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蓝护法,久违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篮筝,篮筝


  总点击数: 92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121,55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无CP-架空历史-轻小说
  • 作品视角: 不明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4107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天刀OL同人】生辰

作者:富贵山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真武掌门张阿笑是个孤儿,所以从不过生辰,又因当年一些旧事,所以极少离开襄州。
      
      偶有八荒弟子提及此事,众人难免唏嘘,唯有天香谷主林弃霜觉得这都是些什么大惊小怪,年年生辰迎来送往简直麻烦,青龙会蛰伏许久这江湖又有什么事值得笑道人下山? 
      
      但据跟了笑道人很多年的真武大弟子白云愁说,其实师尊每隔几年都会有那么几天,会去一个地方给自己过生辰,还不让他跟着。 
      
      白云愁一直很好奇师尊在那些号称闭关的日子里都去了哪,然而旁敲侧击几次都没有套出来,反被师尊罚去抄道书——换钱。
      
      还被教训:“武功练不好,字也写的这么难看,换不了几个钱,还吃那么多,养不起,养不起,你快下山罢。”  
      
      白云愁:“……”  
      
      白云愁知道,师尊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绝不会轻易让他们下山的,因为师尊总觉得他们的功夫练的还不够好,但到底什么样才算够好,他也不知道,他没下过山也没跟人比试过,反正他跟师弟们加起来也打不过师尊就是了。 
      
      所以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今年师尊居然会带他们下山。 
      
      到了山下的时候白云愁跟师弟们私下猜测过很多次,师尊会带他们去哪里呢,是那些师尊曾经与曲盟主同游过的地方吗? 
      
      是东越的花海,是开封的灯市,又或者是传言中三绝仙子出海东渡的钱塘港? 
      
      然而都不是,笑道人带他们去的地方一点都不好看,不好玩,也不热闹,不仅不热闹,还很荒凉。 
      
      当师尊带着他们慢悠悠的一路西行,终于在漫漫黄沙中看到那一角酒旗停了下来的时候,白云愁忍不住问,“师尊,这是哪里啊?” 
      
      笑道人望着前方荒原中孤独矗立的酒肆,回答道,“这里便是修罗城。” 
      
      身为真武弟子,白云愁自然知道,这修罗城便是当年沈沧海同白玉京决战,遗失了尊字令的地方,正是从那一战,天下风云滚涌,青龙会内讧,四盟崛起,八荒出世,江湖纷争几十载,无数至今流存于传说中的豪侠人杰,便是从那个时候崭露头角。 
      
      而当时,他们也不过是一些初出江湖的年轻人。 
      
      如今的江湖后辈说起几十年前的那些旧事,每每遗憾生不逢时,说到兴起时口沫横飞,好似倘若能生在那样风起云涌豪杰辈出的乱世,一定也能成就一番功业,江湖留名一般。 
      
      “传说当年尊字令遗失之后,被青龙会所得,而后搜集天下无数能工巧匠,于决战之地建造修罗城,藏青龙会数代积累之秘宝于此,并将尊字令一分为三,制为秘宝开启之匙。” 
      
      “是为青龙会十二城五楼之首。” 
      
      “传言中掌管这三块尊字令残片的四大城主,霜天残月谷雪夜白,俱都是江湖上闻所未闻之人,没人听过也没人见过,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传闻究竟是真是假,到底这修罗城里,有没有藏着青龙会的宝藏。”  
      
      “但这世上总有一些固执之人,只要认准了的事,不管真假都是要做到底的,你们二师伯便是这天下固执之人中,顶固执的那几个之一了。” 
      
      “从二十年前公子羽身死,青龙会蛰伏,蓝筝不知所踪时算起,你们二师伯在这里守了也有十九年了,十九年呐,干点什么不行啊,抄道书也能换不少钱了,唉。”  
      
      笑道人牵着马一路缓缓而行,同跟在身旁的徒弟们抱怨,“这些年把你们拘在山上也没下来见过什么世面,一会可别露了怯,让你们二师伯忧心咱们在山上没干正事儿。” 
      
      白云愁,“……”  
      
      文秀山的确天生是个爱操心的命,年少时同蓝筝孔雀一起闯荡江湖,别人都是快意恩仇,只有他整天操不完的心。
      
      教训那些不那么恶的恶人他怕出手重了,打的太轻又怕两个弟弟不高兴,打伤了还要忧心他们有没有钱去看大夫,就连最后青龙会拐走了他的二弟,他都不忍对青龙会那些小喽啰下杀手,而是每每苦口婆心的教导他们好好做人。 
      
