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当个锦鲤O

作者:叫我胖大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穿成锦鲤的第七天

      萧锦离在游泳池撒欢玩了两天就腻味了,陪玩的就这么五个人,郑一到郑五都是老熟人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以前对他来说能活着就不错了,但是现在,他早就咸鱼翻身。作为官方盖章认定的锦鲤,他的身心健康尤为重要!
      于是他躲在游泳池一角,闹!绝!食!
      
      “小锦锦,吃一口嘛!”郑五捧着饲料,趴在泳池旁边,“你吃一口,哥哥陪你玩举高高好不好?”
      萧锦离面无表情:幼稚!
      郑五看着萧锦离转过去用屁.股对着他,玻璃心碎了一地:“完了完了,小锦锦连我都不搭理了,二哥,怎么办啊?”
      郑二运指如飞,不多时,他把平板亮给众人看:“鱼和人一样也会有抑郁症,通常表现为食欲低下,没精打采。”
      “对对对,小锦锦就是这样!”郑五连连点头。
      郑二继续道:“如果排除生病的情况,那它确实大概率是得了抑郁症。”
      “我们给它喂最好的饲料,享受最好的待遇,它不可能生病。”郑一托着下巴,“可是我们这么多人陪着,它也不应该抑郁啊!”
      郑三拳砸掌心:“我知道了,肯定是老大不在,锦鲤不高兴了。”
      其余众人纷纷看向他。
      
      郑三迟疑地后退一步:“我说错了吗?”
      “不,或许你说得对。”郑二双手抱胸,“所以我们谁去通知老大?”
      众人面面相觑,不管谁去,都难逃一骂。
      五个人都照顾不好一条鱼,他们白拿那么高的薪水!
      
      “呦,开会呢?怎么脸色这么凝重,出什么事了?”宋彬彬乐颠颠地走过来。
      数字军团齐齐眼睛一亮,不约而同把宋彬彬团团围住。
      宋彬彬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与此同时,Z集团总部。
      郑启巍正在面试这些应聘总裁特助的求职者,综合各方面来看,他对刚刚那个叫蓝明的求职者很满意,这个年轻人的谈吐有着不似这个年纪的成熟,而且他的眼光也非常长远,甚至精准到连他都要惊讶的地步。
      正要予以聘用,手机响了。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郑启巍起身出门,划开接听键,“喂?”
      “老郑,小锦锦可是我的救命恩鱼,我把它托付给你,你就是这么照顾它的?”宋彬彬劈头盖脸就是一通埋怨。
      郑启巍一头雾水:“它怎么了?”
      “它得了抑郁症!抑郁症有多恐怖你知道吗?我不跟你多逼逼,你现在马上回来,小锦锦需要陪伴!”
      挂了。
      
      郑启巍把手机放回兜里,眼底闪过一抹深思。
      那条鱼确实与众不同,他承认这一点。可是他很难相信,一条会装死会生气,灵动聪明得就像个人一样的小家伙会得抑郁症。
      难不成是,想他了?
      所以用这种拙劣的骗局骗他回去。
      
      思及此,郑启巍嘴角微微上扬,等回办公室后,众人看到的依旧是那张古井不波的脸。
      “今天先这样,你们回去等通知。”郑启巍淡淡开口。
      
      蓝明和一众求职者一同起身,踏出大门的时候,脸上完美的笑容终于崩塌,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和不甘。
      他刚才明明表现得那么好,而且他也看得出来郑启巍对他很满意。
      以他上辈子对郑启巍的了解,郑启巍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男人。
      难道他看错了,郑启巍根本不属意他?
      不,不可能,如果连这些人都比不过,那他两辈子不是白活了?也许郑启巍只是需要考虑一下罢了,这个特助的位置一定是他的!
      
      萧锦离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举动让主角受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此刻,他正生无可恋地翻着白肚皮,身边是各式各样的水上玩具。
      他觉得自己真的要抑郁了,尤其在宋彬彬又一次他放进水球里,顺着充气滑梯滑下去的时候。
      这对人类而言确实是游戏,但以他一条鱼的视角,这尼玛根本就是蹦极!
      他要被玩死了!
      
      宋彬彬见萧锦离拼命想要游出水球,还以为自己的陪玩疗法奏效了,得意洋洋地朝数字军团抬了抬下巴。
      数字军团很给面子地啪啪鼓掌!
      
