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强杀人计划(末世)

作者:观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清除

      陆淮惊讶地摸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谢天谢地!终于通了!”手机里传来他母亲姚兰怡的声音,她尤其激动地问:“阿淮,你在听吗?”
      “我在听的,妈。”
      “你现在在哪里?”
      “我还在C市。”
      “怎么还在C市?不是说已经买了高铁票回来了吗?算了,这事先不谈,你那边情况如何?京城今天可真是人心惶惶的,你说这是个什么事儿啊……”姚兰怡絮絮叨叨地说着,陆淮几次想打断她都插不上嘴。
      “喂,阿淮,”手机里忽然换了一道声音,原是他哥接过了姚兰怡的手机,“妈,您先别急,我先跟阿淮讲几句。”
      那边安慰完母亲,又对着电话说道:“阿淮,之前通讯网络都中断了,我们一直给你打电话都打不通,还好现在联系上了。你离开C市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尽量找一个高层建筑,到天台上去,我们派直升机来接你。”
      陆淮想了想,拒绝了:“不行,哥,我这里还有两个人,我要送他们回去。”
      “那就一起。”
      陆淮综合考虑了一下,觉得坐直升机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他正想答应,却看见旁边的邓媛向他摇了摇头。
      “怎么了?”他用口型问她。
      邓媛笑了笑,同样用口型回答他:“我恐高。”
      他还想劝她两句,邓媛已经别开脸,看向了窗外,拒绝的态度很明显也很坚决。
      陆淮无奈地对着电话那头说:“算了,哥,我先把他们送回去,你再派直升机来接我吧。”
      “阿淮......”
      “京城现况如何。”陆淮打断他的话,扯开了话题。
      “下午有几个地方发生了‘暴\乱’,但是都被军队很快压制了,现在情况还好,上级的命令,只保护未感染的人。你那边呢?”
      “我这边状况不大好,通讯网络中断后,我们曾到武警部队向上级领导提过相同建议,但是被他们拒绝了,说是没有接到指令,他们要保护所有人,我估计其它省市也是一样,如果都是这样,恐怕情况都不大好。”
      陆晏池听了蹙起了眉头:“这样吧,你先赶紧把人送回去,然后尽快与我联系,我们再来接你,千万注意安全,保持联系。”
      “我知道,哥,你也替我跟爸妈说一声,让他们别担心。”
      两人挂了电话,那边只字未提邓媛的事情,也是,现在明天在哪里都不知道,谁还有心情管别的事儿呢?
      “陆政委,我们不坐直升机吗?”坐在后座的许文舟不解地问到。
      “嗯。”
      许文舟还想说什么,但是看陆淮并没有想解释的样子,也就不再提,他转头看向邓媛,眼神略有急色地问:“邓书记,我能借您的手机用用吗?我的手机没电了。”
      邓媛把手机递过去,许文舟连忙接过,给父母拨打了电话,双方都很激动,哭着告知了对方的情况,又互相安慰了几句才挂断。
      这么一耽搁,三人离贡桉大桥也越来越近,只要再经过最后一个工业园,就到了。
      你问为什么通讯网络又恢复了?这倒是无人能知,就像一开始被突然中断那样,这次又突然连上了,但无论如何,这对于现状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车子开过了最后一个工业园,出现在眼前的不是康庄大道,而是人间地狱。
      C市人口基数大,不仅是因为经济发达,它拥有的大学数量也不少,这就导致很多外地学生到这里来求学,也有很多外地人来此做生意。
      而此时,贡桉大桥上围满了人,更有不少车辆堵在上面无法通行。
      人声鼎沸中几乎听不清楚每个人在说什么,但是那推搡、奔跑的人群无疑都在表达,桥上的丧尸并不少。
      陆淮的唇紧紧地抿了抿,侧头对邓许二人说:“恐怕我们得绕路了。”
      怪不得刚才经过工业区没见到多少人,原来都是跑这儿来了。
      桥的这头都是往H市方向去的,而那头又有不少人往这头来,人就是这样,在遇到危险的第一时刻,首先想到的就是回到家乡的怀抱,回到亲人的身边,但是殊不知,自己心目中美好的家乡现在是不是同样一番惨状?
      “从这里绕路的话,有几条路可走?”
      “两条,”许文舟接话,“一条是前方右侧那个分岔路,过去走小道,另一个从左侧分叉口进去,可以通往水下通道。”
      是了,怎么忘记了,C市响应修筑水底通道的号召,是全国第二个修建地下通道的城市。
      但是后来随着贡按大桥的修复和扩建,走水下通道的人越来越少,渐渐地也就荒废了,人们总有一个心理,在水里永远没有在水面上更安全。
      于是,陆淮决定就从水下通道过去。
      他刚一发动车子,头顶上忽然传来直升机飞行的声音,三人抬头望去,见到几架武装直升机盘旋在头顶,同时,飞机上的军官拿着喇叭开始喊话:“肃静、肃静,有车的立刻回到车上,没有车的人往桥两侧站,狙击手准备,一分钟后开始射击!”
      他的话无疑是平地惊雷,大桥上的人群开始更加疯狂地奔跑起来。
      “这是做什么?”许文舟在后座不敢相信地大喊出声:“他们要做什么?”
