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无义

作者:青墨居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废园

      定远山庄,因五十年间两次承接皇上避暑而闻名,素有昭国天下第一庄之称。
      
      展望昭国八百里锦绣江山,唯有定远山庄独享皇恩浩荡,可谓是珍珠如土金如铁,在民间贵胄中称得上是一枝独秀、荣华富贵了。
      
      然而这一枝独秀之秀,荣华富贵之贵,秦宝珠是半点也没享受到。论理说,定远山庄的庄主何子青是她的表哥,老太君自然是她的外祖母,她来山庄等于回娘舅家,自应是一路欢欢喜喜、受人呵护、享受礼遇的。然而,宝珠一路坐船从南方婆家摇摇晃晃的来了山庄脚下,连个像样的接待都没有。
      
      只有一顶四人小轿子和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妈子。
      
      宝珠下了船一怔,这老妈子是她母亲小时候的老嬷嬷了,可谓是个资深老妈子,并且老得不堪大用,柱个拐站在轿子旁,弯腰驼背、耳聋眼花,她都不知道是该谁搀着谁上轿了!
      
      这样的阵容简直要气死宝珠。
      
      然而她这气儿也没处撒,若不是真的走投无路,她也不想来这破山庄。
      
      说到此处,就须得把秦宝珠的经历介绍一番。
      
      她这个经历可真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秦宝珠的娘,是山庄的大小姐,嫁给了京城秦老将军的嫡子秦俊辰,正可谓是郎才女貌,端得一副良辰美景好姻缘。然而,奈何好景不长,她的娘在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从此就只剩秦俊辰一个人将她抚养大。
      
      秦俊辰和他老爹一样,是带兵打仗的好料,自然在仕途方面平步青云。秦家好的时候,定远山庄对女婿和外孙女也很好,小时候宝珠来山庄一趟,简直是受到了老妈子和丫鬟们列队伺候接驾——然而这秦俊辰素来心直口快,仿佛缺心眼似的,总想着要给皇帝谏言。
      
      皇帝忍他一次两次倒也罢了,三次四次脸上可还挂得住?在宝珠十六岁的时候,秦俊辰因为过于能谏言,过于敢说话,让皇帝找了个理由安排到边疆驻守去了,而他临行前也给宝珠找了个南方陈员外当亲家,把姑娘远嫁了。
      
      宝珠从小和他爹习武锻炼,像个男孩子似的活泼好动,陈员外的独生子也是个喜欢舞刀弄剑的富家公子,这本来是个好亲事。谁料,就在她从京城嫁到南方的路上,陈公子和人比武的时候不慎让刺伤了,随后伤口化脓感染、一病不起,及至她跋山涉水嫁到陈员外家,却只能和牌位成了亲。
      
      退婚,自是退不成,她老爹远在边关自身难保,哪管得了她?她成了望门寡,还莫名其妙担了个扫把星的头衔——亲娘生她难产,亲爹养她被弄到边疆,夫君看了她的画像就病死——她这何止是个扫把星?简直是天煞孤星!
      
      陈夫人因为痛失独苗,也一病不起。陈家请了个算命先生,先生舞刀弄剑的窥探了一阵子天机,最终表示是属鸡的冲撞了陈夫人。而宝珠和她的陪嫁丫头碧玉都属鸡,俩人自然要在陈夫人病重期间回避的,实在是没了办法,她只能给定远山庄修书一封,要回娘舅家暂住几日。
      
      而定远山庄素来是好狗一条,秦家如今失了势,不讨皇上欢心,何子青自然和他们划清界限,更何况,秦宝珠的扫把星名声大振,山庄上下也不太想被她克了。修书送去了大半年,仿佛石沉大海,就在宝珠每天要被婆家的脸色欺负死的时候,才终于回了个短信,言简意赅的让她回来。
      