      “你们在做什么?”郑启巍低沉的声音响起,冷厉的目光让欢乐的气氛一秒退散。
      宋彬彬冲他招了招手:“老郑,来陪小锦锦玩啊!你看,在我的努力下,它比刚刚活跃多了呢!”
      萧锦离晕乎乎地在水球里打转,他再也不作死了!
      
      郑启巍瞥了一眼蔫了的萧锦离,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我们谈谈。”
      宋彬彬一愣,指了指自己:“我们?”
      “不,”郑启巍伸直长臂,示意宋彬彬把水球给他,“是我和它。”
      
      宋彬彬爬上岸,呆呆地看着哥哥抱着水球离开,忍不住问道:“我刚刚没听错吧,我哥说要和小锦锦谈谈?”
      “我刚刚也听到了。”郑五举手,“而且老大经常抱着小锦锦自言自语。”
      宋彬彬咽了口唾沫:“我看我还是找个时间,再去见见了悟大师。那什么,你们也知道我哥是个认死理的人,所以你们以后也多多和小锦锦聊天,为了不让他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我们知道了。”
      
      卧室。
      郑启巍拆开了水球,把萧锦离弄进了立式鱼缸里。这个鱼缸很大,关键是里面的植被很丰富,有珊瑚、贝壳还有水草等等,几乎形成了半个生态链。
      萧锦离在里面遨游,难得感觉到了一丝自在。
      “这是仿造生态缸做的鱼缸,应该会比游泳池舒服。而且你一直占着我的游泳池,我想游泳都得忍着。”郑启巍说。
      萧锦离想了想,隔着玻璃缸游动起来。他游动的轨迹恰好是个勾,看上去就像赞同郑启巍的做法一样。
      
      郑启巍打量着萧锦离:“所以为什么装抑郁症?只是为了换个地方住吗?”
      萧锦离转过身甩了甩尾巴。
      “那你是觉得无聊了,想我陪着你?”郑启巍挑眉,“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是主人,你只是宠物。只有宠物陪着主人,没有主人陪着宠物的道理。”
      
      萧锦离盯着他气得不行,有必要说得这么直白吗?
      他也不是想要郑启巍陪他,而是想出去逛逛。不能说话已经够让他抑郁了,要是连看看外面的风景都不行,那还让不让他活啦!
      思及此,他忍着羞耻,用游动的轨迹拼出一个心。
      
      郑启巍呵呵一笑:“这样你就想让我带你出去,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萧锦离干脆钻进珊瑚里,他都这么表示了,郑启巍还要他怎么样!
      
      当天下午,Z集团的员工突然发现,他们那个不苟言笑的郑总,竟然带着一只鱼缸来公司。
      工作群沸腾了,这还是郑总第一次携带宠物来公司上班!没想到郑启巍也会养宠物,这让他深入人心的冷血形象大打折扣。
      始作俑者萧锦离才不管自己造成了什么后果,他被郑启巍带进办公室之后,眼睛就没一刻歇过。
      最后做出结论:这就是一间除了精致以外毫无亮点的办公室,透着一股浓浓的性冷淡风。
      和郑启巍这个人如出一辙。
      
      郑启巍一坐下就开启工作模式,萧锦离看一会儿就腻了。他想去前台转转,又不敢打扰正在忙碌的郑启巍,只好盯着郑启巍发呆。
      “又想做什么了?”郑启巍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进。”
      
      秘书小姐开门进来,目不斜视:“郑总,董事会马上要开始了,您准备一下。”
      郑启巍嗯了一声,继续工作。
      秘书小姐识趣地退出去,然后掏出手机,往自己的私人群里发信息:天哪姐妹们,我今天发现老板有点萌怎么破?他居然对着他的鱼说话,语气还特别特别宠溺!
      
      底下跟了一串省略号。
      她最好的闺蜜忍不住嘲讽:得了吧,谁不知道冷面阎王郑启巍?玲玲,你的花痴病什么时候能好?
      谢玲玲委屈地盯着手机,她当然知道郑启巍是个眼里只有工作的人,但这不妨碍她花痴啊!
      而且花痴他的又不止她一个人,她花痴的也不止郑启巍一个人,大家扯平了。
      
      谢玲玲运指如飞回复的时候,抬眼却见郑启巍突然走过来对她说:“把它放到采光好的地方,别让任何人碰它。”
      话音刚落,萧锦离就往外吐了一口水,正是他们来时的方向。
      郑启巍眉头微蹙:“我去开会,你也要跟?”
      
