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选手已就绪[电竞]

作者:灼灼白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总决赛

      看到这里她抓了抓脸颊,只觉有些发烫,脑海里一闪而过比赛后场夏弥望着自己时隐隐含笑的澄净眼神。
      
      “咝——”
      
      宋衿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照着自己的脑瓜就是一捶,真是熬夜熬糊涂了,怎么会想起那个人。
      
      游戏界面上[在劫难逃]的头像正亮着,ID下方显示该玩家正在副本战斗中。
      宋衿点开私聊会话窗口,在屏幕上缓缓打出一个“?”,发送了过去。
      
      那边并没有快速回复,直到副本战斗结束后会话窗口才弹来他的消息。
      
      在劫难逃:你怎么总是在夜里上线?
      
      宋衿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索性玩笑道:因为我的使命是守护地球,白天出现的话会搅乱地球秩序的。
      
      夜色茫茫,漆黑的卧室里只有桌前还亮着丝光,男子坐在电竞椅上,身前的电脑却没有开启,而是盯着手里的手机。
      
      “哈。”
      
      静谧的夜里突然响起一声温柔的笑意,他扬起嘴角浅浅一笑,随后开始在手机上打字。
      
      不过片刻,宋衿便收到了那人的回复。
      
      在劫难逃:那你也在守护我吗?
      
      她盯着屏幕,指节略微一僵,脸颊似有些许烧烧,宋衿起身打开了身旁的风扇,扇叶飞快转动起来发出细小的呜鸣声,响彻在寂静无声的病房中。
      
      重新坐下后细思小许,才打字回复。
      
      我不是宝藏:你不是已经在劫难逃了吗?
      
      卧室里,男子瞅了瞅自己的ID,发出一声轻笑。
      
      在劫难逃:无知者,在劫难逃。
      
      宋衿看着私聊窗口的语句,立时辨认出这是LOL中影流之主劫的台词,当下确定了对方也是英雄联盟的召唤师。
      
      我不是宝藏:我更喜欢岩雀的台词。
      
      在劫难逃:嗯?
      
      宋衿敲打着键盘,将那句话发了出去,近乎同时,对方也发来一句岩雀的台词。
      
      我不是宝藏:命数如织,当为磐石。
      在劫难逃:要么名扬天下,要么滚回老家。
      
      夜色沉静,在尽不相同的室内,二人共有着一份相同的宁静与安心,盯着手机里对方发来的自己所喜欢的台词。
      
      他恍惚想起一场赛后采访里,有个少女怯怯地说着“我打游戏,只是为了钱”。唇齿微动,那句“命数如织,当为磐石”被他温声而好听地念了出来。
      
      宋衿将手机熄了屏,看着躺在病床上安详入睡的母亲,不禁喃喃自语:“名扬天下……?”
      
      **
      这些天宋衿一直待在医院里,陪在邓之梅身旁寸步不离,只是她能感觉到自己与母亲之间总似有一层隔阂,大抵邓之梅心里还是希望她能选择一份更传统的职业吧。
      
      洲际赛已近结束,夏季赛的战鼓又再一次敲响。
      晨光熹微里,宋衿向父母道别,回了上海。
      
      经历长达十多个小时的车程,回到基地时已是夜色朦胧。
      
      推开基地的门,室内安静一片,大厅里的电视正播放着搞笑小品,电视内时不时传出的罐头笑声衬得整栋楼安静异常。
      
      宋衿回房间放了行李便直奔训练室,但见队友们都在各自打着Rank,一个个默不作声,丝毫不同于往日的叫嚣爆粗。
      
      她略微一讶,这还是那个熟悉的LDW吗?
      
      且不说白昊平时单排就爱嘴臭队友,下路的迟野与许龄常年在一起双排互喷口嗨个不停,这下怎么全都像自闭了一样冷着个脸也不交流。
      
      陈岩的电脑屏幕上弹出[失败]字样,他将鼠标重重一甩,发出响亮的碰撞声,回过头时正好看见宋衿身形微微一颤,于是慌忙将鼠标扶正摆放好,这才换上了以往亲切的笑意:“就回来啦?我们还都在猜你可能要明天才回。”
      
      宋衿眼神瞟了瞟白昊一众人,不禁问道:“他们都怎么了?”
      