      “还不够明白么?通讯恢复了,上面下了指令,清除所有感染者。”
      陆淮手里紧握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最新一条信息:“阿淮,收到最新消息,疫苗研制遇到了阻碍,上面下了死令,清除所有感染者,如果有误伤,一切从轻处罚。”
      误伤活人,从轻处罚?
      多么明显的意思,从所有人中救出大部分人即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暴\乱”一旦开始,国家会将有用人才最先保护起来,比如郑院长及其家属,而平民的存在力度就显得尤其低了,比如此刻。
      只是他没有想到,国家会这么快就下达这残酷的指令。
      事实上国家也不愿意这么快下指令,但根据全球的报告来说,这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病毒感染的情况已然十分严峻,感染的数量还在急剧增长。
      病情得不到抑制,事态只有越来越严重,这么早下达命令也是怕错过最佳控制时间,疫苗一天不研制出来,牺牲的人就会一天比一天多,与其这样,不如一开始就将所有感染者清除。
      稍微动点脑子的人都能想到这一点,许文舟听完陆淮的解释,陷入了无尽的纠结与难受当中,他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陆淮看着大桥上哭喊奔跑的人、丧失理智只知进食的丧尸,一脚踩上油门,往左打方向盘,朝着地下通道驰去。
      有不少车辆看到这辆军用越野车也跟了上来,从远处看,仿佛是一个长长的车队。
      地下通道没有通电,一片漆黑,只能靠着车灯看路,为了防止前方有疾驰对开过来的汽车,陆淮将车速控制在了较平稳的范围之内。
      地下的隔音效果极佳,他们几乎听不见大桥上的声响,如果这时候有人站在桥上观望,就会看见满目的狼藉。
      头顶的狙击手对着大桥中央无情地射击,往来奔跑的身影一个接一个倒下,鲜血流成小溪,沿着大桥两侧坠入江河之中。
      桥上野兽般的吼叫逐渐减少,人的痛苦呼救声却没有停止。
      之后,几辆军用卡车从工业区方向开了过来,穿着整齐军装的士兵很快在大桥出口处建立起了两道拦网,士兵层层包围住了出口,只在网子上开了一道门。
      头顶的军官面无表情地对着下方的群众喊话:“现在,逐一排队过安检,过了安检的也不要乱跑,跟着带队军官走,他们会带你们去安全的地方。”
      地下的陆淮一路行来都没有遇上对面开来的车辆,他在行驶的同时,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大,一个不安的猜测从脑海中浮起。后面有车辆嫌他开太慢,一辆接一辆急速超过了他们。
      通道很长,以120码的车速行驶也要20分钟,等陆淮即接近出口的时候,他心中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车辆被堵在了出口,出口外是两层结实的铁栏,整整齐齐的一排士兵举着机枪对着他们的方向,只有一个小门供人通过。
      “所有人下车,排好队,过安检!”对面的军官拿着喇叭朝着出口喊道。
      陆陆续续的人从车里下来,开始排队。陆淮三人也不例外。
      “政委,书记,我想我们也许可以先过去。”许文舟想到两人的身份,建议道。
      陆淮看了他一眼:“现在正是人心惶惶的时候,如果我们用私权过去,你猜会发生什么?”
      许文舟不解:“再怎么说,你们也是高级官员,民众不会说什么的。”
      “那你可就想错了,越是这种时候,民众越嫉恨拥有有特权的人。”
      邓媛立在一旁,也出声打消了许文舟的想法:“的确,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过去了,最好的情况,仅仅是在民众的心中埋下一颗不平的种子,而最差的情况,就是民众群反。这就是‘人人平等’带来的落差。”
      许文舟还想说什么,一道尖利的痛呼划破了嘈杂的议论声,将所有人的鸡皮疙瘩和汗毛都立刻拔了起来。
      看着前方突然四散开来的人群,陆淮低声催促:“快上车!”
      “出什么事了?”铁栏外的军官大声问道。
      回答他的是昏暗通道里传来的哭喊救命声。
      接着,铁栏上“砰!”传来重击声,通道里的人群都开始使劲地撞击铁栏。
      “停下!”军官喊道:“再不停下就开枪了!”
      他的话有了一点威慑力,不少撞围栏的人都停下动作。
      ”让开!”一道怒气冲冲的吼声从通道中传来,紧接着,众人听到引擎发动的声响。
      一辆红色跑车竟以极快的车速向铁栏冲去。
      只听“哐啷”一声巨响,跑车并没有冲开铁栏,相反,它被卡在扭曲的铁栏中无法再退出来,驾驶座上的年轻男人受到冲击,满头鲜血地晕了过去。
      对面军方显然被他的举动惊住了,不过不到片刻,军官已经反应过来,他朝着后方的小队打手势:“狙击手准备,射击!”
      在夜视目镜的帮助下,狙击手齐齐开枪瞄准了通道中的丧尸。
      “趴下!”陆淮大喊出声。
      邓媛和许文舟跟着快速趴在了座椅下方,外面枪声“砰砰砰”连绵不绝,尖叫声此起彼伏。
      朦胧中听见有人在大声哭喊:“杀人了!杀人了!妈妈!天呐!你们杀了我的妈妈!她没有得病啊!天呐!妈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评论,么么哒~很多词都被屏蔽掉了,刚发现给改了,就是那种XX\XX,本来这章的名字叫暴\乱,章节名都给屏蔽了,桑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