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昏

作者:若花辞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明苏背后的窗大敞着,映着一池夏荷,荷风吹入殿中,将她脸侧的一绺鬓发,吹得微微晃动。
      
      她今日穿的是杏黄的宫装,大袖宽衫,漆纱笼冠,既显英气,又不失女儿家的阴柔。
      
      只她的眼神冷得吓人。
      
      郑宓站在殿门前,不敢往里,不知要如何解释她为何在此,也不知如何化解眼下这尴尬局面。
      
      身后有细碎的脚步声趋前,一近侍上前,跪在殿门前,禀道:“小的已向淑妃娘娘禀过了,娘娘说,让殿下早些去,她多日不见殿下了,很想念。”
      
      原来是往淑妃宫中传话的近侍回来了,也是他方才行礼,暴露了皇后在外偷听。
      
      玄过侍立殿门边,紧张不已,回头看了眼公主的脸色,挥手道:“知道了,你退下吧。”
      
      近侍便叩首退下了。
      
      他一退下,又无人开口,殿中好似一空,空得人心慌。
      
      眼下走是走不成了,郑宓稳了稳心神,扶着云桑的手,迈入殿门。
      
      明苏看着她入殿,看着她越走越近。郑宓的手心都湿了,竭力目不斜视,竭力显得镇定。
      
      明苏突然动了,她自软榻上站了起来,面上缓缓露出一个笑,口气则是冷淡,抬袖行礼:“儿臣拜见娘娘。”
      
      竟是从容自若,毫无慌张,显然是仗着自己势大,即便给皇后听到了,皇后也奈何不得她。
      
      郑宓却松了口气,有人先说话便好,她只怕场面僵持,明苏觉得尴尬,以后都避着她。
      
      “公主不必多礼。”郑宓笑道。
      
      明苏直起了身,她方才行的那礼,原就不如何恭敬,这一直身,便更显倨傲了。
      
      郑宓寻思着话语,试探开口道:“本宫与公主今日是初见,不想公主一张口,便要本宫的命。”
      
      方才清新舒适的荷风,此时拂面竟有些冷。郑宓说完话,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出了一身冷汗。
      
      门边的玄过深深地把头低了下去。云桑也紧张不已,娘娘不避着,反而主动说起,若惹恼了信国殿下,如今的仁明殿可无与殿下抗衡之力。
      
      明苏却无丝毫惧色,笑道:“玩笑话罢了,娘娘恕罪。”
      
      她风云淡风轻,玄过身为她的近侍,有了底气,头抬起来了。云桑则是越发的慌,生怕殿下忌惮娘娘,来日使坏。
      
      这话一说完,明苏更是径直坐下了,全然没将皇后放在眼里,端起矮几上的茶盅,低首品味茶香。
      
      郑宓顿觉不是滋味,倒不是因为明苏不敬,而是,她发现了,明苏当她是一不相干的闲杂人,故而连多个眼神都不肯给她,也不在意她听到刚才那些话,是何心情。
      
      郑宓一阵难受,心气就上来了,想到玄过说的那些,她兴许会在脱困后,反过来掣肘明苏的话,淡淡道:“你错看我了,我不是这样的人。”
      
      此话一出,明苏骤然抬头,茶盅自她指间滑落,坠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郑宓自己也怔住了。
      
      殿中顿时一片寂静。
      
      郑宓一直觉得,她与明苏很相称。
      
      她们一个是公主,另一个虽无皇家之显赫,但也是太傅的孙女,皇后侄女,这般身世,便是谈婚论嫁,也无人能说一句不般配。
      
      所以,她们二人自幼便很要好,一起读书,一起玩闹,一生之中大半的时光是一处过的。明苏好吹笛,她便奏琴相和,她爱作画,明苏便题词来配,总之无一处不谐。
      
      可如此要好的交情,郑家入罪后,她却一丝一毫都没想起过明苏。
      
      能灭全族的罪,总逃不过一个“反”字。祖父亡故后不到一月,朝中有大臣弹劾祖父生前曾密谋造反。皇帝大怒,一面痛斥这大臣信口开河,将他下狱,一面下令彻查,扬言必要还太傅以清白,告慰太傅,在天之灵。
      