      他们的师尊张梦白曾说,秀山是这天下难得的真正宅心仁厚之人。 
      
      就是这样一个宅心仁厚的人,在蓝筝失踪时候,却着了魔一般走遍天下也要斩尽青龙会余孽,到后来实在找不到人,便来镇守修罗城,他想着这里既然藏着青龙会拿来翻身起事的宝藏,他们总是要来拿的,我就守在这里,总有一天总会等到他的消息。
      
      这一等,便是十九年过去了。 
      
      这么多年只有黄元文一直陪着他守着这修罗城,黄盟主倒也不是专程为了陪他,而是自那年延庆一战,八荒尽出四盟齐聚,中原武林精英折损大半,却也换来边关平定多年。
      
      青龙会蛰伏之后,八荒再度归隐,四盟盟主战死的战死,失踪的失踪,他也无心再重整万里杀,而是将剩余精锐全都布置在了修罗城。 
      
      他心里想的跟文秀山一样,这些年不管青龙会那些人躲在哪里,他们要想出来搅风搅雨,总是要用钱的,守株待兔总比到处瞎找强。  
      
      所以两人便在这荒原上搭伴过了这许多年。  
      
      笑道人本以为在这旗亭酒肆只会看到文秀山跟黄元文两人,却没想到居然多了两个人。
      
      “这是……?” 
      
      笑道人看着坐在桌子边上纹丝不动的那两人,捋了捋颌下已经留的颇长的胡须,有些迟疑道,“傀儡?”  
      
      文秀山轻咳一声,略有些尴尬道,“前年我叫人把冶儿接了来,你知道的,她有点……”    
      “哦哦,这样。”笑道人了然的点了点头,但又道,“孔雀我明白,但是这个……” 
      
      蓝筝同孔雀端正的坐在桌前,一如二十多年前笑道人曾经见过的模样,年轻俊秀,神采飞扬。   
      
      文秀山干巴巴的冲着里面屋子扬了扬下巴,道,“冶儿说,三弟最开心的那段日子,便是我们四人一同闯荡江湖的时候,现在我们三个都在,不能少了二弟……”  
      
      “唔……”笑道人被这两个傀儡惊吓过后,才想起给文秀山引见他的弟子们,白云愁带着师弟们给二师伯见了礼,便被师尊打发去做饭,可怜白大公子哪里会做饭哦,七八个小道士把个酒肆后厨差点给点着了。 
      
      笑道人跟文秀山闻着味过去看的时候,不小心一眼瞥到了坐在廊下看风景的离玉堂…… 
      
      “这也是……???” 
      
      黄元文笑眯眯道,“这是冶儿用那两个剩下的材料做的,阿笑你可想要个曲盟主?” 
      
      笑道人,“……!!!!”  
      
      “……就不麻烦了,当年钟不忘曾将情儿制成傀儡守卫万雪窟,无忆一直十分介意,想来她是不喜欢这些的。” 
      
      “哈哈……啊……哈,”黄元文闻言干笑两声,苦着脸对他道,“怕是曲盟主就算不喜欢也晚了。”
      
      “唔?”笑道人花白的眉毛扬了起来,黄元文带他转过回廊来到了冶儿铸造傀儡的工坊,指了指道,“你看。”
      
      “唔……” 
      
      只见不大的工坊里除了架子上还未完工的那具,周遭墙边俱都是老熟人,连无忆的桃子都在。 
      
      唐二……红渠……老叶……还有无忆,看着他们都还是当年那般模样,笑道人轻轻拉上了工坊的门,仿佛怕吵到这些故人一般,同黄元文低声道,“有这么多老朋友陪着,想来他们是不会寂寞了。” 
      
      “是啊,”黄元文点了点头,笑道人看了眼坐在回廊下的离玉堂,道,“黄盟主你偏心啊,怎么不叫无忆他们也出来晒晒。” 
      
      黄元文十分委屈,“他们昨天晒过了。”  
      
      “哦。” 
      
      笑道人在他肩上拍了拍,“你辛苦了。” 
      
      黄元文摇了摇头,也看向回廊下端正坐着的离玉堂,轻叹道,“虽然明知道是假的,但是有时候吧,看着盟主在那里,我心里竟也踏实许多。” 
      
      等两人聊完这些傀儡的事,文秀山已经将白云愁连同另外那七八个师侄全都从后厨赶了出去,撸着袖子在做菜。 
      
      看到笑道人进来,文秀山一边挥着锅铲,一边跟他说话,“三年前你带的那坛酒被我埋在西边那棵老胡杨底下了,你去让你那几个笨徒弟起出来,晚上我们跟老黄一起喝几杯。” 
      