      陈岩只装作没有察觉到异样的样子,直接敷衍了过去:“在打排位呗,还能怎样。”
      
      话音刚落,座位上的许龄抬腿蹬了一脚主机,电脑直接被踢得关机,愤愤骂道:“真是服了,洲际赛看得那么憋屈就算了,打个排位队友也来搞老子心态。”
      
      这哪里还是平常打排位的样子,宋衿从许龄的话里听出了些端倪,想来是自己这些天呆在清阳县由于消息闭塞错过了太多事件。
      
      她拿起手机点开微博,排在热搜榜第一的四个字直直窜入眼眸,宋衿揉了揉眼,不知为何,只觉眼睛被这四个字刺得生疼。
      
      KF输了。
      
      话题下骂声一片,下到队员上到教练,无一不被网友们恨铁不成钢地斥责着。
      而该话题的置顶区域挂着夏弥在比赛结束后发布的一条微博。
      
      KF-Riddle:要么名扬天下,要么滚回老家。
      
      让宋衿意外的是,这条微博的评论区里竟没有一句骂声,粉丝们都在刷着心疼,矛头也一致指向KF战队的新打野Ace。
      
      KF今天夺冠了吗:真的不知道教练怎么想的,就是不肯上谜爹。
      冲鸭冲鸭鸭:新打野Ace和队友们磨合好了吗?洲际赛这么重要的比赛就直接让他上?
      药带佐:我真的太心疼谜爹了,洲际赛一场都不给上,完全就是去陪跑的。
      6324:我佛了,上谜爹稳赢,教练明摆着就不想赢嗷。
      
      翻看着一条条评论,宋衿总算搞清楚了状况。
      
      KF战队因为输掉至关重要的一局,共同上阵的其余三支队伍也只能跟着回国,而令网友们最气愤的一点在于:KF的教练没有让夏弥上场。
      
      她打开电脑找到洲际赛的视频,将KF战队的比赛粗略看了一遍,从几场关键团战中可以看出KF的老队员们和这位新打野有明显的配合不足,想来也是缺少磨合的问题。
      
      KF教练为什么要让夏弥坐冷板凳?
      没有人知道,大家只知道这一次的洲际赛看得是真的憋屈。
      
      宋衿低眸扫了眼手机屏幕里夏弥所发的那条微博,心神一时恍惚,只觉这句台词仿佛在哪里见过。
      
      迟野和许龄等人打完最后一盘便关掉了电脑,嘴里囔囔着“散了散了,睡觉去”之类的话语,陈岩拍了拍宋衿的肩,也道:“早点睡吧。”随后便回了房间。
      
      训练室内只余下宋衿一人,似是想到什么,她拿起手机点进手游里,打开好友列表,看见[在劫难逃]的头像正亮着。
      
      私聊窗口中,[在劫难逃]回复的最后一句话映入宋衿的眼帘——“要么名扬天下,要么滚回老家”,与夏弥微博里的那句话别无二致。
      
      手指在键盘上踌躇许久,到底是一个字也没打出来,宋衿抬手揉了揉肩,只觉脖颈至肩胛处有些微酸痛,大抵是这些天熬夜缺觉的缘故。
      电脑屏幕里自动播放着LCK夺冠的画面,宋衿握着鼠标点下暂停键,画面停格在LCK的队员欢呼拥抱的一幕,她抿抿唇,就这样盯着屏幕中的画面愣了两三秒,眼睫微颤,平静的眼眸里似有什么情绪在涌动着。
      
      宋衿索性直接将电脑关了,从冰凉的肩胛骨蔓延至全身的疲惫感俱在此刻一涌而来,正想回房休息时,手机轻轻一震,却见游戏中[在劫难逃]发来一条私聊。
      
      在劫难逃:晚好啊,今天也在守护地球吗?
      
