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无义

作者:青墨居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山洞1

      夜色漫漫,宝珠背着碧玉往山上前行。
      
      月明星稀,她虽然是上坡路,却丝毫不觉得疲惫,终于能逃脱现在的生活,去找她的父亲——这个念头支撑着她的精神,赋予她力量,让她像昨夜下山潜逃的苏玉一样,充满了活力与向往,代替了疲惫和恐惧。
      
      因为上次的逃跑失败,这次苏玉格外留神,一路跟在宝珠身后很注重清扫足迹。春末夏初,气候湿润而泥土柔软,他一路走一路撒些枝叶或清扫足印,仔仔细细的瞒天过海。
      
      走入林子的时候,他们歇了脚。
      
      宝珠查看了一下碧玉的伤势,血没有再渗出来,人也没有再发烧。
      
      “天快亮了,”她说,“你说的那个山洞在哪儿?”
      
      “往南再走些就是,”苏玉说,见宝珠已经是热汗淋漓,就从怀里掏出个水袋递给她,“喝些水吧,后面的路我背着她。”
      
      “你从哪儿拿的!”宝珠大为惊喜,本就口干舌燥,此刻也不再谦让,拿起水袋便连喝了几口,只是喝得有限,给苏玉和碧玉还留了很多。
      
      苏玉笑了笑,挨着她坐了下来:“我早上去那户人家,就看到了水袋,想着总要用它,自然临走时得拿上。人不吃饭,大概能扛着饥饿坚持一段时间,不喝水可是万万不行的,有了它就好办了。”
      
      宝珠歪着头看他:“你不生气啦?”
      
      苏玉见她这动作里透着憨态可掬的俏皮,是相识以后从未见过的神色,猜她是抛弃了少奶奶的身份桎梏,身心轻松愉悦了许多。这神色,这模样,倒还真有点像他许多年前看见的那个在草丛里捉蛐蛐的丫头。
      
      他瞪了她一眼,是个要板着脸假装严肃,却又实实在在严肃不起来的模样,只道:“我这么大个人,能让你气着吗?”
      
      宝珠抿嘴笑,不言语,还记得方才他勃然大怒又不敢大声喧哗的模样。
      
      他又说:“少奶奶,常言道xx无情,戏子无义,你就不怕我把你俩给卖了?”
      
      “我可是个扫把星,”宝珠笑盈盈的说,“你先要拜拜神仙,当心我把你克了吧!”
      
      苏玉伸出手,指了指她的眉间:“你可真是个扫把星,没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宝珠一笑,心想,我若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哪有这一片广阔的天地?她怡然自得的抬起头,仰望星空,对苏玉说:“我再也不想当什么宝少奶奶,也不想当什么大家闺秀了,我就是宝珠,我要去边关找我爹,和他永远留在那里不回来了。”
      
      苏玉轻声提示了一句:“边关很苦的。”
      
      “可我有爹爹。”她说。
      
      他笑了笑,不说话了。
      
      宝珠说到底还是孩子气,以为逃离了何子青,逃离了南方陈家就万事大吉了么?她回到她爹爹身边,就可十全十美了?她那远在边关的老爹要真那么好使,她还至于寄人篱下到这个地步?
      
      可他这些话都不能和她讲,自觉也没那个必要讲。有一点这丫头是你说对了的,他留在中原始终不安心,不如往远了跑,越远越好,跑到何子青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安安心心做个人。
      
      将近十年了,他做过阶下囚、做过苦役犯、做过卑贱罪奴,吃尽了人间的苦,受够了人心的恶,是很长时间都没有做人了。
      
      “去边关很苦,这一路也不容易,”他对宝珠说,“你说你不要做少奶奶,也不做大家闺秀,那你能吃得了苦么?若是跟着我走,可不是游山玩水的。”
      
      “我能呀!”宝珠说,“我不是那弱不禁风的纸片人,风一吹就倒了,我是自幼习武的,我爹教我严苛得很。更何况,此行不易我早知道,否则也不会张口和你提这事儿了。”
      
      苏玉笑了,一语道破:“这些时日,我们必要东躲西藏,吃的东西恐怕连那碗素面都不如,更有可能,一两日都没东西吃,怎么办呢?”
      
