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白月光

作者:insomn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打脸

      破空声传来,盺织反应过来后,瞬间向一旁躲去。却不防子弹的速度更快!
      弹壳擦过她的肩膀,瞬间钻入身后的墙壁。
      
      盺织一呆,瞬间向肩膀处看去。刚刚被子弹穿过的地方瞬间恢复如初,如石子落入水中,除了激起一片水花,什么也不曾留下。
      
      萧墨承一呆,耳麦中骤然传来一声低吼。“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朝那个方向开枪!”
      
      萧墨承身影一闪,迅速避开骆胥的弹药。“不知道,刚刚感觉那里有人在!”
      
      北乾低咒一声,而后大声道:“疯了吗!那里人影都没有!记住你现在的任务,先搜身 ,再去他房间找!”
      
      萧墨承眯了眯眼睛,再次向盺织的方向看了一眼。难道说刚刚只是他的错觉不成?
      
      萧墨承:“哥……”
      北乾:“干嘛?”
      萧墨承:“你确定那东西会在骆胥身上?”
      北乾冷哼,“不然呢?还有别的方法吗?王后最重视他,既然王宫已经被翻了一个底朝天,那骆胥就是最有可能保管那东西的人了,毕竟王后可就他一个亲儿子!”
      
      此话一落,萧墨承眼神骤然一深,他冷笑一声,而后身影一转,瞬间跃至骆胥肩头。
      
      精神网凝结成滑板的形态,刹那间便阻断向上攻击的骆胥。
      粒子枪从手中斩落,骆胥面色骤然一变。风刃一卷,瞬间凝聚成一股飓风。
      
      萧墨承身影如风,没多久便迅速占据上风。盺织站在一旁,透明的身体如空气一般让人难以察觉。
      
      她眯起双眼,狐疑地看向过招的两人。心中思绪翻飞,却如何都找不到头绪。
      
      萧墨承动作倏然一顿,眼神眯起再次看向盺织所在的方向。察觉到他的目光,盺织愣了愣神。
      
      难道萧墨承能够看见她?
      可他又为什么向她开枪?
      
      就在盺织疑惑时,萧墨承手腕一转,瞬间向她的方向砍来。充满爆发力的手臂夹杂着厉风,瞬间便划过她的脖颈。
      
      盺织一呆,只觉周身瞬间一痛,而后瞬间失去知觉……
      
      “喂!你在干嘛?”耳麦中北乾的声音愤怒而不解。
      
      萧墨承甩甩头,“不知道,总觉得这里站着一个人似的。”他低头看了看手臂,刚刚……
      好像确实有什么东西被他打中了!
      
      北乾叹了一口气,“那里什么都没有!现在所有的监控防护设备都被我屏蔽了。你先去书房看看……”
      
      萧墨承低头,骆胥已经倒在地上。月色似乎为他明朗的五官镀上一层银白,看上去分外迷人。
      
      萧墨承脚尖一转,再次向骆胥扑去……
      
      “喂喂!萧墨承!你在干什么!住手!快住手!”北乾低咒一声,这个疯子!
      
      他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才和他这样牵扯不清的!
      
      阳光穿透云层,骆胥呲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眼前的场景一片优美,如果他不是躺在地上的话……
      
      他揉着后颈,慢慢向房间内走去,面上则是一片阴沉。突然智脑通讯声响起……
      
      虚拟光屏中,上官擎正坐在自己的书桌前。眼神好奇地看向背对着他的骆胥。
      
      “你怎么?我和你说话呢!”上官擎揉了揉眉心,面上全是无奈。
      
      “有什么事儿赶紧说,我今天还有事情要办!”骆胥似乎没有听见一般,继续背对着虚拟光屏中的上官擎。
      
      “那你能不能转过来!你这样我很难开口的!”上官擎拍了拍桌子。
      
      骆胥身子僵了僵,“我不想看到你的脸!”
      
