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她怎么又重生了(穿书)

作者:古德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侍者引二人到二楼客房的一扇门前,敲门道:“公子,有客人来访。”
      
      一连敲了几回,门后都没有动静。王寄柔不耐烦地说:“他不在吗?破门而入算了。”
      
      侍者恭敬地说:“看来只能如此了。”
      
      王寄柔感到有些不对劲,原因可能是刚才系统君提示她,这名侍者的“不怀好意度”稍微有点高。
      
      晋玄月准备去将他们带来扮做家丁的侍卫叫来,王寄柔说声“不必”,退后两步助跑上前,反身一脚将门踹开。
      
      如果她今天还穿着胡服男装的话,一脚踹开一扇门一定看起来很帅气;可惜今天她是扮做贵妇人而来的,所以这个踹门的动作看起来可能会有点……违和。
      
      系统君提示,晋玄月对她的好感上浮了一个点。
      
      ……男人有时候真是奇怪啊。
      
      门开了,晋玄月和王寄柔同时倒抽口冷气。
      
      一间面积不大的客房,布置装潢雅致,却像是遭逢一番打斗,桌椅翻倒,酒坛、餐皿摔碎在地板上,满地狼藉。一个男子的身影挂在窗前,轻轻摇晃。
      
      王寄柔率先反应过来,冲了进去,抱住上吊男子的大腿。尸体尚有余温,低垂着头,面色青紫,吐出半截舌头,但回天乏术。
      
      此情此景如此高能,王寄柔预计自己可能会做几天噩梦。
      
      *
      
      王寄柔独自坐在灵梦楼内一处较为僻静的客房中歇息。她已经喝了三杯茶了,刚才晋玄月嘱咐她“多喝热水”,她也觉得自己应该多喝热水。
      
      她的脸色十分不佳,不仅是因为见到一具死状可怖的尸体,而且这具尸体宣告两人之前几天的摸排工作成果全部付诸东流。
      
      王寄柔现在有些理解晋玄月的感受了,灵梦楼的确是个凶险的地方。
      
      上吊男子才刚死不久,尸体都还温热着,尸僵也堪堪形成。王寄柔甚至怀疑如果他们如果不跟灵梦寒暄周旋,直接找到这间客房破门而入,死者应当还活着。
      
      王寄柔感觉她与晋玄月正在被阴暗处的一双眼睛窥视,隐藏的真凶故意等到他们寻到灵梦楼了,才如处刑一般杀死俞若白。
      
      王寄柔甚至有种可怕的感觉,幕后黑手并不怕王寄柔和晋玄月的追查,他会释出种种线索,在王寄柔查到线索时又将之掐断,像极在戏弄他们一样。
      
      “亲亲,您的直觉一向很准。”系统君夸赞。
      
      “你就不能用你的‘xjb’算法算算这是怎么回事?”王寄柔挫败地问。
      
      “亲,不好意思,老夫的‘xjb’是数据处理,不能破案。”系统君幸灾乐祸。
      
      王寄柔正组织语言准备骂系统君,晋玄月忽然推门进来,面有疲色。
      
      “死者身份确认了吗?”王寄柔连忙起身迎上去问道。
      
      “俞家人已辨认过,正是俞若白,”晋玄月走到王寄柔对面坐下,拿起茶杯斟茶,“房中留有一封遗书,落款亦是俞若白。”
      
      “遗书?俞若白是自杀?”王寄柔皱起眉头。
      
      “正是。”晋玄月从袖中摸出几页纸递过来。
      
      王寄柔大致浏览了一番,遗书写得很潦草。俞若白在其中交代了自己杀害孔大人一家、分尸、抛尸、遁逃的罪行,惶惶不可终日,无法忍受,决定自尽。其中多处逻辑混乱,与调查事实不符,可以断定,遗书是伪造的,俞若白应当是被灭口。
      
      她嘴角牵起一丝苦笑,抬头看着晋玄月,发觉晋玄月正在看她,目光深邃,似有话要对她说。
      
      系统君提示道:“亲,不要自作多情,他对您的好感跌了一分,从69分跌到68分了。”
      
      “接下来要怎么办?”王寄柔问晋玄月。
      
      “我将上书陈案表。”晋玄月说。
      
      “陈案表?”
      
      “此案已查清,俱是俞若白一人所为,俞若白现已畏罪自尽,余下如何发落,自然要请陛下定夺。陈案表将此事说清,便可以了。”晋玄月平静道。
      
      王寄柔惊讶地看了他一会儿,就好像一个数学博士问她一元一次方程如何解一样。
      
      “您……嗯,您真觉得俞若白是真凶吗?”王寄柔小心翼翼地问,“此案疑点众多:俞若白只是纨绔子弟,怎能手刃五人且分尸、抛尸?尸体上深浅力度不同的刀痕,又如何解释?俞若白是在哪里杀的人,哪里分的尸?俞府人多眼杂,连他——”
      
      “这就不劳烦你思索了。”晋玄月打断了她。
      
      “此事不查清,证据链便不完整,如何能结案?”王寄柔不由自主提高了声音。
      
      其实此刻的她,完全是懵逼的。
      
      这个案子疑点之多,作案程序之复杂,手段之凶残,犯罪分子之隐蔽,必定不是俞若白一人之力所能完成的。晋玄月身为刑部侍郎,且具备相当的刑侦经验,不可能意识不到这一点。他为什么要草草结案?他在考虑什么?他在估量什么?
      
