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津

作者:碎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上

      豆觞之会,最后一道松鼠鳜鱼上桌,这就算齐活了。
      
      着宝蓝洋装的苏母热络地搭着谭静的肩膀,两人脑袋挨在一起,大耳坠碰到一处叮当响。
      
      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苏母拿过一旁的礼盒放在腿上展示:“妹妹啊,我跟你讲噢,这花旗参好的嘞!补气养阴,健脾润肺,我给你们买了好多,你们都喝!尤其是谭叔叔,一定要多喝喝!”
      
      谭静美得抚掌大笑:“哎呀你好客气哦!尽为我们糟蹋钱!”
      
      “哪里的话呀?”苏溪微笑着插话,“咱们两家都这么久的交情了,这都是苏家该做的。”
      
      谭向真昨晚闹胃疼,本没什么精神,被这话逗乐,连声夸赞:“苏溪丫头真懂事!”
      
      满桌的佳肴,热气四散,却无人问津。许明安有些无奈,毕竟长辈不动筷晚辈就得候着,这是规矩。他倒还好,就怕睡懒觉没吃早饭午饭的许夷然饿了,于是转头看她,却发现她在发呆。
      
      “囡囡?”他低头唤她,“怎么了?”
      
      许夷然依旧发怔,良久后才回过神:“啊?”
      
      “怎么发呆啊?”
      
      “哦……”许夷然揉揉额头,“昨晚睡不着,愣是到了四点多才睡着,头有点昏。”
      
      许明安听了有点担心,抬手搭上她的额头:“是不是饿了?我先给你盛碗饭?你吃完了就去补觉吧!”
      
      许夷然刚想回答,对面的谭静忽然冲许明安喊道:“明安啊!眼神这么不好啊?你看人家苏溪旁边留了个空位呢,坐过去呀!”
      
      这话一出,除了许炎,满桌的长辈都露出了暧昧的神情,苏溪的眼中也充满了期待。
      
      许明安瞥了谭静一眼,又把头低下去,专注地看着许夷然。
      
      “诶?”谭静拍拍桌子,“怎搞的不听我讲话了啊?”
      
      谭向真喝了口水,咳了两声也劝:“明安,去陪陪苏溪。”
      
      苏父苏母都不做声,齐齐将目光安在了许明安身上。
      
      许夷然抬头,对上哥哥的视线涣散,用唇语说道:“去吧。”
      
      许明安好像犟上了,坐在位置上纹丝不动。他动起筷子夹了点菜送到许夷然碗里,然后看着谭静平淡地说:“妈,夷然不舒服,我坐她旁边好照顾她。”
      
      谭静一愣,脸迅速垮了下去。
      
      苏溪的笑容僵在嘴角边,佯装善解人意地说:“没事的,夷然妹妹更重要嘛!”
      
      谭向真关切地看向外孙女:“囡囡啊……怎么搞的啊?”
      
      许夷然敲敲太阳穴后抬头,将欲回复,谭静嗤鼻:“还能怎么搞啊?都睡了一整天了,还不舒服?我看是睡多了头昏哦!”
      
      许夷然放下撑在额际的手,懒懒地搭在桌子上。她本就被一种有如铁棍在搅拌脑浆的头昏感逼得喘不过气,谭静尖利的分贝渗进耳膜里,更是让她窒息。她扶着桌子站起来,疲倦地说道:“苏伯伯苏婶婶,抱歉我身体不太舒服,先去休息一下,你们吃好喝好……”
      
      许夷然才刚站起,扶着她胳膊不肯松手的许明安跟在后面站了起来。这架势明眼人瞧了都明白,他是要把他的宝贝妹妹护送回房间。
      
      谭静阻拦了两声,没什么作用,许明安就像听不见似的陪着妹妹头也不回地走了。
      
      若不是碍于眼前有外人,依谭静的性格早就把这窗户纸给捅破了。她心里惴惴,看了眼身旁的苏溪,向对方求助。
      
      苏溪多精啊,同她交换了个眼神,点点头就起身跟了出去。
      
      ***
      
      许夷然的卧房是整个府邸里唯一背阳的,经年得不到阳光的眷顾,入了冬更是湿冷阴寒。许明安从衣柜中抱出一床大被子,将许夷然裹了个瓷实,而后转身开空调。
      
      “别开……”许夷然眯着眼睛轻喊,“太干了,我会睡不着的。”
      
      许明安顺从地放下遥控器,坐到她身边:“闭上眼睛睡觉,我等你睡着了再走。”
      
      许夷然从被中抽出冰凉的手,缩进他掌中:“哥,我昨晚一闭上眼睛,就想到我被关在箱子里的画面……特别黑,我怎么喊你你都听不到。”
      
      许明安心口发紧,将她的手攥住:“那是你做噩梦了,别怕……我不会让它再次发生的。”
      
      “我知道是我噩梦,”嘴巴藏在被沿下,许夷然靠双眼传递笑意,“也知道你不会再让它发生。”
      
      窗玻璃严丝合缝地卡着窗沿,有风乍起,刮过玻璃发出怪鸣。许明安注视着妹妹合眼,低头轻轻吻上她的额头。
      
      十岁以前也常像这样守在床边等她睡着,许夷然好发梦,从梦魇中惊怔吓醒是常有的事。许明安那时就时刻牢记一个任务,一定要做到在妹妹受到惊吓的第一时间出现——
      
      然后喊她回家。
      
      ***
      
      苏溪在走廊打理富贵竹枯老的叶子,回过身来,许明安已带上门从卧房里走了出来。
      
      二人对视后,许明安旋即别开脸。
      
      苏溪勾唇一笑:“明安,夷然睡了?”
      
      许明安不回答,只点头。
      
      “江南的冬天难熬,夷然太瘦了,身体不好也是正常的……”苏溪抬脚,走向他身侧,“你也别太担心了。”
      
      许明安支起靠在墙面的身子,向右不动声色地与她拉开了几寸距离。
      
      “明安,我以前一直觉得你是一个沉稳成熟,内敛不外露的人,”苏溪抱臂于胸前,薄背挺直,仪态优雅,“可后来了解多了,我发现你也是个藏不住心思的人。”
      
      许明安抬头,面无表情地看向她:“什么意思?”
      
      苏溪身子一偏,右肩抵上墙,拿试探的目光瞧他:“你对自己的感情,太不会掩藏了。”
      
      餐厅里传来推杯换盏的声音,许明安隐约感觉到什么,连呼吸都断续了起来。
      
      苏溪发出轻笑,放下手直起身来从他面前绕开。
      
      身影交错的一瞬间,她直视着前方低声说道:“你和许夷然的那点事,我们都看出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今天变得不怂了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华帘花影
    刀豆出品,必属精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