      萧锦离很想给郑启巍表演打勾,但鱼缸太小,施展不开。
      他干脆又吐了口水,刚好和先前的水痕形成对折。
      郑启巍勉强压了压嘴角,心里暗骂一句真粘人。
      
      “养宠物真麻烦,对吧。”他看向谢玲玲。
      谢玲玲紧张地说不出话,郑启巍没得到意想之中的答复,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抱着鱼缸走了。
      谢玲玲愣住许久,才给闺蜜回了信息:好想变成老板的鱼嘤嘤嘤!
      她也想被老板捧在手掌心!
      
      郑启巍踏入会议室,他和他手里的鱼缸瞬间变为全场焦点。
      只见他不疾不徐入座,把萧锦离安放在自己左手边的位置。
      
      “郑总真是好雅兴,集团资金链都快断裂了,您还有心情养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来您已经有对策了,那我们这些股东就不用担心了吧?”
      萧锦离循声看去,说话的人略显富态,一口大黄牙就让人感官极差,那冷嘲热讽的语气更加让人好感全无。
      
      郑启巍双腿交叠,丝毫不惧对方的诘问。
      他无需说话,单只是坐在那里,就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呼之欲出。
      他不说话,会议室里便没人敢说话。
      那个质问他的胖男人更是冷汗一个劲儿往外冒,很快额头上就布满汗珠,不得不用手帕擦汗。
      
      就在胖男人的手帕刚刚接触到头部的时候,郑启巍忽然开口:“该给你们的钱,我一分不会少。觉得Z集团待不下去了,随时欢迎你们把股份卖给我。我召开董事会,不是向你们解释什么,我也不认为拥有唯一执行权的我需要和你们解释什么。而是我需要走这么一个形式,公司规定需要走这么一个流程而已。”
      他的语气笃定、沉着,天然带着一股令人臣服的气势。
      除了这些之外,他一向铁血的作风,也让众人不敢质疑。
      郑启巍双手交握,漫不经心地看向胖男人:“粱立诚梁股东,还有什么异议吗?”
      
      梁立诚咬牙,哪怕顶着郑启巍的威压,他也必须完成自己的任务:“郑启巍,你以为我们都不知道吗?你之所以动用集团的资金阻击那几家公司,无非是为了公报私仇!你爸就是个废物,差点让集团破产不说,连个女人都守不住!你现在这么意气用事,想过集团资金收不回来,最终倒闭的后果吗!”
      萧锦离听不下去了,尾巴一扫,溅起的水花就涌向梁立诚,把他精心打理的大背头都甩湿了。
      而除了他之外,其他股东却丝毫没有被波及。
      
      梁立诚猝不及防被水淋了一脸,气恼地指着郑启巍:“你这是人身攻击,我可以告你!”
      郑启巍气定神闲地说:“我的鱼太调皮了,弄湿了梁董事确实是它的错。但是梁董事要这么上纲上线,跟一条鱼计较就不好了。”
      “好,好!”梁立诚抹了一把脸,“你说得对,一条鱼罢了,要是哪天不小心被猫给吃了,希望郑总不要心疼!”
      
      郑启巍面色一冷,他缓缓起身,眼神可怕得吓人。
      “我高兴,你就是Z集团的股东。我要是不高兴,你就什么都不是。”他沉声道,“别以为给自己找好了后路就敢跟我叫板,谁知道你以为的后路,是不是万丈深渊?”
      梁立诚在郑启巍步步紧逼的气势下,不由得后退一步,一下瘫坐在椅子上。
      郑启巍嘲讽地嗤笑一声,指节轻敲桌面:“各位,签字吧。如果你们现在还有所顾虑,那你们自己看看脚下的这片土地,我以为Z集团的今天足以证明我的能力。”
      说完,也不管股东们作何表态,兀自抱着鱼缸大步离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郑启巍:我没空带宠物!养宠物真麻烦!什么,鱼还要溜的吗?
    郑启巍:真香。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