      紧蹙着的眉梢在看到这条消息的一刻舒展开来,宋衿勾起唇角笑了笑,打字回复。
      
      我不是宝藏:是呀。
      
      那边回消息的速度一如既往得快。
      
      在劫难逃:我19岁。
      
      宋衿不解其意,只以为对方是想与自己交换一些身份信息,便紧跟着报出年龄。
      
      我不是宝藏:我17。
      
      消息发出后那边却久久没有回应,宋衿才发觉[在劫难逃]的头像早已变成了灰色,正想退出手游,他的头像却又突然亮了起来,私聊窗口里也发来回复。
      
      在劫难逃:也许年轻和遗憾总绑在一起。
      
      手机屏幕由于太久没有点击而渐渐暗下去,宋衿只是盯着私聊窗口里的话,眼眶微眯,不知是看这句话看得入迷,还是思绪迷离在某个大赛场馆内。
      
      眨了眨眼,宋衿重新点亮屏幕,在对话框里缓缓打出一句话:人生不能太过圆满,求而不得未必是遗憾。
      
      她看见[在劫难逃]的游戏头像再一次灰了下去,心底纠结半晌,到底还是将对话框里的字一个一个删掉,最终下了线回房休息。
      
      **
      烈日在高楼大厦间肆意撒野,比赛场馆内观众们热血欢呼,这酣畅淋漓的夏日、战鼓昂扬的比赛让LPL粉丝们很快将洲际赛的失落抛之脑后。
      
      赛程进展得很快,分为东西部两个小组的战队在经历过重重淘汰赛后,终于决出了各自小组的第一名。
      
      东部小组积分第一的战队为KF战队,在这个夏季赛里韩援Ace也与队友们配合得更为默契;西部小组的第一则是宋衿所在LDW战队。
      后日便是夏季赛总决赛了,两队队员们俱是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LDW战队基地内,第五场训练赛结束,璀璨的[胜利]字样出现在每一个队员的屏幕上。
      
      白昊瞬间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右手握成拳状往下一撑,兴奋道:“今天五场全赢,打KF应该稳了吧。”
      
      对比之下陈岩身为LPL的老将便显得过于冷静了些,“不要太自满,我们都没有与Ace交手过,不了解他的风格。”
      
      他站起身来,立时拿出队长的威仪:“总之总决赛的时候都给我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尤其是你白昊,千万别大意。”
      
      被着重点名的白昊撇撇嘴故作不悦,却也只能应道:“知道,不过我真的好想在比赛上玩一次锐雯啊。”
      
      “行行行,有机会肯定给你选。”迟野笑道。
      
      **
      总决赛日。
      
      酷日高温也抵挡不住粉丝们的满腔热情,会场内观众们举着应援灯牌在座位上乖乖坐好,静待比赛开始。
      
      大屏幕上导播灵性地将镜头给到了几处有趣的灯牌上。
      【岩哥加宝藏,奖杯肩上抗】,举着灯牌的小哥哥见自己被拍入屏幕中,躲在灯牌后羞涩一笑,大抵又是一个被LDW的中野联动吸粉的。 
      而KF的灯牌大多都是在呼唤夏弥:【Riddle今天上场了吗】、【我室友临死前想看一把Riddle打野】。
      然而让观众们感到可惜的是,夏弥今天仍旧没有登场,不过粉丝们依旧在安慰自己:这只是第一场,总共打五场呢,也许后面几把教练就会让Riddle上场的。
      
      伴随着解说的互侃,比赛也正式进入到BP阶段。
      
      由蓝色方KF战队优先Ban人,1L率先Ban掉了九尾妖狐,显然是对宋衿的这一手狐狸心有余悸。
      LDW则是禁掉了扎克,这是这几天教练昭铭在高强度研究了Ace之后作出的决定。
      
      随后的二三手Ban人,KF和LDW分别将Ban位给到了诡术妖姬、复仇之矛和蜘蛛女皇、英勇投弹手。
      
      来到第一轮选人,KF的1L直接锁下了德玛西亚皇子,在当前版本里,嘉文这个英雄不单单可以用来打野,而且也可以走上。
      
      白昊看了一眼身后的教练,但听昭铭在语音里冷静道:“Shine,你抢酒桶,陈岩你选一手岩雀吧。”
      
      白昊点点头,没有疑问。陈岩点中岩雀的头像,却没有直接按下确定,略微迟疑:“教练,我们平时很少练岩雀体系啊?”
      
