了一下,若说是偷,她必要废话连篇,如今夜色渐深、人也倦了,他可懒得听她说教。于是便笑道:“从梅园逃跑的路上,我顺了何府一些钱。”
      
      宝珠未料到他的手脚如此之快。
      
      若是偷了别人的钱,她断然不肯,也不知怎的,一听是偷了表哥家的钱,反倒是觉得不是偷似的,也无可厚非,只问:“拿了多少?若是盘缠不够怎么办?”
      
      “盘缠肯定是不够的呀!”苏玉应道,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路上想办法吧,难不成你以为靠这些银两便能支撑我们去边关?”他一边说着一边往洞口走,回头又道:“我去取些树叶来铺好,你们不要乱动啊。”
      
      他前脚走了,宝珠便脱了外衣,不由分说盖在了碧玉身上,见她反复的推脱,便按住她的手道:“入夜湿寒,你大病初愈,今夜不得安寝本就遭罪了,须得多加留神,保暖为重,否则明日再病起来可麻烦了。”
      
      “少奶奶——”碧玉呢喃着,实在是不忍看宝珠为她如此操劳,勉力撑着身子挣扎,“碧玉不怕冷,夜里寒,您要保重才是啊!”
      
      宝珠停了手,与她相对,半晌蓦然一笑,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头:“什么少奶奶!即日起,我再不是什么少奶奶,也不要当你的小姐,像苏玉说的,我们这一路姊妹相称可好?”
      
      论情分,她们早超越了姊妹。
      
      碧玉带着她捉蛐蛐、逮小兔子,帮着她越墙头去听戏,与她乔装打扮成小公子到茶楼的时候,也从未真正守过奴才的本分。可如今,在这山洞里,眼看着她忠心追随的小姐脱了外衣给自己盖,想想锦衣玉食的小姐今晚只吃了几个酸果子,再想想未来她不知要在这浪迹天涯的路上吃多少苦,碧玉心里是一阵阵的疼。
      
      她真是见不得宝珠受一点伤害。
      
      无奈病体虚弱,与她争执不脱,硬是被她把衣服盖在身上。
      
      几次三番,碧玉想再规劝一句,最终还是闭了嘴。
      
      不多时,苏玉用外衣包了一堆树叶和草枝回来了。
      
      “这草还真挺韧的,拔草拔得费劲。”他一边说一边把树叶与草枝细细密密的铺在石地上,见碧玉身上盖的衣服,便道,“叶子和草全沾着泥土,也不太干净,来来,把这衣服铺在叶子上,你俩还能舒服些。”
      
      边说着边来到碧玉面前,俯下身,微微偏头与她一笑:“得罪了。”
      
      随即便拿起了那件衣裳转而铺在地上,然后又朝着空地抖了抖自己的外衣,招呼宝珠:“你俩睡这上面,盖我这件衣裳吧。”
      
      宝珠迟疑了一下,见他已穿着中衣躺在了较远处的石地上。
      
      如今天色完全暗了,洞内又无火光,只有微弱的月光照进来,依稀可辨他中衣上印出的干涸血迹——她知道,他这伤自打背着碧玉抻裂了之后,就一直没好过。
      
      “我们这衣裳足够了,你——”她的话刚说了半句,却被苏玉打断。
      
      “我就这么躺着也习惯得很,夜里寒,你们姑娘家受不得这些,盖着吧。”他一边说一边将手枕在脑后,“快睡吧,明日天亮便要起身。”
      
      如此,宝珠便将衣服盖在身上,他人高马大,衣服自然也宽大,确实盖着舒服。
      
      洞内一度陷入了沉寂。
      
      碧玉有些怕,问宝珠:“我们连个火把都没有,若是来了野兽可怎么好?”
      
      宝珠依着她,倒是心宽:“山里的野兽早让表哥赶尽了,连只大猫也不得留存,不怕。”
      
      远处,睡在洞口的苏玉发出笑声:“放心吧,野兽要进洞也是先吃我,吃我还要吃一阵儿呢,够你俩跑的了!”
      
