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月月勒住男人的脖子,将他溺死在了河里

这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之久

当她想要离开时,岸边突然传来了哼唱声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月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0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随笔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056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狼性

作者:卡比卡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呐,吃吧,在犹豫可就没有了。”女孩挑挑眉,抬了抬手里的半个馒头。
      
      “谢...谢谢。”她吞了吞口水,混着泥土的脏手向前伸去,在快要触碰到馒头时,那只手飞快的收了回去。
      
      “哈哈哈,真是个傻子!”
      
      女孩蹦蹦跳跳的跑远了。
      
      呆坐在地上的她叹了口气,抱起身旁的泔水桶两手交替的吃了起来,运气好时,还有零星的肉末。
      
      夜晚,尤其是冬天的夜晚,她冷的发抖,独自蜷缩在猪圈的一角,身上盖着防潮的玉米杆,猪一般睡得早,这里就变成了她的天地。
      
      隔着镂空的顶棚,一轮大大的月亮挂在当空,四周散发着白色的光芒,好看极了。她眯着眼,困倦使她提不起力气,但她还不能睡,因为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过了一刻,墙外窸窸窣窣的传来了声音,有人蹬着砖头,翻进了这间院子。
      
      “小月月,你在哪呢?”
      
      这个村子不大,几乎人人都姓赵,于是在村口立了个牌子,取名赵家村。村里人口少,只有一百多人,刚开始谁也没说要离开,都呆在村子里,虽然贫困,倒也算安居乐业。
      
      后来,听说了城市里的寸土寸金,赵家村的少男少女们,都慢慢的开始向往大城市的生活,走的走,逃的逃,最后仅剩下老人跟小孩,只有三十余人。
      
      过了两年,村子受到改革,富裕了起来,大家闲闲没事做,聚在一起聊天时,正碰上了人贩子拉了一车小孩路过,从那天起,这个村子,便成了个悲惨世界。
      
      月月是她的小名,妈妈说过,她的眼睛又圆又亮,就像是天上的月亮,永远那么清澈动人。买下她的李阿姨有个十三岁的儿子,丈夫也是早年逃到城市的一员,所以李阿姨心里所有的不痛快,几乎都发泄到了刚刚买下的月月身上。
      
      和猪同住,吃泔水都算小事,毒打跟劳作也成了家常便饭。
      
      隔壁的赵叔叔经常来光临,按照李阿姨的侄女说的,她俩就是叫偷情,但是自从月月长大后,爬墙来占便宜也成了赵叔叔的专长。
      
      “小月月,你在哪呢?”
      
      恶心的声音今天也准时响起,月月抱紧膝盖,连呼吸都几乎停止,脚上的铁链很重,她只要有所动作,就会淅沥沥的响,这也成了她的保命道具。
      
      “叔叔,今天你会带我走吗?”
      
      “当然了,你可是我的宝贝!”赵程看着那双湿漉漉的大眼,鬼使神差的掏出了钥匙,这还是他费劲的从那个来娘儿们的裤兜里偷来的,仔细想想,跟这么水灵个丫头在一起,怎么也比那黄脸婆好个无数倍啊。
      
      “赵叔叔,我会嫁给你的,你要对我好哦。”月月双手缠绕到他的肩头,垂着脑袋趴在男人身后,软若无骨的身子早让赵程唯命是从。
      
      其实赵程家不像是表面上那么穷,他在村东头还有一件房子,李阿姨当然不知道,这是她的情夫早早的为了抛弃她而准备的。
      
      从西头走到东头,还需要走过一座小桥。赵程背着少女,有些心猿意马,他的手故意放在了月月娇小的屁股上,揉了又揉,怎么也摸不够,一想到马上就能享受的美事,更是激动地左摇右晃,一个不小心,摔进了水里。
      
      “哦呦,老赵怎么晚了还游泳呢?”
      
      几个赶晚工的中年人扛着锄头,正好从桥上走过。月月被摔得七荤八素,愣在了桥底,正好避过了视线。
      
      “是,是啊,天热。”赵程打了个哈哈,装摸做样的游了几下。
      
      第二天的晌午,天气阴冷,太阳却热烈的工作着,晒得人全身绯红。
      
      几艘打渔的小船发现了赵程的尸体,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浸泡,根本就没了人样,全身都肿胀发白,充满了褶皱,显然是溺水死亡。
      
      村子里是不习惯叫警察的,奈何这几年发展迅速,农家乐兴起,体验打渔的几个城市年轻人,看见尸体的一瞬间,便飞快的报了警。
      
      赵建国赵村长,一脚登在了桥头的石头上,磕了磕烟杆,地上立马多了一撮黑灰。
      
      来吧,来了也好,正好把那个逃跑的丫头一起找找。
      
      来的警车比平时要大,村长也没注意,径直走了过去。
      
      “大舅!”
      