      “怎么?都已经被打击了那么多年,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已经习惯了吧!”天生丽质也不是他的错。
      
      “呵呵!”骆胥嗤笑一声,“你如果不说的话我就挂了!”
      
      “等一下!”上官擎瞬间阻止,话说骆胥今天怎么了?为什么不敢看他?
      难道说……?
      
      上官擎眉头瞬间一拧,“你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吧?”
      
      “废话那么多,挂了!”骆胥低头看向智脑,就要停止通话。
      
      “等一下!”上官擎再次阻止。“盺织的状态怎么样,我送过去的那些东西她用了没有?萧墨承同意离婚吗……”
      
      “停!”面对突然化身唠叨大婶的上官擎,骆胥瞬间叹了一口气。“你难道没有听说,我被萧墨承赶出来了了吗?”
      
      “对!我给忘了!所以你,她有没有……”上官擎猛然拍了一下脑袋。而后继续看向光屏中的背影。
      
      “我到那儿就说了两句话,所以,根本回答不了你这些问题!懂吗?”骆胥烦躁的抽了抽嘴角,眼神瞬间闪过一丝委屈。
      
      上官擎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这样啊……我把上官青芜发配到矿星去开荒,你有时间告诉王后一下吧。还有……”
      
      “你说什么!”骆胥瞬间转过身来。
      
      萧墨承眼神瞬间一闪,虚拟光屏中,一个大大的猪脸瞬间印入眼帘。
      曾经的俊朗阳光统统消失不见,骆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关键是两边脸颊还肿的像是两只刚刚蒸熟的肉馒头。
      
      丑的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你这是被人揍了?”是谁那么毒,打人专打脸?
      上官擎抽了抽嘴角,全身上下都溢满嫌弃。
      
      骆胥嘴角瞬间一抽,如今他的样子已经被上官擎看到。也就破罐破摔的把脸完全对向屏幕!
      
      “看出来了!等老子抓到他,绝对扒了他的皮!”骆胥怒吼一声,而后拳头狠狠砸向一旁的桌面。
      
      上官擎挑了挑眉,“你确定打的过?”如果打的过,也不会被揍成这个德性了吧。
      
      此话一出,瞬间戳到了骆胥的伤疤!打不过不是还有脑子吗,他早晚弄死他!
      
      上官擎挑眉,“知道是谁动的手?”
      骆胥:“要是知道,我还在这里和你瞎比比?废话少说,找我什么事?”
      
      上官擎勾了勾嘴角,“就是上官青芜,刚刚已经说完了。不过看你的样子,现在应该很难冷静思考。有线索吗?要不要我帮忙?”
      
      骆胥斜眼睨他,“你确定不是帮倒忙?”
      
      “当然了,上官青芜的事情还需要你在王后面前帮我兜着的。你知道的,你家王后大人一向让人……”
      
      “算了,不提她!帮我查查暗沼这个人!”骆胥摆手,一脸不耐。
      
      上官擎眼睛瞬间一眯,脸上顿时凝重起来。“你的意思是,是他动的手?”
      
      骆胥按了按发涨的脸颊,“现在还在怀疑阶段。能力那么出神入化的,帝国里恐怕也就他一个人了!”
      
      上官擎疑惑:“你得罪过他?”
      
      骆胥摇头,“没有,只是觉得他似乎对我有些敌意。”
      
      上官擎:“会不会是你自作多情了,这人不是三年前就隐退了吗?据说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骆胥摇头,“不清楚,直觉告诉我,和他有关……”
      
      “是吗……”上官擎白眼一翻,他的直觉向来都没有准过。“对了,我一会儿去见盺织,要一起吗?”
      
      骆胥再次把他的脸怼到镜头前,“你觉得呢?你觉得我这样去合适吗?”
      
      上官擎抽了抽嘴角,“那你在家好好修养。”话音一落,瞬间切断了通讯。
      他啧啧两声,暗暗叹一句,“真丑!”
      