      昭铭摇了摇头,脸上渐渐浮出一丝自信笑意:“我们这把不打岩雀体系。”
      没有多余的话语,队员们却立即明白教练的意思,陈岩亦不再犹豫,直接点击鼠标锁定英雄。
      
      解说一檀愣了一愣,忍不住挠了挠头,大抵是怕被观众们喷自己游戏理解不够,只敢小心翼翼地说道:“岩雀和酒桶都是可以打野的,但是酒桶也可以打辅助,LDW这是摇摆起来了。”
      
      KF的二三楼则是拿下了纳尔与弗雷尔卓德之心,阵容逐渐成型,看得出是非常偏向团战的阵容。
      
      解说流风以自己的游戏理解向观众解释道:“纳尔变型后的大招拍墙眩晕和皇子的大招人工墙完美结合啊,这团战阵容也太凶了点。”
      
      接下来轮到宋衿选人,昭铭沉默几秒,继而说道:“拿大树吧。”
      
      宋衿没有异议,找到扭曲树精后飞快锁定。
      
      第二轮Ban人,KF搬掉了加里奥。
      
      而LDW则是针对敌方下路禁掉了圣枪游侠,因为布隆的被动(普攻和Q技能都可以触发或叠加被动层数,布隆和友军的平A都可以叠加该被动层数,叠到4层时造成晕眩)与卢锡安的被动(每次释放技能后的3秒之内,卢锡安的下一次普通攻击会连射两次)结合在一起是一组极为强势的下路组合。
      
      KF战队又再次Ban掉了AD英雄麦林炮手,酒桶与小炮的这对下路组合在当前版本也是炙手可热,既然LDW先手抢了酒桶,那么KF没有道理不把小炮拆下。
      
      最后一个BAN位LDW给到了发条魔灵,KF战队的控制太多,打得又是团战型,发条的团控型大招对于KF来说是再契合不过,所以LDW这一手奥莉安娜非Ban不可。
      
      被拿掉了卢锡安的KF下路选出了大嘴克格莫来替代,中单英雄则是选出蛇女,大招上的团控效果虽不如发条魔灵,但也仍不可小觑。
      
      LDW二话不说,秒选慎与艾希。
      一个带嘲讽,一个有长达2.5秒的大招眩晕。
      
      不就是比控制嘛,谁还不会玩控了还。
      
      KF的中单唐临呆了呆:“什么鬼,他们谁打中啊?”
      
      解说席上流风大吃一惊,只能看着正在进行的英雄交换慢慢分析道:“LDW今天玩的这手三重摇摆真是把我和观众们都看晕了呀,岩雀、酒桶、慎这三个英雄之间的摇摆估计对手看得也是云里雾里,不过LDW最终还是选择让慎去打辅助。”
      
      紧接着岩雀交换到宋衿手里,一檀忍不住扬起嘴角,声音中带了些许喜悦与期待:“岩雀中单,这个版本很少见啊!配合酒桶打野,还是我们印象中熟悉的LDW中野联动体系。”
      
      阵容确定下来。
      
      KF:上单纳尔、打野皇子、中单蛇女、ADC大嘴、辅助布隆。
      LDW:上单大树、打野酒桶、中单岩雀、ADC艾希、辅助慎。
      
      双方教练握手,游戏正式开始。
      
      “KF,加油!”“KF,加油!”“KF,加油!”
      “LDW,加油!”“LDW,加油!”“LDW,加油!”
      
