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津

作者:碎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上

      仲秋,镜天无一毫。白日青光照进交大校园,石楠树上结满了果实。
      
      下课铃刚响,许夷然率先抱着课本冲出教室,心心念念回宿舍洗个澡就去哥哥公司找他。坐在她旁边的室友发现被她落在抽屉里的手机,醒过神来举起手机喊她时,她早已一溜烟儿没了踪影。
      
      许夷然一路快跑回宿舍,抢在人还不多时成功闯进电梯。
      
      宿舍是小高层,最高可达十五楼,许夷然住第十四层。电梯轿厢安全上升到十二楼,别的学生都走空,只剩她一个人。门刚合上,忽而一阵天旋地转,轿厢在猛烈的震动后停了下来,连带着楼层显示屏也黑了下去。
      
      “诶?什么情况?”许夷然算镇定的,没有大喊大叫,更没有哭。虽然心里疑惑又惊恐,但她还是稳下心神,伸手在四面摸索了起来。她原是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能冷静到这种程度已然不易。可能是所处环境特殊,她相信学校应该会尽快解决,所以并没有往可怕的方向想。
      
      应急联络系统传来“刺啦”的电流声,片刻后里面有人喊道:“同学!同学!你放心啊,我们马上派人来维修,你就待在原地不要动哈!维修人员马上就到!”
      
      许夷然哭笑不得,她不待在原地不动还能怎样?难不成会幻影移行穿门而出?
      
      靠在冰冷的墙上,她突然冒出一个念头,立刻伸手在身上所有的口袋里翻找,想着万一手机还有信号呢?给哥哥打个电话或是发个信息什么的……她也不至于越来越害怕。
      
      黑暗中她的气息愈加紧张急促,而上下口袋都被她翻遍了,也未找到手机。
      
      密闭的空间里,时间的流动似乎都失去了意义。她抬腕将手表贴到眼前,使出浑身解数也看不清现在到底是几点。不知刚刚那人口中的“马上”是多久,总之她觉得自己已经等了很久……门口除了偶尔有学生来回走动的声音,依旧没有所谓维修人员的动静。
      
      不妙的是,许夷然很快发现自己的呼吸开始困难,出气之后难有进气。她慌忙蹲下来,一掌按在胸口,一掌捂住口鼻。
      
      事出有因,许夷然害怕密闭黑暗的空间也是因为童年的阴影……
      
      话说当年谭静生完女儿未满六年,精神分裂的症状蠢蠢欲动,有轻微的复发。不仅如此,她复发时的症状还跟初发时不一样。她开始经常躁狂暴怒,做出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举动。说得俗点儿,那就是……不发病的时候还挺正常,伶牙俐齿的像个人样,一旦发病,活脱脱就是个疯子。
      
      她发作时连许炎都得避让三分,躲得老远不敢靠近。
      
      毕竟是女儿,旁人再怎么怕都可以,谭向真却不忍,那真叫一个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想了个法子,只要女儿一发作,就把她锁进顶层的空阁楼里,为免她神志不清时伤己害人。
      
      就在一个寻常中午,谭静再次犯病。那天的阳光与今日一般清澈明朗,许夷然醒来从床上爬下来,家里其他人还在睡梦中。小孩儿都这样,总在迷茫的时刻想要找妈妈。她在屋子里到处走,一层逛过了没有,就把二层也寻一遍……似乎是老天刻意要安排之后的那场虚惊,所以让满屋的人都睡得很死很沉,这么个小人踢踏着步子来回跑了那么久,也无一人察觉。
      
      找遍两层都无果,许夷然把目光望向了通往阁楼的楼梯。
      
      许夷然扶着栏杆,三下五除二地爬上了顶层阁楼。
      
      她先是趴在门板上静静听了一会儿,听到有窸窣声,便奶声奶气地冲里面喊:“妈妈?”
      
      门里的谭静听到呼唤,迅速冲到门后,双掌在门板上重重一拍,险些把门外的女儿震倒。
      
      “囡囡,救救妈妈……”谭静在里面哄诱,“帮妈妈开门,进来陪妈妈……”
      
      许夷然不懂,但谭静的求救令她焦急。她拧了几下门把都徒然,挫败道:“妈妈我打不开。”
      
      “囡囡好孩子……”谭静在门那头笑得狰狞,合起的手掌反复搓磨,似乎迫不及待,“你听妈妈教你!你看到右边墙上挂的钥匙了吗?你把它拿下来,插进门把上的小孔里,就能救妈妈了!”
      
      许夷然后退仰头,果然看到有把钥匙悬挂在墙上。她跳了四五下,始终拿不到,谭静都急了,一个劲儿地催促:“够得着吗宝贝?”
      
      许是这一声亲昵的称谓给了她动力,许夷然再次跳起时成功拉到了绳子。落地时她用力一拽将钥匙拽下来,兴高采烈地说:“妈妈我拿到了!”
      
      谭静狂喜,在门里激动地跺脚:“好囡囡,你把钥匙对进那个孔里,然后向左拧两圈,就能救妈妈了!”
      
      许夷然聪明,立马领悟,按照妈妈的指令行动,很快将门打了开来。
      
      阁楼四面无窗,密不透光,仿若一个四四方方的黑匣子。门打开的瞬间光漏了进去,许夷然抬眼就是谭静煞白无血色的脸。
      
      “妈……”还没等女儿喊完,摇头晃脑的谭静就粗鲁地把她拎起来,掐着她的脖子带进黑暗里。
      
      阁楼最角落里有个大纸箱,抽风的谭静已走火入魔。一边念叨着莫名其妙的呓语,一边把许夷然摔了进去。无助的哭闹在她耳边,比一阵轻风还要不痛不痒。她蹲下来将箱子合紧,然后搬起一旁的凳子压到箱子上方。
      
      完成这一切的谭静站起来,有种尘埃落定的舒畅感。随即她转身逃出门外,并关门上锁。
      
      晋府水巷是全苏州数一数二高档的居民区,墙体自然厚实稳固,隔音效果好得出奇。故而许夷然明明哭得撕心裂肺,传出去也被消音成细小的猫啼。
      
      谭静跑下楼,冲进最外边的房间里,把熟睡的许明安推醒,在他莫名其妙的目光中喜不自胜地说:“明安,以后我们家就你一个了!好不好?妈妈的爱全部给你!”
      
