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选手已就绪[电竞]

作者:灼灼白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还个蓝

      宋衿没有回复,深觉他话里有话,却又揣度不出其间意味,索性下了线,放下手机准备睡觉时,微信里一檀突然发来一条消息。
      
      一檀:宝贝,你快去看微博热搜,跟今天比赛有关的!
      
      一檀是个自来熟的性子,素来有“LPL交际花”之称,加之LDW的比赛通常都是一檀和流风这对搭档解说,一来二去纵是宋衿这般不擅交际的竟也同她熟络了起来。
      
      顺着一檀的话点开微博热搜,第一条便是关于今日他们与KF总决赛的话题——比赛现场断电
      
      话题下网友们热议不断,宋衿扫了一眼点赞数最多的那条微博,目光一顿,直勾勾盯着该微博里的一张图片。
      
      以这张图的视角来看显然是过路时偷拍的,图中一男子头戴鸭舌帽,身穿黑色T恤衫,手里拎着一盒工具箱,由于是从背面拍的,看不见这人的模样。
      
      宋衿这才将微博内容看了一遍,大意是该博主因事耽搁了看比赛,到现场时BO2都已经快打完了,在外场的时候看见一男子大热天又戴帽子又挂口罩的,心生奇怪便偷拍了下来,可随后没多久比赛现场便断电了。
      
      评论区里早已经分成两派骂了起来。
      
      “求求你不要阴谋论了好吗,也许人家只是工作人员。”
      
      “说工作人员的真是有够好笑呢,工作人员都是要穿工作服的好吗。”
      
      “凭什么断电就一定得是人为的?这根本就是现场工作人员失职的问题吧。”
      
      “比赛一般都是有三条备用线路的,楼上你告诉我什么样的失职能让三条线都烧了?而且图里那人谁没事拎个工具箱来看比赛的?人为石锤了。”
      
      “石锤就拿出证据来好不好,单凭一张是谁都不知道的图一个个就在这胡言乱语?”
      
      宋衿揉了揉眉心,微博上网友们的迷惑言语看得头疼,她不明白隔着一扇屏幕人与人之间的戾气为何会重到这般地步,一腔多“热血”苟活于键盘,网络外不过是平庸的大多数。
      
      微信里一檀再次发来消息:其实我也觉得这次事情挺奇怪的,比赛从来没有发生过断电的情况。
      
      末了,一檀又添一句“有没有可能真的是人为”?
      
      敲打着键盘的手指一顿,宋衿蹙起眉头,想起白日里夏弥问自己是否会因为他所在的战队而讨厌他,彼时不明白他为何这样问,现在似乎理解了些许。
      
      “不要人云亦云。”
      
      宋衿打出这句话发了过去,不单单是叮嘱一檀,也是在告诫自己。
      
      盯着屏幕上自己发出去的话,回过神来时又是一愣。这太不像她的作风了,换作往日定然是任由舆论发酵,可偏生只要一想起那双看向自己时清澈温柔的眸子,便下意识不想他与这些风言风语扯上关系。
      
      宋衿也不明白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只觉得白天被夏弥揽过的左肩到现在还有点烧,不同于皮肤其他地方的温度。
      
      心头发麻,完蛋了。
      
      宋衿一把扯过被子,蒙头睡去。
      
      **
      休赛的三天里两队队员皆在加强训练,三天后的总决赛更是观众爆满,似乎比上一次还要多上大半,人头黑压压挤在一片。
      
      不单单因为上一次的断电事故,似乎更多观众是冲着夏弥来的。
      这一场的赛点局,KF教练决心让夏弥上场。
      
      同时赛事方也发来消息:重赛不恢复之前的BP,两队可重新BP。
      
      当解说台上流风宣布出这条比赛规则时,LDW队五人极其身后的教练皆是一愣。
      
      昭铭手里拿着分析笔记,抬头看了一眼KF的教练,那人也同时看过来,嘴角一笑,充满挑衅。
      
      昭铭收回视线,不由得冷笑出声:“天时地利人和,倒全让他们占尽了。”
      
      先前拿出岩雀+潘森的套路,正是昭铭想来零封KF的最后杀手锏,就这样被消灭在一场突如其来的断电事故里。
      
      太可惜了。
      
      BP开始,LDW队照着之前两场的思路BAN人,KF却直接BAN掉了潘森和岩雀,还真是充分遵守比赛规则。
      
      许龄喝了一口手边的咖啡,表情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阴沉:“他们队也真够不要脸的。”
      