      这一夜,宝珠在湿冷和坚硬中睡得并不安稳。
      
      许是上午在极其疲累的情况下睡了太久,导致她几次三番难以入眠,也不知是几更天才睡的,然而又只仿佛睡了片刻就醒来,看到洞口浅蓝,是日出刚至。
      
      她起了身,感觉手脚着实受冻,未曾想外面夏日炎炎,这洞里倒是清凉得过分。唤醒了也不曾熟睡的碧玉后,她发现苏玉还在洞口酣眠,姑且想等一等,却又实在按捺不住,急着怕误了时辰,便过去叫醒了他。
      
      唯独苏玉睡得香。
      
      然而,她们是健康的人,睡着铺了树叶和衣裳的地面,起来尚觉得不适,苏玉遍体鳞伤,如今被这冷硬的地面硌了一夜,如今醒来一坐起身,浑身疼痛难当。
      
      他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然而收声也快,后半截痛楚都咽了回去。
      
      “苏玉!”宝珠叫了一声,担心他睡这一夜内伤犯了。
      
      苏玉疼得不想呼出一声,所以闭口不言,把所有痛感都咽了回去。然而就在由坐到站这一刹那的功夫,本就有旧伤的腿实在是支持不住,腿骨奇痛,膝盖一软,差点一头栽倒在地,忙又扶着岩壁方才站稳。
      
      这一痛,他的脸上是一点血色也没了。
      
      宝珠不知他伤在哪里,只知他浑身是伤,根本碰不得,便只能兀自问他:“不如再坐下歇息片刻,看看伤情?”
      
      这痛苦他是太熟悉了。
      
      一手扶着墙,他强自忍耐慢慢迈出一步,品着自己这伤情——还好,走路还算顺畅,疼归疼,是能忍的程度,不影响他们下山。
      
      他长眉紧蹙,抬眼,递给宝珠一个负痛的笑意:“无碍,是闪了一下,不打紧。”一边说着一边感觉还是在痛,又不想让她老注意自己,便道,“不如你去看看碧玉如何了?她腿上的伤重得多,这地方终究睡不得人,看看她身体是否无碍。”
      
      此言既出,宝珠自然是应了。
      
      她转身去看碧玉,顺便照顾她起身,而苏玉则一步一挨的走到洞外,没两步便又扶着树干站住了脚。可叹自己这身子骨终究是毁在了何子青手里,想想自己的身体,过去也是能舞刀弄枪、台步盈盈的,少年时活泼好动,站在矮墙上一个筋斗翻下来都轻松得很,哪像现在……
      
      “这几年的板子可真是没白打。”苏玉自嘲的笑了一声,勉强往前又走几步,活动着他的伤腿。
      
      这几步走下来,虽说依然是痛,然而腿脚是灵了些许,大概是旧病的筋骨舒缓了一些,稍微能让他掩盖病痛,不至于让宝珠和碧玉看出来了。
      
      两个姑娘为他担心,想想自己虽是落魄,到还不至于此。
      
      碧玉如今神志清醒了,自然说什么也不肯宝珠再背她,然而宝珠搀着她走了几步,未至洞口,这伤腿就疼得她总是吸冷气,这踉踉跄跄的走法终究还是不行。
      
      宝珠休息了一夜,力气恢复了一点,俩人唇枪舌剑了许久,最终还是她背起了她。苏玉今早的情形让她不敢再肆意用他,她对下了山之后的情形一概不知,伤了一个碧玉就够麻烦了,苏玉若在犯病,她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这边勉力背着碧玉出了洞口,苏玉扭头一看,便走了过来:“我来背吧。”
      
      宝珠摇摇头,是倔得很:“下山的路好走,碧玉又不沉,我还能背得动。”
      
      碧玉这时候闭了嘴。
      
      如此操劳小姐,她心里不忍;但是苏玉也不是个全须全尾的人,让他再背自己,她也是不忍。
      
      她抬眼看了一下苏玉,纵然对方形色憔悴,却依然是个耀眼的美男子。美是真的美,美得她心神不宁、面色绯红,复又低下头去,将目光锁定在宝珠的肩膀,不肯再看。
      
      宝珠老是私下取笑她,说她对苏玉过于关心,在何府的时候就给他找药吃、送茶果、拿点心,引得宝珠总说她看上苏玉了,羞得她时常急得跺脚。
      
      但喜不喜欢,她自己心里最清楚。
      
      之前,只是可怜他被何子青虐待,打得遍体鳞伤,自然是要送些药和食物关怀。可那日,她在他背上昏昏沉沉,被他一路背着逃离火场,仿佛这心思就变了——她从未接触过男子的身体,更是未曾发现,苏玉的肩背是这样宽阔结实,力量是这样大,温度是这样暖——她趴在他的背上,纵然是烧得昏昏沉沉,如今醒来,许多事不记得了,却还记得他的宽广、他的温度、他的踏实。
      
      她是真的动了心。
      
      以至于不敢抬头看他,怕自己无意间泄露了这心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苏玉最近有了个新名号:苏惨惨。
    非常到位了朋友们,因为我不会让他舒服太久的
    我加班,我的后蛾子怎么可能好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