      从南方上船,婆家差遣了几个少年小厮送行,送上船便回,独留碧玉一人伺候。此番到了山庄,这待遇也没好多少,坐上摇摇晃晃的轿子上山,宝珠在里面暗暗地生气,觉得还不如不来此地。
      
      “少奶奶,”碧玉一路上也要气死了,不过不能表现出了,就在轿子外面安慰宝珠,“眼下春光大好,天朗气清的,您看这山庄也是一片好光景,咱们好好的玩几日,不理会其他的。”
      
      她虽然只嫁了个牌位,但也算是嫁人,如今只能被称为少奶奶。宝珠起初每听一次这称呼,就心烦一次,时至今日已经心烦得麻木了,反倒好过了一些,只在轿子里叹了口气,无言以对。
      
      过了春天,她就虚十七了。
      
      是个该嫁人生子的好年纪,结果自己虚担了个寡妇的名头,又成了著名扫把星,前景漆黑,毫无光明可言。
      
      老妈子连喘带咳的把她们送到了山庄府邸西南角的落玉轩。
      
      碧玉一路上忍气吞声的沉默着,此番见轿子在此地停了,终于是忍不住出了声:“我们少奶奶一向住在东边儿的听雁楼,把我们送这儿是怎么回事?”
      
      老妈子应道:“姑娘,宝少奶奶多少年不来,咱们听雁楼早就有了主儿。两年前庄主纳了新妾,就住在那儿,如今也只有这落玉轩空着——”她一边说一边佝偻着身子指引给碧玉看,“您瞧,这都是听闻宝少奶奶要回来,特意打扫翻修的,夫人亲自过问了好多遍,还怕新屋的味儿熏了宝少奶奶,里面又熏了上好的檀香——”
      
      宝珠此时听不下去了,一掀帘子问她:“什么,檀香?是让我来这儿出家么!”
      
      “宝少奶奶,您这就多心了。”老妈子的话术立刻就跟上解释,“春燥、天热,熏了檀香,味道又好,又能静心安神,老爷和太太的房里常年熏着檀香,咱们这是从南洋进来的檀香,要比外面的好得多。”
      
      碧玉此刻便说道:“行了行了,我们少奶奶不爱闻香味儿,让人都撤了去。”
      
      老妈子看了她们片刻,一笑,依言吩咐去了。
      
      碧玉此刻把宝珠扶下轿子,还是得赶紧劝慰她:“少奶奶您瞧,这落玉轩又凉快又清净,正是个福地,还省得咱们与他人寒暄,如此自在不也很好?”
      
      宝珠拿着帕子擦了擦汗,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得了,别安慰我了,住哪儿不都一样?进去歇歇,稍后给老太君请安去。”
      
      主仆二人进了院门,里面有两个丫头、两个小厮跪着候着,在老妈子的安排下作了自我介绍。不用宝珠吩咐,碧玉就掏了些碎银两给了他们,算是见面礼,随后又拿了两个银元宝给了老妈子,一个给她,一个给车夫们分。
      
      老妈子独享一枚元宝,自然心花怒放,走风漏气的嘴说着吉祥话告了安,宝珠也不想多理她,只让碧玉送她出去。
      
      她小时候来过两次山庄,虽说记不清诸多细节,但对这府邸大致的方位还是有印象的。她在内屋的炕上侧卧了歇着,待到碧玉蹦蹦跳跳进来时就问她:“你等会儿出去看看,这附近是不是有个荒草丛生的院子,上面写了个梅园。”
      
      碧玉不解其意:“怎么?”
      
      宝珠哼了一声,端起茶杯,与她解释道:“若我没记错,临近梅园的一处院子,是有个丫鬟投了井的,没人敢住,恐怕就是这落玉轩。”
      
      她这话大大的震惊了碧玉:“这……不会吧!庄主可是您的亲表哥,再怎么说,兄妹情分他得总顾着,不能让您住这死了人的院子呀!”
      