      骆胥脸颊上的肌肉颤抖了两下,而后再次一拳砸向桌面。他低咒一声,目光阴沉地望向窗外。
      
      要是让他抓到那个人,他绝对扒了他的皮!
      
      而此时的萧墨承虽然没有被扒皮,但却被北乾训成了孙子。
      
      “你想干嘛!”北乾摸了摸后脑壳,总有一天他会被这个臭小子气死!
      
      萧墨承眨了眨眼睛,“没有找到那东西!”
      
      “所以你就把人打了一顿,还专门挑脸?”北乾瞬间暴跳如雷,他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萧墨承的脑壳。
      
      萧墨承低头,“干嘛那么生气,又不是毁容!”他只是稍微教训了那小子一顿而已。
      
      “毁容!你还想他毁容!”北乾抹了一把鼻子,“求你了,让哥省点心吧。万一他发现了……”
      
      萧墨承:“发现就发现,早晚都要知道的!”
      
      北乾:“知道个屁啊!你就安生一点吧,还想不想报仇了!”
      
      此话一出,萧墨承身躯一僵。他低头,瞬间遮住眼中的晦涩,“当然想!”他等了那么多年,熬了那么多年,可不就为了哪一刻吗?
      
      “知道就好,以后千万不要擅自行动。你难道不知道打人不打脸吗?而且昨天晚上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放空枪?难道你要事先提醒骆胥吗?”
      
      “不是。”萧墨承摇头。
      
      “不是!那是怎么一回事?”
      
      “我感觉到那里有人!”萧墨承抬起头,这一刻的眼神无比认真。
      
      北乾抽了抽嘴角,而后按耐下太阳穴处曝起的青筋。“行了,你先去休息吧。”难道是那么久没有出手,这孩子出现了幻觉?
      
      掩映在云层中的建筑犹如一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神秘而优美。盺织站在阳台,头顶上方是蔚蓝如洗的天空。
      
      清风扫过,带来云雾的凉气。她侧了侧身子,萧墨承沉默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角落。
      
      “你有话要和我说?”盺织歪头看他,眼中不禁涌现出好奇的神色。
      
      大约是她看书不仔细,原著中的萧墨承和他可是差距很大。比如说昨晚,为什么他会闯入男主角的家中。
      
      那一身诡异的功夫又是怎么一回事?
      
      萧墨承眼神闪了闪,而后向她走来。手掌握住阳台的栏杆,他漠然的向下看去。“身体怎么样?”
      
      盺织勾了勾嘴角,“看来你很担心我嘛。暂时应该还死不了,你呢,最近感觉如何?我这几天不舒服,一直没有顾得上你来着。”
      
      萧墨承闷笑一声,而后转过视线。“应该比你要好一些。”
      
      盺织双手抱胸,眼含笑意。“看出来了,感觉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康复了。不过现在嘛,我们还是病友。”
      
      “病友?”萧墨承疑惑。
      “对!”盺织点头,“共同生病的朋友。简称病友!”
      
      萧墨承眨了眨眼睛,“形容很贴切。之后有什么打算吗?”话落目光一转,眼神再次看向下方……
      
      “打算?”盺织不解。
      
      “对,就是未来的人生计划梦想之类的。或许我可以帮你实现。”
      
      “唔……”盺织陷入了沉思,“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你这样一说,我突然有些紧张。”
      
      “紧张什么?”萧墨承挑眉看她。
      
      “紧张的当然很多,比如说……我一个幻想坐吃等死的人,梦想那么让人心向往之的东西竟然没有过!这说出来多丢人,而且……”盺织话音一顿,她向前两步走到萧墨承身边。
      
      手腕一伸,瞬间把他往后拽出半步。萧墨承愕然地看向她,“怎么?”
      
      “不知道为什么,你这句话,总让我有一种悲伤的预感。像是……”盺织摇摇头,继续道:“交代遗言一般。”
      
      萧墨承瞳孔骤然一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