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强杀人计划(末世)

作者:观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预言

      陆正民接手主席职位后,行程更加忙碌起来,但陆淮却一直没有见到邓氏夫妇,直到有一天。
      陆淮刚回到家,就见沈姝桐坐在院子里嗑瓜子。
      “怎么在外面,不进去?”
      沈姝桐听了,给他个眼色,示意里屋。
      陆淮奇怪,这段日子与沈姝桐相处久了,也逐渐摸出了她的某些脾性,比如现在,她这个态度就让他能感受到事情不简单。
      他心里留了个底,却还是没料到,一进家门就被花瓶砸了一脚的碎屑,这碎屑上的色彩绘图他都还记得,是年初他陪姚兰怡参加拍卖花了两百多万购得。她喜欢的紧,可以见得她现在怒火有多大。
      争吵的两人看似并没有在意他,陆淮欲上前的步伐却被陆正民一个回眸阻止,退了出去。
      “怎么出来了?”沈姝桐笑容满面,似早料如此。
      “他们在吵什么你知道不?”陆淮接过她递来的瓜子,跟着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嘿,我还真知道,”沈姝桐靠近他,悄声道,“我听你妈的话,意思好像是你爸骗了你妈几十年,拆散了她和贾高义,而且你爸在外还有个私生女,那女的比你哥还大,你知道是谁不?”
      信息量太大,冲击力太强,陆淮乍一听还真没回过神儿。
      “想不到吧,”沈姝桐笑道,“说了你别惊讶,是邓媛。”
      你看她这话说的,要不是陆淮脑子被惊的一片空白,还真要问她:你怎么知道邓媛,你怎么知道我认识她?
      可,现在,陆淮只问:“你说的是真的?”
      都没等她回话,已经起了身,抬脚大步流星往里屋走,这次走的没有半点犹疑。
      直到晚上陆晏池同黄凝宁一同回来,这场闹剧才终了。
      沈姝桐说的半分不假,陆淮看着坐在沙发上不停垂泪的姚兰怡,心中对陆正民说不恨是不可能的,陆晏池听完更是觉得他父亲可恨至极。
      简单来说,当年姚兰怡认识贾高义在前,后经贾才认识陆正民,陆正民知道姚兰怡的身份后,与初恋女友邓檬分手,并用不光彩的手段睡了姚兰怡,又设计陷害贾高义出轨,姚兰怡没多久就怀孕了,再加上对贾失望透顶,自然将就嫁给了陆正民,并生下了陆晏池。
      而万万没想到,当时邓檬早有身孕,她独自在老家生下来邓媛,直到五年前她去世后,陆正民才知道这件事,并找到了当时在J市任职科员的邓媛。
      而姚兰怡也是在早上念着旧情,探监贾高义后才知道了这些前因后果。
      已经事业有成的陆正民,许是老来良心发现,开始想要弥补过去的错误,于是对邓媛百般照顾,却又不敢光明正大承认她的身份,这才有了最开始的哪一出。
      这几十年的恩怨,没有一个人是受益者,就连陆正民,他在失去邓媛后也无比悔恨,可那又如何?事情已经发生,姚兰怡不可能原谅他,陆晏池更不可能,因为他觉得自己完全是陆正民的垫脚石。
      陆淮看见他哥脸色极其难看,但他根本不想说话,尤其是替陆正民求情,除非他是疯了。
      此后,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世界完全和平之日。
      几乎每一天家中都会上演一番不可开交的争吵,陆晏池与黄凝宁彻底搬了出去,渐渐地,陆正民也几乎不怎么回家了,就算回来也是吵闹不堪。
      说是世界完全和平,其实不过是各个国家开始联合发展军事与医疗科技,人类如此团结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不过,好景不长,没多久,国家之间的矛盾再次出现,因为贫富悬殊、资源落差的关系,各国之间的合作根本无法维持长期平衡。
      就在Z国年关将至时期,M国因石油和矿物质的缘由,攻打了东半球西部好几个小国,占据了丰富的资源。一时间,世界局势再次陷入动荡之中。
      沈姝桐站在窗前,隔着山海感受着地球空气的流动,那东半球炙热烈火带出的热气,仿佛隔着一万多公里的距离,迎面扑上她的脸颊,令她发出“啧”一声冷叹,那遥远的火光似倒映在她漆黑的眸中,泛起了火红光晕。
      正在此时,楼下谁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嫂子?”陆淮接起电话,“这么晚了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阿淮,我刚想起一件事,我今天午休的时候又梦见那个梦了,今天是28号,还有几天,又会发生大事情,我和你哥明天就回来,我们准备好东西去南边,等我回来了再细说,明天可别出门啊!”
      那边说完又匆匆挂断,应该是急着收拾行李去了。
      陆淮握着手机有点愣,黄凝宁这话是说,事情还没完?她的梦,是之前说的那个吗?
      这么想着,他快步上了楼,敲响了沈姝桐卧室的门。
      “何事?”
      门打开了,陆淮想说的话在看到她泛红的眼睛时,转了个弯,出口也变了味:“你、你哭过?”
      沈姝桐知道他误会了,但并不否定:“这么晚找我,看来事情很急。”
      “嫂子刚打电话来,说近几日恐怕又会有事情发生,我想问问你,你知不知道些什么?”