      宝珠哼了一声,对于她表哥及这山庄一干人等,她多少也有些了解,便说:“那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这扫把星的命,克父母、克相公,与闹鬼有什么分别?”说到此处,她又督促碧玉,“你按我说的去看看,那梅园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远远看一眼就得。”
      
      碧玉依言去办,结果自然是不出所料。
      
      稍作休息,宝珠就去问安。结果老太君午睡不见人,庄主外出办事不回来,她独有与表嫂夫人寒暄半晌,听闻嫂夫人午后头痛、精神不济,就很识相的告退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山庄上下客客气气,却并不是很待见扫把星。
      
      宝珠来了山庄,其心烦程度与在婆家不相上下。
      
      这一趟来回,也不知是要下雨了,还是她属实心烦,只感到天气闷热,透不过气来,心中是一阵紧似一阵的烦闷,连身边的碧玉都嫌多余。
      
      故而,她找了个理由,让碧玉回落玉轩取把扇子来。
      
      支开了她,耳边没了喋喋不休的劝慰之声,宝珠的世界终于清静了。
      
      她也没地方去,就独自一人沿着青石小路往前走。落玉轩附近其实并不很热,因为有连成一片的杏花林,正因为杏花随风飘散之际洋洋洒洒的美感,此地才获名落玉轩。
      
      此刻杏花的花期已过,只剩下郁郁葱葱的茂密树叶。她随手折了一根树枝,一边在手里把玩,一边沿着树荫溜达,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梅园附近——过去这是个废园,具体怎么废的她不清楚,反正和落玉轩一样不是好名声。儿时记得此处是荒草丛生、大门紧闭,如今看来,荒草没有了,大门竟也开着!
      
      是有人住在了里面?
      
      谁能往这么偏的地方住呢?
      
      这门一开,就引起了宝珠的好奇。她回头看看来路,碧玉还没过来,不由得快走了几步,实在是想去一探究竟,然而也不太敢贸贸然进去,便在虚掩着的门上敲了敲:“有人么?”
      
      里面静默片刻,传出来一个男声:“谁啊?”
      
      是个男人!
      
      宝珠闻声就羞赧了,正想默不作声的原路退回,结果脚还没迈步,面前虚掩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年轻高大的男人映入眼帘。
      
      俩人猝不及防这么一见面,都怔住了。
      
      但见这男人约莫二十五六的年纪,身穿了件破破烂烂的长衫,长衫上此刻全是水渍,头发随意挽了个蓬松的发髻,两边的鬓角都有些散了,而这张脸是长得真漂亮!
      
      他是苍白的皮肤,棱角分明的容长脸,长眉飞扬入鬓,眼若桃花分外漂亮,眼仁黑而大,目光如星、别有风情,鼻若悬胆、发若黑玉,唇形棱角分明,牙齿洁白如贝,即便如今是个惊讶的模样,也宛若自带三分笑意。
      
      正可谓男生女相,他这五官棱角分明中又饱含着阴柔艳丽,实在是美得刚柔并济。
      
      再细看,宝珠就看出了端倪。
      
      这一身破烂的长衫上不仅有水渍,还有血迹。
      
      她眼波流转,看他撑着门的两只手,袖子挽起,露出的胳膊均是纵横交错的鞭痕,两只手腕上是乌黑的镣铐,手腕都缠着绷带,大概是怕镣铐长久把手腕磨伤。
      
      她情不自禁又多看了两眼,那绷带上影影绰绰有褐色的痕迹,可能已经伤了,不过匆忙间也看不真切。
      
      男人也不给她机会细看,只问:“您是……哪位啊?”
      
      “我是——”宝珠不知该如何介绍自己,正要顺着说,忽而又回过神来,正了正神色,复又道,“我还没问你,你是哪个院子的奴才?我怎么没见过你?”
      
      男人的桃花眼眨了眨,他打量了一下她的装扮:“您是……何子青新纳的妾?”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男女主都登场了
    扫把星寡妇VS腹黑戏子,喜欢的朋友们就加收藏,留言哦
    感谢感谢,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