      国字脸的警察一下车,就小声地打了招呼。
      
      赵建国点了点头,正准备讲话,就看见又驶来几辆警车,吓得他到嘴边的话硬是吞了下去,憋出了几声咳嗽。
      
      这次的事被尤为的重视,案发地点已经拉扯了黄线,几个身穿白卦的男人捂得严严实实的,在周围窜来窜去。
      
      围观的村民大眼瞪小眼了半天,一个出声的都没有,在村长的暗示下,老老实实的散了。
      
      “死亡时间是昨晚的九点半,你们说生前见过死者,都说说情况吧。”
      
      “这位是新上任的局长,特地来视察的。”国字脸警察拼命地向他大舅眨着眼,示意他千万不要说出那件事。
      
      “哦哦哦,局长好局长好,俺是赵家村的村长,俺叫赵建国,昨天晚上就是这三个兄弟赶夜工回来,看见的赵程,就是死者。”
      
      赵村长身子挪了挪,身后的三个人便暴露在了局长的视线里,三个大男人扭扭捏捏的,半天也没说清楚。
      
      “什么九点半死的,我十点多还看见赵程在那游泳勒!”李阿姨的儿子正好出来看热闹,只要不出意外,他们家里都是这个点才起床,今天则是买来的女的跑了,他妈叫他来河边找找,这才有了这出。
      
      “哦?小朋友你也见过他?”局长打开手中的笔记,笔尖点着本子。
      
      “当然了,我可是有手表的!”他说着,晃了晃右手,那里确实有一块银色的表,不过是过于大了,像是大人带的。
      
      “我出来玩,就看见河里有人游泳,一看那衣服就知道是他!”
      
      “你怎么会一看衣服就知道是他呢?”
      
      “他昨天白天才来过我们家,我这表就是他送的!”生怕局长不相信,李阿姨的儿子上前了几步,抬高了手腕,上面的表一针一秒的走动着,局长对了对自己手腕上的,确实一分不差。
      
      事件发展成了谜,局长动员了所有人去四周查找线索,果然,在石桥上,搜集到了一些黑灰。
      
      “拿去化验。”局长黑着脸,仿佛对这么久才找到线索有所不满。
      
      “赵统啊,我一看就是你啊,你快找找吧,我家那赔钱货跑了,昨晚连夜就跑了,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啊!”李阿姨披散着头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朝众人奔来。
      
      赵统心里瞬间嘎登一下,他没搭理李阿姨,缓缓地转过头去,果然,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手,看着他。
      
      “啊哈哈,李阿姨的狗又丢了吧,我去跟她看看!”赵统也顾不得不能离队,快步向着妇人走去,绝对,绝对要封住她的嘴。
      
      “正好,你带了这么多人啊,赵统真是有出息了!”李阿姨显然要比他更快:“你快叫他们帮李姨一块找找那死丫头,两千块钱买回来不就是当牛做马的吗,竟然还敢跑,回来一定打断腿在拴上!”
      
      “李姨是吧,能跟我具体讲讲吗?”局长不气反笑,一招手,身后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就迅速上前,不动神色的架住了赵统。
      
      李阿姨以为这也是赵统新来的手下,叽里咕噜的全都说了一通,赵家村的黑暗,早在她不经意的描述间,展露无遗。
      
      ‘哐当。’
      
      刚去倒茶回来的村长,掉了手里的茶壶,赵统抱着头,心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
      
      现如今,村口又是空荡荡的,仿佛那几辆警车没来过一样,而赵统目光涣散的坐着,没曾想他的命运就此改变。
      
      “赵统,你被辞退了,而你的舅舅,我将以杀人凶手的名义逮捕他。”
      
      “赵统啊,你要救救大舅啊,大舅可不能进去啊!”
      
      “赵统,你知道上届局长吗,他升职了,随便一根手指就能压死我们这样的货色,所以.....”
      
      打了个寒蝉,赵统回到了现实,他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土,步履蹒跚的走向了村子深处。
      
      迎面走来了几个小孩,他们脸上还洋溢着满足的笑容,看见走来的赵统,纷纷收敛了表情,严肃的停住了,而赵统同样停住了,脸上溢出不知名的微笑。
      
      “村长好!”
      
      “你们好!”
      
      那是快乐的,无法言喻的笑容,他凹陷的双眼带着恐怖的深邃,如今,是他充当这个村子的保护者了。
      
      “赵统,你知道上届局长吗,他升职了,随便一根手指就能压死我们这样的货色,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替罪羊,而你还年轻,应该有个更光明的未来,赵家村的往事,我会当做不知道,你觉得呢?”
      
      《2016年11月9日,于赵家村河底发现两具尸体,一男一女,男为40岁的赵程,女为15岁赵月,两人为父女关系,因村长贪图赵程其女儿美色未果后,将二人溺死河底,案件已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