      她把钥匙扔到地上,开始前后晃着身子自言自语:“我才不要女儿,我要儿子……”
      
      已经七岁半的许明安脑子转得很快,从本该被锁在阁楼里却忽然出现在面前的妈妈,以及她这一番诡谲异常的言语里察觉出妹妹有危险……慌忙掀开被子跳下床,捡起钥匙疾驰上阁楼,他有意为之将动静闹大,终于把谭向真和许炎惊醒……
      
      听见隐隐约约的哭声后,许明安顾不上许多,慌里慌张开了门就往里冲。
      
      “囡囡!”他在黑暗中大喊。
      
      “哥哥……”许夷然在箱子里无力地拍打,发出的声音气若游丝。氧气不足,她已经支撑不住。
      
      一下一下的拍打帮助许明安准确地定位,发现妹妹竟被压在一个纸箱里,他一度惊骇到四肢发麻。
      
      “囡囡在这儿……哥哥!”许夷然用尽全力发出呼喊,生怕哥哥找不着她。
      
      许明安急出眼泪,一边抽泣一边奋力将椅子挪下来,成功解救已经奄奄一息的许夷然。
      
      他蹲跪在地上,伸手抱住蜷成一团的许夷然,轻轻拍打她发颤的后背:“囡囡不怕,哥哥找到你了……”
      
      他恍惚间记起,以前如果自己和妹妹受了惊吓,外公都会帮他们“喊魂”。于是许明安抬头,生疏地模仿外公的动作,喊道:“夷然不怕……夷然回家啦!”
      
      楼下谭向真正拦抱着失控的女儿,小心翼翼地指责她:“哎哟豁边了(糟了)哦!倷昏特栽(你昏头了)!”
      
      许炎背靠在楼梯栏杆上,畏畏缩缩看着父女俩,全然一副看怪物的眼神。
      
      彼时许夷然已心力交瘁,伏在哥哥怀里,紧紧拽着他的衣服不肯松手。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仿佛只有他是光……
      
      ***
      
      又等了许久,许夷然的精神已至崩溃的边缘。她抱住脑袋大口吸气,周身的黑暗化作厉鬼,在童年阴影化身而成的魑魅相伴之下,一道向她幽幽地游荡而来……
      
      “哥……”她埋首于双膝间,徒劳无功地与侵入百骸的凉意作抵抗。其实她一直认为哭泣是弱者无能的表现,但她当下真的完全忍不住。她开始想念许明安的拥抱,那是现在……不,是她这辈子唯一能感受到的温暖。
      
      越来越晕眩,许夷然深感意识已达阈值,每一个下一秒都有可能是她坚持不住的瞬间。
      
      遽然,门外一阵错乱的脚步声,随即有人隔着门板大喊:“同学!你还好吗?你别急,啊!我们马上就救你出来!”
      
      话音刚落,电梯轿厢又是一次剧烈的摇动,一阵强烈的失重感后,许夷然发现那些喧闹声都升到了她的头顶。
      
      从那些人慌乱的交谈中,她听出来,原来轿厢往下坠了半米。
      
      她失笑,脸颊靠在冷墙上,自叹倒霉。
      
      头顶你一言我一语,像一锅沸水凌乱不堪,许夷然听得愈发绝望,怕是一时半会儿都逃离不了这里。
      
      就像往这锅沸水里倒了一大瓶冷水,许夷然霎时听见一声熟悉的男音拨开头顶的七嘴八舌,充满力量地降落到她耳中:“囡囡!是你吗?”
      
      许夷然猛地扶墙站起,抬头用力喊:“哥!是我!你放心,我没事!”
      
      许明安安慰她:“不要怕,你会没事的,他们已经在想办法了,一会儿就救你出来!”
      
      分明他对她说话时沉稳冷静,一抹身转向援救人员时,话语又变得异常焦急狠厉:“你们动作能快点吗!我妹妹有幽闭恐惧症,她等不了太久的!”
      
      开始响起机械运作的噪音,许明安再次开口时,许夷然觉得他的声音很近,似乎就是趴在门缝边递进来的……她双唇一颤,想象他西装革履趴在地上的画面,可真是滑稽又感人。
      
      “囡囡,你怕吗?”噪音之下是他大声的呼喊。
      
      许夷然破涕为笑,抬高嗓子回答:“其实有一点点……”
      
      他在上头顿住,半晌都未出声。良久后噪音暂停,强烈的反差让四周尤显寂静,就在这时,许夷然听见哥哥用苏州话念道:“小囡小囡不要哭,肚皮饿了吃冷粥,咸鸭蛋,酱汁肉,小囡吃了还要哭?”
      
      许夷然一撇嘴,抬起手掌盖住眼睛,双肩颤抖,无声痛哭。
      
      朗朗之声念了三遍,被再次运作起来的机械打断。噪音中,电梯门被拉开了细窄的一条缝,渗进一道灼眼的白光,伴着许明安温暖的呼唤——
      
      “囡囡不怕,哥哥找到你了!”
      
      心之何如,万丈迷津啊……也许只有我能找到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葵西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华帘花影
    刀豆出品,必属精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