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后宫搞养殖

作者:殿唐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章:兔舍

      
      两只兔子加一起着实有些重,穆姜现如今的身子太过纤弱,抱着兔子走了一会儿,体力便有些不支。
      
      看来这往后,得需要好生锻炼一番,否则这么个病恹恹的身体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做什么事都不方便。
      
      去大厨房的路已走了大半,虽说兔子重,但现在回去岂不是白出来一趟。
      
      穆姜抱着兔子在半路上又歇了一次脚,等体力渐渐恢复才是往大厨房去。
      
      现在刚申时三刻,大厨房里头便忙碌了起来,人也是比穆姜午时来的时候多。
      
      穆姜并不是空手而来,她到了大厨房,唤出厨房掌事,私下塞了一个翡翠玉镯,掌事见了东西自然是眉开眼笑,没做扭捏便将穆姜要的一应吃食给了。
      
      穆姜要的东西也不多,就是一些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些常用的葱姜蒜,八角花椒辣椒之类。
      
      除此外,她还让掌事找了些菜种给她,随便什么菜种都行。每一样东西,她要的不多,够吃七日的量即可。
      
      这点东西,掌事自然是乐呵呵答应,当下便找了包裹给穆姜装上。
      
      东西拿到,穆姜也不多做停留,还原路返回。
      
      她离开大厨房没两步,一阵风过,吹落屋檐角的雪,簌簌落了满肩。隐隐间,混着这风,飘来一股清冽淡香。
      
      冬日的风有些大,也有些冷,穆姜缩了缩肩头,随着那花香寻去。
      
      风递幽香,淡淡的弥漫在白雪中,这味道好闻的很。
      
      追着花香,穆姜穿过大厨房的院子,过了两个院子和一个亭台楼阁,入眼就瞧见一片梅园。
      
      梅树早已被白雪覆盖住枝干,瞧不清原本模样,但走的近了,便会瞧见,白雪下覆盖着洁莹骨梅,梅花才开,有的还是些花骨朵,虽是被雪覆盖,却难掩清香。
      
      穆姜仔细查看了一番,这一片梅园占地面积约有三亩,从头走到尾,要走上一番功夫。
      
      这里的梅花只开了几株白梅和十几株腊梅,剩下的梅花只打了骨朵,离开花还有段距离。
      
      那几株白梅开的还不甚好,需再过个三五日方能绽放,等到梅花全部绽放,可以摘来酿梅花酒。
      
      穆姜心中做好盘算,抬手算了下日子,再过几日就是小寒,到时候,这梅园中的梅花估摸着能开三分之一,到时候得提个篮子过来采摘,还得找一把花木剪。
      
      穆姜想的入神,回身时蓦地瞧见一人直直的站在自己身前,唬了她一跳。
      
      “嚯……”
      
      穆姜惊得险些把兔子摔出去:“殿下?”
      
      邺子聿穿一身红衣,衣摆还曳地,着实像一只艳鬼,要不是穆姜平日里看鬼片多,真要被他给吓死。
      
      “奴婢参见殿下。”
      
      礼还是要行的,穆姜匆匆行礼,扭头就走。
      
      “为何跟踪本王?”
      
      穆姜已走出去数步,邺子聿寒起凤眸。
      
      “哈?”
      
      跟踪?
      
      穆姜扯起唇角,是她先到的梅园,要说跟踪,还不知道到底谁跟踪谁。
      
      “不用费心思故意找地方同本王邂逅,本王喜欢美人,你长的还不错,是本王喜欢的长相,本王今晚便可收了你。”
      
      邺子聿若一株松挺拔耸立,他站的很直,好似再大的风也无法将他吹动一分。
      
      只是他话语轻浮慵懒,同他那张绝色风华的脸实在是不符。
      
      “……收?呵……殿下莫要开玩笑,奴婢只是出来逛逛。”
      
      穆姜心下冷笑,这位燕王殿下果然是个色鬼,见个女人就要往房里带。还有什么叫故意同本王邂逅,他还真当自己长的绝世无双了,女人瞧见他就想跟他做不可描述之事?
      
      “逛逛?”
      