      粉丝们加油助威的声音冲破耳麦,传入了队员们的耳中。
      
      宋衿在商品栏中找到杀人戒点击购买,余下的150块钱正好购买复用型药水。
      迟野看见公屏上显示LDWTreasure购买了黑暗封印,忍不住在语音里说道:“宝藏你好狠,我这把是不是可以躺了?”
      
      宋衿并没有回应,而是指挥道:“直接打1级团。”
      
      迟野不再玩笑,学下慎的E技能:朝着一个方向冲刺,对沿途的敌方英雄造成物理伤害和1.5秒的嘲讽效果。
      
      白昊操纵着皮糙肉厚的大树站在最强方,率领队友们过了河道,只见KF的辅助布隆正在原地甩着肌肉翩翩起舞。
      
      见到LDW一众人气势汹汹而来,布隆扛起盾牌连连后撤。
      
      为时已晚。
      
      白昊毫不犹豫,一个闪现交上去,使用W技能突进到布隆身侧,树根缠绕在布隆周身使得他不能动弹,俗称亚洲捆绑。
      
      许龄操纵着艾希跟上输出。布隆身上的禁锢效果即将解除时,陈岩不慌不忙挺着酒桶的大肚撞了上去,再次控住布隆。
      
      两个控制衔接上,布隆见自己逃无可逃,索性闪现也不交了,反手给了酒桶一个Q技能,随后也算是功德圆满地交代在原地。
      寒冬之咬的被动挂在酒桶身上,KF其余四个人便直接往酒桶身上A,霎时陈岩的酒桶被晕眩在河道口。
      
      宋衿等人本想拿了布隆的一血便直接撤,无奈陈岩被留住,也不能放任其不管。
      
      许龄朝KF一众人身上放了一个W技能[万箭齐发]将其略微减速,偏生敌方纳尔所学的Q技能也带有减速效果。
      
      刚解除了眩晕的陈岩又被减速住,蛇女使用Q技能对着酒桶的大脚丫施毒,而大嘴便不断往酒桶的啤酒肚上喷着口水。
      
      眼看自己血线就要见底,陈岩的食指已经搭在了F键的[闪现]上。
      
      语音频道里,宋衿轻声说了一句“别交闪”,陈岩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将搭在F键上的手缩了回去,这是他找来的中单,他可以无条件信任。
      
      白昊却替陈岩操碎了心,听见宋衿的话便立即反驳:“这还不交闪?”
      
      话音刚落,但见游戏中宋衿操控的岩雀抬手召起一片岩突,正好落在蛇女与大嘴的脚下,滚石尖端朝前,将二人往后击飞,从而拉开了蛇女与大嘴之间的距离。
      
      这两个手长的英雄摸不到酒桶后,KF战队也再没有可以留人的技能,只能放其一马,陈岩的性命也算是有惊无险地保住了。
      
      待到安全区域,陈岩在草丛内按下B键回城补充血量,才道:“你1级居然学W,线上会很难受的。”
      
      白昊附和道:“是啊,对面还是个蛇女,难顶了。”
      
      宋衿不语,操控岩雀缩在塔后并不露脸,一分三十秒小兵出线,语音里清脆而冷清的女声响起:“谁说我要和他对线了?”
      
      线上,唐临使用蛇女独自补着刀,看着空旷幽长的中路居然只有自己一个英雄,心下纳闷:“他们中单不用补刀的吗?”
      
      同一时刻,KF的下路也发来疑问:“这艾希怎么补刀补着补着不见了?”
      
