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津

作者:碎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下

      问起许明安是怎么知道她被困的,他先是一言不发,笑着轻拍她的头,随后把她的手机塞进她手里:“我该怎么说你呢?其实应该讲你丢三落四……可是,要不是你把手机忘在教室里,被你室友捡到,我大概现在都还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
      
      许夷然不好意思地讪笑:“嘿嘿!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嘛!”
      
      “好,”许明安抬手,一脸正经,“说前半句就可以,后半句没必要。”
      
      一场劫难之后,两人居然都十分平静,并排在林荫道上散步,仿佛平常模样。
      
      “你刚刚给我念的童谣是哪首啊?怎么我都不记得了。”行至一片花坛边,许夷然站上坛沿的石砖,与他视线平齐。
      
      许明安双手插在口袋里,平整的西服衬得他修长俊逸,美中不足的是,领口下缘还粘了些灰尘。
      
      “那是你还不会走路的时候,我经常给你念的。其实它有调子的,只是刚才我不太好意思唱……”
      
      许夷然笑,神秘兮兮地一歪头:“那……今晚睡前你给我唱。”
      
      她抬手,在他领口上拂了拂,又问:“哥,今天公司不忙吗?”
      
      许明安一愣,抬掌包住她的手,云淡风轻地答:“不忙。”
      
      可刚刚那会儿,他口袋里的手机都震动好几回了……许夷然一脸怀疑:“真的假的?”
      
      “真的。”许明安手指收紧,笑着点头。
      
      浮云秋声,他在阳光中伫立,忽然轻声唤她:“囡囡……”
      
      “嗯?”东张西望的许夷然回过头,凝神于他温和好看的五官。
      
      许明安张臂,微微对她挑眉,从容燕笑:“来。”
      
      许夷然大喜,向前一跳落进他怀中。她紧紧勾着他的脖子,两腿挂在他的西服外套上,双脚上的帆布鞋在他身后交缠。
      
      “我重了没有?”温热的气息就落在他颈边。
      
      许明安收紧手臂,宠眄地答:“没有,很轻。你得多吃点。”
      
      “那还不得明安大厨再努把力?”许夷然低头向下看他鞋跟后的地砖,笑得眼角下弯。
      
      “好。”大厨乖顺,对她可谓是唯命是从。
      
      毕竟是在三五成群、人员往来不断的校园里,光天化日之下如是缠抱在一起还是影响不好,将许夷然平稳地落在地上后,许明安牵着她走到一旁的长椅上坐下。
      
      “囡囡,”他拿出手机和蓝牙耳机,塞了一只在她耳朵里,在开音乐前问,“还怕吗?”
      
      许夷然扭头看他,浅笑:“刚刚其实蛮怕的,但现在我的心定下来了。”
      
      “不用喊魂了?”他打趣。
      
      “当然不用!我又不是小孩了!”
      
      许明安低头在手机上点来点去,问道:“听歌吗?”
      
      “还是《G String》?”许夷然用余光瞥了一眼屏幕,看见他把所有弹出的消息通知都划干净。
      
      “不是,这次换首别的。”他嘴角一弯。
      
      阳光在眼前来来回回的脚步间穿梭跳跃,气温和宜,偶有微风乍起,无声无息,所以只能用触觉感知。也许是因为刚从黑暗中逃脱,此刻的许夷然觉得眼前的所有都分外可爱。
      
      身旁的人一声轻叹,手掌落到她的手背上。耳机里有前奏徐徐响起,是她非常陌生的旋律……
      
      “每当我听见忧郁的乐章,勾起回忆的伤。每当我看见白色的月光,想起你的脸庞。明知不该去想不能去想,偏又想到迷惘。是谁让我心酸谁让我牵挂,是你吗?”
      
      许夷然不禁转头问:“这是什么歌?”
      