      于是白云愁便又被派去挖酒坛子。
      
      结果没挖着。
      
      他找到二师伯说的那棵老胡杨的时候,树下确实有个洞,看形状也像是埋了坛酒的样子,只是坛子跟酒都已经不翼而飞,甚至空气里还隐约飘着酒香,就像是在嘲笑他来晚了一样。 
      
      白云愁跟着酒气追了半天,大漠上并无遮挡平坦的一眼能看到天边,可他就是只能闻着味死活看不到人,偏那酒气就是不散,勾的他想要回去又不甘心。
      
      就这么一直追到天擦了黑,也不知道在这片沙漠上转了多少个圈,他甚至有些疑心是师尊在捉弄他,又或者是在考较他,反正骨子里十分倔强的白大公子是打定主意你不停我就一直追下去的。
      
      然而这个勾着他追了半天的神秘人却突然停了下来,还给他丢了个东西过来。
      
      借着天上微弱的星光,白云愁险险接住了迎面被抛过来的这个物件,入手又凉又沉,还带着水声,他定睛瞧了瞧,居然是个酒坛子。
      
      大概他吃惊的模样有些呆,夜色中有人轻声笑了笑,笑声清朗,扬声道,“拿去给你师伯,跟他说,我回来了。”
      
      这人不知隐匿在何处,又或者是功夫极高,白云愁一路凝神屏息四下留意,半点踪迹也没觉察,就被人摸到了身旁,心下难免有些挫败,难怪师尊总说他们武功练得不够好,果然是不够好。
      
      不过这人说话的语气听起来不像有什么恶意,语调中那股天生的洒脱肆意还让人很容易便觉得这人就算不十分亲切,也一定是个有趣的人。
      
      只可惜这个有趣的人来去无踪,戏弄了白云愁半天,丢下酒就跑了。
      
      白云愁傻乎乎的带着这坛子来历不明的酒回到酒肆,一眼就被文秀山跟笑道人认了出来,“这酒哪来的?”
      
      他只好实话实说,当着黄元文跟一众师弟的面,白公子的脸都要被自己丢光了,第一次下山第一次去办师尊交代的事,就给办砸了,真是太不中用了,他应该在山上再练十年功夫再下山的。
      
      不想师尊跟师伯还有黄盟主听完他的话,不但没有责怪他,反而全都沉默了起来,尤其师伯看着他的眼神,直叫他心里打鼓。
      
      就在白云愁实在忍不住想问问这坛酒,还有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笑道人微微一笑,提起酒坛给文秀山满了一碗,说道,“恭喜师兄求仁得仁,终于等到了这一日。”
      
      文秀山沉默片刻,忽地端起面前酒碗仰头一饮而尽,对二人道,“师弟,黄盟主,今日我便失陪了,我们来日再饮。”
      
      一向不动如山的人真要动起来,那也是有点吓人的,文秀山去的极快,黄元文走的也不慢,他对笑道人道,“既是他回来了,我也要去做些准备了,有劳张掌门在此地多留几天,帮忙照看。”
      
      白云愁张了张嘴,心道你们都走了,让我们留在这照看这几间破屋子吗,他可不相信这几间破屋子就是青龙会藏宝的修罗城。
      
      就在他差点张口问出来的时候,从酒肆后面窸窸窣窣走出来一个人,一个有些上了年纪,脸上却带着天真笑容的女人,她从酒肆后面出来,仿佛没有看到他们这一大桌子人似的,径直去了院子里,拉起了孔雀,笑嘻嘻道,“主人,天黑了,冶儿带你去睡觉。”
      
      白云愁跟一众小道士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傀儡自己站了起来,跟着这个女人去了后院,心头一阵惊骇。
      
      笑道人却像是没看到一般,提着酒坛来到了院子里,坐到了蓝筝的傀儡对面,替那傀儡跟自己各倒了一碗酒,轻轻碰了一下,道,“久违了,蓝护法。”
      
      当年若不是蓝筝在山上走丢了,这世上大概也不会有张阿笑这个人,蓝筝被文秀山找到的那天,便是笑道人的生辰,何其巧合,时间流转了一甲子,故事好像又回到了起点。
      
      久违了,蓝护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当年修罗城刚开的时候,
    看到文师兄站在修罗城外,
    漫漫黄沙中一直守在那里,
    想到在设定站看到的他和孔雀还有蓝筝少年时候的故事,
    少年时候的故事总是美好的,
    可是后来,
    孔雀死了,蓝筝走了,只剩了文师兄一个人,
    觉得很心酸,就写了这个短文,
    那时候冶儿还没有死,
    游戏也很好玩,
    今天上贴吧突然看到有人居然把这个坟挖出来了,
    就把这个文翻了出来,
    很想念我曾经的天刀。



    没有钱3212
    没有钱没有钱没有钱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