      所幸KF没有BAN掉锐雯,白昊倒是依然可以心满意足地使用自己的本命英雄,然而电脑前的摄像头照在脸上,却不见他流露出本该有的任何一丝喜悦。
      
      陈岩亦是沉着张脸,他打职业这么多年来,从来没遇到过这等荒唐的事,BP完全结束后突然断电不说,在他们战术完全暴露的情况下重赛居然不恢复BP,可笑至极。
      
      大屏幕上镜头给到电脑前的陈岩,观众们从没见过眼底杀气这样重的岩哥,皆是一惊。
      
      观众A:“这个规则会不会对LDW太不公平了?”
      观众B:“哪不公平了?反正是两队重新BP,又不是只让LDW一边重新选人。”
      观众C:“可是之前的BPLDW明显碾压KF,而且我听说岩雀加潘森是昭铭教练准备的杀手锏,不恢复BP的话完全等于把战术泄露给对面。”
      观众D:“合着就你们LDW的战术是战术?上一场KF不也把人选完了,他们就没有暴露战术吗?”
      
      此时BP进行完一半,KF仍是坚持拿出以大嘴为核心的四保一阵容,而LDW这边只选出了锐雯、塔姆。
      
      3L宋衿还在选人,昭铭依旧对她没有太多硬性要求:“随便选,哪个顺手玩哪个。”
      
      一檀看着游戏画面里KF的BAN位池,心知官方给的这条规则根本就是故意向着KF那边,她不知道宋衿此刻是在犹豫还是队内战术制定不完全,只能默默鼓励道:“宝藏加油啊,现在狐狸还在,我觉得宝藏完全可以选一手狐狸。”
      
      流风本是KF战队的粉丝,不知为何此刻竟也有点偏向LDW:“对啊,真的可以,选狐狸吧。Treasure拿狐狸的话硬实力上就比……”
      
      话说到一半,流风突觉风向不对,硬生生将最后那句“比对面强”给憋了回去。
      现场大部分都是KF战队的粉丝,他要是真敢把这话说出来,回去之后微博就得被爆破。
      
      留给宋衿的选人时间已不多,游戏界面的右上角正在进行最后三秒的倒计时。
      
      3、2、1。
      
      “我们会帮你杀敌,这肯定很有趣。”
      清脆却机械的女声在耳机里响起。
      
      迟野看着屏幕突然一笑,打破队内死寂的氛围:“宝藏,你怎么分奴起来了啊。”
      
      一檀睁大眼睛愣了愣:“发条……因为KF拿的是四保一阵容,发条必不可缺,所以宝藏这里以选代BAN先手抢走发条。”
      
      昭铭也是一怔,转而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从来不会硬性要求宋衿选一些为团队服务的英雄,中单英雄的选择自由度非常高,加上宋衿天赋本就碾压一票职业选手,只要线上能打出压制力那么选什么英雄都随小姑娘心意好了。
      
      昭铭看着身前单薄的身板,虽然还是那般沉默寡言,却似乎,成长了。他面露欣慰,对着耳麦轻声说道:“加油。”
      
      宋衿垂着眸子,乌黑的短发夹在耳后,平静的眼眸里看不出太多情绪波动,转而她抬起头盯着屏幕中KF4、5L的选人。
      
      4L锁定了打野猪妹,5L的英雄头像却一直黑着,直到选人的最后三秒才锁定英雄。
      
      现场骤时一阵沸腾。
      
      “狐狸!Treasure抢了KF的发条,所以KF战队也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直接拿下Treasure的本命狐狸,这场中单的对线有得看了。”流风兴奋道。
      
      一檀忍不住白了一眼流风,面露不悦,却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从来没见过Candy选手用狐狸呢,不知道发挥得怎么样,我记得上一个在Treasure面前用狐狸的选手,打完之后好像就被下调到二队去了。”
      
      镜头给到宋衿时,她仍是垂着首,眼神波澜不惊,对KF的这一手选人并没有太多反应。
      
      待到两队选完人交换英雄,霎时现场又是一阵沸腾。
      
      只见KF这边的阵容再正常不过:上单大树、中单狐狸、打野猪妹、AD大嘴、辅助璐璐。
      
      而LDW又同之前一样玩出了野路子,上单锐雯、打野千珏、中单发条、辅助卡尔玛,AD……AD这选的是个什么鬼啊!
      