      许明安按了暂停,明澈的阳光勾勒在他侧颜边缘。
      
      “张信哲的歌,叫《信仰》。”
      
      是一个不属于他们年代的歌手,许夷然忍住想开他玩笑说“老派”的冲动,安静地任他将歌曲续播。
      
      “我知道那些不该说的话,让你负气流浪。想知道多年漂浮的时光,是否你也想家?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
      
      此番粗略一欣赏,调子还挺抓耳动听?就是这词愁苦了些,许夷然在“你知道吗”四字结束后,匆匆摘下耳机还到他手中:“不听这么悲的歌!”
      
      许明安似乎还沉浸在歌曲里,被她冷不防弄得一愣,随后局促地曲起五指握住耳机。他面上有些她难以察觉的失望,在简单拾掇后还是微笑着答:“好,那不听了。”
      
      ***
      
      谭静最喜在天气好的时候招待一群姐姐妹妹到家里,搓搓小麻将喝喝下午茶什么的。儿子走后她日子难捱,可这女儿一走就不一样了,她觉得生活舒坦多了。要不是家里还有个许炎,可得更快活些……
      
      姐妹聚会,无非就是用来磨磨洋工,打发打发即将迈入晚年的闲暇时间。不过谭静要比在座的都多上一个目的,那就是趁机炫耀炫耀她的好儿子。但凡谁不让她炫耀儿子,她就得跟谁急。
      
      譬如现在的许炎,居然在她已经为儿子准备好一番夸辞正欲讲的节骨眼儿上,跑出来焦急地问她家里的厕纸怎么没有了。
      
      满桌的姐妹们都笑得东倒西歪,谭静大感丢份,脸一拉,冲着他指手画脚:“昨朝就叫倷猝买(昨天就叫你去买),倷阿有尼朵啊(你有没有长耳朵啊)?!拖拖拖!日不做,夜磨嗦(该做时不做)!倷用节头骨擦擦算咯(你用手指擦擦算了)!”
      
      许炎在一旁低头哈腰,一句都不敢反驳,等她说完,慌忙跑回屋里。
      
      姐妹都笑:“俚哪哼该样戇胚啊(他怎么这么傻逼啊)?”
      
      “哦哟弗讲了弗讲了哦!”谭静气得虚脱,只想把刚刚的不愉快统统忘记。
      
      这下合该没人来打扰了吧?谭静换了笑脸,将左边的小臂轻轻搭在桌子上,坐姿婀娜,右手在空中一点一点,要姐妹们都安静听她说话。
      
      不料刚开口,坐在正前方的张太太突然一惊一乍地插话:“哦!谭静啊!不得了咯,我得跟你讲件事情,差点都忘得了!”
      
      谭静皱眉,眼一斜翻了个白眼:“哎呀你搞快点,搞快点讲完!”
      
      张太太倾首,神情隆重:“我倪子(儿子)也在上海哦你晓得吧?”
      
      “晓得啊……”谭静一脸无谓,拿起杯子嘬了口茶。
      
      张太太语速变快:“俚起先是搞金融滴,后首来,也猝了游戏公司哦(他开始是搞金融的,后来呢,也去了游戏公司哦)……”
      
      谭静耸肩:“乃末呢(然后呢)?”
      
      张太太一声叹息,也不知眼里的担忧有几分真假,总之语气中的惋惜挺足:“乃末啊,我今朝上半日才听他讲滴,讲明安搭人个大公司合作一个项目,弗晓得为啥个呒不去哦?个末现在大公司弗乐意了啊,要明安赔好多钱嘞!(后来啊,我今天上午才听他讲的,说明安和人家大公司合作一个项目,不晓得为什么没有去哦?那么现在大公司不乐意了啊,要明安赔许多钱呢!)”
      
      “咣当”一声,雕剪红牡丹的小茶杯掉在地上,碎了个四分五裂。
      
      谭静猛然站起,双目圆睁,浑身颤抖:“倷昏说乱话吧(你胡说八道吧)?!”
      
      “大实话!”张太太表情诚恳,又叹了口气,“听讲啊,要赔不少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将方言打出来也是为了让这篇文章的苏州味更足^^



    华帘花影
    刀豆出品,必属精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