      他说的急,说完后才发现应该是“我嫂子”,而不是、
      不过沈姝桐并没有注意:“问我做什么?你还怀疑我跟那些东西有什么关系?那些东西不也不咬你吗?你怎么不先自己解释解释为什么呢?”
      陆淮哪知道为什么,他只是相信自己的感觉,沈姝桐和杜柿一样,有问题。
      不过他当然不会说出来,再开口,已经话锋一转:“我听我嫂子的意思,是打算明天走,至于具体去哪儿还不清楚,你要跟我们走么?”
      “要。”
      说完,就关上了房门,也不问他就这样盲目相信黄凝宁可不可靠,或者是辩驳两句,毕竟现在京城看起来是Z国最安全的地方。但她都不问,这态度让他不得不多想。
      次日一早,陆晏池同黄凝宁就赶了回来,就算再不想搭理陆正民,真的到生死攸关时候,还是要知会他一声,不过他没有赶回来就是了。
      “凝宁,我听阿淮说了,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确定京城待不得了?”姚兰怡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
      这已经是她问的第五遍,黄凝宁在一旁耐心地跟她重复解释,并看了沈姝桐一眼。
      等得了空闲,黄凝宁才走近沈姝桐,同她悄声说话:“姝桐,我说的事你应该也知道吧,我也是昨天突然才记起,好像就是这几天发生的。”
      “真是不好意思,黄小姐,我把这事儿给忘了。”
      “哪能怪你呢,我自己也差点忘了,还好我想起来了,我们现在走也不迟,我记得南边是安全地带,你要跟我们去南边吗?”
      “当然。”
      但到了下午,决定出发的时候,陆淮和陆晏池却都说要留下来,因为军职在身,他们不能也不可能离开。
      “不是说好一起走的吗?阿淮、晏池,这行李都收拾好了......哦,合着你们俩就是想假装说一起走,让我赶紧收拾行李的吧!”姚兰怡明白过来,顿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你们不和我一起走,那就是让我去死!”
      两兄弟对视一眼,他们的想法姚兰怡当然明白,可要让她理解,那真是比登天还难,这可都是她的宝贝骨肉啊,他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还怎么活!
      最后劝说无果,陆淮只有打电话给陆正民。
      陆正民接了电话赶来,他是可以动用私权让两兄弟都走,但,他这新官刚上任,上下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而且黄凝宁说的这事,他也不能百分百确定就是真的。
      “这样吧,”陆正民说,“我在南边有个关系不错的战友,一会儿兰怡和凝宁你们先坐飞机过去,晏池和阿淮就是要走,也要先把事情交接了才能走,这是流程。”
      “交接要多久?”姚兰怡语气不善,“别唬我,告诉你,陆正民,我不相信你!”
      “完全交接完最快也要两三日,毕竟报告要通过还是需要点时间的。”
      “你是军/委主/席,还不是你一句话的问题,你是不想让他们跟我走了?”
      陆正民眉头紧锁:“兰怡,话不是这么说的,你心里清楚我说的都是实话。”
      最后几经商讨,加上陆淮与陆晏池的支持,姚兰怡无奈作罢,与黄凝宁先一步去了南边,而沈姝桐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更说,在陆淮送走姚兰怡后,回到家中就不见了她的踪迹,陆淮心想,难道她自己走了?
      没想到到了晚上快吃饭的时候,沈姝桐又回来了。
      陆淮见她拿了大包小包进门,不由出声问到:“你这是去大采购了?其实不用的,顶多过了明天,我的批准文件就下来了,到时候就直接出发。”
      “有备无患,你怎么知道过了明天……”
      她没说完,但是意有所指,陆淮也就跟着蹙了眉头:“你要是真不知道些什么,就别瞎想,如果到时候真走不了,我也会尽量先把你送到安全地带的。”
      “嘿,我可没要你送,”她道,“我也没说我要走。”
      陆淮见她神色自若,不像说假话,心中又是好奇又是不解。
      你说她为什么不走?如果她真的是个平凡的女人,早在有机会去南边避难时,她就该上赶着同姚兰怡一起。
      可她偏偏拒绝了不说,还、颇有打算同他一起的意味?为什么?
      陆淮看着她将物资都放好,净了手后走到客厅坐下,她眼光瞟到他脸上,似在问:看我干嘛?
      她左眼球那颗黑痣是那样明显,陆淮这才发现,这颗黑痣不仅与邓媛、杜柿一样在左眼,就连位置都一模一样,都是在靠近下眼角的地方。
      如果,他心道,就假如,她们都是同一人,那么,她,一直以来好像都跟着他,那她跟着他是要做什么?
      他心中突然泛起一股凉意,但就在此时,脑中又闪过之前在天台上,她对着他极其温柔的笑脸。
      那笑脸真真切切,他现在回忆起都还能有烧脸的感觉,就连心跳也不觉快了几分。
      因为在他的记忆里,就算她们是同一人,她所做的都是在保护他,并不曾伤害过他。
      可这也正是陆淮疑惑的地方,如果她们是同一个人,那为什么她能有三张不同的脸、完全不同的身份?还是说,她是附身在她们身上的灵魂?
      太玄幻了吧!玄幻,这词让他脑中灵光一闪,似曾相识的感觉席卷而来,却根本抓不住。
      他心叹,她,到底是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