      或是说,他在害怕什么?
      
      晋玄月沉默地望着王寄柔。他对王寄柔的好感度还是铁打的68分,不上浮也不下跌,正如晋玄月本人一般,文质彬彬,却捉摸不透。
      
      “不日我将上书陛下。大人若有异议,择日再谈。”晋玄月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瞥了王寄柔一眼,转身出门。
      
      王寄柔追了上去:“晋侍郎请留步!此案真凶必定不是俞若白,如果不彻查清楚,类似的案子还会发生!陛下有命,我也参与调查此案。此事不查清楚,你的陈案表,我绝不会签字!”
      
      晋玄月已至走廊中,听闻此言,他顿住脚步,回头看着王寄柔。走廊无窗,十分昏暗,王寄柔看不清晋玄月的表情,不过她能确信晋玄月此时面无表情。
      
      晋玄月轻叹了口气,然后问了一个让王寄柔满头问号的问题:“秘书省秘书少监王鸿生,可是你的伯父?”
      
      在发现尸体那天,晋玄月就问了王寄柔这个问题。不过当时王寄柔因为看了尸体十分难受,再加上不想和大伯一家扯上什么关系,就把话题岔开了。
      
      王寄柔说:“是。”
      
      “他家女儿,王寄芸,是你堂姐妹?”晋玄月又问。
      
      “是我堂姐。”
      
      晋玄月“哦”了一声,语气倒很平淡:“你伯父前些日子找我,似有结亲的意思。只是……我也不太认得你堂姐,也不知她是何等女子,对此桩亲事,便不可轻易决定。”
      
      王寄柔知道大伯比较看好晋玄月,去找他谈亲,也在意料之中。只是晋玄月在此处提这个话题干什么?他不必征求王寄柔的意见吧?
      
      晋玄月停顿几秒钟,然后缓缓说出一句令王寄柔浑身问号掉了一地的话。
      
      “不如,我上你家提亲,娶你为妻?”
      
      *
      
      这事很怪。
      
      不光这事怪,那事也怪,所有的事情都很怪。
      
      “同僚今天不停叹气,可是有什么心事?”杨临风问。
      
      瞧,就连杨临风这块木头都发觉王寄柔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可见王寄柔就是情绪有些不对劲。
      
      皇帝在紫檀殿内与几名大臣在谈国家要事,王寄柔和杨临风站在殿前当做门神。杨临风自不用说,站姿笔直目不斜视,王寄柔就不一样了,一会儿叹一口气,沉重得像能把地板砸穿。
      
      昨日晋玄月突然提议要求向她家提亲,王寄柔反手就是一个拒绝。
      
      无他,一者是因为时机不合适,上一秒还在争论案情,下一秒就谈婚论嫁,画风转变太奇怪;二者是系统君提示她,晋玄月对她的好感是68分,没有变过。
      
      在系统君的评估系统里,好感度68分,意味着只比陌生人的好感略高,差不多是点头之交的朋友、普通同事的阈值范围。比如说杨临风,对王寄柔的好感也是68至70之间上下浮动。
      
      因此,晋玄月的提亲,并非出自他爱王寄柔。
      
      他必定另有目的。
      
      而且今日晋玄月也来紫檀殿中与皇帝谈过,谈了小半个时辰便离去了,估计是谈那桩案子。他在进出紫檀殿时对王寄柔也只冷淡客套地点点头当做打招呼,好像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王寄柔幻觉一般。
      
      晋玄月倒一如往常,王寄柔却自觉尴尬。
      
      天色渐晚,紫檀殿中谈论政事的朝臣也都离开了,皇帝把王寄柔叫进殿中。
      
      “今日晋玄月对朕说过案子的事情,你们似乎有分歧?”他问。
      
      “此案还有疑点。”王寄柔说。
      
      天还没有黑,太阳已经西沉,殿中帐幔飘拂,光影绰绰。皇帝那双异色的瞳,却在这般昏暗之时,越发显出令人心慑的明亮。王寄柔忽然觉得慌乱无措,连忙呼叫系统君,系统君懒洋洋回答她,皇帝对她的好感是83,理论上不会暴起捅死她,她才稍微安下心来。
      
      “这桩案子,御前侍卫也参与去查,可能确实有些不妥,”皇帝沉吟着,“此案你就不要管了,你还是继续留在宫中吧。”
      
      王寄柔内心不满,觉得皇帝把她给耍了。辛苦这么些日子,好不容易有些线索,线索断了,便要她放弃。
      
      “臣领旨。”王寄柔说。
      
      皇帝没有说话,他将目光转向紫檀殿中的一块空地,却又好像看着半空之中夜色弥漫蔓延开的虚无。
      
      “寄柔,朕不知道该相信谁,朕如今是孤身一人,”他的声音变轻了,轻到好像已经堙没在从殿外吹进来的风中,“寄柔,朕还能相信谁?能相信你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