      宝珠怔了一怔。
      
      没想到她那时的挑食与心思,他都尽收眼底。
      
      “我说了,”她应道,是有些心虚的神色,“我不是少奶奶,也不是大家闺秀了,自然是随遇而安。”
      
      苏玉还是笑。
      
      她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决心也坚定。
      
      真的很像自己年轻的时候,扎了何子青一刀,一门心思的要逃命,以为逃出何府的大门,逃下山去躲一躲,就能有一线生机。可是呢?最终还不是落入魔爪,被折磨得半死不活。
      
      他背靠着树干,眼望着黑夜,想起了十年前那些遥远的往事。
      
      那时,他是京城里崭露头角的新星画锦堂,穿着花影重叠的衣,唱着狼骑竹马的戏,水袖摇曳、身姿娉婷,所有的心思都在练唱功、演好戏上。哪想到被何子青看中,更想不到被大师兄暗地里卖了,骗到府里。
      
      在何府,他以为自己是座上宾,着实过了两天吃香喝辣的日子,傻乎乎的等着戏班子来跟自己会合。有小师妹最爱吃的酥皮儿点心,他用手帕仔细的包好,想等她来了给她吃;有大师兄和二师兄最馋的好酒,可师父是不许他们沾酒的,他想演完戏后怎么能要上两瓶,偷偷的给师兄弟尝尝,就一小口,解解馋。
      
      他心里想的都是他们,唯独没想到自己的遭遇。
      
      何子青破门而入,不由分说要对他图谋不轨。他吓死了,想也想不到大少爷这堂堂男儿居然有如此行径!左逃右窜、好话说尽都不好使,眼看着被堵在床畔就要坏事,他情急之下掏出靴子里的匕首,一刀扎在了何子青的身上。
      
      当然,一个戏子如何抵得过定远山庄的势力。
      
      他成了不识好歹、作风不正的戏子,是个刺伤权贵的歹徒。在流言蜚语中,他这浪荡事迹被越说越玄、越夸越大,在天牢、在边关、在何府为奴,哪有人再尊重他?他活成了什么?原本那些虚名都是假的,可这十年里,却都慢慢成了真的。
      
      残花败柳,一文不值。
      
      边关……伤心之地,其实是不想回去的。
      
      可若是走得远就能图一个安宁,回去也可以。
      
      这十年,他已经习惯了被人指指点点,戳着脊梁骨过日子,过街老鼠当过、游街示众走过,怕什么?只求得逍遥自在,就茅草也比神仙榻。
      
      他回过神来,看到宝珠蜷缩在碧玉旁边,已经睡了。
      
      瞧,这就是小孩子。他看着她想,以为跑到山里就安全了,就这么傻乎乎的睡了!既不怕野兽侵袭,也不怕何府的人马忽然找来,更不怕他这个大男人行之不轨!
      
      还是她这个丫头压根就没把他当男人?
      
      苏玉蹙了蹙眉头,这么一想,还有点生气,真想吓唬她一下,但又着实没那个必要。
      
      林子里夜色深了,露浓湿潮。
      
      苏玉的内伤有些隐隐作痛,后背未完全愈合的鞭伤和臀腿又绽裂的新伤也在完全安静下来后,此起彼伏的疼。他扶着树干慢慢站起身,缓和了一下伤口的痛感,因为实在不放心,又到周边巡视了一番,确认没有任何危险情况后,才又回到原地坐了下来。
      
      迷迷糊糊,他终于也睡了。
      
      这一觉睡得有惊无险,他俩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
      
      苏玉条件反射的爬起身环顾四周,方才确认安全。宝珠摸了摸碧玉的额头,没有再烧起来,并且因为她的触摸,碧玉居然悠悠醒转过来,是彻底清醒了:“少奶奶……”
      
      “碧玉!”宝珠惊喜的叫了一声,招呼苏玉,“她醒了,认出我了!”
      