      穆姜心下冷笑,殊不知邺子聿心中也在冷笑,这女人一天内故意接近他两次,不就是想成为他的女人,如今他答应了,这女人却又欲擒故纵,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还想耍什么花招。
      
      他阅人无数,特别是女人,各色各样的女人他府中全有,这女人心里想什么他掰掰手指头就能知道。
      
      “殿下,实不相瞒,奴婢已有倾慕之人,况且殿下身边姬妾成群,各色美人儿都有,就莫要开奴婢玩笑了,奴婢这就告辞。”
      
      人渣。
      
      穆姜嘀咕的骂了声,找了个借口抱了兔子拿了包裹快步离开。
      
      这个邺子聿年纪轻轻就睡那么多女人,过不了几年就要蔫,穆姜可不想跟他有什么瓜葛。
      
      她虽是正王妃,可邺子聿也没见过她,她在的墨池轩离邺子聿的正殿有很长一段距离,平日里府中有何事务都是侧夫人在处理,她只当个闲散王妃即可。
      
      等到穆姜离去,邺子聿嘴角动了动,面上生出一丝愠怒。
      
      “潘晟!”
      
      “殿下。”
      
      黑衣再次无声无响落在邺子聿身后,毕恭毕敬行礼。
      
      “本王!容貌如何?”
      
      “……”
      
      “殿下龙章凤姿,在整个大兴城无人能比、无人能敌。”
      
      潘晟倒不是奉承,他们这位燕王殿下确实是几位皇子中长相最美那位,美到甚至有些妖。
      
      燕王为人虽是放荡了些,府中养了许多姬妾,可这些姬妾也都是倾慕燕王容貌才入的府。
      
      “本王生的如此好看,这丫头居然还去倾慕别人!”
      
      燕王从来都是众星捧月,在他府中的女子,上至八十岁老妪,下至五岁女童,就没一个不贪恋他这张脸的。
      
      可这个叫姜尔的丫头,竟是有别的倾慕之人,这让他有些不悦。
      
      这有倾慕之人倒也没什么,这丫头回回看他,不知为何,总觉得那双清淡如水的眸子里头带着些轻视。
      
      别的女子见他都是倾慕敬畏,这个女子……有些不识好歹。
      
      ………………
      
      “呵呵……”
      
      穆姜离了梅园,独自冷笑数声。
      
      燕王殿下身边女子无数,放现在不仅仅是人渣,那还是个无耻之徒,是要被人拿着键盘唾骂祖宗的。
      
      不过不管他,眼下最要紧的是赶紧给兔子包扎。
      
      她回到墨池轩,放下东西后,去唤湘儿拿刀。
      
      她话音才落,湘儿就已经提了刀过来,速度着实是快。
      
      “公主,我们晚上还吃兔肉吗?这两只兔子比早上的那只要肥呢。”
      
      湘儿眼里有星子,手中握紧了刀,只差把口水流下来。
      
      方才的麻辣兔丁实在是太好吃,她跟珑钰可谓是抢着吃,可惜兔丁没剩多少,她先前饿了那么久,这会儿根本就没吃饱。
      
      她在穆姜离开后一直守着锅上的兔头,踮着脚就盼着穆姜早点回来。
      
      她是发现了,早起后,穆姜就好似变了一个性子,人有主见多了,出去一趟还带了许多吃食回来,这次又出去想必还能带吃的回来。
      
      果不然,穆姜带了两只兔子回来,她还没等穆姜吩咐,便自行拿了刀出来。
      
      她这边吞着口水,那边珑钰却是发起了脾气:“吃吃吃,就知道吃,方才吃的那只兔子可是燕王殿下要送嘉禾县主的,这要是被殿下知道了,我们可都要吃不了兜着走!殿下脾气可不好,前几日还叫人打断了一个侍妾的腿呢!”
      
      珑钰出去的勤快,她随着穆姜嫁入燕王府后,知道自己跟着穆姜以后没什么出头之日,便有事没事的往前院去在燕王面前露个脸。
      
      珑钰生的漂亮,人也机灵,燕王爱美人,奈何她是南国嫡长公主的贴身小宫女,燕王便一直没收她。
      
      因着这层关系,珑钰脾气越发的大,一想到今后都要在这冷冰冰的墨池轩中过活,心中更是郁闷。
      
      她在离开南国前,曾是南国太子的贴身丫鬟,太子也曾有意纳她为侍妾,可太子妃善妒,找了个法子把她打发到了不受宠爱的嫡长公主身边,跟随公主一起去和亲。
      
      穆姜一直都知道珑钰在打什么算盘,不过她也不戳穿,这屋里就她们三个,以后不管有什么事,都还是要互相帮衬着。
      
      她才穿过来,还人生地不熟,吃饭都成问题,所以也就任凭着珑钰发火。
      
      珑钰一直想做燕王侍妾,所以才会一直纠结兔子的事情,湘儿倒是更担心温饱:“吃都吃了,你不说我不说,殿下哪里知道是被我们吃了。况且,这里离殿下那里那么远,他也想不到会是我们吃的。”
      
      湘儿说完便不再去搭理珑钰,只拿了刀在母兔的脖子上比划:“公主,这两只兔子好生肥胖,够我们吃好几日呢,这下再也不怕没肉吃了。”
      
      “这两只要养着。”
      
      穆姜拿过湘儿手中的刀在母兔的断腿上比划了下,这里得给兔子削一块木板夹着才行,兔子伤的有点严重,希望不要影响她生育小兔。
      
      “啊?”湘儿摸了摸自己肚子:“那,我们晚上吃什么?”
      