      接着,查了不到三日,便查出了许多罪证,证实太傅生前的确有谋反之心,更有谋反之举。皇帝心凉,以太傅辜负圣恩,不配以太傅之位厚葬为由,下令推倒陵墓,重新薄葬。又以回报太傅扶持教诲之恩,未曾罪及郑家后人。
      
      结果,却从陵墓启出了无数僭越之物,乃至一身龙袍。
      
      皇帝这才震怒,大骂郑府上下罔顾君恩,犯上僭越,不配存活于世。郑家男丁不论老少,全部处斩,女眷则关在郑家的一处小院中,等待处置。
      
      皇后被赐死的消息,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赵梁亲自来传的。
      
      祖母听闻后,说,郑家的命数尽了。
      
      历代处置罪臣之家,都是男丁处死,女眷则或流放或没入宫中为奴再或充为军妓,而郑家女眷恐怕下场更惨。与其存活于世,受人凌.辱,活得人不人鬼不鬼,比畜生还不如,不如就此了结,还能保全清白。
      
      可郑宓不想死。
      
      祖父临终前曾有遗言,特意叮嘱了子孙,不得随葬过甚,只取常用的笔墨一方,喜爱的书籍百册,让他泉下不致于孤独,便足矣。父亲在操办丧礼之时,谨遵祖父遗命,一概从简,所有随葬物品换做白银,不足百两。
      
      这是她亲眼所见,绝无一件僭越之物。
      
      陵墓中取出的龙袍,分明是有人栽赃。
      
      至于谋反的罪证,更是子虚乌有,全部捏造。是个人都能看出其中的蹊跷。
      
      可皇帝信了,还痛下了杀手。
      
      于是郑宓明白,举朝文武也看懂了,不是郑太傅有反心,而是皇帝有杀意,他容不下郑家。
      
      想明白了,她便不想死了,她不甘心让一生忠贞的祖父挂上反臣的罪名,也不甘心沾了满手鲜血的昏君好生生地继续当他的天子,安安逸逸地过完下半辈子。
      
      所以,她成了郑家唯一活下来的人。
      
      她的处置是罚入教坊为妓,永世不得赎出。
      
      教坊司原是掌教习音乐之所,受太常寺管辖。但到了本朝,教坊也成了达官贵人取乐之地,虽不能如寻常妓馆一般,大张旗鼓地洒金银,捧花魁,但教坊之中,也有头牌之说,也有达官贵人们的挑拣品评。
      
      郑宓一入教坊,还未正式露面,就成了头牌。教坊的主事将她视作一株摇钱树,下令好生调.教。
      
      她这才明白,原来生不如死的后一句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教坊中有的是手段磋磨人的性子,也有的是办法,让人服软听话。郑宓受了无数折磨,身上被打得没有一块好肉,养好了,再打,再养,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总之是没日没夜的教训。
      
      这般十余日,再倔的女子都得折服。
      
      与郑宓一同的还有一名女子,也是犯官之后,起头极为刚烈,但没几日,眼中就没光彩,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唯唯诺诺,连稍大声一些说话都不敢。
      
      十余日后,调.教好了,便是挂牌,通过出价的方式,卖出初夜。
      
      郑宓坐在三楼一处面临大厅的房间里,房间门是一张半明半透的纱帘。坐在门边,能看到底下人影攒动,能听见底下人声鼎沸。
      
      教坊主事亲自招揽吆喝,只是用词却极文雅,先念了几句诗,郑宓听出来,是她从前写的,受过祖父赞誉。
      
      “这位才情斐然,名动京师,往日可是连面都难见着的。今日诸君有福,有一亲芳泽的机会,可万万不要错过。”主事最后说了这一句。
      
      底下顿时一片笑声,人们纷纷出价。
      
      郑宓闭上眼睛,什么都没有想。因为想什么都无用。
      
      最后,得胜之人选出来了。
      
      “什么才情斐然,什么名动京师,不过是一名娼妓罢了。”底下不知是谁,大约是输了,气愤地说了一句,清清楚楚地传到郑宓耳中。
      
      厅中便是一静,接着有一人笑着道:“公子莫急,今日之后,有的是机会,只怕用不了几回,公子便腻了。”
      