      只见一个张着血盆大嘴牙齿发黄丑陋不堪的英雄出现在众人视线内,两相对比之下,KF的ADC大嘴竟显得赏心悦目起来。
      
      流风:“哈哈哈,两个队的ADC简直一个比一个丑,不过有一说一,塔姆打ADC还真是头一回见。”
      
      塔姆这个英雄诞生时的初始定位便是辅助,后来也有选手开发出上单打法,但是用来打ADC似乎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暂不论这个英雄仅有175的射程,其基础攻击力和攻击速度更是低于常规AD一大截。
      
      游戏进入到加载界面,观众席上热议不断。
      
      观众1:“LDW这手BP,我感觉是自暴自弃了。”
      观众2:“昭铭这个教练真的是个BP鬼才,老玩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观众3:“他们这把是不是不想赢,开始乱玩了。”
      观众4:“哎,连教练都放飞自我了吗,LDW真的完了。”
      
      游戏开始,现场的议论声也渐渐平息下来。
      
      LDW这边没有选择打1级团,千珏红开。
      KF亦是打得极其保守,上路大树帮助夏弥的猪妹打红。
      
      大屏幕上导播镜头切换得极快,因为这一场的看点实在是太多了,如上单白昊的招牌锐雯,下路用来打ADC的塔姆,还有两位顶尖国产中单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以及洲际赛后夏弥的第一次登场。
      
      镜头给到中路,只见宋衿收下几个残血兵,她瞥了一眼自己的经验条,还差一半才能到2级。
      就在众人都以为两人只是和平补兵时,宋衿操控的发条一个走位向前,竟越过兵线直接开始A唐临的狐狸。
      
      唐临一惊,手中按下Q技能反击。
      
      宋衿不慌不忙使用E技能给自己套上一个盾,狐狸的第一段欺诈宝珠堪堪打掉发条一个盾的血量,而回来时的第二段宝珠被宋衿灵活的扭了过去。
      
      她继续握着鼠标操纵发条一边往前走一边A着狐狸的身体,一个中单硬生生打出了ADC的风采。
      
      “宝藏这里太嚣张了吧。”流风不禁说道。
      
      然而这还没完,唐临的狐狸已经快退至塔下,宋衿却依旧不依不饶,平A一下下打在狐狸身上,发条的平A不同于其他中单,由于被动的缘故她的平A要更疼不少。
      
      纵使唐临想与宋衿对A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
      
      见狐狸被A到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血量,宋衿这才收了手,开始往回走。
      
      兵线已经来到塔下,下一波兵线也在路上赶来,唐临只有站在兵线后才敢上前补刀。
      
      细碎的刘海下,乌黑的眸子又瞥了一眼经验条,眼睫扑闪着,那一瞬,平静的眼眸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下一秒,宋衿突然闪现上前A接点燃挂在狐狸头顶,紧接着再跟一发平A,雷霆效果被打出。
      
      唐临一怔,这人好凶!再不交闪现可能就要被单杀了,当下没有犹豫,直接按下F键。
      
      却见兵堆里一只蓝色小兵倒下,宋衿升至2级,秒学Q技能,魔偶迅速落在狐狸叫下,随后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First Blood!”
      
      “一血这么快?!”下路的迟野愣了,“你是不是很讨厌别人在你面前用狐狸啊?”
      
      他还记得上一次对阵VJ战队,那位用狐狸的中单选手被打成0/9,赛后直接被降级去打LDL,简直是职业生涯的最大耻辱。
      
      宋衿没有说话,她其实从来没有把九尾妖狐这个英雄当作过本命,只是玩的场数比较多,观众们便理所当然的这样认为了。
      
      她见过许多人玩一个英雄玩到痴迷,最典型的便是“薇恩是一种信仰”这句话,还有白昊对放逐之刃锐雯的执着,但宋衿是不能理解的。
      
      英雄嘛,作战的武器罢了。
      
      游戏内发条的语音传入耳中:“我是,武器”。宋衿一愣,按下B键回城。
      
      机械女声不断回荡在耳中,没有半分感情,恰如不擅交际淡漠封闭的自己。
      
      注意到宋衿的失神,陈岩提醒道:“专心点。”
      
      话音刚落,突然一只猪闯入自家蓝BUFF区域,陈岩一慌,手已经搭在D键[惩戒]上,那人却比他更快地释/放出惩戒抢走蓝BUFF。
      
      “我艹。”陈岩骂道,赶忙按下Q技能上前追击,誓要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蓝BUFF。
      
      宋衿也操控着发条魔灵往陈岩的方向赶,谁知夏弥头也不回,果断按下闪现键逃之夭夭。
      
      “???”陈岩又是一怔,被夏弥这一系列操作惊得不行,“什么人啊这是?为了个蓝BUFF交出自己的闪现值得吗?”
      