      苏玉又不放心的四处看了看,然后走上前,弯腰看向碧玉:“碧玉姑娘?”
      
      碧玉眼波流转,看见了苏玉,与他笑了一笑。
      
      “我们……还在林子里?”她虚弱的问,挣扎着想起身,同时看见了自己包扎妥当的腿,又有些迷惑,“这是……”
      
      “我们带你到山下的农家看了大夫,但是情形不太好,就只能再回到山里。”宝珠说着要搀扶起她,却见她动作迟疑,是个没什么回应的样子。
      
      “为何不回府里?”碧玉问。
      
      宝珠目光炯炯的看着她,依然是满怀希望的神色,与她解释道:“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去边关找我爹,不回何府,也不回南边了!”她一边说一边向苏玉的方位示意,一边又继续道,“苏玉在何府的情境,你也是知道的,他既为了救治你下了山,便不能再回去。我也是,我既已出来了,就要去找我爹,我们一起走,再不回来了!”
      
      碧玉轮番看了看神采奕奕的宝珠,又看了看似笑非笑的苏玉。
      
      “可庄主总会找你的,陈家也总会找你的,”她开了口,“少奶奶,使不得!若他们报了官,官府铺天盖地的发状子找起来,我们连个藏身之地都没有!万一被抓了,您的名声怎么办?苏玉又当如何?”她越说越急,握住宝珠的手:“您糊涂了呀!万万不可鲁莽行事啊!”
      
      苏玉看她急得要哭了出来,想想这两个孩子意见不合,也很耽误事,便解围道:“何子青是不会报官的,这你大可放宽了心,至于被抓住……我们要再继续逗留在此,等他们的人马散开分头来找,还真有可能。”
      
      宝珠听了深感有理,便招呼他上前,二人合力把碧玉架起来。此番由苏玉背上了碧玉,她则在他的指点下清理痕迹,一切妥当之后便往山洞的方向走去。
      
      路上,苏玉对背上的碧玉解释道:“你们少奶奶什么身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陈家必要来闹,他怎么报官?说少奶奶跟着我这么个货色跑了?他天下第一庄的脸面还要不要?放心吧,何子青是不会把事情闹大的,至多是与官府的熟人说一声偷偷的找,恐怕也是找我为主,不找你们。”
      
      “可是——”碧玉大病初愈,还很虚弱,不论思维还是嘴都跟不上趟,“就这么走,太莽撞了,要真去边关找老爷,也得从长计议。”
      
      “等咱们从长计议妥当了,就该回南边儿了!”宝珠说,“碧玉,你想回去过那活死人的日子么?”
      
      碧玉一听,也不做声了。
      
      宝珠过得不好,过得憋屈,她岂能不知?
      
      苏玉见她俩都不做声了,反倒是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宝珠问。
      
      “我笑我苏玉真是好运气,”他说,“何子青断然不敢声张你俩跟我跑了,我呢,这一路上有两个姑娘相伴,简直是掩人耳目的好办法!我们既可以扮兄妹,又能扮夫妻,真是美哉美哉,快哉快哉呀!”
      
      宝珠一听,顿时恼羞成怒,拿手里的树枝抽他:“你这个奴才真是该死!居然敢轻薄我们!”
      
      “哎哎哎——”苏玉勉力躲她,“你都打着碧玉了,再给她一会儿打晕过去!”
      
      宝珠一跺脚,扔了手里的树枝,瞪他:“厚颜无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子青的事件充分表明,扫黑除恶势在必行哈哈
    喜欢苏玉的话,就加个收藏,多多留言哦~~~毕竟小苏同学需要各位后妈的爱护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