      “珑钰你厨房找几根木柴过来,再烧点热水。湘儿你去把锅里的兔头捞出来放冰水里冰一会儿,再去看看后院有哪个房间空一些。”
      
      穆姜没说吃什么,湘儿虽然还想问,但她毕竟是做下人的,只垂首应了。
      
      珑钰拿来的木棍太圆太长,还散发着一股子霉味,穆姜挑了一圈才找到一段不错的。
      
      屋里没有砍刀,她只得拿了石刀将木柴劈开,然后砍成手掌厚度的木片。
      
      兔子是断了腿骨,她以前学过简单的接骨,好在兔腿脱掉的不算太严重,她勉强能给接上。
      
      这边没有药材,也只能用热水给兔子清洗伤腿,随后拿了剩下的酒擦一下,再给上夹板。
      
      包扎完兔腿,她寻了两个木箱,将母兔和公兔分开放在箱子里面,然后放到火炉旁。
      
      屋子里头的炭火很差,烟味浓厚,穆姜为了避免会一氧化碳中毒,特意开了一扇窗户。
      
      后院有五间房舍,都比正屋要小一些,挨着洼地的那间里头是空的,最左手边那间堆满了杂货,其余三间里头都有些简单的桌椅,但因为长时间不住人,落了满满一层灰尘。
      
      人才是走进去,灰尘漫天,扑的满头满脸都是,咳的人喘不过气。
      
      穆姜看了一圈,最终还是选定了这间杂货屋,这些杂货都是些棉絮布匹桌椅类,棉絮早就发黑,布匹也都是虫洞,没有能用的,桌椅更是残败。
      
      她找来干净的面巾和头巾,给了珑钰和湘儿一人一个,叫她们跟自己一起戴上面巾和头巾去收拾这间屋子。
      
      两个丫鬟先前都没干过重活,这样满是尘土的房间,她们走路都是踮着脚。
      
      穆姜瞧了眼,见她们两个如此扭捏,还不如她这个大门都没出过的懦弱公主,眉梢挑了挑,道:“收拾完,晚上吃油渣白菜。”
      
      听到吃的,两个丫头立即有了冲劲,不过半个时辰便将里头所有的破布匹捡了出来,还有那些黑乎乎的棉絮也是单独挑到了一旁。
      
      “你们等下把这些破布都剪成条,我去烧饭。”
      
      穆姜拍拍手,起了身吩咐完回到前院去看兔头。
      
      她收拾杂货间前,便已经在锅里面放好卤料,用了小火慢慢的炖煮兔头。
      
      半个时辰过去,兔头早就炖的辣香入味,她将兔头装盘,把从大厨房那里讨来的一根萝卜切块放到剩下的卤水里面,然后拿了面粉用水和成粘稠状,在铁锅边缘贴上一圈,一刻钟后,红烧萝卜加贴饼就是出了锅。
      
      穆姜在现代时,就算是自己吃饭也必须要烧三个菜,更何况现在是三个人吃饭。
      
      大厨房掌事给的吃食是一个人七日的量,穆姜并不准备节俭,她取出半颗白菜,留下了三分之一的白菜叶,剩下的全部切好和油渣一起炒。
      
      猪油渣她还留了小半碗,这东西吃太多也腻,所以就没全放完。
      
      她烧好菜,叫来湘儿和珑钰,这一次她叫两人跟自己一起吃,两人没再拒绝。
      
      “公主,为什么要收拾那个破房子啊?那也太破了,里面乱糟糟的,刚才我还扒出来一只死老鼠,吓死我了。”
      
      “当兔舍,明日还要辛苦些,争取把那些杂货都整理出来。”
      
      穆姜这边说着话,院外咣当传来一声响,随后便是乱糟糟的吵闹声。
      
      墨池轩鲜少有人过来,穆姜听到动静,拿上斗篷起身出门去看。
      
      院落间已站了十多人,人群中簇拥着一位华服少妇,少妇身披墨绿色斗篷,头戴正凤簪,一双眉眼带着傲慢,她年约二十,生的珠圆玉润,是个漂亮的女子。
      
      “是侧夫人。”
      
      珑钰和湘儿跟在穆姜身后,一张脸全是紧张害怕。
      
      “她……她不会是发现兔子被我们吃了吧?公主,怎么办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