      处于观战视角的观众们却看得清晰,岩雀直接待在下半野区河道的草丛中,她身侧还站了一个人——酒桶。
      
      而许龄的艾希在吃完线上优先残血的三个兵后也在往此赶来。
      
      教练昭铭在观察了KF近期多场比赛后发现,这个打野Ace喜欢在刷完红BUFF后直接清河道蟹,掌控下半野区资源,帮助下路打出优势。
      在这一点上夏弥与之截然不同,夏弥更偏向于带动上中发育,中再带动下路这样一个规律,这样的打野路线也更不容易被敌方摸清。
      
      2分25秒,河道蟹刷新,果不其然,带着红BUFF光环的皇子从F6的巢穴内走出,对着这条鲜嫩可口的河道蟹虎视眈眈。
      
      嘉文的战甲扫过河道草丛的边角,却并未探入草丛中,他来到河道蟹身侧,开始对无辜的小蟹实施攻击。
      
      全场的观众屏息凝神地看着这样诡异的一幕。
      
      岩雀与酒桶就在嘉文身旁的草丛内,却迟迟不对这位一心杀蟹的德玛西亚皇子出手,而许龄的艾希卡在嘉文的视角之外,亦是伺机待发。
      
      只见河道蟹还差一个惩戒的血量,突然草丛中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挺出,一头撞在嘉文的战甲上,嘉文被撞的头晕目眩,已来不及收下这个河道蟹。
      
      一道惩戒打在小蟹头顶,绿色光芒飘入酒桶的体内,击杀河道蟹得到的大洋被陈岩收入囊中。
      
      许龄从视野后出现,“突突突”地跟上输出,待酒桶E技能的眩晕效果快消逝时,宋衿立即接上W技能岩突,KF打野的闪现键都快按烂了也仍是没有交出闪来,嘉文皇子最终倒在潺潺河水中,尸骨无人问津。
      
      Ace看着黑白屏幕忍不住骂道:“啊西吧。”
      
      唐临也不管Ace听不听得懂中文,只管安抚着:“没事没事,他们中单和ADC都亏线了。”
      
      流风也忍不住点评LDW这一波伏击:“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宋衿再回到线上时只能猥琐在塔下吃兵发育,由于比唐临的蛇女低了一级,基本上自己拿不到线权。
      
      而下路迟野的慎一个人吃完近两波线的经验,心里很是美滋滋,他玩辅助还是第一次有这等待遇。
      
      许龄倒不太介意,他知道再过一分半钟自己就要迎来一波大丰收。
      
      地图上,宋衿的岩雀清线清着清着又不见了人影,唐临注意到岩雀消失是往上半野区走的,于是发信号提醒道:“上路小心点,岩雀往上走了。”
      
      而KF的下路仗着自己比许龄高上一级不断骚扰消耗,兵线却一直控在河道中间,也并不推进压深。
      
      迟野只觉这二人着实欺人太甚,余光扫了一眼小地图,当下便不再忍气吞声,一个E闪上去,直接嘲讽住敌方AD大嘴。
      
      KF的ADC还未反应过来,但见战争迷雾中出现了酒桶的身影,他并不慌乱,而是等待酒桶使用技能滚来。
      
      古拉加斯肉肉的肚皮撞击在大嘴身上的那一刻,一道水色光晕亮起在大嘴头顶。
      
      净化!
      
      随后大嘴赶忙按下闪现撤离危险区域。
      
      一檀张大小嘴惊叹道:“大嘴非常冷静!等敌方的控制技能交完后才使用净化秒解控制,如果是我早就慌了。”
      
      一檀的话音还未落下,大屏幕中却出现令观众们震惊的一幕。
      
      一道岩突瞬间出现大嘴闪现位置的脚下,且几乎可以说这道岩突比大嘴的闪现还快了那么0.1秒!
      
      预判敌方闪现位置,这在职业比赛中非常常见。
      
      只是KF的ADC忍不住骂道:“唐临!你刚才说岩雀去上了?那谁能来告诉老子下路这个人是谁?”
      
      只见下路的墙壁后缓缓出现一个灵动元气的身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人生不能太过圆满,求而不得未必是遗憾。——陈粒《自渡》
    --
    昨天又断更了,烂人。
    这一章本来想拆成两章发的,想了想还是不太道德。
    因为我明天不码字(想码也不码不出,虚空比赛想得头秃),七夕要陪对象嗷,另外提前祝你们七夕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