      一时间,笑声又起,推杯换盏之声频频,大是开怀。
      
      郑宓被换上了一身清雅的衣衫,送入了一间清雅的房中,房中有琴,有花,有熏香,有画卷,甚是文雅。
      
      一名衣着华贵的公子入门来,见了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一番,笑道:“不枉我黄金千两得一良夜。”
      
      郑宓不认得这人,想来父祖必是朝中重臣,方能让他在此争胜。
      
      “怎么不说话,莫非郑太傅的孙女竟是个哑巴?”那人又笑,走过来,拉住她的手腕。
      
      郑宓恶心不已,却只能任由他拉扯。
      
      她被拖到床上,那人挑拣道:“可惜了,如此木讷,真叫人大失兴致。”他将郑宓按在床上,伸手脱她的衣服,面上的神色又是一变,笑得叫人反胃,“不过有我在,自然能让你得到此中趣味。”
      
      她的外衣被扯开了,里头已不剩什么。她闭了眼,脑海中是祖母吊死在她眼前的尸首,是祖父幼时教诲她时的音容,是姑母关心她起居的温和目光。
      
      贞节与许多事比起来,是算不得什么的。
      
      泪水从眼角滑落,郑宓忍耐着,那人贴了上来,笑着说了句什么,将唇贴到她的颈上,男子的气息,让郑宓作呕,她抓住被褥,忍受滑腻轻薄的手探入她的衣衫。
      
      一声巨响传来,门从外被踢开。
      
      郑宓睁开眼睛,看向门口,明苏走了进来。
      
      那人起身怒喝:“你是什么人?”
      
      郑宓方才忍耐了,可此时,在明苏面前,却觉极为难堪,她坐起来,慌忙地拢住外衣。可任凭她如何收拢衣衫,她都觉得无用,像是被人赤.裸裸地抛到了明苏面前,什么尊严都剩不下了。
      
      那人没能说第二句话,便被人捂住嘴拖了出去。
      
      门重新被关上。
      
      明苏走了过来。
      
      郑宓从未见过她如此愤怒,气得连身子都在颤抖。
      
      熏香仿佛浓烈起来,郑宓只觉一阵晕眩,她还坐在床上,身后是墙,没有能逃离的地方。
      
      明苏的眼中是愤怒,是疼惜,是惊慌,是后怕。她步履缓慢地走过来,在床边坐下,小心翼翼的,她伸出手,试探地握住她的手背。
      
      郑宓像是突然醒悟过来,猛地抽回了手,身子往后退缩。
      
      明苏的眼睛是赤红,眼底都是泪,她强忍住了泪意,将手收回,掩在袖下握成了拳。她想说话,她分明有满腹的话语想说,可事情到了这等局面,满腹的话语,已不知从何说起。
      
      郑宓不想见她,她知道灭门之事,与明苏无关,她才十四岁,什么都做不了。可她还是不可避免地想起,她的父亲,杀了她满门。
      
      “我、我来迟了。”最终明苏开了口,声音沙哑得几乎辨不出她说了什么。
      
      郑宓却笑了:“没想到殿下今日会来,原来殿下对我,也存了这心思。”
      
      明苏便怔住了,她眨了下眼,像是没听懂,慢慢的,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她站起来,因忍耐,嘴唇都被咬破了,可她却一无所觉,惊痛万分地看着她,往后退了一步。
      
      “殿下既然来了,便不要辜负良夜了。”她冷视着她,犹如一旁观之人,冷眼看着明苏的狼狈。
      
      明苏地身子摇晃了一下,眼泪滑落下来。
      
      郑宓不知怎么竟觉得快意,恍惚间感觉到明苏的脸和皇帝的脸重合,她只想狠狠地伤害她,报复她,她想出最能刺痛明苏的话,说了出来:“还是说,殿下嫌弃我方才被人碰过了,那便请殿下稍候片刻,容我重新沐浴更衣……”
      
      话还没说,膝盖撞击地面的声音传来,明苏在她面前跪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困,错字明天再来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