      下路许龄幽幽传来一句:“我觉得挺值的。”
      
      陈岩:“补好你的兵!”
      
      宋衿抬头看了一眼右上角,默默记下夏弥的闪现时间。
      收完线上这波兵,宋衿到达6级,随后孤身朝蓝色方下半野区走去。
      
      “下路还要多久升6?”她轻声问道。
      
      迟野:“三个兵,快了。”
      
      许龄的塔姆并没有直接在前期出AD装,而是买了圣物之盾,有利于两人在线上的发育。
      
      宋衿点点头,屏幕里发条魔灵探着瘦小的身子闯进蓝色方野区,层层战争迷雾掀开,但见蓝BUFF的巢穴里瑟庄妮正对着蓝爸爸挥舞冰链。
      
      面对宋衿的到来,夏弥并没有慌乱,而是旁若无人的继续打野。
      
      发现夏弥竟是这般平静的反应,宋衿疑惑地蹙起眉头,手中快速按下QW连招释/放在蓝BUFF脚底,她本以为此时夏弥要用惩戒收走这个蓝,然而事实出乎她的意料。
      
      这人好像把自己当成了她的专用打野,这一套把蓝爸爸打到残血后再双手奉上的操作做得比陈岩还专业些。
      
      身为敌方打野,被抢蓝时竟然一丝反抗也没有。
      
      现场的观众和解说看到这一幕俱是瞠目结舌,谜爹在明演?!
      
      宋衿收完这个蓝便想往后撤,这事情太诡异了,她深觉敌方有诈。
      可是当她走出野区半米远,也不见夏弥及其队友追上来的身影。
      
      天知道宋衿在决心抢夺夏弥的蓝爸爸之前,已经做好了千万种设想,甚至打算一有变故就让下路的塔姆开大支援,可是事情居然就发展得这么顺利。
      
      这打的哪里还像一场总决赛,一点剑拔弩张的意味都没有,倒像极了白银青铜局。
      
      突然游戏聊天栏里,夏弥在公屏里发了一条消息。
      
      [所有人]KF Riddle:还你的蓝。
      
      宋衿愣了愣,恍然想起先前在兴欣网吧时二人solo的赌约,他倒真记在心里了。
      
      [所有人]LDW Treasure:谢谢。
      
      不光是LDW的几人,KF的几位选手看见聊天栏中夏弥与宋衿的互动皆是目瞪口呆。
      
      咋肥四啊?这打的是总觉赛还是友谊赛啊?
      
      陈岩忍不住问道:“你跟夏弥什么关系啊?”
      直觉告诉他不对劲,这两人很不对劲。
      
      宋衿却是平静得很,语气依旧清冷:“没什么,他欠我几个蓝。”
      
      补着刀的许龄闻言胳膊一抽,生生漏了一个炮车,道:“还有这种操作,怎么没人欠我几个红呢?”
      
      这一段插曲结束后,LDW五人都能感受到,真正的比赛现在才开始。
      
      夏弥已经连抓了两次下路,塔姆和卡尔玛这两个没有位移技能的英雄特别好抓,再这样发展下去下路可能直接要炸了。
      
      迟野看见对方璐璐又在清理视野,赶紧说道:“来下来下,猪妹又要来了。”
      
      宋衿听罢清完线后转身便往下路走去,才走几步屏幕中发条魔灵站在中路河道的草丛边缘微微一顿,宋衿迟疑片刻,没有再往下走,而是卡着视野朝上路走去。
      
      迟野瞄了一眼小地图,看见自家中单放着自己和苦命AD的死活不管居然跑上路去了,顿时心急如焚:“我的天呐,宝藏你怎么去上啊,快来下路啊,他们中单也不见了,肯定要来下路四包二,我不想被打麻将啊!”
      
      宋衿轻声安抚道:“有陈岩在,别怕。”
      
      迟野继续哭喊道:“不行啊宝藏我们三个人输出打不过对面四个啊。”
      
      白昊也皱起眉头,对宋衿的行动感到不解:“我上路这人不好抓,大树太肉了,还有控。”
      
      宋衿没有说话,而是操控发条魔灵从上路一塔走进墙边的第一个草丛,视野卡得刚刚好,大树并没有看见她。
      
      白昊撇了撇嘴,事已至此,也没办法再叫人走回去了。
      
      他操控锐雯上前试图卖几个走位失误,引诱大树上钩。
      
      出乎白昊意料的是,自己的锐雯还没开始演对面这大树居然一个亚洲捆绑就缠了过来。
      
      下一秒,宋衿对面的草丛里出现两个人——猪妹、狐狸。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